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07章 毛都没长齐也敢撒野

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pg123.net

    街道上的行人,并没有随着夜色的浓烈而减少。

    似乎越是到了后半夜,江南城的夜景越发喧闹。

    酒酿丸子的小小店铺里,顾客换了一茬又一茬,容逾安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的两碗丸子,眉头越拧越深。

    中途有几个看到他,上前打趣的女人,都被他瞪走了。

    江南女子大多矜持,却也少不了有奔放的。

    店里面的老板娘忙活的满头大汗,扭头一看,见容逾安身边还是没有人,心里头不由得担心起来。

    “老板娘。”容逾安等不及,趁着客流量相对而言较少的时候,叫住老板娘,“小鱼儿怎么还没回来?”

    “小姐就在后面,要不我带您过去看看?”老板娘其实心里也紧张不已。

    容逾安点头,“好。”

    一大一小,从熙攘的人群中穿过,老板娘在前面带路,容逾安紧随其后。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如厕附近。

    容逾安让老板娘进去看看,推拖不得,老板娘一扭三扭的进去后,没多久脸色惨白的出来。

    “容…小少爷,小姐不见了!”

    “什么?”容逾安不由分说地冲进去,果然是不见了。

    老板娘此刻吓得魂都没了。

    小鱼儿是什么身份,她最是清楚,那可是京城容玄王爷的掌上明珠,这要是有个什么损失,她全家上下的脑袋都不够砍的。

    “怎…怎么办?”她紧张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滚烫的眼泪,由于紧张,扑簌簌的往下掉。

    容逾安满心如同火烧一样难受,咬着牙道,“找!给我找!”

    小小少年,身体里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十分骇然。

    老板娘原本失魂落魄,被这么一吼,什么都顾不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麻溜的赶回去叫人,而容逾安则一头扎进茂密的丛林里。

    小鱼儿…你在哪里…在哪里啊!

    四处搜寻,少年不知走了多少路,不知现在是在哪里,不知此刻是面对哪个方位,耳边有风穿过树林沙沙作响,有月刺透朦胧的影子斜斜照过来,他忽然立在原地,看着空旷的四周,茫然若失。

    汗哒哒的往下落,模糊他的视线。

    容逾安胡乱抹了把,所有的情绪,发了疯的在心里面狂长。

    小鱼儿自从被他捡到之后,就有人照顾,什么都不用操心,家里面的环境,让她越发的天真善良。

    他以为他能护她一辈子,现在却被啪啪打脸。

    什么护她,可笑他连她身在哪里,都不清楚。

    容逾安仰面倒在地上,身体的图疼痛远远不止心里面的难受,他看着天空,隐约从风中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香味?

    他坐起身,怔怔的回想。

    小鱼儿身上总是有一种天然的奶香,而此刻在他鼻尖萦绕着的,不正是这个味道?

    她应该还没走远!

    容逾安心情振奋,闷着头往外跑。

    心中有事,没有注意到两侧风景,直到他猛然扎进一个怀抱里。

    容逾安冲的头晕眼花,抬起头来看向来人,居然是容玄!

    “爹爹!”他激动的叫道,“小鱼儿不见了!我现在已经有了线索!”

    “已经派人去找了。”容玄沉着脸,将他从怀中拎出来,“风中有她的气息,应该还没有走远,我派了暗卫去搜寻,你的五仁我帮你带了过来,你若是担忧……”

    容玄话还没说完,就被容逾安高呼着道,“谢谢爹爹!”

    夜色越发凉薄,容玄长身玉立,手下的人搬过来一张椅子让他坐下,容玄却摆了摆手。

    他看着远去的容逾安的背影,半晌后,勾了勾唇。

    小男孩要长成小男人了,时间竟然过得如此匆匆。

    想到还在床上睡得香甜的方朵朵,容玄眼角眉梢都是暖意,有他在,她无须担心一切。

    赶在天明前,把这一切处理完毕,回去后还不耽误陪她睡会觉。

    容玄双手背在身后,悠哉悠哉的算计着,视线闲散的落到容逾安身上。

    他已经带上五仁,再度朝着树林深处而去。

    五仁是容逾安养的一条狗。

    与其说是他养的,不如说是给小鱼儿养的。

    他去学堂后,不是看不懂小鱼儿的眼神,担忧她孤单,有天他抱回家一条狗。

    小鱼儿很喜欢,平时和五仁玩耍的时间较多。

    “去吧!”容逾安松开五仁的绳子,把它放出去,默默祈祷五仁能够快点照到小鱼儿。

    五仁在原地绕着转圈,正巧一阵风刮来,它忽然定住,朝着北边汪汪了两声后,撒欢开始跑。

    容逾安紧随其后。

    一人一狗,狗在前,人在后。

    他们迎风而行,衣袂翻飞,长长的路,容逾安却一口气都不喘。

    终于,他们远远的停在一处。

    五仁来到容逾安的腿边不停转圈,时而用爪子在地上刨坑,像是不安又焦躁。

    容逾安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朝着不远处的那处小茅屋看去。

    小茅屋外面有座巨大的马车,马车安安静静的立着,只是车辙在松软的泥土地上,压出痕迹。

    马车里面有东西!

    容逾安心一跳,紧张感再度涌上来。

    他很快做了决定,把五仁掉头,让他去通知那些暗卫,同时自己小心翼翼的朝着马车走去。

    行进途中,容逾安四处留意,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察觉。

    他不敢轻举妄动,依旧小心翼翼的来到马车旁边后,发现马车是被一块巨大的黑布遮住了,黑布绑在马车的四个角,用绳子系成死结。

    容逾安从袖中拿出把匕首,轻轻的解开其中一个结。

    他动静小,几乎无人察觉。

    就着隐约的光线,朝着里面看,只见一个个都是被绑着的少女,嘴巴用破布堵着。

    巨大的车厢里,歪歪斜斜紧紧密密的靠着三十多个少女。

    容逾安不动声色的从她们面上扫过,意外的居然没有看见小鱼儿。

    他皱起眉头,匕首不小心碰到了马车。

    一车女孩都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并没察觉。

    容逾安将匕首收好,再次抬眸审视,对上一双清澈的黑眸。

    她发现了他。

    那是个脸上脏兮兮的女孩,目光中却夹杂着恐惧和紧张,还有些许意外。容逾安飞快留意到,其余人还在睡觉,他蹙眉,悄悄钻上马车,给女孩解开绳索,问她见没见过小鱼儿。

    小鱼儿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身上又是绫罗绸缎,很少确认。

    果不其然,在容逾安简单描述过后,对面的小女孩就点头道,“见过。”

    她声音很柔软,又带着一点干哑,应该是很久没有进水造成的。

    容逾安暂时将这些放在心底,只是问,“她在哪里?”

    “一个时辰前,她被那两个人带回来,丢到马车里,后来那女孩醒来,即便绑着手脚,也想要逃走。那两个人看到了,十分生气,就把她给绑进了那个屋子里。看样子,应该是教训她去了。”

    “教训?”容逾安脸色冷下来。

    他严肃的口吻,让小女孩害怕的缩了缩脖子,解释道,“我们这些人,要是不听话,想要逃跑,都会被带进那个屋子里,然后打到听话。”

    说着她把自己的胳膊卷起来,上面都是鞭痕。

    容逾安不说话,顿了顿后,道,“你带着她们离开吧,我去找她。”

    “我陪你一起!”

    小女孩低声道,一只手拉住容逾安的胳膊。

    他回眸看她,目光中平静如常,“不必。”

    “少爷。”小女孩低声道,“你救了我,就让我帮你一次吧,那个小木屋还有地下室,你应该不知道在哪里,我带你去。”

    容逾安走在前面,小女孩走在后面。

    出了马车,她颤巍巍的跳下来,脚下没有稳住,堪堪向前面栽去。

    她被人扶住了。

    抬头看到容逾安的眼睛,小女孩面上发烫。

    “小心。”

    他说完后,转身就走,小女孩微愣,加快速度追上去。

    进了茅屋,容逾安先探出脑袋环顾一周,果然没有看到小鱼儿。

    小女孩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不用担心,随后她走出来,到一张桌子跟前,轻轻拨动桌子上的花瓶,只见床前的那块地板,居然自动打开,露出一条向下的通道。

    沉默的跟上去,通道很黑很窄,勉强能容一个人,一口气下了十三个台阶,两个人停住。

    从里面传来男女粗重的喘息。

    容逾安将女孩拉到身后,他在前面,向前几步,看清了整个地下室的布局。

    正对面倒在地上的就是小鱼儿,小鱼儿身上有血迹斑斑,衣服也变得破烂不堪。

    而在她身后还有一小扇门,那男女喘息就是从小门里传出来的。

    容逾安在看到小鱼儿的那一刻,就什么都顾不得。

    他转身,让小女孩停留在这里,随后自己轻手轻脚的下去。

    一路都很顺利,小鱼儿趴在地上,呼吸很浅,她嘴角挂着血迹,面上有个显眼的红手印。

    他暗暗咬牙,心疼的把小鱼儿抱起来。

    小鱼儿还昏迷不醒。

    容逾安抱着她往外走,耳朵时刻都在留意小门里的动静,正走到楼梯准备离开,小门里传出脚步声。

    他皱眉,走在身前的小女孩却忽然摔倒了。

    此刻小门已经拉开,办过事后的丑男身材魁梧,堵在门口,一眼就看见了容逾安,以及他怀里面抱着的小鱼儿。

    “妈|的!”丑男狠狠地呸了口,“毛他娘都没长齐,都敢跑到老子地盘上撒野了!”

    说话间,他大阔步的追上来。

    “跑!”

    容逾安急促的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