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57章 见死不救是小人

苹果彩票网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不仅蔺静难以置信,就连那几个奉命前来捉拿蔺静归京的黑衣人,都觉得吧,这煜爷不按套路。

    昨晚上,他们瞧着蔺静跑进了煜爷的府邸,心说,这事难办了。

    谁不知道煜爷的势力,在京城里跺一跺脚,就算不震上三震,多少也能震一下。

    得罪了煜爷,整个蔺府都吃不了兜着走。

    下人们彻夜难眠,绞尽脑汁的想,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带走蔺静。

    最后通通失败了,只能硬扛着上。

    哪想一下子,居然就这么轻松?

    下人们看看煜爷,又看看蔺静,半晌后,才恭敬的行礼,“七小姐?咱们该上路了。”

    蔺静想吃了席煜的心都有。

    四周围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小老百姓整天没点逼事儿,就等着这家看笑话那家看好戏的过日子。

    她和席煜被团团围在中间,像两只猴子。

    蔺静不想回京,必须得尽快想个办法。

    她看着席煜,又看看四周,一咬牙一跺脚,面子也不顾了,开始嚎啕大哭。

    一边哭,还一边用小拳头捶他。

    众人于是懵逼,不是很懂事情的发展。

    下人们不敢轻易上前,一个个讪讪的笑着,说不出话来。

    当事人席煜快被捶的胳膊都麻木了,他冷着脸,面无表情的把她的手扣住,眼风凉凉的扫在蔺静身上,“你做什么?”

    做什么?

    打死你个见死不救的小人!

    这话,蔺静不敢说出口,小声的在心里嘀咕了遍。

    哪想耳边又响起男人的声音,比之前还要冷漠,“做什么?”

    “你个不负责任的死鬼!”蔺静扯着嗓子,嚎啕的哭喊,“你还是不是人!是不是男人!你有胆量脱裤子!你没胆量承认啊!我和你的关系就那么见不得人吗?我从京城被你带到这里,你说要让我好好养胎,说一定会亲自找我爹爹,向我求亲,娶我为妻!现在又要让我回家和别的男子成亲!”

    蔺静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变色。

    要说这席煜吧,在整个大良朝,那名声可是大大的。

    可眼前女子又不可能凭空捏造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肯定是无风不起浪。

    大家伙看向席煜的眼神,变了。

    毫无疑问,妥妥的渣男啊。

    渣男简直影响社会和谐,影响天下太平,影响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所以,必须鄙视,必须抵制。

    同仇敌忾的百姓,胆子小点的,只敢时不时的瞪席煜几眼,胆子大点的,唾沫星子横飞。

    “煜爷!不是我老婆子说你,你这事儿做的不地道!”

    “何止不地道!不仅白睡了人姑娘家,还要无情无义的抛弃人姑娘!”

    “想不到堂堂煜爷,居然是这种男人!”

    一时之间,指责声四起,煜爷从高大上明晃晃的神探跌落,被人指着鼻子骂娘,要是能动手,没准现在已经躺地上,动不了了。

    蔺静继续哭着,吊着眼皮朝席煜瞟一眼。

    他阴沉着脸,扣住她手腕的大掌,没有丝毫松懈。

    相反,在触及到她投递过去的视线时,恨不得要把她给吃掉。

    蔺静很苦恼。

    这个办法,不成大不了她跟着回京,在回京的路上,试图逃跑。

    再不济,路上没办法跑掉,她就在蔺府的时候逃掉,最不济嫁出去之后再逃。

    反正,她是要逃的。

    可眼下另一个令人愁苦的问题出来了。

    办法一旦成功,她不用跟着回京,势必要被席煜给揪回去,那样的话,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想到这里,蔺静下意识的朝着席煜看过去。

    他一个眼神扫过来,犹如严寒腊月的冰刀,直刷刷的朝她割来。

    死定了。

    蔺静想逃,见席煜紧抿着唇瓣,没有一丝松口的意思,赶紧抢着说道,“罢了!我知你心里有人,待我从未真心过,是我一直都缠着你!这样也好!我这就回京!如果我和别的男子成亲在一起,是你想要看到的!我成全你!你放手!”

    她使劲甩胳膊,想要挣脱开来。

    席煜没给她脸。

    围观百姓哪里想到,姑娘居然这么快的时间里,思想觉悟就上来了,竟然想着放过渣男,自己忍气吞声,一个个朝她看过来。

    “你放手啊!”

    再度的挣扎,依旧没有得逞。

    “有话,我们回去说。”席煜说完,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唇瓣,弧度上扬,笑意却很凉。

    众人听到席煜的话,忍不住拍手,对嘛,这才对嘛,正确的剧情。

    “什么时候有的身子,都不告诉我。”说着,他居然装模作样的抓过她的手。

    蔺静大惊,这位兄台,您要做什么!

    下一秒,他牵着她的手,放到唇瓣亲了亲,“我带你回家。不要闹了。”

    “???”

    蔺静觉得,她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席煜拦腰将她抱起,一路上大摇大摆的往府上赶,直到进入门口,身后还跟了一堆看好戏的。

    “放我下来!”进到府里,她也没必要再跟他装下去。

    席煜低头瞥了她一眼,“不是有了身子吗?得悉心照顾,要是让你累到了,虐待我的种怎么办?”

    说着,视线有意无意的从她平坦的小腹上经过。

    “……”你去死吧。

    她的腹诽席煜听不到,自然没什么兴趣,抱着她坐下后,喊人把那几个从京城里来的黑衣人带到跟前。

    “你们也听到了,七小姐怀了我的孩子,我至今才知晓。不知晓便罢了,如今既然知晓了,是万万不能让她再经过长途跋涉的。”席煜道,“所以,你们回吧,到了京城,如实跟蔺老爷说就是。”

    “可是……”为首的那个为难。

    出了这种意料之外的状况,谁都不想的,虽然理解有了身子不能剧烈的奔波,可老爷有令啊。

    “去吧。”席煜恍若未闻,直接道,“就说是我说的,我再过两个月才回京,家中二老如果等得及,自然可以在家中等着,等我回了京城,再去拜访,如果等不急了,不妨来江南一游,到时候席某做东。”

    话说到这里,黑衣人只能离开。

    临行前,他们深深的看了眼蔺静。

    啧啧。

    真是想不到。

    七小姐居然会是府上几位小姐之中,嫁得最好的。

    不过想到七小姐那俏生生的模样,便又觉得,嫁得好很正常。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蔺静想从他腿上跳下来,老这么被抱着,也不是个事。

    况且,实不相瞒,席煜的力道大的,完全是想捏死她。

    “放我下来吧!”蔺静没什么好气的道,见他侧着脸,不赏个眼神,心知他一定是在生气,今天她强行利用了他。

    谁让他不配合她的。

    “喂!”她说,挠了挠头,继续道,“我也不是要故意利用你的,你要是答应我不就没事了吗?我也不至于用这一招啊!我爹娘催婚催的紧张,但凡有一点别的办法,我也不会这么缺德。反正现在,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你要是不高兴的话,你直接说吧,你要让我怎么做,你才会开心?”

    席煜腾的站起身,双手向前平伸,松开。

    蔺静被摔得屁股疼,骨头疼,满头冒金星。

    几个意思这是?

    “喂!”蔺静腾的龇牙咧嘴,还是隐忍着爬了起来,“我承认,这件事我错了,我诚挚的跟您道歉,求求您给我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好的吧?”

    席煜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不必了。你离我远一点,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我对你没兴趣,你不要一直缠着我。蔺姑娘,请自重。”

    自重?

    不等蔺静再仔细追问,竟然从席煜的眼睛里,丝毫不掩饰的看到了对她的厌恶、鄙夷。

    那种森凉的目光,真切的讨厌,几乎是在瞬间,灼烫了她的自尊心。

    蔺静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她看着席煜离开,看着席煜低头和人吩咐着什么,看着得到吩咐的下人,走到她身边,嘴巴开开合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蔺静忽然笑了。

    他讨厌自己,明明对她什么都不了解,什么都不明白,却那么讨厌她!

    操蛋的生活,从来没有厚待过她,从来没有。

    蔺静憋着口气,疯狂的从席煜的府邸跑出门,直奔自己家里。

    她在家里待了五六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直到发现家里囤积的粮食,都吃完了,再不出门就要饿死了,才决定出去晒晒太阳,随便走走。

    关在家中的这几天,她想了很多。

    席煜不止一次的告诉她,他们之间没有可能,差别很大,她也很清楚,席煜的心里有方朵朵,那个美丽、温柔、幸福,但已经嫁给别人的女人。

    心里有人了不起啊!

    她对席煜的确产生过一些懵懂的、说不清楚的感情。

    不过,就像是席煜说的,人既然看不上她,她也不至于倒贴着上去。

    谁还没有点尊严咋的?

    想通了之后的蔺静,顿感世界宽广,神清气爽,换上一身正儿八经的女装,站在铜镜前,左右看了几遍,总觉得差点什么。

    她给自己上了一层薄薄的妆容。

    告别过去,迎接新生,首先从告别静哥开始。

    她年纪不小了,虽说不着急成亲成家吧,但也要开始做打算,总不能一身街边小痞子的感觉,那样的话,哪个男人不会被她吓跑?

    所以,她决定自己也要变成美丽、温柔的女子。

    妆点一番过后,蔺静出门采购东西,顺便找点活计做。

    哪知道,冤家路窄啊,到哪都能碰到席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