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16章 娶她的原因

苹果开奖直播44836.com

    蔺静匆匆忙忙赶到正厅,在来的路上,试想过无数个场景。

    或许是家里出了事,或许是席煜要退婚。

    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她来到正厅,看见蔺父和席煜正在下棋。

    从她的角度看来,二人之间的气氛很和谐,都带着浅浅的笑容。

    “……”

    把她叫过来干什么?当围观者吗!

    蔺静脸耷拉下来,轻咳了声,蔺父的视线从棋盘上抬起来,见是蔺静,赶忙冲着她热情的招手,“啊,煜爷,是静儿来了。静儿,快过来这边。”

    听听这口吻,瞧瞧这嘴脸,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个慈祥的父亲呢!

    蔺静清楚,蔺父态度的转变,就是因为席煜,明明跟她没什么关系,她嘴角还是无语的抽了抽,视线不自觉的朝着那个男人飘过去。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向她看过来。

    二人视线相对。

    “过来。”他看都没看的落下一子,随后朝她招招手。

    蔺父见状,在旁边嘴巴都歪到了耳根后。

    她给面子的走过去,席煜却抓住她的手腕,轻轻一勾,力气倒是不小,蔺静不知怎么脚下一软,坐了下来,就挨着席煜。

    自然而然的,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轻轻的环住了她的腰身。

    “静儿晚饭吃饱了吗?”席煜偏过头,靠的很近问道。

    “……”

    能不能注意点形象啊!

    当对面的蔺父是死得吗!

    蔺静余光扫过去,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蔺父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简直悄无声息,让人目瞪口呆。

    她不回话,席煜就一直用那种期待的目光看着她,看的她不怎么舒坦,闷闷的道,“嗯…嗯,吃饱了。”

    “都是你喜欢的菜,下次想吃什么,直接告诉橦橦,她会安排厨房给你做的。”席煜又说道。

    蔺静只点头。

    “对了,明天我让人给你做新嫁装,顺便多做几套新衣服,喜欢什么款式,直接跟她们说,还有珠宝首饰,你随便挑,看上什么告诉我,我买给你。”

    他一口气交代了这么多,蔺静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单凭如今看来,席煜待她的确很好。

    一改之前的冷漠,原来他也有这么温柔的、不为人知的一面。

    就像她一样,在外人面前可是京城小霸王,但是在他跟前,放不下死不了心,就算现在还不知道他是否喜欢自己,但想到要嫁给他,仍然满心欢喜。

    至于苦涩,失落,有是有的。

    但那些欢喜已经足够了。

    蔺静之后陪着席煜又说了会话,两个人之间的话题,还算能聊到一起。

    大部分都是些吃的用的穿的,席煜的话少,只负责挑起话题,而蔺静则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下去。

    比如说,一个糯米团子,她都能把整个京城卖糯米团子的店铺排个序,再分别做做点评。

    两个在一起生活的人,说到底最后谈论的都是吃喝拉撒如何生活如何更好的生活。

    席煜的棋没下完,半拥半抱着她,一直说到夜深。

    见蔺静眼皮子开始往下耷拉,他柔声在她旁边道,“回房间休息去?”

    “嗯……”

    她说着摇摇晃晃打算起身,席煜却直接将她轻轻的抱起,一手勾住她的腰身,一手托住她的屁股,不容许她有任何的反抗,大阔步的往外面走。蔺静在他的手摸上来时,困意消散,就不淡定了。

    可是忽然挣扎,会不会显得太矫情了?

    或许在席煜看过来,只是抱她而已,并没有想过要把他的手,放到那里去。

    思来想去,她决定继续装睡。

    蔺静在席煜怀抱里睡了没有多大会,就听见了用脚踢开房门的声音。

    声音刚落,消失不见的橦橦忽然出现,见是二人,激动又惊讶的道,“煜爷!小姐!”

    “下去。”席煜冷淡开口,竟然和从前是一模一样的口吻。

    橦橦做丫鬟的,最擅长察言观色,见状忙退出去,甚至贴心的给二人关上房门。

    蔺静觉得紧张。

    席煜把她放到床上的那一刻,她更紧张。

    眼前的情景,岂不是正应了深更半夜,孤男寡女那句话?

    上次的时候发生了那种事……这次……

    蔺静正觉得难为情,想着怎么苏醒过来的时候,忽然只觉得眼前更黑了。她倏然睁开眼睛,见席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四目相对,比谁更尴尬。

    “醒了?”

    “……嗯。”给了她个台阶下,蔺静揉了揉眼睛,看向四周,“唔…你把我送回房间的啊……那谢谢你了。”

    “亲一下,作为答谢。”他说。

    蔺静愣住。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席煜似乎等不及,忽而勾唇压下来。

    柔软唇瓣触碰的那一刻,蔺静什么话都不想说,只剩用心感受。

    只是这一次,吻很短暂。

    席煜骤然抽身,发出低低的笑,蔺静才觉得难为情。

    “今天不行。”他说,“你睡觉,我再走。”

    蔺静脸都红了,转个身背对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蔺静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悠长,席煜伸手动了动她,把她翻身过来,细细的描摹她的唇瓣,过瘾后才离开。

    蔺静这一天睡了个好觉。

    一夜无梦。

    次日约好了来做喜服的,她睡醒后就被拖去量各种尺寸,累的头昏脑涨,之后又和裁缝一起商量其他新衣服的款式,等折腾完,已经是傍晚了。

    蔺静从来不知道,原来置办新衣服,也是这么累的事情。

    不过,这是甜蜜的负担。

    这一天就在匆忙之中度过,到了第三天,席煜又派人过来,这回是来送首饰的,各种各样的首饰,应有尽有,看的蔺静眼花缭乱。

    她高兴的在房间里面试来试去,一旁的橦橦见状,忍俊不禁,蔺静听到她笑声后,又拉着她一起来试,最后还赏给她好几件首饰,每一件价值不菲。

    断断续续的,随着蔺府置办喜事的节奏越来越快,气氛越来越浓烈,其他得知了她要嫁给席煜的府上姐妹们,纷纷来给她贺喜。

    不过,都被蔺静拒绝了。

    她本来就和她的那些所谓的姐姐们不熟,大家彼此谁看谁都不顺眼。

    以前她们总是对她冷嘲热讽,现在见她要嫁给席煜,赶紧来刷下存在感,至于说什么的肯定都有,蔺静想都可以想到。

    既然如此,就没有要见面的必要。

    她没心情听她们胡言乱语,也没有时间去专门打脸她们。

    有那闲工夫,还不如睡觉。

    可很显然,蔺静常年和一群街头小混混胡闹,根本不了解女人,也不了解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

    她不搭理她们,她们便各种蹦跶。

    过了几天后,有关于蔺静的传言,几乎传遍了整个蔺府。

    私底下的仆人们,各个议论纷纷,蔺静和席煜,都快成了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小姐!“橦橦气鼓鼓的道,“你还是好好管教管教那群奴才们吧!”

    蔺静当时正在吃绿豆粥,最近饭量变得很大,刚刚吃过没多久,就会感到饥饿,不仅如此,她嗜睡的时间也更长了。

    听到橦橦叽叽喳喳,蔺静喝了口绿豆粥,才发问,“那群奴才怎么了?我做什么要和他们计较!”

    “他们……”橦橦气的都快哭了,“他们胡乱编排你和煜爷!”

    蔺静这才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橦橦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讲了遍。

    原来她忽然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情,被蔺府的人知道后,那些姐妹们拜访被拒,怀恨在心,于是造谣,说是她主动爬上了席煜的床,强行要求席煜负责,甚至手上还抓着席煜的把柄,席煜没有办法,这才从了她这个妖女。

    还有的谣言版本是这样的,说是蔺静其实会蛊惑人心,是个狐狸精,煜爷那么克制冷静的人,一定是中了她的**术,不然的话,怎么会看上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

    甚至…有人在外面传她长得巨丑无比,根本配不上席煜。

    蔺静呵呵了。

    她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可至少和丑搭不上关系吧。

    她和席煜还真不是她要求席煜负责,天地良心是席煜追着她负责啊!

    至于那什么妖术什么的,就更是胡言乱语,她要是真的会妖术,先把他们的嘴巴都给缝上,让他们再造谣!

    ”胡言乱语!“蔺静生气。

    ”是啊!“橦橦道,“所以小姐,你打算怎么办?”

    “……”蔺静挠了挠头,“我说什么,他们肯定会认为我是狡辩。”

    “那不如您去找煜爷?”橦橦提供意见。

    这是个好办法。

    蔺静答应了就去做,在路上的时候,不禁想到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席煜了。

    听说是在忙着筹备成亲的事情。

    上一次他临走前的那个吻,她是知道的,她那时候没有睡着,一个吻让她的心紧张的都快跳出来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她觉得,席煜对她也是有点感情的。

    蔺静欢欢喜喜的到达席煜府上,管家说席煜正在书房里面见客,让她可以在后花园随便走走。

    她走着走着,百无聊赖,竟然走到了书房。

    隐隐约约的争吵声传来,似乎还是个女人,蔺静好奇的走过去,便听见席煜低沉冷漠的声音道,“你以为我为什么娶她?她怀了我的孩子,我怎么能让席家的骨肉流落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