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81章 三个人一起睡

高频彩互动聊天室44836.com

    按道理来说,二人都不是暴脾气。

    席煜的嘴巴虽然毒辣了点,但是他生性高冷,又天下闻名,被人称呼煜爷。

    大多数情况下,就算是被惹恼了,也不屑亲自动手。

    晏行名气虽然不如席煜大,不过脾气却比席煜温柔许多,他总是笑着,体贴又到位,和他在一起,仿佛沐浴在阳光里。

    蔺静临睡前,躺在床上,还在想着两个人。

    最后她笃定,这一晚注定会平静的度过。

    然而她错了。

    两个男人并没有给她面子。

    蔺静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酝酿怒火的,她睡觉睡到一半,忽然察觉到耳边有兵兵乓乓的响声。

    起初,她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从而产生了幻觉。

    蔺静翻了个身,继续睡。

    只是那梦中的声响越来越大,紧跟着还有急促的脚步声,时而远时而近,她皱眉,嘈杂的人声突兀的伴随而来,直接冲入她的耳膜,几乎震耳欲聋。

    蔺静猛然吓醒。

    房间里不是一片漆黑,星光和燃烧的火把,透过窗户照进来,她几乎能够看清,房间里所有的摆设。

    房门外叽叽喳喳的声音,异常清晰。

    怎么回事?

    蔺静察觉到不对劲,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做梦后,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一出房间,就被吓了一跳。

    外面人山人海,几乎要是溢了出来。

    她这边刚有动静,门外的人闻言纷纷看过来。

    忽然之间,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看,蔺静从心底深处感到一种恐慌,她伸出手,不好意思的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带着疑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姑娘!”其中有个热心肠的中年女人,忙不迭的跟她解释道,“出事了!”

    “……”

    她看出来出事了。

    蔺静抿了抿唇,配合的又多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她到现在,都不觉得席煜和晏行,会有什么问题。

    之前热情的中年女人冲过来,在她耳边小声的嘀咕,“出大事了!隔壁住的人你认识不?就是两个男人,大半夜的忽然大打出手,哎哟我的亲娘啊,那阵势简直吓坏了人,一个个的都是真家伙,拳头使劲往人身上招呼,随便那么一夯,都能听到骨头开裂的声音!”

    中年女人绘声绘色的讲着,唾沫横飞。

    不去干说书的,简直可惜了,蔺静在心中暗暗的吐槽。

    “不过,那两个男人还挺好看的!”

    蔺静蓦地顿住了,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抓住中年女人的胳膊,“大婶,你刚才说什么?隔壁的两个男人打起来了?”

    她突然强烈的反应,让大婶震惊了下,意外无比的看着她,哆嗦的道,“是,是啊!就住在你隔壁的那两个男人!你认识不?”

    何止是认识!

    蔺静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中年女人注意到她的神色,犹豫了会,轻轻的推着她的胳膊上前,“姑娘啊,你要是认识的话,赶紧去劝劝他们两个人吧,不知道有什么深仇大恨,现在还在里面打着呢!”

    居然还打着!

    他们是想干嘛,拆船吗?

    蔺静再也不管不顾,拨开重重人群往外挤。

    起初很吃力,毕竟大家伙都对看热闹十分感兴趣,人挤着人的堆在一起,几乎没有一点空隙。

    后来还是中年大婶一声狮吼,高呼女主角来了。

    这一嗓子相当的有魄力,蔺静前方原本拥堵的人群,闻言齐刷刷的朝她看过来。

    蔺静再一次感到,被人注视的局促。

    好在众人并没有看太久,就被大婶一嗓子又吼道,“赶紧让开一条道路,让她进去!”

    想到里面那两个男人打的你死我活,堵在前面的人,心有余悸的赶紧退后开来。

    蔺静还没做好思想准备,就被人推着进到了房间里面去。

    然后她震惊了。

    整个房间里,几乎没有一件完好无缺的物品,地上狼藉一片,破碎的陶瓷,散落一地的盆栽,缺胳膊少腿的桌椅,还有歪歪斜斜的屏风。

    随处都昭示着,这里发生的战况有多么激烈。

    两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正面对着面站着,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来,他们飞快的过招,迅速的几乎要让人看花了眼睛。

    蔺静只会三脚猫功夫,平时用来装逼可以,遇到行家,不出三招就会被打的落花流水。

    眼下看他们越打越烈,完全没有休战的意思,蔺静发愁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两个人。

    只见他们面色异常严肃,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完全像是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眼下这间房子基本上已经被拆了。

    要是任由他们继续打下去,整艘船大概很难幸免于难。

    蔺静稍微想了想,意识到自己不会游泳,突然变得很紧张。

    必须得阻止他们。

    可要是谈到阻止的话,她多多少少有点害怕。

    “那个……”蔺静小声的开口,两个人谁也没有听到。

    身后的众人,有的帮忙出主意,“你大点声啊!你放心,他们不会对你动手的!”

    大哥你说的轻巧,到时候真的对她动手,挨打的是她,又不是你们!

    蔺静在心中默默吐槽,在下一次开口的时候,的确把声音放大了点,“喂!住手!你们两个别打了!再打我就跳河了!”

    话音刚落,两个人凛冽的拳风都停了下来。

    晏行和席煜,看着她,眼神静静的,凉凉的,没有任何情绪。

    只有两个人起伏的心口,提醒着刚才两个人之间的打斗。

    蔺静身后围观的众人,因为对晏行和席煜都不怎么熟悉,忽然被他们这样的目光看着,有些胆小的已经不由自主的悄悄往后退了几步,而胆大的也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你们两个,大晚上的不睡觉,这是在做什么?”

    蔺静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久了点,加上经常被席煜冷冷的眼神和刻薄的言语伤害,早就对此免疫。

    两个人这时候,有着难以言喻的默契,都没有回答。

    “……”

    这就尴尬了。

    蔺静挠了挠头发,她身后可是跟着一水围观的人,如此不给面子,她还要不要混的啊?

    “喂!”她闷闷的道,“问你们话呢!”

    哪知话音刚落,晏行主动朝她走过来,蔺静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变紧张,她看着他走近,又走近,然后搂住了她的肩膀。

    “小静,这里被煜爷给造成了这样,已经不能睡了,你好心一点,今晚收留我过夜吧?”晏行的睫毛微微下垂,遮住了眼里部分的情绪,与此同时,他的嘴唇也微微的下压,彰显着他此刻有多委屈。

    晏行本就是个温柔的人,一身戾气退后,又像是被清水洗过的少年。

    他安安静静的站着,夜晚的江风,吹动他的长衫,恍惚之间,宛如要乘风归去的谪仙。

    “姑娘!你就答应他吧!”热情的观众们,比她还要心软,纷纷提出建议。

    尤其是之前的那个大婶,看着晏行,仿佛跟自家儿子一样,满脸都是赞许,先是称赞他长得好,又是说他身材好,还说他脾气好。

    蔺静嘴角抽抽,不带这样不客观的!

    房间能拆成这样,怎么可能是席煜一个人干的?

    她冷静下来,觉得当务之急,是先把这些围观的群众们打发走,然后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你!”她指了指晏行,随后视线落在一身森凉的席煜身上,“还有你!你们两个的房间不能睡了,到我房间里来。今晚我们凑合凑合。”

    两个男人打完架之后,简直一个比一个温顺。

    对于蔺静的提议,没有丝毫异议。

    蔺静双手背在身后,走在前面,他们两个则跟在身后,从人群中目不斜视的经过,留给众人耐人寻味的背影。

    直到他们三个人完全消失,隔壁房门关上,人们才回过神。

    厉害啊。

    隔壁房间的小姑娘,果然厉害,如此两个极品男人都能收入囊中,真叫人羡慕又嫉妒。

    如果刚才没听错的话,他们今晚是要三个人一起睡?

    三个人一起睡,可怎么睡?

    众人想入非非,蔺静却在进了房间之后,脸沉下来。

    她坐在椅子上后,示意两个人也坐下,为了预防二人打架,她特意让他们一左一右拉开距离。

    “说吧。”蔺静抿唇,问的直接,“为什么打架?”

    “没有打架。”席煜忽然意外的道,“只是切磋。”

    “切磋?”蔺静显然不信,“切磋你们把房间都给拆了?”

    沉默的晏行,没有看席煜,但却保持着和席煜一样的口吻,“的确是切磋,小静,你不相信煜爷,也该相信我。”

    凭什么?

    蔺静满头雾水,“凭什么相信你?”

    这就有点不给面子了啊。

    晏行被当场啪啪打脸,本想在席煜跟前装个逼,哪知道装逼失败。

    果不其然,席煜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优雅的道,“就凭借我和静儿认识的时间长短,静儿,也应该相信我。”

    说完,他神情微微倨傲的看过来。

    蔺静呵呵笑,“并没有。”

    接连晏行被打脸之后,席煜也被打脸了。

    “哈哈哈!”晏行不客气的啧啧,“我家小静岂是那么浅薄的人?她注重的是心灵的契合,而不是时间的长短,固然我和小静认识时间不长,但我们两个人情投意合。煜爷,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道理您应该懂得的吧?”

    “恕爷的确没看出来,你们两个人哪里契合了,刚才被打脸的人,难道是我吗?”席煜不客气的道。

    “既然煜爷愿意生活在自己的虚假想象中,自欺欺人,也未尝不可。”

    “晏公子孔雀开屏,自作多情,又能好到哪里去?”

    两个人唇枪舌剑,蔺静一会扭头看席煜,一会扭头看晏行,忙得不可开交。

    她有点怕。

    看样子,两个人似乎又要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