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18章 藏不住的心意

贵州快3开奖结果

    两人的争吵声很大,吵得整个院子都能听到。

    橦橦在外面胆战心惊,想要进去劝劝,又因为身份问题,纠结不已。

    但很快,她又发现,在蔺静说完那番话之后,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席煜和蔺静,面对面盯着对方,谁也不肯退让。

    蔺静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情绪相当激烈,相对比一下,席煜反而十分镇定。

    他看了她半晌,忽然笑出声,“反悔?”

    “对!”

    “没门。”席煜道,“你只能嫁给我。”

    “凭什么?”蔺静不明白,“肚子里没有你的孩子,我没拿你的种,咱们两个人之间,谁也不欠谁。”

    “你欠我。”他说,“要对我负责。”

    “席煜!”蔺静忽然烦躁的叫他名字,“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总之我真心告诉你,第一我没有怀上你的孩子,第二我没有当别的女人替身的爱好。我知道你心里藏着方朵朵,但我是我,她是她,我永远不可能成为她,如果你想自欺欺人,把我娶回去,那么我告诉你,这只能是一个悲剧。”

    她以为说的很清楚。

    见对面的席煜久久没有说话,蔺静的心一寸寸往下沉。

    原来还是被说中了。

    她叹了口气,浑身乏力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席煜,低头捂住脸,“你走吧,明天我就会跟父亲说明这一切,我悔婚了。”

    “没有。”沉默的男人忽然道,“我只说一遍,没有把你当成是她的替身,爱的是你,没有她。”

    她抬头,目光中满是不确定,“我不信。”

    “曾经爱过是真的,如今不爱也是真的。我只能陪她走一段路,不是那个陪她走一生的人,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护花使者,我该安心了,该死心了。遇上你,”席煜道,“是意外。”

    蔺静心中冷哼,谁说不是呢?

    他遇上她是意外,她遇上他同样也是。

    席煜继续道,“你知道什么是意外吗?意外就是,我从没想过我会遇见你,但是我遇见了,我从没想过我会爱上你,但是我爱了。”

    一席话,说的蔺静怔怔的。

    她看着他,张了张嘴,那样坚定漆黑的目光之中,竟然让她无处躲藏。

    脑海中一片混乱,什么思绪都没有。

    她快要受不了这种感觉,像是浮在空中,又像是沉在海底。

    “你出去!”她说着把席煜拽起来,往门外面推,“胡说八道,你出去!”

    蔺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拉开房门,然后看也不看席煜,竟然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席煜盯了半晌,面上的笑意渐渐敛去,从而换成和寻常无意的冷漠淡然。

    “煜爷……”橦橦一直在外面等着,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她怯弱的上前,小声的道,“煜爷,我送您回去吧?”

    席煜摆了摆手,“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外面正是寒冬,冷风凛冽,席煜又看起来穿的单薄,万一要是冻出来个好歹,她可吃不了兜着走。

    橦橦站着没动,为难的道,“煜爷,这么晚了,要不您先回去吧!”

    “不用。”

    席煜没再理她,而是环顾四周,在门外的屋檐下,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视线始终正对着蔺静的房间。

    橦橦在一旁陪了一会,冷的悄悄打哆嗦,她见席煜是摆明了不想回去的样子,于是回到房间里,给他抱了一床被子过来,递给席煜,“煜爷,晚上冷,您盖着这个凑合凑合。”

    说完,橦橦担心席煜会拒绝,赶紧一溜烟的跑走了。

    寂静的夜,一切都是悄悄的,房外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和风声一起,传了进来。

    蔺静原本就浮躁的心,更加无法安静下来。

    她起身朝外面看了眼,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唯独风声很是清晰。

    这么冷的天气…

    算了,他愿意待着那就让他待着,反正跟她没有关系。

    蔺静现在脑海中想到的都是席煜刚才的那一番话,那些话就像是重重的石头,砸在了她平静如波的心上。

    慌乱,不安,疑惑,占据了她的内心。

    她不知所措。

    蔺静胡思乱想之中,睡着了。等第二天醒来,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她立刻从床上坐起来。

    她叫橦橦进来,询问有关于席煜的事情。

    “煜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今天早上橦橦起床后,发现煜爷已经不在了,大概是昨晚就走了吧。”橦橦一边说,一边看着她的表情,“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蔺静摆摆手,示意她下去。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明明是要准备成亲的,结果昨天无意中听到了席煜和晁淑仪的一番话,她失魂落魄,以为席煜是把她当成了替身,还以为他只是为了她可能会有孕,所以才和她成亲。

    本来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情,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和席煜斩断干净,她对着席煜坦白承认一切,没有想到,却听到了他的表白。

    他说…他爱上她。

    席煜那样的男人,冷漠高傲,矜持自负,对于感情更是很内敛。

    可就是她对他这样的印象,昨天晚上他居然说出来他爱她这样的话。

    他不可能骗她,他不屑于骗人,更何况骗她能有什么好处呢?难道席煜没有了她,就找不到别的女人和他成亲了吗?

    明明那个答案呼之欲出,可蔺静却感觉到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以至于她完全不敢去触碰。

    这一天,蔺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没有见,席煜也没有来找她。

    她想想清楚后再去找席煜,问问他到底什么意思,然而不等想清楚,晚上吃饭的时候,女仆橦橦耷拉着一张笑脸,眼角眉梢都是忧愁。

    橦橦才十三四岁,平日里都是笑嘻嘻的模样,性格很是向上乐观,短短吃饭的功夫,她却长吁短叹了好几回。

    “怎么了?”蔺静忍不住出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了?”

    橦橦看她眼,欲言又止,这幅模样惹得蔺静心中烦躁,“到底怎么了?”

    “是跟煜爷有关的。”橦橦轻轻咳嗽了声,算是清了清嗓子,“小姐你还要听吗?”

    “……”

    蔺静往嘴里塞饭,瞪她,“说你的。”

    “煜爷昨晚不是在夜里冻了一晚上吗?后来听说,是生病了,而且高烧不退,这都整整一天过去了,就连御医都过去看了,架势相当的大,也不知道煜爷到底好点了没?”橦橦瘪瘪嘴吧说道。

    他是从前在席煜府上做工的,后来被拨给蔺静使用,在橦橦心里,席煜才算得上是她的主人,担心主人的情绪,可以理解。

    蔺静愣了愣,口中的饭不是滋味,面无表情的咀嚼了半天,最后艰难的咽下。

    “不吃了。”她说,“我出去一趟。”

    橦橦意外,追着说道,“小姐,天已经黑了,你要去哪里啊?”

    蔺静走的飞快,已经融进了夜色里,没有回答她。

    一天都窝在家里,出来后发现地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原来白日里下了一场无声的雪。

    蔺静冻得手脚发冷,不禁想到,昨天晚上是不是也这么冷。

    念头刚起,脚下的步子,便不受控制的越来越快。

    她一路赶到席煜的府上,后背上已经起了细汗,汗水浸透了身上的衣服,风轻轻吹起,蔺静打了个哆嗦。

    恰好在这时,席煜府上的两个小厮,见到了蔺静,忙不迭的过来打招呼,“蔺小姐,您过来了?”

    对方在她身上稍稍打量,震惊的道,“蔺小姐,您是跑过来的啊?”

    “席煜还没好吗?”蔺静无视他们的问话,问出了自己的担忧。

    两个小厮的脸立刻垮下来,不约而同的摇摇头,“没有,煜爷已经发烧一整天了,大夫都说,照这个趋势下去,得出大问题。”

    其中一个机灵点的小厮,说完后立刻看着蔺静道,“蔺小姐,您这么远跑过来,也是为了看煜爷吧?我带您进去,煜爷要是知道您过来了,说不定就能醒过来了呢!”

    她上气不接下气,喘息着道,“嗯,好。”

    小厮带蔺静来到席煜的房间外,本是深夜,还有几个大夫徘徊在一起,商量对策,管家正在劝说他们到隔壁的厢房里休息,等休息充足后,再继续商量药方。

    蔺静听到只言片语,抿了抿唇。

    小厮带着她一进来,原本还在劝说的管家,立刻注意到了。

    他对着众位太医抱了抱拳头,讪讪的笑笑,走到蔺静跟前,恭敬无比,“蔺小姐,您过来了。”

    “我进去看看。”他生病了,蔺静心里满满都是担忧,那些爱恨情仇,一股脑的只剩下了关心和爱意。

    管家前面带路,把她带进房间,行礼过后,管家又离开。

    蔺静看到了那张大床,看到了大床上面的他,冷峻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唇色苍白。

    她的心揪起来,缓缓的上前。

    “席煜……”

    低低的声音,带着克制的隐忍,她揉了揉眼睛,在床边坐下来。

    看他额头起了汗,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帮忙擦拭,然后,床上的人动了动。

    他一只手飞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另外一只手托住她的腰身,把她放倒在自己身下。

    男人的五官清晰而深邃,近在咫尺。

    他呼出的气体,同样是温热的,一字一顿的道,“你总算来了。”

    蔺静惊讶,想要动弹却不得,只能回答他,“你装病?”

    “没有。”席煜道,像是担心她不相信,于是拉着她的手,碰了碰他的额头,“烫的。”

    的确很烫。

    蔺静抿唇,轻轻往回抽手,席煜根本不放过她,“躲什么?来都来了,你以为你躲起来,你的心意就会跟着藏起来吗?”

    “……你别胡说。”

    席煜看着她,勾唇一笑,没有回话,低头吻住她的唇,含糊不清的话从唇齿间溢出来,“就当我是胡说的,只要你开心,我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