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84章 招惹烂桃花

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pg999.net

    蔺静觉得自己很伟大。

    当她和席煜从人群中走过的时候,清晰的从人们的脸上,看到了感激,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虽然她什么都没做,只是站了起来。

    那个打头的海盗,看到二人如此配合,当即把之前那个吓得屁滚尿流的男人给放了。

    他看着他们,十分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二位是识时务者。”

    蔺静忍不住笑出声,在她看来,一个海盗能够说出来这种文绉绉的话,的确是很违和。

    那海盗见她笑了,疑惑的朝她看过来,“你笑什么?”

    他长得凶悍,稍微一瞪眼睛,张开血盆大嘴,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把她给吃掉一样。

    蔺静抿了抿唇,低下高贵的头颅,不再说话。

    “走吧。”席煜冷冷的道。

    对于海盗以及他背后的主人,席煜的印象可以说是相当不好,态度更是差到家。

    海盗不以为意,呵呵的笑了笑,“那请二位跟我来。”

    “慢着!”

    噤若寒蝉的人群中,忽然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蔺静扭头看过去,只见晏行大阔步的朝着他们二人走过来,还不等到跟前,他就张口说道,“我也要去!”

    海盗意外的看着他,半晌后笑的脸上横肉堆积在一起,“这位公子哥,我劝您没事别来趟这趟浑水,这跟您有什么关系?我老虎当海盗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主动要跟着我们走的!您是嫌自己皮不够厚,欠收拾?”

    蔺静再次刷新了自己的认知。

    如今当海盗,说出来的话,都是一套一套的,甭管是不是真的那么牛逼,反正听起来好像厉害哄哄的。

    人才!

    委实是人才!

    “这位大兄弟,您的确没有听错,我还真就嫌自己皮厚,非要跟着你们走!”晏行死皮赖脸的道,“不如你们把我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

    “……”

    整个船上的人都敬佩的看向晏行,甚至有一些在心里暗暗怀疑,这个男人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就是脑袋不太好使。

    海盗被噎到了,呛声道,“那现在就让爷好好教训教训你!”

    话音刚落,海盗就握着拳头,一阵龙卷风似的,照着晏行就冲了过去。

    晏行丝毫不畏惧,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容,他单只手背在身后,长身玉立,当海盗冲过去的时候,一只手就和他打斗在一起。

    这个姿势好装逼!

    蔺静心中惊艳,她竟然不知道晏行的武功,竟然这么有看头!

    然而很快,晏行亲身演示了一遍,什么叫帅不过三秒。

    那个单手过招的姿势,不过维持了几招,然后他就渐渐落于下风,为了不丢人丢到家,晏行这回严肃对待,很快和海盗扭打在一起。

    海盗长得五大三粗,腰宽体胖,单单是往那里一站,就差不多有两个晏行那么胖。

    相对而言,他的力气要大得多。

    即便隔着几米远,在海盗每次举起拳头用力砸过去的时候,蔺静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脸颊耳畔有呼呼的风声刮过。

    要是一拳头砸在身上,那得多疼。

    短暂的出神之际,蔺静听到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怎么了!

    她赶紧朝着大厅正中央看过去,意外的见晏行居然保持着最初单手的姿势,静静的立着。

    在他脚边没多远,壮实无比的男人呜呼哀哉的倒地不起,连声呻吟。

    “带我跟他们一起过去。”晏行再次道,只不过这次底气更足。

    海盗本想打他一顿,结果被人狠狠地教训了,心里头拥堵着一口恶气。

    他灵机一动。

    既然是晏行主动要求跟着他们回去,到时候,到了他们的地盘,再叫上好几个兄弟,把他给好好的教训一顿,让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娘的!

    居然敢揍老子!

    海盗打定了主意,从地上爬起来,使劲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冷哼了声,“好!不过我丑话说前面,这可是你硬要跟着过来的!就算是后来死了,都是自找的!”

    晏行冷飘飘的扫了他一眼,“多嘴。前面带路!”

    海盗握拳握拳再握拳,他先忍着!

    三个人在众人的注视之中,很快的离开正厅,走到甲板上,而后在海盗的监督下,从甲板上直接乘坐绳索,就这么掉挂着上了小船。

    小船很是逼仄。

    原本就有一个船夫模样的男人,现在有了海盗,外加他们三个人,挤在一起,空气相当的难闻。

    尤其是海盗身上的气味,几乎要把她给熏晕了。

    蔺静只能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偏过头,去闻晏行身上的气味。

    清新干爽。

    终于能够呼吸了。

    蔺静煎熬的度过了两个时辰,在夜色完全浓沉下来之际,小船停了下来。

    海盗第一个跳出去,把小船绑好后,招呼他们下来。

    蔺静本以为是到了陆地上,结果出去一看,好家伙,放眼望去,全部都是黑漆漆的海水。

    头顶上的月色凉薄,隔着薄薄的云层照下来,让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雾气朦胧之中。

    她注意到了对面的那艘巨大的船。

    虽然装修不如之前的画船精致奢侈,但是要比画船大很多。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下好家伙,忽然之间,无数把燃烧着的火把,绕船点缀,一下子将整个河面照成了火红的一片。

    “……”

    大半夜的搞这么一手,故意吓人的。

    蔺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瘪瘪嘴。

    她身边的晏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即便这样,蔺静的心还是突突的跳。

    海盗走在他们前面,一言不发的带路,三个人纷纷从小船上了大船。

    沿途走来,每隔几米远,就会有一个海盗站岗,看起来倒是十分森严。

    他们一直走到甲板上站定,对面是一排各种非主流造型的海盗。

    有的头发五颜六色,还有的在脸上画着各种各样的符号,甚至有的鼻子上居然带了个银环。

    感觉微微辣眼睛。

    蔺静稍稍垂下视线,静静的听着,夜晚的海风,不温柔的吹过,卷起她的发梢。

    “煜爷!”

    人群之中,传出来一道女声。

    蔺静这才看到,被那群海盗簇拥在中间的,居然是个女人。

    她定睛看过去。

    那个出声的女人,也不忸怩,说话之间,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蔺静的第一感觉是,对方好娇小。

    个头不大,正值夏季,穿的都比较少,因此更加显得她瘦小。

    等那个女人到达跟前,蔺静暗暗的比较了下,她比对方足足高出来一个头。

    嗯…自然而然的也胖了点。

    “煜爷。”她再次开口,“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万姑娘用的这种方式,不敢恭维。”席煜话里带着嘲讽。

    万乔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很快尴尬消失,她又恢复正常神色,“如果不是煜爷次次都请不过来,我又何必用这种方式?”

    “合着还是我的错?”席煜冷声,瘦削的五官,更显凛冽。

    万乔噗嗤一笑,娇滴滴的道,“我可没这么说,煜爷您多想了,就算是您的错,我又怎么舍得怪你呢!”她说着上前几步,到了席煜跟前,仰着头看他,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衣领,“我对煜爷你什么感情,你不清楚吗?”

    “不清楚。”席煜不给面子。

    万乔还是那张娇柔无比的样子,“不清楚的话,今晚我们秉烛夜聊,好好说一说。”

    “我累了。”席煜道。

    万乔像是早就料到席煜会这么说,一点都不例外,甜甜的笑了笑,“没事,我早就准备好了包厢,煜爷你先休息,等您休息够了,咱们再好好聊一聊。”

    席煜没有点头,没有说话。

    他们三个人是被绑过来的,到了这里却成了座上宾。

    沿路的海盗们,一个个对他们各种恭敬。

    蔺静忍不住感叹,怪不得大家都想做人上人,这被人恭维被拍马屁的感觉,真是不错。

    她和他们二人是在第二个岔路口分开的。

    因为有一个海盗说,女宾都要住在后面,蔺静不疑有他。

    海盗把她送进房间,蔺静前脚刚迈过去门槛,后脚身后的房门就被锁上了。

    她满脸懵逼,用力拍门,“喂!”

    “别喊了!”外面的人道。

    “把门开了!”蔺静喊道。

    没有人回答,不管她怎么用力的拍门,都无济于事。

    蔺静气鼓鼓的,看到脚旁边的凳子,一脚踹翻,仍不解气。

    正要踹第二脚时,房门有了动静,门锁被打开了。

    她转过头,外面的光线涌进来,蔺静看见海盗头头走了进来。

    正是之前的那个小女人。

    好像是叫万乔来的?

    蔺静翻了个白眼,“你喊人把我锁的?还有这种待客之道?”

    “客?”万乔嗤笑了声,“谁把你当成客人了?席煜是我的客人,你可不是!”

    “……不能这么区别对待。”蔺静语重心长的教诲。

    “不然你要我怎么样?我们可是情敌!”万乔提醒她。

    “……”蔺静嘴角抽了抽,“姑娘,你该不会是弄错了吧?我怎么就和你是情敌了!我和席煜什么关系都没有!”

    “放屁!席煜天天给你送饭,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万乔骂道,“我把你掳过来,是要让你做个决断的!”

    “……”蔺静无语了,席煜这个招蜂引蝶的男人,怎么连海上霸王花都不放过?

    这招惹烂桃花的本事,绝对一流。

    蔺静看着万乔,“那你说吧,想怎么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