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79章 那是骗他的

上海快3网上投注

    蔺静觉得,她的眼睛大概是有问题。

    每次看人,从来没有看准过的。

    之前认为席煜高冷优雅,简直是男神的完美典范,然而后来品尝了他的神经毒舌,她只想把当时那么评价席煜的自己,给活生生掐死。

    后来遇到了晏行,在她的印象里,晏行温柔体贴,居家好男人的必备,然而现在再看的话,他说话不容置疑,拒绝的相当果断。

    蔺静不明白了,到底是她眼神不好,还是他们变化太快,隐藏太深!

    万万没有想到,晏行会这么快拒绝的蔺静,嘴巴微张,惊愕的回答了一句,“啊?”

    哪想到,单独一个字,都能让对面的晏行,眸色微沉。

    他还是坐在椅子上,还是保持着和刚才一样的姿势,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蔺静的错觉,总觉得周身气压急速的降低,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蔺静皱了皱眉,小心翼翼的扫视,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晏行的眼睛上。

    他轻哼了声,“怎么?我跟着一起去,小静不愿意吗?还是说,小静更愿意和席煜单独相处?”

    这话就说的过分了。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愿意和席煜单独相处?就他那臭的要死的脾气,和他在一起,除了嘲讽我就是伤害我,要不就是神经兮兮犯病吓唬我,我巴不得远离他呢!你知道的吧,之前他给我送饭吃的事情,我跟你讲过。”蔺静是性情中人,被人踩到了尾巴,当即就吐槽起来。

    她原本坐的端庄,此时此刻气得双手环胸,两腮气鼓鼓的。

    晏行嗯了声,“你跟我讲过。”

    “就是那件事情啊!”蔺静满脸苦恼,“他说我吃了他的饭,要报答他,所以要拉着我跟他一起去谈生意。”

    “这不合规矩。”晏行做了评价,“走,我带你去找他。”

    “好!”蔺静当即拍板同意,气势如虹的站起来后,她又墩柱,看着晏行,疑惑的问道,“不对啊,我们找他做什么去?”

    “自然是拒绝和他一起去。”晏行理所当然,追问道,“难道你其实心里是喜欢和他一起去的?”

    “饶了我吧大哥!”蔺静赶紧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道,“我又不是受虐狂,干嘛没事去给自己添堵。”

    她嘟囔完,见晏行盯着自己,无奈的道,“我只是怕席煜,你不知道,他现在很奇怪,跟有病似的。我又不敢惹怒他,生怕一不小心拒绝了他,他会不会给我穿小鞋。”

    毕竟之前他的小心眼,蔺静是见识过的。

    听完她的话,看看她的表情,晏行无声的笑了笑。

    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她的头发,触感很好,连带着他那颗不安又浮躁的心,都静了下来。

    “没事,有我在,不要害怕。”晏行说,“我跟你一起去找他,把这件事情跟他说清楚。”

    直到坐上了马车,蔺静还感到跟做梦一样。

    她回想了一下,之前晏行和席煜的相处,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怪怪的,不知道这回过去,会不会闹出来什么大事。

    蔺静小脸皱巴巴的,把所有的担心都表现了出来。

    在她身边的晏行看到后,温柔的伸出手来,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蔺静抬起头来,见到是他,讪讪的一笑。

    “在担心?”晏行问,口吻却很平常。

    蔺静耸了耸肩,“你到了之后,应该不会和席煜打起来吧?”

    “放心便是。”晏行浅笑着道,声音里带着让人安定的魔力。

    晏行的宅子,距离他们住的地方有些距离。

    马车行进路途中,蔺静原本坐的端庄,但后来晃晃悠悠的,竟然困意袭来,到最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晏行看着她。

    看她小鸡叨米一样晃动着脑袋,看她时不凑过来的脸,她肌肤宛如凝脂,闭着眼静静时,睫毛长长的,纤细而浓密。

    视线再往下看,她的鼻梁挺翘,最下面是可爱的唇。

    晏行的喉结上下滚动一番,难得对着一个女人,有了冲动。

    他想要上前,一亲芳泽。

    尽管知道,趁着她睡着的时候这么做十分不道德。

    晏行的眼睛微微垂下,遮去了部分光芒,正好此时车子有了轻微的颠簸,他下意识的扶住蔺静的腰身。

    忽然有人靠近,脸颊被轻轻的触碰了下。

    那唇瓣微凉,柔软,和他想象中的几乎一样。

    晏行几乎是立刻转过头来,当看到她悍然的睡颜时,他抿了抿唇,靠近了几分。

    在她的眼睛上落下轻盈的吻。

    而后像是害怕被发现一样,他立刻往后退,身子挺的笔直,不敢看蔺静。

    好在,蔺静没有醒过来。

    晏行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感受着她的呼吸,深思不自由的就飞走了。

    从小到大,他没少见过长得好看的女人,各种各样的都见过,晏行自认为,已经万花丛中过,他可以做到片叶不沾身。

    可即便如此,也解释不了,他刚才对着蔺静做的偷亲的事情。

    幸好她是睡着的,希望她永远不要知道就好。

    晏行亲完之后,发觉很痛苦,要担心的太多,这种担心一直延续到马车停下。

    蔺静悠悠然转醒。

    睁开眼就看见晏行坐的跟个学生似的,规规矩矩,目不斜视。

    就连她跟他说话,他都不正眼看她。

    几个意思这是?

    她睡醒一觉之后,感觉世界都变了。

    蔺静心里嘀咕着,拉开窗帘看了眼,见到外面的场景后,她觉得怕怕的,“这就到了?”

    “嗯。下车吧。”晏行故作镇定的说道。

    蔺静点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下去,往席煜府上走。

    府上的下人应声打开门,见蔺静来了,面上一喜,正要热情的请她进去,结果看到了一旁杵着的晏行,下人面色染上几分尴尬,讪讪的行礼道,“两位请稍等,我这就去通知煜爷。”

    晏行做了个请便的动作,双手背在身后,气度自是不凡。

    一旁的蔺静擦了擦汗,天气热, 汗水顺着往下流,她忽然问晏行,“我睡着的时候,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

    晏行吓得差点胆都没了。

    她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现在是要找他算账了吗!

    晏行神情严肃,眉头紧皱的看着蔺静,正犹豫着要不要坦白之际,忽然又听到她说,“你不说我也知道。”

    他的心彻底悬起来了,手都不由自主的攥紧。

    结果却被蔺静猛地拍了拍胳膊,“谢谢你啊!给我擦汗!这天太热了!我说怎么醒过来的时候,睡得浑身舒爽,一点都不黏糊糊的。”

    原来说的是这件事。

    刚才的那一段时间,可以说是相当惊心动魄了。

    晏行见她笑,跟着缓过神来,唇角微微勾了勾,摇了摇头说道,“没事。看你睡得香,不忍心打扰你。给你擦汗,只是举手之劳。”

    “你真好!”她笑嘻嘻的,丝毫不吝啬对于晏行的夸赞。

    两个人后面又说了些话,终于等到了去而复返的下人。

    他面上的神色不是很好,不过还是对他们说道,“二位,煜爷请你们到书房里见面。”

    席煜的书房,蔺静去过不止一次两次。

    不用下人前面带路,她驾轻就熟的领着晏行,杀到门口。

    然后她灰溜溜的眨了眨眼睛,退后一步,把晏行推到门口,示意他先进。

    晏行知道她的小心思,一边迈脚,一边拉住她的手腕,推门而入。

    如蔺静猜测的那样,他还是坐在那张椅子上,隔着桌子,朝他们看过来。是

    视线起初还算平和,向下移动,在看到她和晏行紧握的双手时,蓦地冷下来。

    蔺静吓得缩脖子,与此同时,晏行将她护在身后。

    他站得笔直,似乎这样就能够更加有底气一样,晏行进来后,也不跟席煜绕弯子,开门见山的道,“煜爷,这番前来,我是想跟你说一件事,小静不能和你单独出去。”

    “可她答应了我的。”席煜挑眉,看向蔺静,“做人,最重要的是讲信用,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静哥在京城的名头混的那么响亮,这么欺骗我们老实人不太好吧?如果我不小心将静哥答应了我又反悔的事情,传到了京城里面去,静哥时隔几个月,回到京城,怎么跟你手下的人交代?”

    “……”

    蔺静觉得啪啪打脸,以前的她,究竟对席煜是有着怎样的误解,为什么会觉得他寡言少语?

    瞧瞧人家现在这逻辑,这口齿清晰的,这论证充分的,顺便带着浓浓的威胁,真是让人难以反驳。

    她心里渐渐滋生绝望。

    看来是谈不拢了。

    难道注定要被席煜单独拎出去,遭受各种难以想象的待遇吗?

    蔺静小心翼翼的看向晏行,带着最后的期待,显然,晏行也是一脸懵逼。

    二人面面相觑,半晌后,他小声的问道,“静哥,是在说你?”

    “……是。”

    “还挺好听的。”晏行诚恳的道,“感觉你很厉害。”

    “……”她听不出来这是夸奖还是在嘲讽,她不想提起来这茬,小声的凑近了跟他说,“你倒是说啊,现在该怎么办?”

    晏行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而后对席煜道,“的确,不能因为这件事让静哥的名誉受损,不如这样,到时候我和小静一起去,我们都陪着煜爷,您看如何?”

    肯定不行啊!

    蔺静甚至能想到席煜的拒绝,正呜呼哀哉之际,谁知道席煜破天荒的来了句,“好,既然燕公子愿意跟过去的话,那就辛苦了。我们在三天后启程出发,三天后的五更天,在蔺姑娘的门口碰面。”

    “好。”晏行点头,“一言为定。”

    居然这么顺利,顺利到从席煜府上出来,蔺静还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你快掐一下我,是不是真的!”她高兴的对晏行道,脸上的笑意真实而不做作。

    晏行就喜欢看到这样的她,充满生机和希望,他难得骄傲的说道,“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

    “是是是。”蔺静赶紧拍马屁,“一切都要谢谢晏公子。要是没有您,这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溜须拍马的功夫,无人能及,即便如此,晏行还是被哄得心花怒放。

    蔺静回了家,想到三天后的那趟出门,丝毫不感到压力。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在第二天晚上,她正睡得香甜,忽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动静不算小,因此即便是睡觉酣然的她,立刻都睁开了眼睛。

    她意外的看到,房门口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黑影。

    蔺静心头砰砰跳,忙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把匕首,见来人越来越近,她猛然抽出匕首,在空气中一顿乱舞,同时声厉内荏的警告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那人不知道是不是被威慑了,真的站住不动了。

    他闲散的双手背在身后,隐在一片黑暗之中,忽然的,轻嗤出声。

    “你准备怎么对我不客气?”

    这声音……蔺静一怔,“你?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来我房里做什么!”

    有病啊!

    来人是席煜,他一开口,蔺静就听出来了。

    不是因为对他在乎,所以才这么熟悉,而是因为对他情感复杂,他的声音又如此具有辨识度,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口吻,就是想忽略都无法忽略。

    蔺静抱着被子,把自己牢牢的包裹住,等待着席煜的回话。

    哪知道席煜却答,“起床,别睡了,我们要出发了。”

    什么?

    出发!

    蔺静震惊无比,脱口而出道,“不是明天五更天吗?”

    “我那是骗他的。”席煜道,“不想让他一起去。”

    “……”你这么坦白,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蔺静无语至极,“你身为煜爷,掌管着天下经济命脉的煜爷,要是骗人的事情传出去,对你影响不好吧?”

    她用他那副说辞来劝说他。

    席煜听完,沉吟了下,脸上的表情看不真切。

    蔺静下意识的以为会有转机,哪里知道,他慢悠悠的回答,“没关系。”

    “没关系?”蔺静不信,“他们对你的印象不好,以后就不会和你合作了。”

    “请便。”席煜微微一笑,看起来成竹在胸,“反正和谁合作,都不会和我合作赚钱,钱我照样赚。”

    “……”竟无言以对。

    她深深怀疑,席煜之所以能够做生意这么成功,可能和他怼人的本事有关。

    “给你半刻钟收拾,半刻钟后,我们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