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60章 做牛做马报答我

秒速赛车技巧互动pg123.net

    蔺静畅通无阻的进到了府邸,这一切多亏了原来的小二,他声情并茂地将蔺静喝醉酒那次事情的来龙去脉,仔仔细细的讲给了府上的每一个人听。

    下人对席煜的感情都十分好奇,尤其是上次目睹了他见父母,在心里把二人已经当成一对。

    蔺静没有想那么多,走到书房敲了敲门,直到里面传来一声男声,他推门而入。

    席煜的书房,她并不是第一次进来,但是却真的是第一次仔细打量。

    房间很整洁,正对着门口是一张巨大的山水泼墨屏风,屏风左右分别立着两张椅子。

    椅子旁边有着几盆盆栽,今儿天凉快了点,风吹来的时候,盆栽里的树叶跟着晃来晃去的。

    蔺静看了会一时忘记自己是干嘛来的,直到席煜凉凉的声音传来,“你当门神的?”

    切。

    有她这么如花似玉的门神吗?

    蔺静默默吐槽,顺着声音的来源朝着左边看过去,原来那里有张书桌。

    书桌很凌乱,和整洁的房间不太搭。

    席煜就坐在书桌后面,从一堆卷轴中抬起头,没什么表情的瞥了她一眼,“来做什么?”

    说到来意,蔺静赶紧举起来左右手拎着的东西,讨好的对他说,“煜爷,我是特意来谢谢你的。”

    席煜把毛笔放到一旁,身子微微向后靠,整个人的状态,比起来刚才的端正严肃,显得懒散了几分。

    他不说话,蔺静猜不出他的心思,只能按照原定计划,继续道,“煜爷,你放心,你帮了我我不是不知道报答的人。你肯定不想再和我有关系,我向您保证,我会尽快找到个喜欢的男子,成亲肯定就不用麻烦你了。”

    蔺静诚心诚意的说完,再看席煜,表情似乎阴郁了几分。

    她没说错什么啊?

    为什么一副要弄死她的表情。

    目的已经达到,甭管席煜是接受还是不接受,蔺静已经决定告辞离开。

    席煜本身话少,可能她的感谢太热情了,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招架,不说话就不说话吧。

    “煜爷,该说的我都说了,这是我孝敬您的,您是祖宗,还请您笑纳。”蔺静甩了甩手,“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打扰您了。我这就消失。您放心。嘿嘿。”

    说走就走,蔺静很快转身。

    她走到门口,手指刚刚触碰到门把手,席煜的声音好巧不巧的从后面传来,“我有让你离开吗?”

    “……”

    不要生气,深呼吸冷静冷静。

    蔺静发现,自打遇见席煜,她一堂堂京城的混世小魔王,传说中的呛口小辣椒,脾气被他虐的越来越温和了。

    没办法,有钱的是大爷。

    她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缓慢的转过身子,对着桌子后面的人,谄媚的笑,“煜爷,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您说,您说。”

    狗腿。

    这样狗腿的德行,席煜不是第一次看到。

    他总是会碰到很多想要来抱大腿的人,不少人会拍马屁,蔺静也是,但她的马屁里,又和别人不大一样。

    她心里头不服气,面上却不得不藏着那点小九九。

    呵。

    还挺有趣的。

    席煜挑了挑眉,视线落在她留下的那些东西上,“你送过来的这些东西,打发要饭的?”

    完蛋。

    她没钱啊,这些东西花了好大一笔银子,居然被他看成是给乞丐的?

    这是在嘲笑她穷,还是故意找茬,或者他是在炫富?

    “煜爷这是什么意思?”心里有不满,她还是忍了忍,道,“我知道,在煜爷眼里,这点东西肯定看不上,可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诚心诚意,花了大价钱,带着无限感激来的,礼轻情意重,煜爷你明白不?”

    “不明白。”他冷冷的丢下这句话,蓦地笑了,

    席煜不怎么爱笑,可笑起来简直要人命。

    太好看了。

    就像是冬日枝头的那一抹生机盎然,春日河面上的那一道和煦暖阳。

    蔺静感觉呼吸骤停了两下,连忙回过神来。

    她很清楚,席煜跟她没戏。

    就算是她曾经有过丝毫的好感,在经历了这么多被他吐槽被他毒舌被他欺负后,那一点点的好感早就烟消云散。

    现在的她,把他当爷当祖宗。

    稳住心神的她,不解席煜粲然一笑的深意,直到房门从外面推开,有个下人端着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放着一些卷轴。

    那下人走到跟前,席煜扬了扬下巴,对蔺静说,“如果你真的要报恩,不如我们先把账算一算。”

    “算账?”蔺静惊讶的问,“煜爷,我除了欠你人情,不欠你钱吧?最初在大街上给我的那个支票,可是你自愿的,你别想诈我,再说了,那支票我都花了,要钱没有,要……要命一条!”

    她一脸视死如归,万分悲壮的模样。

    席煜听完,冷冷的嗤笑声,这笑意未达眼底,只听他又道,“那点钱我没放在心上。”

    “哦哦,那我就放心了。”蔺静抚摸着心口道,“那还有什么账啊?”

    “念给她听。”席煜对下人吩咐道。

    蔺静睁圆了眼睛,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到后来简直是又想发飙又想大哭。

    “蔺姑娘,您父亲大人临走前,煜爷送的礼品及支票,共计六千三百两,按道理来讲,这些支出都应该由您来赔偿。我们煜爷之前,只不过是先代替您做的。”

    “你们这是抢钱!是在坑我!”蔺静气的胸口剧烈起伏,“谁拿了你的钱,你找他去拿啊,跟我有什么关系!煜爷,不是我说你,你自己琢磨琢磨,你把钱给他,来找我还钱,这像话吗?”

    她一顿慷慨陈词,席煜点点头,“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那这样,我写封信到贵府。”

    “对对对,您应该找他们要。”蔺静赞同不已。

    席煜哼笑,“我顺便再告诉他们,我和你不过是逢场作戏,你觉得怎么样?”

    还能有这种操作?

    蔺静此刻的感受,就好像正高兴天上掉了馅饼,她一嘴接住了,结果发现陷阱后紧跟着一盆冷水砸下来。

    她鼻青脸肿,瑟瑟发抖。

    “看来蔺姑娘也赞同这个想法,来,研磨,铺纸!”席煜淡淡的道。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假的。

    蔺静怕了,赶紧制止他。

    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二话不说捉住席煜的手,“煜爷,有话好好说,凡事都可以解决的。”

    “那这账算谁的?您父亲大人的,还是蔺姑娘您的?”席煜循循善诱。

    他在生意场上,所向披靡,从没败过。

    玩心思玩诡计,自然也是一把好手。

    蔺静看起来挺聪明的,实际上只是小聪明,她心里的那点曲曲折折,席煜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她和他玩,从开始就注定了输赢。

    果不其然,蔺静沉默了会,缓缓地道,“算我的。”

    “好,这六千多两银子,蔺姑娘打算怎么还?什么时候还给我?”席煜又问道。

    他分明就是故意为难她。

    明明他那么有钱,六千多两估计还不够他塞牙缝的,怎么这会就各种追着她还钱,好像她不还那六千两,他就生意全崩盘了似的。

    蔺静气鼓鼓的回答,特别老实,“我没那么多的钱,暂时还不了,而且实不相瞒,我估计这辈子都赚不了那么多的钱。”

    在说要这句话之后,房间里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蔺静的态度,就是说,不管怎么样,钱是还不了了。

    就连一旁立着的小厮,都神情为难的看看她,又看看席煜。

    毕竟这六千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况且,对于席煜来说,蔺静不是个什么特别亲密的人,哪有说不让还钱就不还钱的道理。

    要是这样的话,传出去,席煜还到底要不要做生意啦?

    小厮想的很长远。

    “这样吧。”就在这时,席煜淡淡的开口,“钱还不了,还有一个办法,你之前说做牛做马报答我,不知道还算不算数?”

    “……”

    蔺静只恨当时没有咬断自己的舌头,说出来这种乱七八糟的话。

    现如今自己落在席煜手里,按照两个以前的恩怨情仇,他绝对往死里整她。

    蔺静深深吸了口气,抱着向死而生的情怀,悲壮万分的点了点头,“煜爷,当然算数了,我小女子说的话, 驷马难追,您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为了煜爷您,我万死不辞。”

    “那倒不用。”席煜点了点头,制止了她,“我打算把家里的下人都辞退了,既然你要给我做牛做马,从今天开始,就在府上做工吧,工钱抵债,嗯?”

    “……”她能有拒绝的权利吗?

    从席煜的书房出来,蔺静把席煜恶狠狠地骂了顿。

    她总觉得,席煜怪怪的,不过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哪里怪。

    算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蔺静正式在席煜的府邸上做起活计来。

    府上除了她,还有两个小厮,两个女婢。蔺静什么活都干,席煜的衣服要洗,席煜的早中晚饭还要她做。

    每天晚上累的像条狗,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

    每天早上醒过来,她都极其虔诚的许愿,希望在席煜府上做工只是一个梦。

    然后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