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99章 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上海快3网上投注

    一家人其乐融融,欢欢喜喜大半天后,才想起来这里还站着一个客人。

    老太君觉得对不住,对席煜的态度更加恭敬。

    在得知席煜是来给她送大补的补品时,更是立刻让人搀扶坐到贵宾座上。席煜平时寡言,可不代表他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人。

    恰恰相反,在处理人际这方面,但凡是他想要争取的,一定能把对方哄得开开心心。

    蔺静之前见识过席煜的这项本事,如今看高座上的老太君,笑的合不拢嘴,丝毫不感到意外。

    大厅里的人都是见过世面的,意识到还存在席煜之后,各个都加入了交谈。

    因此,很快,只剩下蔺静和晏行不怎么说话,显得沉默。

    两个人对视一眼,晏行冲着她眨了眨眼,面上挂着温柔的笑,蔺静嘴角勾了勾。

    看起来是在眉来眼去。

    席煜的眼风扫到他们,藏在袖子里的手,捏的更紧了。

    一顿交谈浑浑噩噩,不知道聊了有多久。

    期间蔺静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没多大会就困得打盹。

    至于发生了什么,她全然是懵逼的。

    直到听见有人咳嗽,吓得她睁开眼,这才听到老太君十分满意的欣赏,“好好好!今天天色不早,我老太婆也要歇着了。过了明日就是老身的大寿,煜爷您一定要留下。”

    “好。”一向不好说话的席煜,对着老太君居然一口答应下来。

    蔺静努努嘴,对席煜这种区别对待的态度,很是鄙视。

    房间里的奴婢上前搀扶老太君,她颤巍巍的走下来,经过蔺静的时候,忽的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孙媳妇,朝她招招手。

    蔺静小跑过去,“奶奶。”

    “和阿行好好的,奶奶打算明年吃你们的喜酒。”

    “……”蔺静不知道回什么,只是笑。

    这和煦的笑容落在席煜眼底,只觉得灼烫无比。

    搀扶着老太君另一只手的晏行,对蔺静笑了笑,回话却是回老太君的,“奶奶,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身体健康,还担心吃不到孙儿的喜酒吗?”

    “是是是。”老太君笑,“你们两个送我回去休息吧。”

    既然老太君点名,二人只能照做。

    大厅里等老太君走后,一群人全都散了,席煜落在最后面。

    脑海中有关于喜酒的话题,翻来覆去出现。

    他揉了揉眉心,直到一脚踩进了泥土里,才回过神来。

    夜色浓重,像是被人泼了黑乎乎的墨一般,几乎看不见有星星的影子。

    不知道是不是星星们因为心情不好,而躲藏起来。

    席煜心烦意乱的顺着小路回到别院,躺到床上思考人生。

    这一思考不要紧,居然睡着了,甚至做了个有关于蔺静的梦境。

    他梦到了成亲的场景。

    大红色的地毯,大红色的喜袍,墙上窗户上贴的全是红色剪纸,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梦中的席煜只站在一角,冷冷的看着。

    不多时,新娘和新郎被人簇拥着来到正厅里。

    新郎身姿挺拔瘦削,似乎在哪里见过,席煜凝神蹙眉,视线一路往上,竟然看到了晏行的脸。

    他心中震惊,慌张去看新娘的脸。

    新娘的脸被绣着鸳鸯的红盖头遮住,他看不真切,脚步莫名虚浮的走过去,掀开红盖头一看,蔺静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

    席煜觉得心痛无比,连连后退。

    对面的那张美丽娇俏,被红色晕染成粉嫩嫩的小脸,不解又嫌恶的看着他,“我喜欢的人是晏行!”

    “……”

    席煜猛然惊醒。

    睁开眼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他皱着眉头缓了大半天,才想起来,这是在晏家的客房里。

    那么,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个梦境而已。

    席煜叹口气,坐起身来,双手在脸上用力的抹了一把,等心跳逐渐平缓下来,才发觉后背已经是一片湿哒哒。

    做个梦,居然能吓成这样。

    上一次从梦中惊醒,还是在六七年前。

    那时候容玄还不叫容玄,是叫萧景玄,他带兵出去打仗结果却掉下山崖不见尸骨。

    方朵朵很平静,看起来和没事人一样,席煜却每日每夜提心吊胆,生怕她一个想不明白,就撒手而去。

    就是在那时候,他不知道方朵朵夜晚睡觉,会不会做噩梦。

    他每天都会。

    梦见方朵朵死了,各种死法,偶尔是跳崖,偶尔是上吊,偶尔是割腕,偶尔整个梦境里到处都是血,入目全是一片鲜艳的红。

    日日夜夜,仿佛没有终点,看不到未来。

    后来做噩梦的次数多了,他在梦里就能清醒的知道那是梦境,然而醒来后,还是会第一时间跑到方朵朵的门前,在听到她平缓的呼吸时,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至于后来…

    席煜想起了悠久的过往,漫长的往事,觉得外面秋风萧瑟,呼呼刮着的声音,让他都感到一丝丝寒意。

    他靠在墙上,抵着脑袋,修长如玉的手指,一遍遍轻轻的揉着眉心。

    后来萧景玄回来了,化身容玄,他理所当然的夺走了方朵朵。

    确切的说,是他从未得到过方朵朵,之所以用夺,不过是他内心不甘。

    再不甘还能怎么样。

    席煜自嘲的笑笑,不能怎么样,他做了所有能够做的,容玄还是容玄,方朵朵还是方朵朵,他们还是他们。

    而他还是他。

    容玄和方朵朵再度在一起后,他的心便平静下来。

    之后有了小鱼儿,有了第三个孩子,他的心更是很难再起波澜。

    这四五年的时间里,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

    谈生意,吃饭,睡觉,规律而乏味,至少看起来很正常。

    他像是忘记了那些过往。

    再后来啊,就是现在了,他遇见了蔺静。

    他的生活从开始的单调,渐渐变得有趣,他起初抗拒,再明白就算抗拒还是会偶尔想起之后,坦然接受。

    人生没有重来,他已经失去了第一次心动的女人,不想再失去第二次心动的女人。

    虽然他至今都不确定,蔺静到底有什么好。

    可他一想到蔺静嫁给别人,心里就不舒坦。

    这个半夜的梦境,更加肯定了他的情感。

    席煜想通之后,深吸口气。

    他瞧着外面的天色,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出门了。

    席煜知道蔺静住的院子,他轻车熟路的摸过来,动静很小,开门的时候,更是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来到床前,单手背在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熟睡中的女人。

    其实房间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只知道那是脑袋,那是胳膊腿的。席煜走近了点。

    他坐下来,伸手轻轻拂过她的脸颊,轻轻的一下。

    睡梦中的蔺静,只觉得脸边痒痒的,她吧唧吧唧嘴,轻哼了声,脸颊在被子上蹭了蹭继续睡。

    席煜的手又拂了上去。

    蔺静眉头皱的更深,觉得难以忍受时,倏然睁开眼睛。

    结果看见眼前一团巨大的黑影。

    “……”

    她默了两秒,黑暗之中和对面的人大眼瞪小眼,忽然张开嘴巴就要嚎叫。

    席煜一只手飞快的捂住她的嘴巴。

    “唔唔唔!”蔺静挣扎不已,以为是哪里来的劫色小贼,然而她无法挣脱之时,忽然闻着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很是熟悉。

    她梗着脖子往后瞥了眼,顿时火冒三丈,还真是席煜!

    神经病啊!

    大晚上的不睡觉,来她房间里干嘛?

    劫财劫色劫命啊!

    蔺静在得知来人是席煜之后,也不挣扎了,他爱干嘛干嘛,她妥妥的当一条咸鱼就行。

    见她没动静后,席煜才低声的道,“别吵。如果你想让人知道,我们半夜在一张床上的话。”

    “……”

    蔺静皮笑肉不笑,心说席煜现在也会玩暧昧了。

    什么叫半夜在一张床上,话说的不假,可他俩水火不容,像是在一张床上睡觉吗?

    就在刚才,他差点没闷死她。

    不管怎么说吧,还是先让他把自己放开才是。

    蔺静没出息的使劲点了点头,恨不得冲着他摇摇尾巴,席煜松开她之后,她立刻挪着屁股缩到墙角,警惕的看着他。

    “你大半夜不睡觉,来我房间做什么!”

    席煜盯着她,长久的不说话,黑暗之中那双漆黑的眼睛相当的亮,亮的人心头发慌。

    蔺静心里面再次浮现出,谋财害命奸尸之类的字眼。

    不能轻举妄动!

    她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席煜不说话,她也不说话,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僵持状态持续了差不多半刻钟,席煜的唇角动了动,声音低沉,“蔺静,我心情不好。”

    “……”兄台你搞清楚好不好,你心情不好就连累别人不睡觉?

    蔺静深吸口气,忍住打人的冲动,“你心情不好,关我屁事啊!”

    “你陪我。”他说。

    蔺静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她睁圆了眼睛看着他,“你心情不好,干嘛让我陪你啊!我不要睡觉的啊!我也是很忙的啊大哥,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自己舔舐伤口吗?”

    “不能。”席煜斩钉截铁的拒绝,然后道,“你如果不陪我。”

    “咋?”

    席煜深深看她一眼,在床上躺平,“那就一起睡。”

    “……”

    行行行,她怕了还不成?

    蔺静无奈妥协,她把他从床上拽起来,低声的嫌弃道,“陪你!祖宗!你让我怎么陪你?”

    “陪我喝酒。”

    蔺静踉跄踉跄着差点栽到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