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09章 亲亲包治百病

秒速赛车网上投注pg123.net

    方朵朵一直和小鱼儿腻腻歪歪了很长时间。

    三个女人,一大两小,竟然神奇的拥有很多共同话题,聊得不可开交。

    容逾安靠在门上,闷闷不乐的听着。

    不管是娘亲,还是小鱼儿,都没有发现,他有多无聊和崩溃。

    女人聊起天来,实在可怕,仿佛世界都不存在。

    容逾安片偏过头去,看见了自己亲爹。

    亲爹果然是身经百战,面对此等情景,丝毫没有觉得百无聊赖,反而是一脸热情的倾听着三个人的话题,面带微笑,时而插上几句嘴,时而给方朵朵递上一杯热茶。

    厉害厉害。

    容逾安是佩服不已的。

    像是受到了鼓舞,又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容逾安鼓励自己,努力去融进大家的话题吧!

    半刻钟后,他气馁的选择放弃。

    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女人连哪家的桂花糕好吃,都能争辩好久?

    更搞不懂的是,她们明明刚才谈论的是桂花糕,怎么一下子又聊到了置办新衣服?

    请问桂花糕,和新衣服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呵呵。

    他乱七八糟的想,哪里料到,那三个人准备散了。

    容逾安感觉心头一阵轻松。,不由得直起身来。

    方朵朵被容玄扶着,再三叮嘱小鱼儿和幽月好好休息,然后在容玄的督促下,准备去吃早饭了。

    二人经过他的时候,方朵朵意外的看着他,道,“儿子,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容逾安不想说话。

    要不是知道他是他娘亲生的,他简直要开始怀疑人生。

    他面带微笑,准备回答之际,他爹容玄狗腿的在媳妇跟前表现着抢话道,“儿子是刚才才到的,算了不管他了,你的肚子最重要,早饭已经备好了,我们赶紧过去吧。”

    “……”会心一击,容逾安面上的笑容,好像有点保持不住了。

    他分明是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

    感情大半天来,大家伙都把他给当成空气?

    呵呵呵。

    容逾安自我鼓励道,不要跟他爹娘计较,小心眼让他变得丑陋。

    方朵朵听了容玄的话,看着容逾安,郑重其事的思考过后说道,“儿子当然没有早饭重要,走走走!听说早饭有我最喜欢吃的小笼包吗?”

    “当然。灌汤小笼包,你一直说好吃的那家!”

    “容玄你真好!”

    “为媳妇儿服务!”

    “爱你~”

    “我也爱你~”

    “……”

    两个人半拥半抱的离去,时不时发出让人肉麻不已的声音。

    虽然已经对他爹娘恩爱无比的行为,每天往嘴里塞狗粮。

    可现在的容逾安还是一阵日了狗的心情。

    呵呵呵呵。

    都当他是木桩子!

    容逾安内心纠结半天,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里的两个小女孩,已经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半天。

    幽月和小鱼儿不明所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过了会,幽月轻轻的推了推小鱼儿,“小少爷…这是怎么了?”

    “受打击了。”小鱼儿轻声的道,“每回见到爹爹和娘亲,他就这幅表情。”

    “为什么啊?”

    “可能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吧。 ”小鱼儿托腮。

    “啊?”幽月震惊,“难道小少爷不是亲生的?”

    “……”小鱼儿无语的看着幽月,觉得她的智商有待于提高,“当然是亲生的,总之,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等我脸不疼了,再跟你说。”

    刚才聊得起劲儿的时候,没有觉得被扇了耳光的脸疼。

    现在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呸,真疼。

    “哦哦哦。”幽月心里紧张,“好的。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小鱼儿和她咬完耳朵,觉得肚子空荡荡的,于是奶声奶气的招呼立在门口,当门神一样的容逾安,“哥哥!”

    “……”容逾安转过头来,“叫名字。”

    “安安哥哥,我饿了。”她天真纯洁的脸,仰着头看他。

    容逾安恩了声,“已经叫人准备了,等下就送过来。”

    “还是哥哥好!”小鱼儿笑嘻嘻的道。

    “幽月。”容逾安没多看她,对着仍在一旁的幽月道,“你先出去一下,我和小鱼儿有话要说。”

    幽月清楚自己的身份,能够被带回来,脱离杂技团那种地方,与她而言,已经是意外的惊喜。

    到了府上,给她吃给她喝,她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才是。

    幽月在心中打定主意,站起来后,对着容逾安轻轻的福了福身子,“好的,小少爷。”

    见她动作,容逾安和小鱼儿眉头都是一皱。

    在幽月即将离开房间之前,他再次出声叫住她,“不用对我行礼,一切还和从前一样。”

    言外之意就是,不曾把幽月当成奴婢。

    幽月微怔,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却被小鱼儿抢着说道,“是啊, 月姐姐,我们以后都是玩伴,你不要这样,不然大家都会觉得别扭的。”

    这番话声音稚嫩,可说话的人,却无比认真。

    幽月心中感动,定了定神后说道,“好。”

    她离开的时候,特意小心翼翼的给二人关上房门,清晨倾泻而来的光芒,隔绝在门外,只能透过窗户,隐约照进来,落在地上,桌上,床上。

    容逾安沉着脸,倒是有几分威慑力。

    他来到床边,没再前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小鱼儿仰头,白皙的脸上,那红手印更加显眼,阳光落在她柔嫩的小脸上,几乎看不见一点毛孔。

    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几乎就要把他的魂魄给吸引进去。

    喉头发痒,说不出一句话。

    “哥哥……”

    她不解的道。

    容逾安回过神来,唇角微微向下压了压。

    “哥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我只是觉得那琴声很好听,然后就…就被吸引了……哥哥……”小鱼儿乖巧的道歉。

    其实醒来后,在看见容逾安的第一时间,小鱼儿满心满眼想的都是跟他道歉。

    怪自己贪玩,怪自己麻烦,怪自己不懂事。

    她卯足了勇气,一口气全说出来后,闭着眼睛不敢看他。

    容逾安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在她脸上,轻轻的触碰了下。

    小鱼儿想睁开眼睛,又不敢睁开,嗫嚅的道,“哥哥…好哥哥…我错了……”

    好哥哥。

    容逾安的心头动了动,那种陌生的感觉袭来,让他有短暂的茫然若失。

    “小鱼儿。”他压下那种不适,缓缓开口,“以后无论发生什么的,都要把哥哥放在第一位。知道吗?”

    “知道知道。”她赶紧甜甜的回答。

    容逾安面上柔和了几分,接着问道,“那哥哥问你,琴声重要还是哥哥重要?”

    “哥哥重要。”

    “五仁重要还是哥哥重要?”

    “哥哥。”

    “话本子重要还是哥哥重要?”

    “哥哥。”

    “爹爹重要还是哥哥重要?”

    “哥哥。 ”

    容逾安对她的回答,相当满意,面上的笑容更是越来越大。

    他轻轻的抚摸着小鱼儿的脸,想到昨天的事情,忍不住问, “酒酿丸子重要还是哥哥重要?”

    “……”小鱼儿渣渣眼睛,犹豫了。

    容逾安挑眉,“嗯?”

    “……”小鱼儿瘪瘪嘴,“哥哥很重要,酒酿丸子也很重要?”

    “谁最重要?”他摸了摸跳个不停的眼角,循循善诱,“嗯?”

    “丸子。 ”小鱼儿很小声很快速的回答。

    呵呵呵呵呵。

    一大早上的第五次打击。

    容逾安再问,“鸡翅重要还是哥哥?”

    “鸡翅。”

    “绿豆糕重要还是哥哥?”

    “绿豆糕。”

    “糖醋鱼还是哥哥?”

    “糖醋鱼。”

    容逾安不想问了,他活生生的人,竟然还比不过食物。

    他看看小鱼儿,小鱼儿缩缩脑袋,容逾安心头发堵,轻哼了声, “过来亲亲抱抱哥哥。”

    “哦。”

    见容逾安没有生气,小鱼儿的胆子也大了点,她上前,两只小手勾住他的脖子,将自己贴上去,然后小嘴巴,轻轻的碰了碰容逾安的左脸颊。

    他哼了声。

    小鱼儿又赶紧去碰右脸颊。

    容逾安还是轻哼。

    她噘噘嘴,看见他的眼睛,再度吻上去。

    容逾安这回还是轻哼。

    小鱼儿视线停留在他的唇瓣上,悄悄靠近,然后吧唧亲了口。

    容逾安迟迟没有声音。

    她抱住他的脑袋,不是很懂的在他耳朵旁边小声的道,“哥哥,你是不是原谅我了?”

    容逾安僵在原地。

    她刚才…亲了他的嘴巴?

    触感软软的,带着点微微的凉意,除此之外,好像有点甜。

    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舔,略微意味深长。

    “哥哥?”

    “再亲一下。”容逾安转过头来看着她,“再亲哥哥一下。”

    说着指了指嘴巴。

    小鱼儿看见容逾安的脸色好看又柔和,猜想亲嘴巴应该能消气,于是毫不犹豫的又木嘛亲了口。

    容逾安笑了,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他的姑娘这么傻,这么好骗,以后他可得看好了。

    有了小鱼儿的吻,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再度变得亲密无间。

    小鱼儿坐在饭桌上,享受着容逾安的喂饭伺候,心中有了小算盘。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亲哥哥的嘴巴,他会忽然间消气,不过以后犯了错,似乎可以用这一招?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