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82章 你不应该招惹她

贵州快3开奖结果pg999.net

    男人吵起架来,基本上没女人什么事。

    尤其是那种,平时就毒舌的男人,字字诛心,专门照着对方最刺痛的地方攻击。

    蔺静在狂风暴雨的中心,再一次刷新了,对席煜的认识。

    看来以前,他对她还是格外留情的。

    不然如果按照眼下他毒舌的程度,蔺静深深的觉得,她可能早就承受不住跳楼了。

    果然是大师级别的男人。

    感叹完席煜,蔺静将视线转移到另一个,丝毫不落下风的男人身上。

    人不可貌相,平时看到的,有可能是假象。

    比如说晏行,这个活生生现成的例子。

    席煜毒舌,她一开始就知道,晏行最开始给她的印象,分明不是啊!

    遥想他们刚认识那会,他是多么的温柔体贴,别说毒舌了,就是一句重话都不敢跟她说的。

    不过,估计那仅仅是面对着她的时候。

    现在在席煜跟前,他居然丝毫都不落下风,反而有些越战越勇的趋势。

    蔺静头大无比。

    “够了!”她忍不住了,猛然使劲儿拍了拍桌子,“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嘴!”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

    蔺静深吸口气,“别吵了!至于你们拆房子的原因,我也不想知道了,现在我只求两位大哥,让我安安分分的睡个觉成吗?大半夜都被你们两个的动静吵醒,我眼皮都睁不开了。”

    她嘟囔着起身,视线一一扫过他们二人,“你们两个爱怎么样怎么样,我要去睡了。对了,最后提醒你们一句,要是想要打架的话,请你们出去打,不要把我吵醒。”

    这破事,她不管了。

    蔺静说完,走到了屏风后面,往床上大大咧咧的一趟,先睡为敬。

    她大概是真的累到了,不多时,便传出了轻柔缓和的呼吸。

    两个男人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面对着面坐着。

    房间里蜡烛熄灭,彼此隐在黑暗之中,看不真切对方。

    蔺静的呼吸,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让两个人都有些微微发愣。

    那颗争先恐后浮躁的心,就这么平定下来。

    谁也没有动弹。

    月亮大概是藏了起来,外头的灯光辉煌,看起来遥远又不真实。

    晏行缓缓开口,“放手吧,你不会喜欢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接近她,但我告诉你,蔺静不是一个你可以玩弄的女子,她单纯耿直,性子直率,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可以被你随意伤害。如果你给不了她一个清晰的未来,给不了她一份纯粹的感情,你就不应该来招惹她。”

    这大概是他今晚,说的最发自肺腑的一段话。

    席煜正视他。

    半晌后,嘴唇翕动,“我能。”

    他没有过多解释,对着一个不怎么熟悉的男人,解释他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感情,场面的确很诡异。

    席煜站起身,在晏行意外的视线中,缓缓的朝着屏风后面走去。

    他坐着反应了半天后,立马跟上去。

    “你做什么?”因为是靠近大床,晏行不敢说的太大声,担心吵醒了睡觉的蔺静,于是只是用气声发问。

    席煜没有回话,用行动表明了一切。

    他径直走到床旁,将沉睡中的蔺静往大床里面推了推。

    蔺静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不舒服的哼了一声,然后翻转身子,居然真的在下一秒,朝着大床里面滚了滚,在外面留出来一片空地。

    “席煜!”

    晏行呵斥道,到现在为止,他大概明白,席煜是要做什么了。

    只是,有他在,他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晏行的呵斥声,对于席煜来说,并没有作用,他自顾自的在大床旁边坐下来,然后看也不看晏行,反而倾身躺倒在床上。

    所有积攒的怒火倾泻而出。

    他还以为,方才的那一通话,席煜多多少少都听到了心里去。

    然而没有料到的是,这个男人的确和传闻中的一模一样,凡事都看自己喜不喜欢,没有人能够劝说的住,他想做什么就要做什么,由不得别人有任何的阻拦。

    蔺静还在沉睡中,对于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完全不知。

    他就那么和她躺在一起。

    那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是他晏行想要守护一生的女人。

    席煜…怎么可以?

    没有了理智,晏行进步冲上去,二话不说,一把抓过席煜的肩膀,他是发了疯的要把席煜扯下来,因此席煜完全低估了他的力量,竟然万分意外的被他给凭空拉扯下来。

    好在席煜反应够快。

    他一个鲤鱼打挺,在床上坐起来,稳住身形之后,掌心照着晏行打了过去。

    时隔不久,两个人再度扭打在一起。

    晏行的声音压抑而隐忍,“如果你真的对她好,就出来堂堂正正的打一场,我只想让她好好休息!”

    于是,两个男人达成一致的协议,前后从蔺静的包厢里走出来。

    他们两个人直接往甲板上走,谁也没有留意到,房间的大床上,蔺静的睫毛动了动。

    有他们两个人在,她又怎么可能真的睡着?

    蔺静想到晏行的那番话,心头微微起伏,然而在想到席煜的回答时候,她用胳膊挡住眼睛。

    这一夜,注定要失眠了。

    她搞不懂席煜,也不想搞懂。

    至于感情的事情,一切随缘。

    或许真的如同晏行所说的那样,席煜只是随便玩玩,就连他说的承诺,她都不敢轻易相信。

    毕竟之前,他曾经那么漠然的轻蔑过她的感情。

    蔺静睁着眼睛,直到天亮,熬了一夜之后,眼睛里面的红血丝,密密麻麻的爬满了眼白部分。

    她没有困意,尽管脑袋昏昏沉沉。

    于是起来收拾洗漱。

    等做完了一切,蔺静吃早饭的时候,还是没有见席煜和晏行回来。

    在脑海中艰难的做了思想斗争,她最终还是起身,去寻找那两个昨晚就出去打架的男人。

    蔺静在船上找了一圈,最后在甲板上找到了他们两个人。

    她起来的本身就比较早,这会天边也才刚刚露出太阳的金边,柔软的阳光照过来,甲板上没有别人,几乎是一眼,她就看到了他们两个人。

    二人躺在甲板上,累的气喘吁吁,额头上大汗淋漓。

    听见动静后,不约而同看过来。

    意外见到的人是她,谁也没有说话。

    蔺静走上前,将他们脸上仔细看了个真切,都挂了不少彩,可想而知,昨晚上战况一定更加挤猎。

    她一直以为,打架是小孩子的把戏,没有想到成年男人也这么幼稚。

    呵呵。

    “还不起来?”蔺静无语,“起来上药了,今天你们别出来了,不然会让别人想入非非的。”

    二人难得乖巧的听话。

    “等下都去我房间里睡。 ”

    二人再度不约而同的点头。

    蔺静忽然一乐,“你们两个睡一张床。”

    这下他们看过来,蔺静扬了扬眉,“不同意的话,你们就在这里睡。”

    晏行之前吃了亏,懂得了凡事都要争先争第一的道理,当即从甲板上爬起来,“愿意!”

    席煜不甘示弱的紧随其后。

    让蔺静又想笑又无奈的是,他们两个人真的就并排躺在她床上睡了一上午。

    醒来后,席煜洗漱完毕,眸色恢复如常,只是脸上的伤痕,得处理下。

    船上应有尽有,蔺静差人把大夫请过来,给二人上了药。

    二人打架挂彩的事情,就此揭过。

    席煜说他们傍晚会到达目的地,让蔺静跟着他,别乱跑,不然下船的时候,会把她给忘掉。

    一旁听着的晏行当即表示,“小静没关系,到时候我会保护你。”

    他们两个男人争风吃醋的场面,让大夫只觉得辣眼睛。

    辣眼睛的后果是,大夫把二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添油加醋的宣传了出去。

    蔺静做梦都没有想到,她有朝一日,居然会成为爱情话本里面的女主角。

    还是那种两男争一女的狗血情节。

    中午去餐厅吃饭的时候,受到了众人的注目洗礼,蔺静吓得不轻,找了一个大婶,询问原因,这才得知,原来席煜和晏行为了她挂彩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艘船。

    不仅如此,传的内容五花八门。

    其中最盛行的是两种说法。

    一说他们三个人重口味,昨晚玩得过火了,蔺静是个**啊,看不出来居然两个男人都没办法满足。

    蔺静听完想砍人。

    二说两个男人为了争宠,在床上居然开始肉搏,然后纷纷挂彩,所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蔺静是个**啊,居然这么不要脸的要两个男人伺候。

    蔺静听完想报复社会。

    不管怎么说,好像都是她的错。

    有了这档子的糟心事,她饭也吃不下去了,当即气鼓鼓的回了房间。

    她原本打算,反正下午就要下船,在房间里待上一段时间直接下船,那些造谣的人爱睡睡,然而事情都有意外。

    这艘船下午行驶过程中,居然遇到了海盗。

    大梁朝的海面上,一直不怎么太平。

    虽然一直致力于研究海上军用船只,为了开疆拓土,掠夺更多资源,但大梁朝的渔业并不发达。

    大多数渔民只是在浅水区,打捞打捞。

    像是远洋几乎很少涉及。

    这艘画船,因为是运输大船,不得已要横穿半个天下。

    之前一直没事,毕竟画船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只是这回,居然被这帮海盗们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