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88章 带你见家长

PC蛋蛋网上投注

    晏行的心思,蔺静是知道的。

    原本她就觉得,他是一个脾性好的男人,适合共度余生,如今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兜兜转转,对于晏行的评价,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由此可见,从任何方面来说,晏行都是好男人。

    他不是第一次主动坦露心迹,但却是第一次这么明明白白。

    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受了他的情绪影响,蔺静整个人的神色都变得严肃起来。

    她看着晏行,缓缓的深吸口气,“我试试。”

    “好。”

    这其实算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试试意味着,随时可以抽身,不需要对他负任何的责任。

    她相信,聪明如晏行,一定能够读懂其中的深意。

    然而即便如此,在听完她的回答之后,晏行漆黑的眸子,瞬间像是被人点亮一样,闪动着欣喜的光芒。

    “你肯试试就好。”晏行反而满足的道,“如果你贸然答应我,我反而感觉有些不真实。”

    “……”

    蔺静无语了,她狐疑的看着晏行,心里头着实思量着,这人该不会以前曾经为情所伤吧?

    不过,这等事情不好意思问出口。

    一旦不小心戳到了人的痛处,想想场面也是很尴尬。

    沉默之中,忽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刚才他们两个人,是直接从甲板回来的,而在回来之前,甲板上发生的事情,蔺静不想回忆,只是下意识的会拿手触碰,那被席煜亲吻过的唇瓣。

    她不知不觉又走神了。

    直到晏行起身的动作,才惊醒了她。

    蔺静看着晏行,不解的看过去。

    “看看是有什么事。”一边说着,晏行一边拉开房门,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席煜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他看也不看杵在门口的晏行,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蔺静。

    见她头发上的水滴还在不停的往下滴,小脸娇俏,肌肤白皙,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要说的是,那双眼睛里,情绪太淡。

    “你怎么又来了!”说话的是晏行,他一个世家公子哥,说出这种咄咄逼人的口吻,已经是和平常有很大不同,“她现在需要休息,我奉劝煜爷,还是适可而止的好。”

    晏行和席煜,看起来像是一种人,他们全都时富豪商贾,谦逊有礼。

    可和他们的接触,越是频繁,便越是能够捕捉到两个人之间的不同。

    乍看相似,实际上却是背道而驰的两个人。

    不仅仅是从性格方面,小的习惯,大到心脾,全都不一样。

    晏行骨子里是个温柔懂礼的人,席煜并不,他所有的谦逊有礼,都建立在他愿意那么做的基础上。

    倘若有一天,他厌烦了谦逊有礼这样的生活轨迹,随时随地可以碾碎以前的生活习性,变得肆意风流。

    简而言之,席煜是个没原则没底线的人,全看他心情如何。

    正是因为这样,眼下的情景,换成是任何一个公子哥,被晏行和她这么对待,心里头的那点自尊心,早就摔案而走。

    可席煜没有。

    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被怎么对待,似乎都能忍受。

    蔺静想着想着,忽然莫名其妙回过神的想,席煜怎么样,她怎么会分析的这么透彻……

    她看着他,话却是对着晏行说的,“麻烦晏公子,把他给请出去,我暂时还不想见到他。”

    “蔺静。”席煜开口,“你在生什么气?”

    “……”

    她生气的原因多了去了!

    生气因为自从见到了席煜,之后就变得倒霉无比,还生气因为席煜,自己被很多人惦记伤害,还生气明明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席煜并不适合,还是会被他吸引。

    最生气的是,在她摇摆不定的时候,他忽然又一反常态的,搅乱她的心神。

    “生气看到你!”蔺静闷闷的道,“煜爷,我想静一静,请你现在暂时的先放过我好吗?”

    她的态度不是装的,双手合十,朝着他拜了拜。

    席煜没有错过她紧皱的眉头。

    没有让晏行亲自动手,他抿了抿唇瓣,转身离去。

    席煜离开之后,晏行也不是瞎子,见蔺静的脸色不大好,便留她一个人在房间里。

    蔺静结结实实的休息了一下午。

    早上的时候,由于要赴约,和万乔进行比赛,所以起的很早。

    落水之后,蔺静的脑袋像是进水一样,昏昏沉沉。

    她躺在床上睡了许久,睁开眼,只看到夕阳的余光,洒进来,将整个房间,都照成了金晃晃的一片。

    蔺静脑海中回忆了自己身处何地,默默地把一天发生的事情,在心中过了遍。

    再度感叹。

    她至今都不明白,白天的时候,为什么一冲动之下自己要跳水。

    好死不如赖活,那席煜招惹她让她生气,她干嘛想不开去寻死?

    就算是要寻死,怎么着也得带着他做垫背。

    可见,生气让人变蠢。

    蔺静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很快坦然接受,她坐起身,正低头穿鞋要下床找吃的,结果站起身时,才看到在她对面的桌子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逆着光,轮廓来看,是小小的一团。

    嗯……嗯?

    哦。

    蔺静反应过来,来人是万乔。

    她抱了抱拳,“今天的事情,多谢万小姐。”

    光影中的女人,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声音从旁边传来,“不必了,我来找蔺姑娘,是有事要跟你说的。”

    还说?

    她们两个人之间,一不熟二不亲的,话题除了席煜还能有什么?

    蔺静不是很情愿的瘪瘪嘴,到底还是坐了下来,她做了个请的姿势,“说吧。”

    “明日一早,我就送姑娘下船。”万乔说道,“姑娘今日用过晚饭,早点休息。”

    短短一句话,说完她也不停留,横冲直撞往外走。

    蔺静觉得她莫名其妙,不过想到明天就可以下船,顿时把所有烦心事抛在身后。

    她第一时间找到晏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晏行同样也收到消息。

    于是两个人决定,还是一起上路。

    至于席煜,他们默契的想到了,又默契的没有提起。

    万乔对于席煜,一直以来感情都很浓重特别,加上白日里她又比赛输给了万乔,按道理来说,席煜只能有她那么一个追求者。

    渺茫大海上,巨大轮船上,孤男寡女时,最是容易摩擦出火花的。

    蔺静摇了摇头,想要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旖旎的念头挥掉。

    这一晚,大概是心中有事,大概是下午睡得太多,蔺静认为是后者,所以熬到了大半夜,才终于睡过去。

    这回依旧没睡踏实,又被拽了起来。

    听说要下船,她胡乱的收拾一番,被晏行一路抱着离开。

    在甲板上,迷迷糊糊之间,蔺静记得,自己似乎是看见了席煜和万乔并肩站在一起。

    他双手背在身后,乌黑的天际下,他一身天青色的长袍,显得特别亮眼。

    但也仅此而已。

    蔺静太困,睡了过去。

    等再度睁开眼,是在一艘小船上。

    抬头是破旧的船顶,上面劣迹斑斑,偶尔细缝之间,还有新生的青苔长出来。整个船舱狭窄矮小,蔺静堪堪能够坐起来,她头顶抵着上面,听见外面有动静,弓着身子,探头朝外面看去。

    阳光明媚,船头坐了个人,那人背影纤瘦,听见动静后,温柔转过身。

    一笑起来,身后的阳光都逊色不少。

    “小静,你醒了?”

    蔺静惊呆的看着他,半晌揉了揉眼睛,笑着点点头,“醒了啊。”

    “我们已经下了船,再有差不多半天的行程,就到江南了。”晏行朝着她伸出手,“要不要来感受一下,江南的水?”

    放眼望去,水面初平,云脚低垂,似乎天水一线,都是湛蓝无比,宛如被人精心清洗过。

    风景名山,历来有着治愈人心的魔力。

    蔺静深吸口气,双手背在身后,施施然的缓缓踱步到她跟前,“晏公子,此等美景,你竟然一个人独享,不喊我起来,究竟是存了什么心思啊?”

    她说话带着玩笑,口吻活泼,两个人之间,似乎又回到了最初认识那会。

    氛围变得轻松。

    二人的话题渐渐聊起来,他们都心知肚明的不去触碰禁忌话题,与此同时,越聊越投缘。

    不知不觉,日头渐渐西斜,暖橘色的金光照在云层上,片片层叠的云,经过光的渲染,有着摄人心魂的美丽。

    蔺静半眯着眼睛,仰起头来看天空,十分享受。

    晏行则静静的偏过头来,注视着她。

    她的一举一动,自然而不做作,但就是让他不舍得挪开视线。

    “小静。”晏行道,“马上就要到江南城,不过等下要途径一个镇子,那边有处风景不错,我带你过去看看,顺便拜访一下我的一些朋友。好吗?”

    蔺静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好。既然来了,那是应该过去拜访。”

    答应了晏行,他们差不多在一个时辰后,将船只停了下来。

    晏行率先跳下去,蔺静则在身后。

    入目所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面前的土地十分松软,身旁两侧的枝叶上,挂着水珠。

    这里刚刚下过雨。

    蔺静被晏行扶住腰身,单只手拉着她的胳膊,“马上就到了。”

    她不疑有他。

    两个人并肩一座修建的十分恢弘的宅子前,蔺静刚要感叹,土豪的朋友都是土豪,这宅子一看就不是凡品,想必也是家大业大,然后她的眼睛,停顿在高高悬挂起来的牌匾上。

    晏…晏…晏府?

    似乎想到了什么,蔺静万分惊恐的看着晏行,“这里是……”

    “我家。”晏行弯唇,眼睛也跟着弯了弯,“我带你来见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