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98章 他要先霸占蔺静

广东11选5网上投注

    方朵朵是作为和亲才嫁给容玄的,在此之前,并不在大梁朝内生活。

    此是一。

    二十多年前,她尚且年幼,父亲是大梁附属小国的国君,娘亲是国母,不可能闹出来大的乌龙。

    此是二。

    心中稍稍思量,方朵朵渐渐的越发肯定。

    “各位,我很能理解你们失去亲人的情感,但本宫和你们要找的人并无关系。我娘亲在大梁西南方向的小国,和我父亲生活在一起,他们两个老人家青梅竹马,一生恩爱,并未踏出过小国一步,因此,关于我和这件事的关系,希望到此为止。”

    身为王妃,本就威严十足,又有容玄在旁边坐镇,可谓是掷地有声。

    站着的张夫人没有料到是这种场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在接触到自己男人投递过来的视线时,心中暗暗懊悔。

    她恍然舒了口气,对着方朵朵行礼,附和的开口说道,“是了,多谢王妃体谅。正如您说的,这世上人有相似,看到了相似的人或事物,难免忍不住回想起往事。”

    “是这样。”方朵朵抿唇,“还希望张夫人能够看开点。”

    “是。”张夫人重新坐回位置上,“多谢王妃。”

    两个女人不再开口,奇怪的是,整个大厅,竟然彻底安静下来。

    诡异的沉默,让其他在场的人,几乎有点坐立难安。

    最算的上神情自若的要数容玄。

    他一手握住方朵朵的手,另外一手轻轻的给她斟茶。

    潺潺流水声,伴随着袅袅茶香,由薄变成白雾缭绕,端的是惬意自在。

    二人见过世面,大风大浪都不在话下,如今更是旁若无人的亲昵。

    好在,短暂的片刻,不少人都缓过神来。

    回神是回神,具体要怎么开口找话题,照样很是艰难。

    就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挤眉弄眼的过程中,一直沉默不语,惨白着脸色得晏家峥讪讪地笑着,“王爷,王妃,我看您二位奔波辛苦了,不如先去后院歇着,晏家已经为您备好了包厢和热水,供您使用。另外,在此之后,还准备了丰盛的宴席,王爷,王妃,不知道您二人意下如何?”

    张夫人闹出来的那出,就这么被他轻描淡写的揭过去了。

    经晏家峥提醒,方朵朵的肚子跟着没出息的叫起来。

    容玄距离近,听到后忍不住低声笑出来,他舔了舔唇瓣,优雅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子上,随后抬眸点头,“好。多谢晏家主。”

    “应该的应该的!”晏家峥起身,亲自走到他跟前,弯腰做出请的姿势,“王爷您请,王妃您请。”

    对于容玄和方朵朵的重视程度,可谓是前所未有。

    晏家峥亲自把他们二人送到房间后,吩咐人送来热水,之后才恋恋不舍的退出房间。

    他悄然抹了把汗。

    真真是有惊无险。

    幸好容玄没有追究二十多年前的旧事,幸好那玄王妃和那个柳清颜没有什么关系。

    不然的话,他就算是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晏家峥心虚的突突直跳,连身后什么时候站了个人都不清楚。

    直到冷不丁的从他耳朵后面吹来一阵凉风,紧跟着毫无波澜起伏的男声响起。

    “很害怕?”

    声音很淡,很凉,却又极具嘲讽。

    晏家峥吓得往前一扑,踉踉跄跄的就要栽倒,堪堪稳住身形后,他猛然转过头来。

    在看到晏行那张脸时,登时火冒三丈。

    “晏行!你在这里做什么!你是不是要吓死我!”

    “你要是没做亏心事,怕什么被人吓?”晏行皮笑肉不笑的看他,上下大量几眼后,寒着脸一言不发的走了。

    他恨的很多。

    恨晏家峥,恨命运恨娘亲的识人不清,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就算再过去很多年,晏家峥在他心中,都会是一个痛处。

    晏行从后院出来,没走几步,就被前面而来匆匆忙忙的小厮给拦住了去路。

    小厮表示,他的干娘和姨娘,都在***别院里,等着他过去。

    “对了!少爷!蔺姑娘也在!”

    晏行的脚步微顿,眼前浮现出蔺静的脸,眼角眉梢不由得带上暖意。

    当初喊他去相亲的干娘,见到如今他和蔺静在一起,一定高兴的合不拢嘴。

    晏行不由得加快脚步。

    他几乎要忍不住,在在乎的亲人面前,介绍蔺静了。

    然而等晏行到达别院门口时,迎面而来一个不速之客。

    对面的男人在看到他的时候,毫不掩饰脸上的不悦嫌恶之情。

    “……”

    晏行嘴角微微下压。

    他并不想理会席煜,可席煜出现在这里,他还是忍不住问,“煜爷,这里是我***别院,不知道您过来这里,是有何贵干?”

    席煜懒洋洋的拍了拍手,在他身后出现两个小厮,小厮手中一人拎着两个篮筐。

    晏行挑挑眉,不明所以。

    小厮精明灵透的,注意到二人神色,席煜似乎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主动回答道,“回少爷,煜爷说他在外地做生意时,寻得一两根千年人参和天山雪莲,是大补之物。此番前来,特意给老太君的。”

    “……”糖衣炮弹。

    晏行心中嘀咕,审视的道,“哦。不过煜爷,奶奶喊我过来是有要事相商,虽然对不住,可还是要请煜爷您给个薄面,不如改个事件再来?”

    席煜高冷的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回答。

    他看都没看晏行,双手背在身后,快步走入庭院里。

    “你!”晏行嘴角抽搐,追上他的时候,席煜已经站在了众人跟前。

    老太君意外又欣喜的看着他们,道,“席公子,阿行,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不等两个人回答, 她又拍了拍坐在自己身边的蔺静的手背,笑眯眯的道,“刚才还正和小静提起来你小时候的趣事呢!”

    这话是对晏行说的。

    他找到机会,赶紧上前一步,状似无意的将席煜挡在身后,“奶奶!您又在讲我小时候的糗事吧!”

    然后他视线看着蔺静,微微眨眼,“小静,你可不许笑话我!”

    当着如此多长辈的面前,蔺静不敢胡来,故作乖巧的抿抿唇,佯装嗔怒的模样,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才没有。”

    说话之间,已经低低的垂下了眸子。

    “还说没有!我看你这才是心虚的表现!”晏行口吻宠溺,温柔的笑着道。

    二人的举动,在众人看来,分明就是打情骂俏。

    到底都是年轻人,惹的众人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

    唯独席煜干巴巴的杵在大厅正中间,满脸都写满了不高兴。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蔺静,恨不得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任谁被这么盯会,都得有所察觉。

    更何况蔺静对他的视线很熟悉,不一会就觉得脑门凉飕飕的,硬着头皮迎着视线看过去。

    果然是一张相当可怕的脸。

    席煜又抽什么风。

    她明明给他看病,哪里得罪他不爽了?

    蔺静自认为行的正坐得端,脖子也不缩了,腰背也不驼了,继续笑眯眯的融进了谈话里。

    晏行的到来,无疑吸引了视线。

    “阿行,当初娘亲拜托人给你安排的相亲,是不是就是这位蔺姑娘?”晏行的干娘说道。

    她是最惦记晏行成家立业的人,眼瞧着同年纪的男子,孩子都有好几个了,晏行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加上他家里那种情况,干娘就寻思着,给他找个伴儿。

    现在见到,晏行都把人姑娘带到晏家来,心猜这事估计十有**是成了。

    晏行看向干娘,微笑着感谢,“是的,正是小静,阿行能够认识小静,全托了娘亲您的福气。”

    “什么托福不托福的,娘亲这辈子就盼着你能好好地。”干娘颇有感慨的道,“我看你和小静也是有缘,你们两个走在一起,以后要记得互相体谅,互相珍惜,这人一生的路子长着呢,必须要走真心和爱,才能一起走下去。什么时候你们两个想好了,就赶紧把事情给办一办。”

    “是啊。”坐在干娘旁边的张夫人,也就是晏行的姨娘双手交叠放在腿上, 附和的道,“阿行年纪也不小了,是应该把人生大事给办一下了。你成亲有了家,我和你干娘我们都心满意足了,就算是你那不知道在哪里的娘亲,知道的话,也一定会开心的。”

    张夫人情绪丰富,哽咽着声音道。

    晏行点点头,“娘亲,姨娘,奶奶,你们放心好了。我和小静办事,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那心里有没有谱呢?约莫是在什么时候,总能跟我们透露一声的吧?”张夫人接过话题,慈眉善目的道,“你若是成亲,我们提前知道,也好跟你张罗着准备准备。你这孩子,我们知道你有能力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可这种人生大事上,姨娘我都想给你搭把手,也算是满足了我们的心愿吧!”

    晏行鼻头酸酸的,就算是旁观者蔺静都忍不住鼻头酸乏。

    他距离蔺静近,轻轻握住她的手,迟疑的道,“明年吧!”

    几位家长说了半天,总算是得到一个确切的信儿,激动的眼泪婆娑。

    “好好好!明年!明年也快了!要是现在准备的话,时间还算充足!”张夫人和干娘激动的道,二人的话题很快从选日子跳到了成亲要准备的事宜,聊得不可开交。

    蔺静意外的看着晏行,渣渣眼睛。

    她好像没有说明年吧?

    晏行唇角弯弯。

    他能够读懂她眼里的不解和质问,弯腰凑近了在她耳朵旁边低声的咬字,“我有信心,明天让你和我成亲。”

    呼出的气体很热,热的让她从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蔺静伸出手推他,两个人相视一笑,目光灼灼,刺痛了席煜的眼。

    他安静的站着,看着,漠然又疏离。

    人类的悲欢是不相通的。

    他像是个局外人,或许在什么时候都是局外人,在娘亲那里,他是个多余的,在方朵朵那里,他还是多余的。

    现在轮到在蔺静这里,他还要变成多余的那个吗?

    不,他拒绝。

    席煜捏紧了手,他要赶在他们成亲之前,先把蔺静霸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