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78章 她是哭着跑出去的

北京赛车网上投注

    他们两个人干巴巴的站在门口,前面是来来往往的道路,再往远处点,就是静静流淌的河流。

    适值夏日,正是黄昏时分,金光闪闪的夕阳,照在河流上面,波光粼粼。

    不少船只来来往往,有的是忙碌了一天的渔夫,还有点的是赶着回家的学童。

    熙熙攘攘,生活气息浓重。

    蔺静抬头看了眼席煜。

    他还是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刚才的样子,抿着唇,一言不发。

    漆黑的双眼,却紧紧的盯着她,像是要在她脸上看出一个窟窿。

    蔺静感到压迫。

    她想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忽然之间变得奇奇怪怪的席煜。

    按照她的小人之心,来猜测席煜,他送饭的行为,是有计划有组织的,那么,可想而知,他的目的一定相当可怕。

    他提出来要让她感谢他,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纷杳而至的要求,不知道会有多么难以办到。

    蔺静忽然就很想无助席煜的嘴巴,不想让他说下去。

    这个大胆妄为的念头,想想就算了。

    社会你静哥,只能在京城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流氓跟前装装逼,到了席煜这种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跟前,她怕怕的。

    “煜爷,我……”

    “有什么话,进来说吧。”席煜扫了她一眼,提步,自顾自的朝着正厅走去。

    还停留在原地的蔺静,眨眨眼睛。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座宅子的主人,是她蔺静而不是他席煜吧?

    蔺静心中腹诽,别别扭扭的跟到了正厅。

    抬眸看见席煜坐在了主座上,她一点都不意外的勾了勾唇,心说煜爷果然是见过大场面的男人,真心不把自己当外人看。

    蔺静的动静,让席煜的视线看过来。

    他挑了挑眉,“蔺姑娘,想到怎么感谢我了吗?”

    “……”蔺静缓慢迟钝的摇了摇头,“没有。”

    她顿了顿,见席煜不说话,觉得有必要把话说清楚,于是蔺静深吸了口气,调整好情绪后,对他说道,“煜爷,您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我记得,我并没有让你给我做什么饭菜,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既然是你心甘情愿做的事情,按道理来说,是不应该奢求报酬的。”

    席煜闻言,眉头微皱,不悦的道,“蔺姑娘这是提上裤子不认人?吃了我的饭菜,现在开始要撇清关系了?如果你在第一次的时候,就义正言辞的表明,不会受到诱惑,那么岂会有后来的事情?”

    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席煜自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蔺静闻言,十分敬佩的竖起大拇指。

    再和他纠缠下去打嘴仗,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蔺静巧舌如簧,在对上席煜之后,毫无用武之地。

    她生无可恋的叹了口气,闷闷的盯着席煜,“既然这样,煜爷就有话直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过两日,我约了人谈生意,到时候你跟我过去。”席煜缓缓的道,“就算是为了报答我这几天给你做饭的恩情。”

    “……”你要硬说成是恩情,那我是没话说的。

    蔺静没有选择,只能答应。

    见她答应下来,席煜好像真的只是为了这件事而来,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晚上蔺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她越发的搞不懂席煜,或者说,从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没有搞懂过他。

    当她朝着他靠近的时候,他冷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当她远离他的时候,决心过好自己的生活,他却又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招惹她。

    蔺静抿了抿唇,怎么寻思都怎么觉得,席煜有毛病。

    算了。

    天才的世界,她身为一介凡人,怎么能够搞懂呢。

    别人如何做,她管不了,只要她保护好自己的心,那么无论是谁,无论做什么,都不会伤害到她。

    和席煜一起出门谈生意的事情,蔺静觉得有必要跟晏行交代一番。

    所以隔天醒来,她梳妆打扮,换上一件新做的衣服,乘坐马车前往晏行的府上。

    晏行是土生土长的江南人。

    他的宅子,在江南城里,很有名气,一来是因为,晏家在江南从祖上起,就是名门望族。

    随着朝代的更迭变迁,不少和晏家同期的大家族,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变得衰败,甚至一蹶不振。可是晏家,非但没有因此而消亡,反而越发的兴旺。

    据说早年晏家,还有在朝中做官的人,后来这几代年轻人之中,入朝做官的人,少了许多,不少人舞文弄墨,行走江湖,各个都是优秀的好儿郎。

    “不过,要说晏家这么多的子孙,其中最出名的,还是咱们晏行公子。”车夫是个健谈的人,得知蔺静要去见晏行之后,一个劲的喋喋不休,主动把晏行祖上十八代的陈年旧事,都跟她讲了一通。

    蔺静和车夫因为八卦,建立了相当稳健的友谊。

    她不客气的追问,“怎么就晏行最出名了?”

    车夫瞅了她一眼,“姑娘,你去晏行公子府上,为的是什么,我能不清楚?”

    “???”大哥你会读心术吗!

    蔺静嘴角抽搐,见车夫洋洋得意的表情,似乎天下尽在掌中,她轻咳了声,只好给面子的道,“那大哥您说,我为什么去晏行的府上?”

    “还不是因为晏行公子长得那张俊脸!晏家要说起来,每个公子哥都长得不错,称的上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不过人和人之间,是不能够进行比较的,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晏行公子长得当真是举世无双。”车夫毫不吝啬夸赞的词语,十分艳羡的说道,“一个男子,长成那样,岂不是祸害你们这些年轻的姑娘家家?”

    看不出来,一节车夫,居然如此关心她们少女的健康成长。

    蔺静讪讪的跟着笑,相当捧场。

    “小姑娘,我懂得!”车夫晃着脑袋道,“不过我可告诉你,你要做好被拒绝的准备,昨天我就拉了个姑娘,也说要去晏行公子的府上,结果半刻钟前才刚刚进去,立刻又被赶了出来,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蔺静朝着前面看了看,见到了晏行的府邸。

    从外观上看来,十分质朴,倒是符合他寡淡高雅的欣赏品味。

    车夫还想继续叭叭叭的说下去,蔺静打断他,指了指前面的大门,谦虚的问道,“请问,这是晏行的府上吗?”

    “就是这里。”车夫一拍脑袋,“你看我只顾着和你说话,完全忘记了目的地。姑娘,到了,您下车吧。”

    车夫说话之间,已经把车子稳稳的停下。

    蔺静推开门跳下来,给了银子之后,转身欲走之际,被车夫叫住。

    “姑娘,看在我们两个如此投缘的份上,我劝您一句话,晏行公子见过的女人很多,眼光自然很高,就算是看不上你,你也不要灰心,想开点,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这一棵。”

    “……”蔺静现在的心情,难以描述,想到对方也是一片好心,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不用谢,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等会再送你回去。”车夫挥了挥手,十分体贴的说道。

    蔺静轻咳了声,勉强算是同意了吧。

    她往晏行的府上走,在门口被左右两个侍卫拦住,蔺静报上了姓名之后,其中左边的侍卫上前去通报,很快那侍卫又回来,做了个恭敬的手势。

    蔺静在管家的带领下,前往正厅,哪知还没走两步,迎面而来一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姑娘,急匆匆的朝着他们跑过来。

    在靠近的过程中,她意识到了别人的存在,视线停留在蔺静身上,愤恨的瞪了她一眼后,使劲跺了跺脚,跑的更快了。

    什么毛病啊!

    蔺静宛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瘪了瘪嘴,闷闷的到了正厅。

    晏行亲自站起身,走到门口来迎接她。

    管家功成身退,心满意足的离开,晏行把她请到座位上,倒了杯茶,递给她之后,这才问道,“怎么今天来找我了?这两天没见,是想我了吗?”

    晏行一直给她的感觉,都是温文尔雅的,这种亲昵的问话,让她有点感到意外。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

    “……”晏行摇摇头,“没有。刚才那个女人,是我二婶远房家的表妹,说是许久没见,这才上门来拜见我。”

    “哦。”蔺静没有遮掩的说,“她刚才是哭着跑出去的。”

    晏行捏着茶杯的手,顿了顿之后才道,“因为我拒绝了她。”

    他还算诚实,“不瞒你说,那是二婶介绍给我认识的女子,不过我已经表明,心里有了人,小静,亲戚盛情难却。”

    蔺静托腮点头,“我懂我懂。不过,像是她这样的女子,恐怕你一天得拒绝不少个吧?”

    “还好,全盛时期,一天三十五个。”

    “……”那你很厉害。

    蔺静被震惊了,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竖起大拇指,在两个人面面相觑差不多五秒钟后,她找回自己的声音,说,“对了,我来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我要和席煜出一趟远门。”

    “不行。”晏行当即拒绝,“要去的话,带上我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