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05章 头号妻奴容玄

苹果快乐飞艇玩法规则

    晏家的寿辰宴结束,次日起,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纷纷告别。

    晏家峥身后带着晏奎,两个人面带笑容,恭恭敬敬的送客。

    这番寿辰宴,收获颇多。

    不仅联络了许多有用的人脉,而且还得到了不少小道消息。

    他们晏家,想要在江南地区出人头地,指日可待。

    晏家峥想到这里,止不住心中热血翻腾。

    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来宾,他却没有丝毫倦怠。

    好不容易到了正午,往来无人,晏奎体贴的道,“阿爹,不如您现在先暂时去歇着,接下来的贵客,我来欢送即可。”

    晏家峥微微颔首,却想到了点什么,他捻着两撮胡须,淡淡的问,“那个玄王还在吗?可曾离去?”

    玄王指的是容玄,可以说是此番前来晏家的贵客中,最顶尖的一位了。

    晏奎立刻反应过来,摇了摇头,“不曾。应该还在府中。”

    “好,那你在这边守着,我前去看看玄王。”晏家峥说完,似乎有几分亟不可待,匆匆的朝着容玄所居住的别院,一路小跑着奔过去。

    容玄是贵客,安排的别院,自然是最高规格的。

    即便江南入了秋,然而此刻,在容玄的别院里,到处还是一片碧绿,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入院便能闻到一阵阵湿气,耳边潺潺流水,顺着两米多高的假山上流淌下来,最终汇入清澈的池子里。

    晏家峥从香园小径上穿行而过,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正厅门口,并没有看见人。

    容玄和方朵朵不在,就连那两个小不点都不在。

    作为贵客,早就给容玄配备了下人,然而现在,就连一个下人都看不到。晏家峥奇怪了,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摸不着头脑。

    他不敢贸贸然的往里面冲,得罪了容玄,那自己这几天辛辛苦苦拍的马屁,全都白瞎了。

    “有人吗?”晏家峥毫无办法,小声的问道。

    分明是在晏家,可他的模样,却像是闯进了别人的家宅。

    要是这副模样,让晏家人看到了, 保不齐要大跌眼镜。

    晏家峥管不了那么多。

    连连追问三声,都得不到回答,他忍不住的猜想,难道容玄是早早的离开了?那他们没有好生的护送,岂不是要在容玄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想到这里,心先凉了一半。

    晏家峥揉了把脸,轻手轻脚的朝着后院而去。

    入了后院的门,看到在正院中央站着两个小不点,一男一女,定睛细看,正是昨天见过的,容玄和王妃的孩子。

    男孩容逾安,小名安安,女孩好像是叫什么小鱼儿。

    晏家峥乐了。

    有这两位祖宗在,容玄不可能跑走。

    他赶紧脚底抹油,溜溜的小跑到跟前,对着容逾安鞠躬行礼,“小少爷,小小姐,您二位在这里是做什么?可曾用过饭?”

    话音刚落,对面坐着的小女孩皱着眉头,把手指放到唇边,轻轻的嘘了声。

    “……”

    晏家峥赶紧捂住嘴巴,用眼睛询问,“如何?”

    一老一小,对话有困难。

    站在一旁的容逾安,木着脸,没有表情。

    小鱼儿从座位上跳下来,走到晏家峥中间,晏家峥赶紧蹲下身子,看着小不点的丫头凑过来,“我爹爹和娘亲,在打架。”

    “打架?”晏家峥疑惑了。

    早就听说过,容玄和王妃的感情,那是好的恨不得同穿一条裤子,王爷更是宠王妃恨不得宠上天,现如今居然在打架,难道外面的传言有误,实际上两个人的感情根本没有那么浓情蜜意?

    晏家峥的心突突直跳,以为自己一不小心,竟然窥探到了一个大秘密。

    “嗯!”小鱼儿重重的点头,扯扯容逾安的手,“哥哥,你说是吧!”

    “……”容逾安不知道怎么回答。

    听房间里面的动静,的确像是两个人在打架,然而每回爹爹和娘亲打完架之后,非但没有彼此记恨,好像感情更加深刻了。

    他不明白,已经很久了。

    被小鱼儿问起,容逾安抿了抿唇,说道,“嗯,爹爹和娘亲下手有分寸,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我们静等便是。对了,晏家主前来,可是有事?”

    到底是容玄的长子。

    虽然声音稚嫩,不过举手投足之间,方显贵气和矜持。

    遇事不浮不躁,是个好苗子。

    晏家峥看着容逾安,心中暗暗惊叹,想起他的问话,晏家峥一五一十的回答,“是这样的,已经快到了正午,依然不见奴仆来汇报您这边的情况,我正好过来,请王爷和王妃到正厅去吃午饭。”

    “哦。我知道了。”容逾安点头颔首,“有劳晏家主。您先请。”

    “好。”

    晏家峥把话传到,算是大功告成。

    至于房间里正在“打架”的两位,还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好。

    他们愿意在晏家多待些时日,晏家峥自然是举双手双脚欢迎。

    晏家峥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眼那紧闭的房门,这回出乎意料的,听到了男人低沉的吼声,以及夹杂在其中的女人的娇喘。

    “……”

    原来说的“打架”,并不是真的打架。

    晏家峥抹了一把汗,还好他没有傻乎乎的冲上去劝架,不然下场很可能会被容玄给横着扔出来。

    说起来,容玄和王妃的感情可真好,有了好几个孩子,还是这么**,热情洋溢啊。

    如此想着, 晏家峥离开了别院。

    在他走后没多久,紧闭的房门总算开了。

    容玄眉眼间都是流荡的春意,一双漂亮的眉眼,氤氲着满足的得意,他神清气爽,身姿轩昂,双手负在身后,看着对面两个小不点,挑眉,“都看着为父做什么?”

    “……”容逾安嘴角抽抽,“阿爹,已经正午了。”

    “有什么问题?”容玄看到小子一张扑克脸,不明所以,“正午有什么事情吗?”

    “……”就知道不能和他爹绕弯子,容逾安道,“我们何时返程?”

    “着什么急?”容玄蹙眉,意识到自己声音略微有点大,转过头来,看了眼房间,对容逾安说道,“等你娘亲歇息好了,咱们再返程,为父有点饿了,晏家主有让人送饭过来吗?”

    “……”容逾安很想知道,他阿爹整天除了粘着他娘亲,就是吃,作为一个王爷,不觉得虚度时光吗?

    容逾安腹诽的功夫,小鱼儿笑嘻嘻的捂着嘴巴道,“爹爹,刚刚晏家主让我们去正厅吃饭呢!”

    “你们先去。”容玄听完,露出满意的笑容,“我等你们娘亲醒来。”

    “好。”

    容逾安他们快吃完的时候,容玄才带着方朵朵过来。

    方朵朵面色红润,走路有点异样,这被晏家峥看到眼里,不由得心下感叹。

    都说人到中年,男人猛如虎,容玄是将这句话贯彻到底啊。

    小心压下自己的念头,晏家峥妥帖的伺候着。

    他盛情邀请容玄等人在晏家小住,仍旧被无情拒绝了。

    容玄做的决定,轻易不会改变,再劝了两回,晏家峥死心了。

    半下午,一群人收拾妥当,来到门口。

    晏家峥态度更加恭敬,陪在左右,十分关切,送容玄等人上了马车,看着那两辆马车越来越远,面上的笑容才渐渐消散。

    “阿爹。”晏奎朝着远处瞥了眼,对晏家峥道,“煜爷一大早就走了。”

    “那蔺姑娘呢!”晏家峥回答。

    他过来人,看得出席煜和蔺静之间的纠缠,多嘴问道。

    晏奎脑袋低的更低,“蔺姑娘,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和晏行一起离开了。 ”

    “和谁?”他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差点呛到,“晏行?晏行居然又走了?”

    晏奎心中生出一种得意,和说不清的畅快,“正是。”

    “他!”晏家峥一口老血堵在嗓子眼,“他!他他!”

    大半天都没打出个屁来。

    晏奎神色古怪的看着晏家峥,捉摸不透晏家峥对晏行到底是什么情感。

    要说不喜欢,可分明又是在意,要说喜欢,多年来不闻不问,仿佛弃养。“罢了!”晏家峥道,“随他去吧!不过,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

    问的他们,指的是晏行和蔺静。

    晏奎摇摇头,垂下视线,遮去目光中的星星点点情绪,“不知道。”

    “嗯……”

    长长的叹息声,在耳边响起,晏奎的思绪不由得飘到清晨。

    那两个人走的时候,悄无声息。

    幸好自从晏行回到府上起,他就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

    本来担心晏行是回来夺得晏家家产的,晏奎为此没少做功课,甚至制定了不止一套的针对晏行的方案。

    然而,他就这么走了。

    这种感觉像是什么呢,你摩拳擦掌准备要对方好看,对方却根本不陪你玩,他对于他所在意的一切,都无所谓的态度,才是最让晏奎感到无能为力的。

    他捏紧了拳头。

    不管怎么说,晏行离开就好,他这辈子都不要回来才好!

    晏行不知道,他的离去,居然让人这么痛快。

    此时的他,正蹲在一片枯黄的树林之间,等待着前去如厕的蔺静。

    风吹起树林,沙沙作响,他托着腮,不多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我回来了。”蔺静从后面拍拍他的肩膀,“走吧!你不是说要去找你的亲生母亲吗?我想了想,我最近没有什么事情,不如就和你一起去吧!”

    实际上,她是为了躲避席煜,不然像她这么死宅的女人, 只想在家安静躺尸。

    晏行欣然接受,两个人一拍即合,迅速踏上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