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95章 容玄一家来访

快乐赛车注册官网【pg123.net】

    大夫奉命办事,他来这里之前,被晏行特意叫过去,再三嘱咐他,一定要好好对待席煜。

    席煜的名号,大梁朝谁不知道?

    大夫在江南这片地,生活了一辈子,没给什么大人物治过病,这回遇上席煜,就算晏行不交代,他都下定决心,使出浑身本事。

    扎针,他会!

    老大夫抱着兢兢业业的心,进到屋里来,把医药箱放到桌上。

    他缓步走上前,对着席煜稍稍行了一礼。

    “煜爷,请让老夫为您请脉。”

    “……”

    席煜转过头来,面色不忍。

    单单从气色来看,是有点不健康,肤色白皙,但一看就是那种病态的苍白,唇瓣上更是没有什么血色。

    果然是生病了啊!

    大夫心中担忧,不等席煜回答,作为救死扶伤的他,已经走到床前,自顾自的坐下,将手指搭在了他的脉搏之上。

    “……”事已至此,席煜拒绝的话,只怕会让蔺静的脸色更难看。

    算了。

    他忍,就是请个脉而已,他没必要大惊小怪。

    “大夫?”蔺静在旁边看着,见大夫的眉头时而松缓,时而紧皱,神情时而了然,时而迷惑。

    她心里藏不住事情,急切的问道,“大夫啊,煜爷这是怎么回事?”

    “嘘——”

    大夫没回话,叹了口气,摇摇头,然后换成了另外一只手,继续诊脉。

    ……

    蔺静自讨没趣,心说大夫可真是个油盐不进的小老头,她摸了摸鼻子,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

    小鱼儿双手背在身后,看了会,觉得无聊,跟着蔺静,坐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

    房间里十分安静。

    席煜的视线,从大夫的手上,落到蔺静的脸上。

    她正半侧着头,睫毛轻轻颤动,眼角低垂,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事情。

    清晨的曙光,透过半开半闭的窗户,照到她的脸上,外头枝叶攒动,落下来的疏影也跟着晃动,于是蔺静的脸,时而明媚,时而阴郁。

    他看的入神,连大夫什么时候站起来的,都不知道。

    猛回头还被吓了一跳。

    席煜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深吸口气,看向大夫。

    大夫同样忧郁的看着他。

    席煜:???

    蔺静听到动静,第一时间走到跟前,十分热心的追问,“大夫啊,煜爷这是什么情况?还有没有办法治疗了?”

    “……”席煜嘴角抽搐,这说的叫什么话,他本来就是好端端的没什么病,如今怎么搞的好像他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样?

    谁料得到,他脑海中刚刚浮现出这个想法,就见大夫十分艰难的摇了摇头。

    席煜再度被震惊。

    那颗安放在肚子里的心,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蔺静上前,“看样子煜爷这是得了不治之症吗?”

    “咳——”席煜猛烈咳嗽起来。

    “席煜爹爹!”小鱼儿惊呼,“您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真的有事了吧?呜呜呜……席煜爹爹……”

    “……”

    场面一度陷入混乱之中,蔺静抓着大夫问个不停,小鱼儿抓着他的衣角干嚎不已,席煜头都大了。

    终于,大夫发话了。

    “很抱歉,煜爷的脉象一切正常,正是因为如此,老夫才疏学浅,查不到病因。所以很是意外。如果煜爷忽然梦游的话,恐怕是受了什么刺激,不如还是先扎针看看有没有效果?”

    “好!”

    蔺静大手一挥,“那就麻烦大夫了。”

    “……”席煜做最后的挣扎,“还是算了。”

    “席煜!”蔺静忽然严肃起来,“明明是你自己的病,怎么好像我们都在求着你看病一样?你若是不出什么问题还好,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这可是在晏家的地盘上,拖累晏行算怎么回事?”

    席煜闻言,平静的眸子,微微上扬,他看着她,深深的望进她的瞳仁里面去。

    蓦地,他突兀的笑了声, “原来是这样。”

    “什么这样?”

    “没什么。”席煜却不肯再说,偏过头去不再看蔺静,而是对大夫道,“那就开始吧。”

    “好。”

    席煜周身的气场转换的十分迅速,除了他自己,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

    蔺静更是不清楚,她到底是哪句话得罪了席煜,让他忽然这么阴冷无常。她抓耳挠腮,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到原因,索性不想了。

    等大夫扎针完毕,她装模作样的行了礼,匆匆带着大夫离去。

    小鱼儿把房门关上,迈着一双小短腿来到跟前,发来慰问,“席煜爹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小鱼儿乖,席煜爹爹现在想睡觉,你不要吵闹好吗?”

    席煜的脸色确实不怎么样。

    大夫的扎针技术的确不错,即便他没有病,扎针结束之后,只觉得头脑清醒无比。

    越是清醒,就越是痛苦。

    他闭上眼睛,蔺静方才的那番话就会浮现在脑海里。

    一切都是为了晏行。

    大概在她的心里,已经全部都换成了另外的一个男人。

    女人的心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快?

    为什么方朵朵,用了三年都没能把容玄忘掉,而她却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就已经将芳心转移到了晏行身上。

    席煜的心,隐隐作疼。

    小鱼儿守在旁边,见席煜爹爹闭上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她更加不敢发出声响。

    可是……

    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的话,实在是太闷了。

    小鱼儿坐不住,悄悄的溜了出去。

    她首先去找蔺静姐姐,结果蔺静姐姐看起来无精打采,心情似乎同样不怎么好,陪她说了一会话之后,蔺静姐姐说要休息。

    小鱼儿垂头丧气的再度离开。

    她漫无目的的闲逛,不知不觉中来到正院,正院里面有不少的人,一个个穿的光鲜亮丽,严阵以待,似乎在翘首盼望着什么,紧张而激动。

    小鱼儿一眼看到了排在最后面的晏行。

    似乎是心有感应,晏行也看到了小鱼儿。

    她笑嘻嘻的,颠颠跑到了晏行身边,扯扯他的裤腿。

    晏行哭笑不得,悄悄俯下身来,低声的询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鱼儿往下拽他,然后两只小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哥哥抱我。”

    嘴巴甜的孩子,有糖吃。

    晏行对她言听计从,两只胳膊将她牢牢的保住箍稳了之后,把她举了起来。

    “后面的都不陪我玩,我自己逛啊逛的,就逛到了这里来。哥哥,你们在这里干嘛呢?”小鱼儿对什么都好奇,左看看右看看,除了黑压压的人头,就是空旷的大街。

    “你爹爹和娘亲今天会过来。”晏行道,“我们在这里等着呢。”

    消息一出,小鱼儿欢呼雀跃的叫出声,“哇!真的吗!那我哥哥呢?我的安安哥哥呢?也会过来吗?”

    “会的。”

    小鱼儿抱住他的脑袋,在他脸颊上映上一吻。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昵,看的晏家峥是满脸得意。

    他知道,这孩子是容玄和方朵朵的女儿,不然也不会从见到后就一直对她礼遇有加。现在见小鱼儿和晏行如此亲密,晏家峥似乎看到,晏家美好的未来,似乎看到容玄对自己的态度。

    他笑眯眯的凑过来,恭恭敬敬的对小鱼儿道,“容小姐,不知道你这几天对我们晏府的招待,还算满意吗?”

    小鱼儿看着晏家峥,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嘻嘻一笑,理都没理的转过头,抱住晏行的脖子后,说道,“我不认识你,娘亲说了,不让我和陌生人说话。”

    晏家峥的脸色一僵。

    小丫头年纪不小,打脸打的倒是啪啪响。

    看在她爹娘的薄面上,他不跟她一般见识!

    晏家峥揉了把脸,又接着笑,日头渐渐升高,他脸上的褶皱看起来更加清晰,“容小姐,如果您对晏某的招待还算满意,等下到了玄王和王妃面前,一定要帮在下美言几句。”

    小鱼儿还是不理。

    当着晏家老小的面子,晏家峥不好自讨没趣,说完了要说的话后,讪讪一笑,退到一旁。

    巴结的嘴脸,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等他走后,晏行不屑的轻嗤。

    人是会变的,小时候以为无所不能,全世界最好的父亲,如今却成了他最厌恶的人。

    在此之后,除了小鱼儿和晏行时不时的聊天声,晏家上下都没有吱声。

    差不多到了正午,让他们候了一上午的容玄和方朵朵,才姗姗来迟。

    一辆雕花红木马车,高达两米,枣红色宝马前面开路,看起来威风又霸气。

    等待多时的疲乏,立刻被迎接的喜悦冲散。

    “快!”晏家峥激动无比,手忙脚乱的往前冲,同时不忘记叮嘱他们,“都跟我来!你们记得跟上!”

    晏家峥冲到跟前,注意到在容玄和方朵朵之后还有三辆马车,顿时心花怒放。

    这是给他带来了多少大官贵族啊!果然请容玄过来是正确的选择!

    晏家峥分得清谁最重要,挥了挥手,立刻让家里的两个儿子去接待后面马车里的贵人。

    他奔到最前面的马车,见马车停稳后,扑通一声跪下,“晏家峥携一家人给王爷请安!给王妃请安!王爷吉祥!王妃吉祥!”

    话音落地,车门打开,露出一张妖孽至极的脸。

    容玄面无表情,寡淡的看了他一眼,无视由人做成的板凳,直接跳了下来。

    他站稳后,转而低声温柔的道,“朵朵。我抱你。”

    方朵朵笑着走出来,佯装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似乎在埋怨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肉麻。

    容玄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

    二人站定,在这跪了一地的人中,立刻发现了被晏行抱在肩头的小鱼儿。“爹爹!娘亲!”小鱼儿欢欣鼓舞的叫道,她没有跳下来,而是轻轻拍了拍晏行的手,“哥哥抱我去!”

    晏行只好照做。

    他将小鱼儿带到二人跟前,容玄接过抱在怀中,对晏行微微颔首示意,“多谢晏公子照顾小女。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是晏某的荣幸。”晏行客气的道,“王爷王妃旅途劳累,不如先进府落座?”

    “甚好。”容玄说完,看也没看跪在地上的晏家峥,一手抱着小鱼儿,一手搂住方朵朵,沉声对晏行道,“晏公子,请前面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