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90章 穿情侣装装情侣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阿行,这回回家还走吗?”

    “还走的,奶奶。此番只是路过,恰逢您八十岁大寿,在家中待上一段时间,之后便离开。”晏行说话之间,看到***目光正盯着蔺静,于是便做介绍说,“奶奶,这是蔺姑娘。”

    突然之间听到自己被点名,蔺静赶紧收回心神,朝着老太太的方向看过去。

    她站起身,对着众人微微一笑,“老太太好。”

    蔺静长了一分讨巧的脸。

    她脸蛋圆,眼睛又圆又大,黑漆漆的盯着人看时,只觉得灵动非常,低眉垂下视线时,又觉得温顺无比。她年纪小,和晏行站在一起,更加显得玲珑。

    老太太见蔺静,冲着她招招手。蔺静不明所以的看着晏行,用眼神询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哪知晏行却宠溺的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拍了拍,“过去吧,奶奶叫你。”

    成吧。

    在他的地盘上,她翻不出什么浪来。

    蔺静心下思量,很快走到前面,微微一笑后,对着老太太再次行礼。

    “过来点,给奶奶看看。”

    蔺静只能照办。

    她刚刚走近,双手就被老太太给握住了,蔺静吓了一大跳,本能的想往回抽手,结果对上那双沧桑浑浊的眼睛后,心中一动,缓缓勾了勾唇。

    “奶奶。”她低声的唤。

    “艾!”老太太高兴的应声,“你今年多大了?”

    蔺静:“十七。”

    老太太:“可曾婚配?”

    蔺静:“……不曾。”

    老太太:“哦哦,那你看我们阿行怎么样?”

    蔺静红了脸,她再迟钝,不至于听不出来奶奶话中的深意。

    “晏行…自然是极好的。”她抬起头来,虽然两颊依然红透了,可她还是双眼明亮的回,“他很好。”

    “那配你如何?”老太太听见别人夸他的孙子,当然开心不止,脸上笑的更灿烂。

    蔺静的脸颊更红了,看样子像是要燃烧起来,她抿了抿唇,看向晏行,但笑不语。

    他们两个人的举动,全都落在晏家人眼里。

    老太太没有等到意料之中的答案,然而看见两个小年轻眉来眼去,只当蔺静脸皮子薄害羞而已。

    “哈哈!你们两个……哈哈……”老太太笑,那些中年女人跟着附和。

    蔺静好不容易得空站回原地,立刻被晏行伸手的手,悄悄拉住了衣角。

    耳边恭维声,询问声,关切声,声声不断,晏行每个问题都回答的很认真。

    蔺静只能陪着。

    她对晏府的好奇心过了新鲜劲,目光不再四处上蹿下跳的看,而是悄无声息的收回,瞥了眼晏行,又看看七嘴八舌的众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隐约之中,蔺静觉得,在晏行和晏府人之中,始终萦绕着一种疏离。

    一直到个把时辰后,对晏行的各种关切才停止。

    老太太发话,让人带他们去休息,等下一起吃晚饭。

    蔺静和晏行,入了后院,越走越偏僻,几乎都到了荒无人烟的程度,然后看到了一座小小的庭院。

    庭院通身是木头制成的,灰扑扑的木头上劣迹斑斑,经过风吹雨蚀,似乎摇摇欲坠。

    那带路的下人还要继续往前,却被晏行叫住赶走,等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里,只剩下他们二人时,晏行上前,主动带路,边走边说,“这就是我的住处。”

    这里还能住人?

    蔺静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然而看到晏行不以为意的模样,他信步往前,表情平淡,蔺静轻声跟上去。

    越是走近,蔺静越是怀疑,这地方破的几乎四面漏风,夏天住进去,是想被蚊子咬死吧。

    晏行推开了院门,里面的场景,让蔺静更是大跌眼镜。

    正是夏季时分,庭院里石径两侧,长满了及膝的杂草,空气中都弥漫着涩涩的味道。

    院门口正对着的房间稍微大点,左右两侧是稍小的房子,它们全部都是木质的,门前朱红色的柱子,经过岁月的摧残,已经褪去了最初的光鲜亮丽。

    “进来吧。”晏行微微一笑,十分坦然的道,“这是我的宅子。”

    蔺静心想,“我当然知道这是你的宅子,我只是断断没有料到,你在晏家混的这么惨。”

    晏家人疏远冷漠,晏父毫无父子之情,住的地方也是凄凉无比,总之,一个大写的惨字。

    她印象里的晏行,不是这样的。

    “喝茶。”她被晏行请进了稍大点的屋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茶水,他递给蔺静。

    蔺静的确有点渴。

    赶了一天的路,又被拉着询问了一大堆话,她嗓子都快冒烟了。

    她咕咚咕咚喝了不少,才放下茶壶。

    晏行在旁边看着她,忽然就笑了,“这么渴么?”

    她翻了个白眼,“如何?喝你家的水,这是心疼了吗?”

    口吻气势汹汹,面色却很温柔。

    晏行没忍住,噗嗤笑了,“好好好,你愿意喝多少便喝多少,不过我这边有些好吃的点心。”

    “你这坡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她随口吐槽,再看晏行,脸色挂上几分尴尬和迟滞。

    蔺静立马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晏行,我不是……”

    “无妨,今晚的晚宴你准备下。”

    蔺静还好奇,要准备什么,结果很快,这座破旧的宅子就有了仆人来送东西。

    衣服是送给蔺静的,十几套绫罗绸缎,一字排开在眼前,蔺静几乎看花了眼。

    她扭头看晏行,“你送的?”

    “嗯,”晏行走过来,随手挑出一件雪白的衣服,“看看合身不?”

    女人对衣服,天生就难以抗拒。

    蔺静也不例外,她欢欢喜喜的试衣服去了。

    她挑衣服的时候,晏行就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给她出个建议,等她换好后,他又催着她去上妆。

    晏行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奴婢,言语之间尽是对晏行的推崇,和对她的恭敬。

    谁不喜欢被拍马屁,蔺静十分享受。

    等她一切收拾妥当,出门一看,见晏行身上的衣服相当眼熟。

    低头一看,和自己的衣服竟然是成对的。

    她嘴角抽了抽,朝着晏行狠狠瞪了眼,他却抓过来她的手,温声说道,“走吧,晚宴马上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