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13章 有了野男人

赛车游戏pk10网上投注

    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远在边远郊区的蔺静和晏行,依然晃悠悠的坐在一头老牛车上,慢腾腾的朝着目的地前进。

    据晏行所说,两个人是来给他找亲娘的。

    可……

    蔺静看看屁股下的这头牛车,又看看全程懒洋洋,宛如游山玩水的晏行,不禁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他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散心吗!

    晏行的态度很是从容,丝毫没有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模样。

    她有时候多嘴问过,晏行反倒是看的很开,“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不在乎这几天,与其劳心劳力的赶路,不如活在当下,享受如今。”

    这碗莫名其妙的鸡汤,让蔺静很是敬佩的竖起大拇指,“说的是,说的是。”

    “嗯。真相永远不会迟到。”

    蔺静满脸懵逼,不过还是觉得晏行的话,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他们原本的行程就不着急,自从晏行说完那番话之后,走的就更慢了。

    走走停停,约莫过了大半个月,还在路上晃悠。

    蔺静想事情想的有点脑仁疼,见晏行仰面躺在车上,她索性也跟着躺下来。

    干燥的杂草上,稍微有点动静,就发出声响。

    蔺静觉得脸颊有点热,尽量更加小心,一时之间,只有老牛车车轮发出一圈又一圈转动的声音。

    “累了?”晏行在身边说道,声音很是亲近。

    蔺静转过头来的时候,才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十分暧昧啊。

    男人的睫毛很长,微微垂下来,扫过她的脸。

    轰——

    脸猛然变的很烫,火辣辣的热气一个劲儿的往眼睛里面窜,蔺静下意识的往后退,哪知道后背却因此撞上了车壁。

    这么大的动静,惹得前面赶着牛车的老伯,头也不回的大声叮嘱,“你们在车上做什么呢,年轻人动静小点啊,我这头老牛车,还想让它再坚持几年呢!”

    老伯的话,真是直白的辣耳朵。

    本来气氛就足够尴尬,这番话之后,蔺静只想现在就晕死过去。

    “疼么?”晏行问。

    “……”很抱歉,她思想不纯洁,想歪到别的地方去了。

    “过来我看看,应该是弄疼了。”

    “……” 没办法还是在胡思乱想。

    蔺静觉得,自从她和席煜的那一晚之后,总是会频繁的想到一些难以描述的画面。

    这不是她!

    “小静?你在想什么?怎么脸更红了?”晏行得不到回答,瞧着蔺静的模样,忍不住出声调戏她。

    蔺静恍然回神,轻咳着道,“没想什么,我不疼。”

    “过来我看看。”

    大白天的看什么看!

    “不要!”蔺静想也不想,她换成平面躺着的姿势,无视晏行侧躺的动作,闷闷的嘀咕着说,“晏行,我最近眼皮子一直跳个不停,总担心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能发生什么事?”晏行低声笑,视线所及,看到有风吹起蔺静的碎发,细细的发丝,落在柔柔的脸上,他温柔的眉眼里,全是宠溺。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不对劲。”蔺静毫无察觉,思绪想到了最近频繁做的梦,“就觉得吧,得出事。”

    她也说不上来个所以然,于是晏行就笑了,更没放在心上,“有我在你身边,会保护你的。”

    蔺静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没吭声。

    牛车走的不快,再慢晃悠了大半天,车夫要回家了。

    蔺静和晏行两个人,在集市上找了家客栈,住下来。

    这段时间以来,二人的行程都是这样,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随心所欲,相当悠闲。

    蔺静进到客栈后,想洗个澡,让小二送水进来。

    她正双手背在身后,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房门敲响了。

    头也没回的招呼小二进来,身后传来哗啦啦的倒水声,等水声停止,蔺静摆摆手,“可以下去了。”

    久久没有响起脚步声。

    蔺静转过头来,看向来人,竟然是晏行。

    她皱眉,“你怎么来帮我弄热水了?小二呢?”

    “小二有点事,我正好过来看看你,你要不要试试水温?”

    “……”试水温什么的,从一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真是好羞耻。

    蔺静讪讪的笑着,“不用了,应该可以的。有劳了。”

    “不辛苦。”晏行温柔的笑笑,他伸出手在她脑袋上轻轻的摸了摸,蔺静觉得有点不舒坦,想要躲避,不料被晏行抱在怀里,“小静,我又想到了我娘亲。”

    大哥你一直卖惨就不太好了吧?

    关于晏行的娘亲过往,她其实是很同情的,甚至关于晏行,她都一直抱着善待的心。

    得知了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对比现在温暖如斯的晏行,她从心底里感动。

    只不过感动是一回事,总是拿着卖惨来拥抱她……

    蔺静深吸口气,忍住想打人的冲动。

    好在很快晏行就退后一步,对她点头颔首,“好了,我先走了,你慢慢洗,洗好之后我们下楼吃饭。”

    “行吧。”

    送走了晏行,蔺静把房门关上,不放心的检查了下门锁,确定锁上之后,这才开始脱衣服洗澡。

    温水沐浴着全身,似乎每个毛孔都张开了,她捧了水浇在胳膊上,看着莹白如玉的肌肤,不知道怎么回事,宛如魔怔,想到了之前被席煜吻的浑身都是青紫。

    战况激烈啊……

    蔺静忍不住胡思乱想,不知道那天晚上她勇猛不勇猛,应该是勇猛的,席煜说是她把他给强了……是什么感觉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人人都说第一次会痛,她倒好直接在醉酒中度过,完全不知道当时的感觉。

    很好,很强势。

    宁静的房间里,除了撩拨水花的声音,再无其他。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蔺静猛然惊醒,看向声音来处,“谁?什么人?”

    “客官,我是店小二,小的是来给您送甜点和茶水的。您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就要求了,请问现在方便进去吗?”

    蔺静哦了一声,心说这不是废话吗,她锁着房门,当然是不方便。

    “你等下再来吧。”她说。

    店小二忙恭敬的回答,“好嘞!那小的过会再过来,客官您好好休息。”

    还是个有眼力劲的。

    店小二离开后没多久,蔺静便从浴桶里面出来了。

    穿好衣服,对着镜子一阵梳妆打扮,听见敲门声,这才走过去开门。

    然后她震惊的待在原地。

    来人根本不是狗屁小二,而是蔺父蔺母。

    “你……阿爹……大夫人!”蔺静睁圆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道,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蔺父看着她,气的两腮发鼓,他朝着房间里面看了眼,确定没有看到别的野男人之后,才提步迈进去。

    大夫人紧随其后。

    蔺静整个人都是懵的,等二人再次喊她的名字,才赶紧转身。

    “阿爹!你们…你们怎么过来了?”蔺静一边给他们倒茶,一边讨好的道,“呵呵…这里有点偏僻,我是来这里 办事情的…阿爹忽然亲自照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蔺静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

    蔺父看了她一眼,骂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父母?之前你逃婚,跑到江南,我发动全家人的力量寻找你,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你大姐二姐她们嫁人的时候,有你这么艰难吗?”

    当然不艰难。

    蔺静几乎是脱口而出,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大姐二姐她们的嫁人对象都是名门公子,相貌堂堂,她们二人巴不得赶紧嫁过去呢,哪里像她这样,给她相亲的都是些老头子,她嫁过去,都可以喊一声爷爷了!

    蔺父见蔺静不回答,就当她是自己理亏了,接着往下说,“你年纪不小了,也是该懂事了,爹爹也不是故意要和你翻旧账,你说你,早就跟我们说你和那煜爷在一起了,我们哪里会让你和别人相亲?你要是早说你不是逃婚,而是和煜爷一起来江南,我们做父母的又哪里会追过来,还闹出那么大的误会?”

    无聊。

    蔺静不知道他爹今天过来,到底是几个意思,出声打断了他,“那阿爹今天是过来……”

    “带你回京!”蔺父说道,眼角眉梢都是喜洋洋的。

    蔺静很是狐疑,“回京做什么?”

    “怎么?你的家是在京城,你不要忘记了!在外面野了这么多天,还不该回去吗?”蔺父板起脸来教训,“今天你必须得跟我回家,你是不知道京城里面的风言风语,都快把府邸给淹了!”

    蔺父故意按照席煜教给他的话说,因为席煜说要给蔺静一个惊喜,成亲的事情,不能轻易透漏。

    蔺静为难,“阿爹,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什么事情!”蔺父听出她口吻里的不乐意,果断的道,“我告诉你,什么事情都得给我回家!我看你收拾的差不多了,这就立马出发吧!”

    蔺静惊,“什么?”

    “立马出发!”蔺父道,“难不成你还有什么野男人?”

    蔺父示意站在门外的丫鬟上前,四个人严防死守,生怕蔺静跑掉。

    就在这时,同行的晏行听到动静,来到门前,“小静?你们这是?”

    在场的人,顿时一片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