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92章 步步为营,要她的心

北京快3网上投注

    晏行在青楼里,本是不讨巧的存在。

    娘亲多方斡旋,才把他给留下来,不过即便是留下来,他的身份仍旧不可说。

    青楼里的人,只当是多了张吃饭的嘴。

    后来,相熟之后,随着晏行的逐渐长大,青楼里的姑娘对他也渐渐好起来。

    不过,即便再好,午夜梦回,晏行还是会梦到回到之前,回到和晏家峥在一起,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场景。

    他盼望着,晏家峥来解救他们,脱离苦海。

    沦落到青楼里的,大多都和她们一样,是被人用各种手段绑过来的,起初不甘心,多次出逃后都被抓了回来,狠戾的毒打,让她们最终认命。

    更让人悲哀的是,那些被绑过来的女人,没有人寻过来。

    即便是有人寻过来,找到了她们,在得知她们的身份后,同样不耻的离开,甚至恩断义绝。

    晏行却觉得,他的父亲和那些人不一样,他一定会来找他们,一定不会鄙夷他们。

    命运的手,将一切璀璨,不幸掉落在他们头上,已是伤痛。他坚信,温柔的父亲,不仅会来,还会心疼无比的将他们带回家。

    然而,晏行错了。

    在街上看见晏家峥的时候,他身边还有个打扮的明艳无比的女人。

    晏行当时不懂,冲上前抱住他的腿,大声哭喊,迫不及待的诉说这几年来过得有多么辛苦,他说的很着急,中途还有几次被呛住,可他不敢 停歇。

    “因为一停歇,我就担心那是个梦,醒来后,晏家峥不见了。我和娘亲,还是无处可逃。”

    晏行伸出胳膊,遮挡住眼睛,黑暗之中,原本就看不真切的容貌,更加模糊。

    蔺静说不出心中的滋味,苦涩的张了张嘴,“后来呢?”

    “后来?”他声音闷闷的,冷嗤了声。

    薄凉的笑声,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更加让人觉得心惊。明明是十分温柔的男人,却让人从笑声里感到了无限的凄凉。

    蔺静不知道怎么安抚他,伸出手,还没有触碰到他,就见晏行忽然睁开眼,看着她,哂笑着道,“后来啊,后来晏家峥发现,我确实是他儿子,让我前面带路去找娘亲。他身边的美艳女人在说一些风凉话,晏家峥起初没理,一心想着要找妻儿,后来那女人似乎是生气了,他便当街耐心的哄着她。”

    “你大概不知道那种感觉。分明那是我的父亲,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切都在离我远去。”晏行继续道,“父亲意外在勾栏里见到娘亲,登时脸色就变了。”

    “都过去了。”蔺静察觉到,晏行的情绪不稳,缓缓出声安抚道。

    晏行摇了摇头,“我一直以为他是不一样的。”

    哪有什么不一样?只不过是,你喜欢那个人,你崇拜那个人,所以每当你想起他的时候,都会自动的幻想成自己崇拜喜欢的样子。

    实际上,他还是他,不会因为你的幻想,有任何改变。

    安慰的话,说再多都无济于事。

    那段沉痛的过往,那些真切的伤疤,以及切实存在的煎熬,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抚平的。

    “晏家峥把我接回了家,娘亲却留在了那里。他说她脏,我不明白,明明娘亲也是受害者,明明娘亲也是承受了苦难,为什么在别人看来,她就是罪不可恕的?她有什么错?不仅父亲如此,整个晏家都如此。”

    “后来呢?”

    “我长大后去寻过娘亲,她已经不知所踪。”晏行舒出长长的一口气,“不过,我还是会继续找下去。”

    蔺静伸出手,将他握住。

    浓墨般晕染不开的夜色里,两个人紧紧握着的手,传递着柔软的温度。

    晚宴上闹了一出不开心,隔日众人却像是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干嘛。

    果然大家族里,人人都是影帝。

    蔺静在心中自愧不如。

    老太君的寿辰,在一个星期之后。

    问了晏行后得知,老太君已经直逼八十高寿,这在大良朝来说,真真够稀罕。

    晏家峥一直自诩是个孝子,恰逢老太君大寿,下定决心要把这次寿辰宴办的风风光光,至少方圆百里的高官贵族都要请过来。

    虽说距离寿辰宴还有几天时间,晏家府上,早就忙的不可开交。

    晏行睡醒一觉后,和蔺静一起吃了早饭,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去给老太君请安。

    老太君精神矍铄,无意中问起昨晚起争执的事情。

    晏行不愿意多说,三言两语糊弄过去,老太君也算配合,没有多问。

    “蔺姑娘,听口音不是江南人士吧?”和晏行说话的间隙,老太君抽空,关照了一下神游天外的蔺静。

    听到自己被点名,她连忙挺直了腰板坐起来,恭恭敬敬的回话,“对,我是京城人。”

    “那你可得好好让阿行带着你四处转转。”老太君笑眯眯的说道,随后以手扶额,冲着他们道,“奶奶有点乏了,你们出去转转吧。”

    晏行真真听话,接下来的三天,在整个晏家忙的鸡飞狗跳之际,他天天带着她去逛街。

    “咱们这样什么事情都不做,不太好吧?”蔺静靠在船舱里,外面日头斜斜的照过来,刺激的她睁不开眼睛,半眯着说道。

    晏行的长腿交叠,翘在面前的矮几上,“他们本就不把我们当成晏家人,只当是来做客的便是。”

    自从那天晚上,蔺静得知了晏行的过往,再次面对他时,心绪难以平静。

    他那么好的人,居然会有那么难过的过去。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经历过被至亲至爱之人鄙夷,嫌弃,他还是那么温柔的男人。

    就算是被不公正对待,他都很少提及伤痛。

    比如说现在,如果换成是蔺静,想到晏家峥做的事情,就恶心的暴跳如雷。

    亏得晏行能够坐得住。

    她收回思绪,闷闷的道,“那我,每天这样优哉游哉的日子,我挺喜欢。”

    晏行闻言,勾了勾唇。

    两个人靠坐在一起,难得的脑袋靠着脑袋,晏行把她的手拿到大掌之中,放在唇边,亲了亲。

    这回蔺静没有躲闪。

    晏行有些意外,他偏过头来,看着她,蔺静眉眼弯弯,看到晏行的反应,觉得好笑不已,“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他笑着笑着,正要再次吻她手背时,忽然听到清脆的童声,呼唤道,“蔺静姐姐!蔺静姐姐!”

    两个人对视一眼,蔺静心中狐疑,问他,“我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晏行摇摇头,“没有,有人在喊你。”

    这水面初平,哪里来的人?

    蔺静直起身,从小船里面探出头来,不看不知道,一看要命了,就在他们这艘船的左前方不远处,不知何时,同样出现了一只船。

    小鱼儿的脑袋从里面探出来,见到她之后,欢欣的招手。

    说起来,蔺静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小鱼儿了。

    这会见到,十分奇怪,况且,船上只有小鱼儿一个人,怎么看都不安全。

    “小鱼儿!”蔺静同样大幅度的挥挥手,她半个身子都钻出来,“小鱼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刚问出口,蔺静就后悔了,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断。

    哪里是一个人,船舱里面分明还有席煜。

    席煜也是醉了,干嘛没事藏在船舱里?

    两只船儿渐渐靠近,终于砰的一声,轻轻撞到一起。

    船儿尚在摇摇晃晃,小鱼儿就蹦蹦哒哒的跳到他们这艘船,蔺静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赶紧张开双臂把她给接住。

    “我的小祖宗!”

    蔺静搂着她坐下,“你怎么过来了?娘亲呢?哥哥呢?”

    小鱼儿在她怀里蹭了蹭,宠着她笑,这时蔺静才看到她掉牙了,大门牙只有一颗,另外一颗说话漏风。

    她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戳了戳小鱼儿的小脸,“什么时候掉牙的?”

    “就前几天。”说起来这个,小鱼儿气鼓鼓的,“娘亲和哥哥都笑话我,说我没牙,然后我就气鼓鼓的离家出走!”

    “……”前半段听得津津有味,到了后半段,蔺静嘴角无奈的抽了抽。

    她现在越来越不懂,小孩子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眼下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蔺静换了个姿势,把小鱼儿抱好,她看着她的眼睛道,“所以你是离家出走的?娘亲和哥哥都不知道?”

    她态度严肃,小鱼儿缩了缩脖子,余光扫见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席煜,赶紧拿着小手指了指,“蔺静姐姐,也不算是离家出走的啦!我还有席煜爹爹陪着啊!其实我是和席煜爹爹出来散心的!”

    蔺静挑眉看向席煜。

    上回见面是在海上,被万乔捉拿住,现在看到席煜完好的站在这里,蔺静十分好奇,他是如何从女魔头的魔爪下逃出生天的?

    不过…跟她好像没什么关系。

    除了那个吻。

    心之所至,脸颊不受控制的发烫,烧的她耳朵都跟着火辣辣的。

    蔺静赶紧回过神来,恰好听到席煜那冰块突兀的回答道,“是。”

    “看吧!”

    小鱼儿如今已快五岁,脑袋瓜活络,见席煜赏脸,赶紧顺杆往上爬。

    “席煜爹爹都这么说了,自然是没错的。蔺静姐姐,你信不过我,总该相信席煜爹爹的吧?”

    他们父女俩唱双簧,蔺静只好闭嘴。

    小鱼儿话多,不多时便把他们两个人如何到这里来的缘由,交代的一清二楚。

    原来那天,小鱼儿离开家门后,席煜就在身后跟着,怕她出什么意外,后来天色暗了,小鱼儿困了,席煜才追上去,准备扛她回家。

    哪知小家伙特别有骨气,说是离家出走,就坚决不回家。

    席煜没有办法,只能由着她来,他们顺着河流游玩,就到了这里。

    “蔺静姐姐,你呢?你为什么在这里?”小鱼儿抱着她的大腿问道。

    蔺静看看晏行,见他神色正常,缓声道,“我在晏家做客。”

    “哇!”小鱼儿惊叹不已,“晏行哥哥的家在这里吗?不是在江南城吗?”

    “本家。”晏行温柔笑着,轻轻抚摸小鱼儿的长发,“小鱼儿好奇吗?”

    “好奇啊!”小鱼儿道,“不知道晏行哥哥方便吗?可以带我去参观吗?”

    “当然。”晏行毫不迟疑,他似乎想到什么,对席煜道,“煜爷家父之前发出去的请帖,不知道您收到了没?”

    “收到。”席煜道。

    晏行哦了声,自嘲的笑了笑,“既然如此,煜爷不如等下和在下一起回府,想必家父一定会很乐意见到你的。”

    “正有此意。”席煜沉着脸,惜字如金的说道。

    小船上装了四个人,再泛舟下去,可能真的会翻船。

    晏行和蔺静打道回府。

    下船的时候,蔺静觉得今天有点迷幻,怎么就又和席煜搅合在一起了?

    和晏行猜测的不错,晏家峥见到席煜过来,携带着整个晏家人,恨不得趴在地上给他磕头。

    席煜被当成座上宾,一家人围着他各种溜须拍马。

    晏行和蔺静,则乖巧的站在一旁,安静的听着。

    一行人说了大半天,见席煜的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这才恍然大悟,他们就这么拦着人上去套近乎,实在是有点不符合礼仪。

    于是,晏家峥带头,说足了漂亮话,态度十分谦逊的请席煜去厢房休息。

    “晏行,你带煜爷去休息!”晏家峥发话。

    “好。”

    晏行往外走,蔺静自然留不住,二人前面带路,席煜抱着小鱼儿走在身后。

    不知道是不是蔺静的错觉,她总觉得从身后射过来的那道视线,几乎要将她灼烧殆尽。

    好在,给席煜安排的厢房,是地理位置最好的,距离正厅不远,没几步就到了。

    “就是这里。煜爷,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吩咐手下。”晏行最后推开门,公事公办的道。

    席煜没答话,而是抱着小鱼儿走进房间,不吭一声的把房门给关上了。

    “……”

    果然,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病。

    蔺静默默吐槽,瞧见这扇门,仿佛就想到了席煜不可一世的表情,拉着晏行离开了。

    小鱼儿从门缝里看到,蔺静和晏行越走越远,她才颠颠的走到席煜跟前,朝他伸出手,“席煜爹爹,我演戏演的怎么样?你让我说的,我可都说了哦!你说好要给我吃的糖呢?”

    席煜从锦囊里面,抽出来一粒糖,放到小鱼儿掌心,“乖。吃了这颗糖,等下去把蔺静姐姐叫过来。”

    小鱼儿嚼着糖,小手戳了戳他的脸,“席煜爹爹羞羞!你想和蔺静姐姐说话,就大胆的去啊。”

    席煜笑了笑,大胆的去,很可能会被拒绝。

    对待蔺静,之前的伤害已经造成,如今只能步步为营,才有机会得到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