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74章 风里雨里,等着坑你

苹果彩票网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别看席煜瘦巴巴,仿佛营养不良似的,靠近了才知道,那瘦身板上,胸肌倒是不小。

    手指轻轻的触摸上去,触感真实无比。

    蔺静除了最初的茫然之后,反应过来。

    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是进入了所谓的幻境。

    不知道是哪门子的神仙姐姐,居然把席煜给送到她的幻境里来,她最初有点生气,现在挺高兴的。

    既然是在幻境里,意思就是她可以随意摆弄席煜。

    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

    让他往西,他不敢往东。

    天下居然还有如此的好事?

    蔺静叉着腰,仰天长笑,笑够了之后,在看到对面席煜一脸嫌弃的表情时,她仰起头颅,用鼻孔对着他。

    “席煜,现在是在我的幻境里,你要听我差遣,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不然的话我就让你立刻消失!”她声厉色荏的说道,“听见了没?”

    席煜觉得她有病。

    他本来是不想来这里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脚步还是不听话,来了这里。

    早早的守在门口等着,后来听到蔺静的声音,他才跟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天下的女人那么多,她的声音如此具有辨识度,他想假装听不到都不可以。

    蔺静和晏行分开行动,两个人从开始入口,就分别进了不同的门。

    想到蔺静粗枝大叶,缺一根筋的德行,他毫不犹豫的跟了进来。

    仙女洞里的幻境很厉害,他第一次进来,幻境里全都是和方朵朵成亲的画面。

    席煜当时很快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幻境,然而即便是清楚,他仍然不想离开。

    他看着环境里,和两年前一模一样的场景,无声的上演,他将方朵朵抱在怀里,他亲吻她的唇,触感强烈,他甚至把她拦腰抱起,丢到了婚床上。

    然后,他没再继续。

    席煜能够做到今天的位置,统领天下的经济命脉,不仅仅因为运气。

    他有着强大的自制力,清晰的头脑,知道什么时候要停下来。

    假的始终是假的。

    就算是要自欺欺人,用这种沉浸在幻境里的办法,都是他所不齿的。

    对着曾经深爱过的女人,他没有忍心强过她,如今到了幻境里,他更不会做出那种龌龊的事情。

    之所以说幻境厉害,其实是因为,幻境能够抓住人内心最渴望的东西,引诱着人沉浸其中。

    至于幻境最后的走向,或者是美好的,或者是悲剧的。

    和蔺静的接触并不多,了解也不深,可席煜长了脑子,知道她没有长。

    眼下看她如今的模样,果然是没有长脑子。

    她把他当成是她幻境里出现的人物了。

    呵呵呵。

    对于蔺静的愚蠢,似乎她再笨一点,席煜都不会有丝毫的意外。

    他懒得回话,殊不知在蔺静眼里,更加坚定了他是幻境里的。

    “席煜!”她朝着前面走了几步,“过来!”

    蔺静朝着他招招手,席煜不回答,她就一个劲儿的摆手,看的人心烦意乱。

    他最终没能反抗成功,走到她跟前,“怎么?”

    “你前面带路,要是有什么危险,要死也是你先死。”

    “……”这是把他当炮灰了。

    席煜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她,蔺静被看到浑身起鸡皮疙瘩,推了推他,“走你的!”

    被推上前,席煜不想跟她计较。

    好在蔺静的幻境里,什么都没有。

    由此更加证明了,她是一个脑袋空空的女人。

    席煜想到这里,唇角动了动。

    他逐渐意识到,身后的女人似乎迟迟没有跟上来,余光朝着身后看了眼,然后见到蔺静,正满心欢喜的在地上打滚。

    一边打滚,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哈哈哈哈!你也有落到姐姐手上的这一天!席煜!看姐姐不扒光你!”

    席煜脸都沉了。

    他前几秒刚说过她脑袋里面空空如也,后几秒她就陷入了真正的幻境,如果没有猜错,她的幻境里也是他?

    蔺静确实是进入了幻境。

    她只记得,自己让席煜在前面带路,结果带着带着,忽然席煜就不见了。

    席煜不见,下意识的她要寻找,尽管知道是在幻境里,可她还是想找到他,至少有个人说说话,打发打发时间。

    结果她扭头,就看到了席煜。

    不同于刚才他穿的那身衣服,如今这身衣服,居然是女式的。

    蔺静嘿嘿笑出声。

    她是曾经在脑海中幻想过,席煜穿女装的模样,没想到幻想帮她实现了这个心愿。

    穿了女装的席煜,面还是冷的,更加多了几分让人蹂躏的冲动。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将他扑倒,横跨在他身上,反正是在梦里,做什么她都良心不会痛的。

    蔺静嘿嘿笑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清醒的席煜,双手环胸,冷眼看着她的动作。

    半晌后,还是忍不住抿了抿唇。

    他真相捏死她。

    蔺静把女装席煜给剥了之后,眨眼又看到席煜泡在了浴桶里。

    她忍不住惊呼,连连吹口哨,像是调戏良家妇女那样,她冲过去,趴在浴桶旁边,挑逗的说,“小煜煜,你怎么在洗澡啊?”

    “……”

    席煜听不下去了。

    她的幻境里,怎么都是这些乱七八糟、难以描述的画面?

    懒得看她一个人自娱自乐下去,席煜走过去,从她身后经过的时候,重重一掌砍在她的脖子上。

    蔺静身子一软,彻底昏睡过去。

    总算是睡了。

    耳边叽叽喳喳的闹声,清净了许多。

    席煜把她扛在肩头,顺着通道一路往前,心无旁骛,就会无所阻挡,他从幻境里面走出来,不过用了一刻钟。

    加上之前蔺静在幻境里面耽误的时间,总共约有一个多时辰。

    仙女洞外面依旧是大雾缭绕,好在席煜认识方向,他没有等候晏行,直接扛了蔺静回客栈。

    蔺静昏睡很久。

    她还在做有关于奴役席煜的梦,各种不亦乐乎,等想要喝水时,才悠悠转醒,睁眼看到席煜的那刻,她以为幻境成真,仙女帮她实现了心愿。

    并没有。

    席煜坐下来盯着她看,没有给她端水喝,就盯着她看,目光恨不得把她吃掉。

    “……”

    蔺静不自在的挠了挠脸,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他,“我该不会是睡觉的时候,说了什么梦话呢?”

    “你说呢,静哥。 ”

    “……”蔺静气的翻白眼,“我怎么直达?我都睡着了,怎么知道说了什么?”

    席煜皮笑肉不笑,留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人是不是有病?

    蔺静在床上休息了一天,后来才得知,那天她晕倒在幻境里了,然后是席煜把她扛回来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幻境,没有人得知。

    而那天之后,晏行也是被人扛回来的,昏睡的过程中,听照顾他的小二描述,一个劲儿的喊“小静”“小静”,后来还发出不可描述的呻吟声。

    蔺静脑海中,瞬间展开了几万字的联想。

    她万万没想到,晏行居然是个不正经的人。

    在仙女洞幻境里面的所见,成了两个人心头的秘密,谁也没有和对方交流的**,反倒是蔺静见到席煜后,总是下意识的心虚,而晏行见到蔺静后,总是会不自觉的红了脸。

    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回江南城。

    出来一趟时间,不长不短,蔺静觉得,出来散心还是有用的。

    至少幻境里得到了席煜,甚至用小皮鞭抽打了他,人生堪称圆满。

    蔺静和晏行,出发返程的当天,意外的发现,席煜居然也返程。

    不过不同的是,席煜那么个大老爷们,居然坐马车,而晏行在她的强烈建议下,两个人决定骑马回去。

    准备好行李上路,蔺静很快意识到,她犯了多么愚蠢的一个错误。

    仙女洞距离江南城,有一段距离。

    而如今江南地区这边正是夏季,夏季多雨,如果是长途的话,选择马车是最明智的决定。

    不像他们的马匹,天气晴朗的时候,固然可以装逼,一旦天降大雨,活脱脱淋成了落汤鸡。

    可怜就可怜在,她为了轻装上阵,还没有带斗篷。

    两个人冒雨前行,走着走着,忽然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

    蔺静和晏行,两个落汤鸡,彼此对视一眼,然后快速上前,对着马车鞠躬后道,“这位主人!不知道您马车是否宽敞?可否借我们避避雨?”

    马车缓缓打开,露出席煜那张脸。

    世界真小!

    席煜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关上车门,吩咐车夫继续前进。

    没有良心。

    蔺静忍不住吐槽。

    人一旦倒霉了,真是凉水都塞牙缝。

    什么时候遇见席煜不好,偏偏在她各种狼狈无比的状态下,遇见优雅至极的他。

    两相对比之下,她真是怂到家。

    她和席煜之间,真是冤家路窄。

    蔺静对着马车后屁股,一个劲的比中指,比着比着,没出息的打了个喷嚏。

    “怎么样?”晏行追问,担忧无比,“再淋雨下去,一定会着凉的。”

    他微微沉吟,随后骑马,催动马儿上前,很快赶上席煜的马车。

    蔺静看见,晏行对着席煜说了不知道什么,随后席煜点了点头,而后晏行过来,不由分说的把她从马上拽下来,一路抱进了马车里。

    “你和煜爷在一起,这一路我骑马跟着。”

    晏行吩咐完毕,把她塞进去。

    马车门关上,她丑的不成样子,瑟瑟发抖的看着对面的席煜。

    席煜见状,嘴角笑意浓烈。

    “……”日。

    她和席煜八字不合。

    如今又被他看在眼里,自己的怂样,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嘲笑她。

    说起来晏行虽然是好心好意,但也真的是风里雨里,等着坑她。

    如今她和席煜两个人独处,好尴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