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56章 我谢您全家

苹果彩票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

    蔺静快要被这一嗓子,喊得双腿发虚。

    太害怕被抓住,以至于整个人情绪紧绷,受到惊吓后,立刻灌了好几口水。

    感觉脑子也进水了。

    蔺静暗暗的咒骂了句,调整心绪后,继续沉默的往对面游去。

    她担心被追上,时不时的回头朝着后面看。

    让她感到意外和欣慰的是,派过来的那三个黑衣人,居然都是旱鸭子。

    看着她越来越远,三个人只能干着急,最后咬牙切齿的跺脚决定,“走走走!到河对岸去!”

    这条河不算宽阔,约莫有个一二百米的样子,对于蔺静来说,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如果要从路上经过,则需要绕个远。

    脚力再快的话,少说也得两刻钟。

    蔺静在心中飞快的计算着,与此同时,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岸边,她的一颗心几乎都要欢跳出来。

    顶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爬上岸,尽管累成了狗,蔺静没有停留。

    她冲到对面门前,砰砰就是敲门。

    来开门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样貌约莫有点熟悉,她拍了拍人肩膀,纵身一跃,闪了进去。

    “快快快!关门关门!”

    蔺静吩咐着他。

    年轻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夜里陪她喝酒的小二,后来第二天掌柜的看到那些酒坛子,问他要酒钱,他忘记把席煜给的酒钱放到哪里去了,后来让人给开了。

    再找活计做,就被席煜带到了这里。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蔺静,关上门后,看着在院子里瑟瑟发抖的蔺静,无语极了。

    怎么没回见她,都感觉她有点惨兮兮的。

    不是抱着酒坛,边哭边喝,就是成了落汤鸡,边抖边瞧。

    “我们煜爷在后院。”小二注意到她的眼神,还是出声提醒道。

    蔺静瞅了他一眼,“我知道。”

    她之所以抖,是因为冷,衣服湿的不成样子,之所以到处瞄来瞄去,是因为在看,有没有人追过来。

    关席煜什么事?

    她一点都不想见到席煜。

    蔺静说完之后,不再理会打量着她的小伙子,继续自顾自的抖了会,抖的浑身起了暖意,她这才搓了搓手。

    扭头问小伙子,“小鱼儿在家吗?”

    “在的。”小伙子仍有点警惕,“不过你要是见小鱼儿的话,还要先跟煜爷通告一声。”

    我就不。

    蔺静心里想着,跟小伙子挥了挥手,大摇大摆的往后院走。

    她知道席煜的房间,猜想按照席煜的性子,小鱼儿的房间,应该就在席煜隔壁。

    站在远处朝着那排房子瞅了眼,注意到席煜的房门紧闭,她轻手轻脚,踮着脚尖往席煜隔壁走去。

    屏住呼吸,坚持住。

    胜利就在眼前。

    哪想刚刚从席煜门前经过,房门就打开了。

    她宛如一只落水的老母鸡,惊慌失措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席煜,对比他那张俊脸,清俊出尘的衣着,想想自己发型,看看自己的衣着,蔺静无声而委屈的露出了老母亲般尴尬、慈祥的笑容。

    真是不凑巧。

    还不等她开口解释,席煜长臂一伸,拎住她的衣领。

    蔺静扭过头来,大眼睛瞪着他,无声询问,你干嘛?

    无视她的眼神,席煜始终是那副淡漠的模样,他轻轻的将蔺静提拎起来,照着外面一丢。

    嗯???

    蔺静被丢到一旁。

    “把她赶出去。”席煜出声,淡漠的道。

    这里除了蔺静,就只剩下原先的小二。

    小二算是个机灵人,立刻反应过来,上前就要去抓蔺静的胳膊。

    蔺静傻眼了。

    几个意思啊!

    想到外面很有可能蹲守了一群时刻准备着抓她回京成亲的人,蔺静打死也不能出去。

    她紧张的看着小二,然后张嘴大喊,“小鱼儿!小鱼儿!快来救命啊!”

    小鱼儿白天玩得疯,今天早早的就睡了。

    睡梦之中听到呼喊,猛然惊醒,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黑黢黢的房顶,渐渐缓过神来。

    的确是有人叫她,不是做梦。

    声音听着很熟悉。

    就在小鱼儿怀疑的时候,蔺静仍在拼命的喊。

    这样的行为,对于护女儿狂魔的席煜来说,简直就是**裸的挑衅。

    “够了!”他低声道,“不许喊。”

    你不让我喊,就要把我赶出去,我出去了只有死路一条!

    蔺静不管,继续不依不挠的往死里喊。

    席煜大半生的所有忍耐,几乎都要被她给耗完了。

    他大步朝着蔺静走过去,蔺静见状不对,拔腿绕着院子到处跑。

    席煜不给她机会,直接上拳脚。

    在京城混的时候,蔺静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平时吓唬吓唬人还有点用,一旦到了行家跟前,不出三招就会败下阵。

    席煜很快制服了她,把她的双手剪在身后。

    “哎哟哎哟!我疼啊!”蔺静吐槽,“您能不能轻点啊!啊!小鱼儿!救命啊!”

    “还喊?”席煜蹙眉。

    自打见到蔺静,他的三观,每天都在被她用力的刷新。

    他怎么就不明白了,一个女孩子家家,十七八岁正是好好的年纪,蔺静怎么就混蛋成这样?

    两个人对视一眼,眼中都不肯服输。

    就在这时,小鱼儿的房门从里面打开。

    她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当看到席煜和蔺静的姿势时,惊讶无比的道,“呀!爹爹你和蔺静姐姐在做什么?啊呀!蔺静姐姐,你的衣服怎么全都湿了?”

    “小鱼儿!”蔺静亲切的呼唤道。

    有她在,自己就得救了。

    果不其然,小鱼儿没有辜负她的厚望,见到她后,小鱼儿颠颠的跑过来,让席煜放开了她,然后拉着她的手,仔细的查看,“蔺静姐姐,你怎么了?这样湿漉漉的,不会生病着凉吗?”

    “会啊!”蔺静厚颜无耻,“所以蔺静姐姐来找你了,想用你这里洗个热水澡,这样就不会着凉了,小鱼儿一定知道,着凉的话,是很难受的。”

    “对。”小鱼儿一听,神情严肃起来,“那蔺静姐姐,我们快去洗澡。”

    说完,她完全无视了席煜,拉起蔺静就往自己房间里面跑,等快走到门口,忽然记起来,似乎还有席煜。

    小鱼儿顿住脚步后,朝着席煜看过去,“席煜爹爹,今晚我想和蔺静姐姐一起睡。”

    “……”席煜抿唇。

    没有人顾及他的感受,反正他反对也没用,更何况,他不会惹得小鱼儿不开心。

    蔺静泡在冒着热气蒸腾的浴桶里,感觉到浑身舒爽。

    看来她赌对了。

    就知道小鱼儿是席煜的命门,看来以后还是要跟小鱼儿搞好关系。

    蔺静胡思乱想着,直到小鱼儿稚嫩的声音传来,“蔺静姐姐,你快洗好了吗?还需要热水吗?”

    听见脚步声,隔着袅袅的白雾,她看向小鱼儿。

    她小脸通红,两只漆黑的眼睛,写满了单纯。

    多么让人沉迷。

    曾经的她,不知道是否也有这样单纯的眼睛,只是如今这双眼睛看过了太多的人心,早已无法像最初那么清澈。

    蔺静笑着对她摇了摇头,说自己快洗好了。

    当天晚上,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外面的蝉鸣一下高过一下,小鱼儿大概是真的累了,躺下没有多大会,就传来了平缓的呼吸声。

    她睡不着,在想今天的事情。

    蔺静清楚,这么躲着下去,不是办法,只是她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以前曾经有过,让席煜充当她的男人,把她娶进家门,有席煜做靠山,家里人谁还敢轻易的拿捏她。

    只是她试过了,席煜别说配合她了,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是对他眼睛的侮辱。

    拜托。

    她长得有那么抱歉吗?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蔺静在小鱼儿床上,折腾到大半夜,最后眼皮子重的实在抵挡不住,才沉沉的睡过去。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第二天,蔺静就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卖队友。

    她快恨死席煜了。

    醒来后,蔺静第一时间跑到大门口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黑衣人在左右,顿时放心。

    不过她不敢回家,主动提出来要跟小鱼儿在这里一起住着,陪小鱼儿玩耍。

    小鱼儿没有什么心机,自然答应。

    席煜原本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结果到了快中午的时候,他突然喊蔺静跟他一起出门趟,说是有事情要她帮忙。

    人在屋檐下,吃人家的,喝人家的,住人家的。

    不帮忙说不过去。

    蔺静怀疑有诈,还是跟着去了。

    两个人一起上街买鱼,小鱼儿想吃鱼,街道上十分热闹,各种贩卖东西的小商小贩都争相销售自己的东西,各个都十分精通自卖自夸这项本领。

    席煜看起来对买菜很熟练,目不斜视的走到一家摊子前,三两下就买好了鱼。

    总算是可以回去了。

    夏天太阳很晒得,同时她还担心被黑衣人抓走。

    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回去的路上,突然从旁边跳出来三个穿着布衣的男人,他们恭敬的对着席煜行礼,而后道,“煜爷,我们是从京城蔺府上来的,奉了老爷的命令,来带七小姐回家成亲,七小姐此番逃婚出来,家中许多人担心不已。这些日子,七小姐有劳煜爷的照顾。”

    说话的这个,是见过世面的,自然认识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席煜。

    他虽然怀疑,蔺静怎么会跟席煜搭上关系,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蔺静带回去。

    想到这里,那人又对蔺静说,“七小姐,咱们回家吧!”

    不想回!

    蔺静还在想怎么用席煜糊弄他们,就听见席煜道,“既然如此,七小姐还请你们带回去,成亲乃人生大事,万万不能耽搁了。”

    “???”

    蔺静满脸难以置信,她看着席煜,你这么体贴,我谢谢您全家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