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10章 嫉妒使我丑陋

高频彩网开奖直播pg999.net

    自从小鱼儿被绑走的事情之后,在江南城的日子越来越屈指可数。

    过不了多久,容逾安就要和容玄等人回京。

    容逾安要上学堂。

    小鱼儿知道的,容逾安的学堂要求很严格,正因为如此,才是京城个顶个的好学堂,不少大官贵族都挤破了头皮想要把自己孩子送进去。

    她哥哥最厉害,是被老师给亲自点名要的学生。

    学业肯定不能耽搁,只是小鱼儿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自己要不要跟随着回京。

    爹爹和娘亲之所以过来,是因为想念她,过来陪她。

    虽然来了之后,她爹和她娘,整天腻歪在房间里打架,根本没怎么关心过她。

    “……”

    小鱼儿嘴角抽抽,强迫自己集中精力,继续思考回京的大事。

    等一家人离开,这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呢。

    本来她是因为在京城待着无聊,被席煜爹爹带过来的。

    结果!

    说起来这个, 小鱼儿就免不了一肚子的火气。

    从晏家那场寿辰宴回来,蔺静姐姐就消失不见了。

    然后席煜爹爹也神奇的消失不见了。

    两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去哪里了都没跟她说过。

    就连她被人差点拐走,本以为席煜爹爹得到消息后,会赶回来好生心疼她一番。

    哪知道根本没有!

    骗子,根本都是骗子。

    她曾经问过娘亲,席煜爹爹去哪里了。

    娘亲回答说是追媳妇去了。

    可席煜爹爹哪里来了媳妇嘛!

    大人都会骗人。

    她席煜爹爹整天忙着追媳妇。

    她亲爹亲娘每天腻歪来腻歪去,她看着都起鸡皮疙瘩。

    而她最喜欢缠着的安安哥哥,自从幽月来了之后,基本上轮不到她缠着。幽月姐姐刚到府上,对一切都不熟悉。

    她爹她娘不太喜欢被一大群人伺候着,府上的佣人并不多。

    佣人只是伺候他们的饮食起居,对于府上的基本情况不大清楚。

    所以幽月姐姐,时不时的就会找容逾安聊上几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话题变得越来越多。

    虽然大部分都是幽月姐姐在说,容逾安低着头倾听,但从远处看,怎么都觉得赏心悦目。

    偶尔小鱼儿百无聊赖,会凑过去听他们说的是什么,然而 不到一会,她就想打瞌睡。

    两个人聊得居然是什么易经道德经之类的东西。

    呵呵。

    听不懂。

    一来二去,小鱼儿觉得,听他们两个人聊天,还不如她睡觉呢。

    就这样,即便是同在一个别院里,她也整天和两个人见不到几面。

    多数情况下,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而那两个人总是进行学术交流。

    容逾安对于幽月,充满着好奇。

    在他印象里,幽月说是从小在杂技团长大,然而却认识文字,不仅如此,就连很多书都看过。

    询问过后,才知道她经常偷偷自学,之前甚至还有过一个秀才夫子。

    因为知道她喜欢读书,幽月向他借书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拒绝过。

    不忍心打击一颗求知的心。

    如此一来,两个人渐渐熟悉,交流渐渐多了起来。

    最开始他还有点别扭,担心小鱼儿会胡思乱想,后来小鱼儿跟着他们两个人听了几次,大呼好无聊,以后再也不听了,他又觉得,只要她开心就好。

    总之,他的心里只有她,自然不会和别的女生怎么样。

    临近回京的日子,还有两天,小鱼儿在思考,容逾安也在思考。

    他知道,席煜爹爹至今还没回来,让小鱼儿一个人留在江南,他说什么都不肯。

    这天晚上收拾东西的时候,容逾安打包完毕,来到小鱼儿房间里。

    他习惯了不敲门,这次也是直接推门而入。

    哪知道刚走进去,就看见小鱼儿满脸通红的立在书桌后,手足无措的样子。

    容逾安挑了挑眉, 眸中带上几分探究。

    他神色从容,不起波澜的走到跟前,低头往桌面上一扫。

    小鱼儿赶紧丢开毛笔,扑到桌子上挡住他的视线,“不许看!不许看!”

    她动作着急, 口吻紧张,惹得容逾安更加好奇了,“在做什么?”

    “什么都没做!”小鱼儿呼叫道。

    容逾安乐了,谁信。

    他没有直接拆穿她,托腮沉吟片刻后道,“嗯,小鱼儿,我来告诉你,两天后回京你和我一起。”

    “啊?”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水朦朦的眼睛盯着他看,“你说什么?”

    “你也回京,席煜爹爹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来,等他回来了,看我们没在,应该猜到回京城了。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容逾安口吻淡定的说着,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而是在通知她该怎么做。

    小鱼儿从小就被容逾安惯着宠着照顾着,他说什么,她都点头答应。

    这回容逾安的想法,正好和她的一样,于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哥哥,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容逾安摇头,“不着急,哥哥想跟你说说话。”

    “……”

    小鱼儿还保持着扑在桌面上的动作,抿了抿嘴,“唔,哥哥还是回去吧,小鱼儿准备睡了呢。”

    “是吗?”容逾安的视线向下。

    小鱼儿赶紧又捂住桌子上的东西。

    此地无银三百两。

    容逾安温柔的笑笑,“好。”

    话毕,他摇摇晃晃的起身,慢腾腾的往外面走,侧过头来看见小鱼儿站起了身,忽然容逾安一个转身,大阔步的朝着她走过去。

    小鱼儿哪里想到,他会忽然杀个回马枪,当即愣在原地。

    于是容逾安就看到了桌面上的东西。

    一张宣纸上,写满了各种各样他的名字,还有幽月的名字,除此之外,还有一句话,频繁出现。

    “嫉妒使我丑陋。”

    “……”

    他看看桌面上的字迹,又转过头来看看小鱼儿。

    少女的心事被人发现,小鱼儿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羞又恼的瞪着他,莫名其妙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容逾安哪里受得了小鱼儿哭泣。

    他走过去,将她打横抱起,小鱼儿十分乖巧的搂住他的脖子,将整张小脸埋在他的胸前,管他什么眼泪鼻涕,一个劲儿胡乱的往上蹭着。

    容逾安看她模样,忍不住笑出声,“吃醋了?”

    联系到这几天她的反应,再看看刚才写的乱七八糟的字,怎么可能猜不出来。

    果不其然,问完这句话之后,小鱼儿在他怀里各种哼哼唧唧的扭身子。

    容逾安把她抱到床上,在她注视之中,撑着双臂在上面,高高的看着她。小鱼儿脸更红了,眼角还挂着泪珠。

    他替她擦眼泪,柔声叹,“不哭。”

    小鱼儿鼓腮看着他。

    到底是要解释几句的,不然今天晚上,只怕她会怄气,睡都睡不好。

    容逾安勾勾她圆润的鼻头,“好了,以后都陪你,别乱想。”

    她瘪瘪嘴。

    哪里是自己乱想,分明是幽月姐姐来了之后,容逾安和她疏远了呢。

    “真的。”

    见她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容逾安再度强调道,“听话。”

    他的小姑娘长大了,已经有了嫉妒的心思。

    容逾安觉得好笑,又莫名满足。

    她会嫉妒,说明对自己很是在乎。

    如此想着,嘴角忍不住上扬。

    接下来两天,容逾安待在小鱼儿的房间里,帮她收拾东西。

    要一起回京,他来时东西就很少,奇怪的是,明明小鱼儿来江南的时候,不过几件衣服,不明白为什么回去的时候,大大小小的箱子装了六七个,她的东西居然还有一大堆。

    其中除了有席煜买来的各种各样衣服,还有小玩意,包括江南的各种特产。

    都是她爱吃的。

    小鱼儿看那些特产,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一个劲儿的催促着他,千万别忘了。

    容逾安揉她脑袋,不厌其烦的一遍遍重复,“知道了。”

    一行人是在后天清晨出发的。

    同行的除了从京城带来的奴仆,还多出幽月。

    小鱼儿其实很喜欢幽月姐姐,毕竟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孩,有了幽月,可以和她作伴,唯一不满意的是,关于哥哥的分配上,两个人要均匀。

    像现在这样,三个人在一个车厢里,大家有说有笑,令她开心不已。

    从江南到京城,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走走停停,容玄顾及方朵朵吃不消,一路上的宠妻,简直令人发指。

    休息的时候,常常看见他端着水果,求着让方朵朵吃两口。

    频频这些情景落到容逾安眼里,他都装作没看见。

    他爹的形象地位?

    呵呵,在他娘跟前,没有,可以说是不存在滴。

    容逾安这么想容玄的时候,自己正端着一杯水,等着吹凉了后端给小鱼儿喝。

    小鱼儿一路叽叽喳喳,奔波疲惫,上火容易引发生病。

    她又是个不大喜欢喝水的,他只能老妈子一样的跟在屁股后面,等她心情好了,赶紧把水递过去,让她喝上一口。

    他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和容玄有什么相同。

    旁观者幽月却看得很清楚,然后继续坚强的接受,来自周围人的满满恶意。

    半个月后,一行人回到京城。

    在家歇息没两日,容逾安便开始上学堂,幽月和他年纪相仿,有容玄私下周旋,和容逾安一起上下学。

    至于小鱼儿,依然是给她请了私教。

    她学习的还算认真,这天送走夫子后,手下的仆人来说,隔壁席煜爹爹的府上,有人回来了。

    小鱼儿两眼一亮,颠颠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