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01章 蔺静,我需要你负责

快乐时时彩注册投注地址【pg123.net】

    都是成年男女,身体没什么毛病,滚到一张床上去,要是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床。

    席煜一压上来,蔺静便感到强烈的压迫感。

    她抬起头来,黑暗之中,看着他的俊脸痴迷。

    席煜长的真好看,是那种能让她沉迷其中,欲罢不能的好看。

    不管看了多少次,不管这个男人有多么可恶,可是那张脸,却总是让她狠不下心。

    席煜静静的被她盯着,同时,也在盯着她。

    她天真又憨傻,身子芳香又软嫩。

    纤细的胳膊勾着他的脖子,水润的嘴巴一张一合,每个动作都在无声诉说。

    席煜体内热血翻腾,没有忍住,低头吻下去。

    一吻不可收拾。

    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褪去了,热浪和暧昧充斥满整个房间,席煜很快驰骋疆场,快意潇洒。

    这一夜,不可描述。

    事后他躺在床上,看着睡过去的蔺静,低头在她脸上落下一吻。

    是他的了,就更没有理由让她逃走。

    他几乎已经想到明天醒来后,蔺静的反应。

    事情既然是他做的,他就不会不承认,只不过…对待蔺静,不能按照常理来。

    大概是知道他在想她,怀里的小女人不安分的动了动。

    刚刚运动过后,她浑身都是湿哒哒的,身体紧紧靠着他,两只胳膊却露在被子外面。

    席煜眉头微蹙,担心她着凉,给她盖好,随后长手长脚的包住她,将她牢牢的困在自己怀中,再也挣扎不得。

    这下总算可以安心睡觉了。

    夜色越来越浓,又越来越淡。

    天边翻起鱼肚白,黑暗和曙光拉扯之间,露出个脸儿的火红太阳,从地平线一跃而起。

    瞬间光芒万丈。

    睡在床上的两个人都没醒,而在远处小破院子的晏行却醒了。

    晏家峥招呼小厮来喊他起床,说是有一位贵客今日要来访,昨天递过来的消息,让晏行去接待。

    晏行不解,却还是起床。

    家中的事宜,一般都是晏奎在处理,他自打五年前离开家乡后,晏奎自然而然的以长子身份自居。

    这种接待贵客,晏奎最喜欢,怎么会轮到他。

    除非是他认识的人。

    晏行胡思乱想之间,洗漱完毕,他往大门外走,路过蔺静的房间时,轻轻的敲门。

    结果无人应答。

    本想跟她知会一声,看来她睡得香甜。

    晏行没有再打扰,在小厮的带领下,快步走向门口。

    到了门口,问过小厮才知道,来人是为不速之客。

    之前晏行和蔺静,都曾经被她抓到过海盗船上,正是那海盗的头目,万乔。

    都是江南地区有头有脸的人,晏家和万乔有什么来往,实属正常。

    很多时候,有些明面上做正经生意的人,背地里都有些见不得光的买卖,这种情况已经成了通病,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只是晏行不明白,万乔来就来,喊他过来接驾是几个意思。

    秋高气爽,天空一片湛蓝,日头越升越高,终于等来了万乔。

    远远的就看到一辆装扮相当扎眼的马车,红色檀香木上白溪涂抹着一个骷髅头,招摇又神经,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晏行皮笑肉不笑的哼哼。

    马车终于停稳,晏行带着一众人上前,挥挥手,小厮打开车门,露出万乔那张稚嫩的脸。

    “晏公子,好久不见。”万乔跳下车,矮小的人儿,抬头朝着他笑。

    两个人之间有过不愉快,可生意场面上的人, 都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晏家大喜之日,晏行不会主动找不痛快。

    他笑意温和如春风,“万小姐。好久不见。您这次是知道煜爷过来,才特意来的吗?”

    万乔闻言,提到席煜的名字时,面上欣喜,而后眼睛里的神采落下去。

    她掩饰的很快,却还是难逃晏行的眼睛。

    两个人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开口。

    沉默片刻后,万乔挑挑眉,哂笑,“晏公子,实不相瞒,我的确是因为席煜来的。上次未能将他留住,但却并不能打击到我。既然是我的男人,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手。”

    “那我祝愿万小姐好运。”他十分诚心的笑。

    万乔扫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喜欢蔺静,可惜蔺静对你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别看她嘴上说着讨厌席煜,但我知道,她还是有点喜欢的。但很抱歉,之前我给过她公平竞争的机会,是她自己放弃的,席煜只能是我的。所以,你如果喜欢蔺静姑娘,不妨放手去追。只是像你如今这样,默默的对她好,等着女人良心发现,那你可能是等不到了。”

    她说的话不客气,晏行的笑渐渐凝固在嘴角。

    万乔却并没停下来是,她深深的看他一眼,“过分的给她自由,反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更多时候必须蛮横的占有她,逼迫她,让她无路可退,才能让她看清粗,自己现有的选择。”

    “万小姐看来很有感慨,难道这次是势在必得?”晏行将她的话压在心底,浅笑着问。

    “本小姐哪一次都势在必得,这次自然不例外。”万乔说完,撩了撩鸡窝一样的头发, “席煜在哪里?你把我安排在他的院子里,成不成?”

    晏行求之不得,“当然可以,万乔小姐勇敢追爱的精神让人感动,你跟我来。”

    她轻哼了声,双手背在身后,晃悠悠的进了晏府。

    两个人朝着席煜的院子而来,而席煜才悠悠转醒。

    昨晚喝了不少的酒,醒来之后,脑袋疼的厉害。

    他抱着旁边的蔺静,她还没醒。

    席煜在心里面过了遍剧情,然后轻手轻脚的布置好现场,深吸口气,开始演戏。

    成败在此一举了。

    他一把用力的推开蔺静,还在睡梦中的蔺静,正梦到香艳的春梦呢,结果就觉得被人狠狠地撞了下。

    什么情况?

    脑袋碰到硬物的疼痛,让她不情不愿的睁开眼。

    每天早上晏行都会来喊她起床吃早饭,要是让她逮住这是晏行做的,看她不把他皮给剥了!

    入眼是**的胸膛,嗯…这个胸膛看起来相当有力,一看就是身材不错的男人,视线自然而然的顺着往下,然后她看到了一双修长的双腿,还有……

    卧槽!

    她还是在做春梦吗?

    不行,鼻血要流出来了。

    太太太火爆,太不可描述了!

    蔺静赶紧捂住眼睛,心跟着扑通扑通的跳,脸颊也滚烫的要命。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看不见,她眼前似乎还是在盘旋着刚才的所见。她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要不要再看一眼呢?

    正在蔺静纠结无比的时候,忽然听到头顶传来冷淡无比的声音。

    她太熟悉这种阴沉的想杀人的口吻了!

    不…不…不可能吧!

    难道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如果那样的话,她和席煜在床上?

    她怎么会和席煜在床上!

    蔺静一下子跳起来了,然后在看见一丝不挂的席煜时,啊的尖叫声,低头一看自己,又双腿一软,跌坐在床上!

    她赶紧拿被子遮住自己,但方才入目的那些斑斑点点,犹如魔咒。

    亲娘啊!

    怎么回事!

    “蔺静!你干的好事!”席煜咬牙切齿,她把脑袋低到不能再低,小声的狡辩着,“我…我怎么了…我怎么了啊!”

    席煜冷嗤着笑,“怎么了?你不清楚吗?昨晚你做了什么,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啊?”她做了什么啊!

    蔺静欲哭无泪,见席煜气鼓鼓的倾身而来,一张俊脸阴沉的都快掉下来,她没出息的耸了耸肩,怂成球的试探,“我…我……那个你…我们…怎么了?”

    “睡了。”

    “啊!”她低呼着,“你!你居然对我!”

    席煜打断她,长眉斜飞入鬓,近距离之下,他脸上的怒容几乎呼之欲出,他倏然抓住她的手,“你昨晚喝醉了,我也差不多,可你醉酒后什么德行,你不清楚?你硬是把我压在床上对我用强的!”

    蔺静震惊,“我对你用强的?”

    “不然呢!”席煜一字一顿,从牙缝中挤出来这句话。

    “你为什么不推开我呢!”蔺静无语,“你一个大老爷们,你把我推开不就得了!”

    “你醉酒后撩拨我,我是正常男人!”

    “所以你也就半推半就?”蔺静这会脑袋特别清醒,她漆黑的眼睛看着他,在得出这个结论后,忽而一笑,“算起来你也不吃亏,我也不吃亏啊,我强了你,是我不对,可你没推开,说明你也想。所以咱俩就扯平了。”

    “……”席煜就知道她会这么说,在听到意料之中的台词时,还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蔺静见他不说话,推开他开始穿衣服。

    虽然该做的都做了,可大白天她还是背对着他。

    光洁的背在他眼前晃,席煜深吸口气,生生将那股冲动再度压下去。

    蔺静穿好衣服后,扭头一看,辣眼睛!

    他居然还是那副模样。

    “你干嘛不穿衣服!”蔺静捂着眼睛道。

    席煜轻哼,”昨晚可是你给我扒拉下来的。求着我不穿。”

    祖宗,能不能不要提昨晚了!那么羞耻又悔恨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挂在嘴上呢?

    蔺静冷静又冷静,“煜爷,不小心把您给睡了,真不是故意的,我一女人家我都不说吃亏,你也不算吃亏,这件事能不能不要再追究下去了。我们都当没有发生过,多好?”

    “不好。”席煜冷然打断,“我是第一次,你需不需要负责我不知道,我需要你负责。”

    “……”

    蔺静眨眨眼,“你说什么?”

    “我需要你负责。”

    “……”

    你一个大老爷们让我负责?!

    有没有天理了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