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51章 冤家路窄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席煜把小鱼儿抱在怀里,仔细端详,确认小鱼儿毫发无伤,才抬起眸子,看向对面气急败坏的女人。

    蔺静气鼓鼓的,胸口剧烈起伏,落进席煜的眼底,只听他冷嗤着勾了勾唇。

    女人看起来很眼熟,但就是不检点。

    席煜自认为,他不会认识这种女人。

    对于蔺静骂骂咧咧的那些话,他只觉得吵,一个字都没听到耳朵里去。

    眼下小鱼儿没有事情,没必要和无聊的人,浪费时间,席煜的转身打算离开。

    他的直接无视,彻底激怒了蔺静。

    就没有见过这么目中无人的人!

    在京城的时候,她自认倒霉,是自己上赶着去抱席煜的大腿,赖不了人家席煜对她冷言冷语相待。

    可她都一溜烟的跑到江南,在这里居然都能碰见他,还是以这种不友好的方式。

    他席煜凭什么一脸鼻孔朝天的德行啊!

    不!

    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蔺静脑门一热,不管不顾的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席煜的衣角,“你不准走!席煜!事情还没解决,别想一走了之!”

    两个人这边拉拉扯扯,推推搡搡,立刻引得周围不少人围观过来。

    众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将二人包围在正中间。

    席煜蹙眉,感到厌烦,他冷冷的视线,落在蔺静的身上,薄唇轻启,“松手。”

    “不松!”蔺静不甘示弱的瞪眼睛,“你刚才推我的那一巴掌怎么算!幸好我反应及时,不然我岂不是要狗吃屎?”

    “你想怎么算。”席煜半眯起眸子,靠拢的稍微近了点。

    “你跟我道歉!”蔺静捏紧拳头,在他眼前挥了挥,“对!道歉!还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正好她从京城跑到这里,身上的银钱都用完了,遇见席煜算他倒霉,她非得好好的讹他一顿!

    蔺静说完,扬眉鼓腮的看着他。

    论经商谈判,整个大梁朝里,席煜说自己是第二,绝对不敢有人自称第一。

    蔺静提出来的条件,席煜只是过了一便耳朵,便摇头否定,“不行。”

    不行?

    真是岂有此理!

    蔺静当即不干了,她今天要是讹不到钱,注定今晚要露宿街头。

    她看着席煜,眼圈渐渐变得红了,更红了,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之中,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一个小女子,被你无端端的推了一把,现在胳膊都疼,浑身都疼,让你给我道歉,赔钱,你居然一口拒绝!还有没有天理了啊!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评评理!他还是不是个男人!有没有人性啊!”

    蔺静哭起来相当夸张,窝在席煜怀里的小鱼儿,都吓到了。

    她勾住席煜的脖子,跟他咬耳朵说道,“席煜爹爹,那是蔺静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呢?”

    席煜抿唇。

    小鱼儿的话,让他忍不住思绪飘走。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和女人斤斤计较的人,就算有时候知道,女人算计自己,想从自己这里拿走点好处,他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蔺静,他总是不想让她如愿。

    这种感觉,盘旋在胸腔,说不出来,也吐不出去,总之就是相当难受。

    “哇!啊啊啊啊!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啊!”耳边传来女人的痛哭嚎啕声,指指点点的议论声更加嘈杂,席煜渐渐回过神来,他看着对面的蔺静,从怀中抽出来一张支票,丢给她。

    蔺静见到支票,眼睛都亮了。

    顷刻之间,不哭不闹,她抓起支票看了眼,当看到上面的数额时,简直倒抽一口凉气。

    这…这这…这够她挥霍大半辈子了啊!

    她原本只是想讨点钱聊以度日,没想到要这么多啊!

    蔺静是个爱财有道的女人,此刻的支票,俨然成了烫手山芋,见席煜要走,她赶紧又追上去,只是等冲到席煜跟前,看着那双平静的眼睛,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蔺静姐姐,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家吗?”小鱼儿不谙世事,天真的邀请着。

    “不……”蔺静小幅度的摆摆手,“我只是想说…这给的钱太多了……”

    她看向席煜,不巧注意到席煜嘴角的讥诮。

    不等她再度开口,席煜已经说道,“多出来的部分,买你以后都消失在我眼前,我不想再看到你。”

    “……”

    她就这么遭人嫌弃吗!

    “席煜你几个意思?”蔺静并不是没有被侮辱过,甚至有很多时候,那些人的话,比席煜的要难听上一百倍。

    但此时此刻,难以忍受的委屈,像是雨后春笋一样,爬了出来。

    她红着眼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冲动,冷冷的笑,“好!想让我消失,不是吗!我消失!你满意了吧!”

    “嗯。”

    “你!”蔺静恶狠狠地咬牙,“席煜,你混蛋!”

    席煜没有回话,抱着小鱼儿,轻飘飘的绕过蔺静,步伐沉稳的离开。

    看着他们的背影,蔺静深深吸了口气,即便如此,眼泪还是如同滂沱大雨,汹涌而下。

    “小姑娘,你没事吧?”好心的围观大婶,看到蔺静的模样,担忧的询问道。

    蔺静摇了摇头。

    她没事,她当然没事,这个世界上,谁有事她都不可能有事。

    蔺静擦了把眼泪,将银票揣进怀里,朝着最大的客栈而去,她有了钱,怎么可能不快活?

    “这小姑娘……”大婶看着蔺静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黄昏时分的天特别好看。

    小鱼儿趴在窗户旁边,朝着外面看去,金色的光芒,温柔的照在屋檐上,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云朵也变得火带一般鲜红。

    她看见成群的鸟儿从空中掠过,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蔺静。

    小鱼儿转过头,看着正伏案处理事务的席煜,问道,“席煜爹爹,你讨厌蔺静姐姐吗?”

    “谁?”席煜抬起惺忪的眸子,朝她看过来。

    知道他忙起来时,十分专心,小鱼儿只好又重复了一遍道,“蔺静姐姐。”

    “嗯。”

    席煜神情没有异样,平静的回答。

    小鱼儿从窗台上跳下来,她纵身一跃的那一瞬间,席煜的心都揪了起来。

    看她稳稳落地,他紧蹙的眉头渐渐放松,仍少不了的道,“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动作。”

    “席煜爹爹,你都快和哥哥一样啰嗦了。”小鱼儿走到他书桌前,托腮不解的问他,“爹爹,蔺静姐姐很好的。”

    “……”席煜没回话,扫了小鱼儿一眼,低头继续看分账本。

    明天他要去织造厂里面亲自查看,在此之前,要把所有手头的资料先过一遍。

    “蔺静姐姐人美,心善,更重要的是脾气好,就算你讨厌她,也不应该那么对她。”小鱼儿指的是白天里席煜的所作所为,她撅起嘴嘟囔道,“你没看到吗?蔺静姐姐都哭了!”

    “嗯。”他看到了。

    “我觉得蔺静姐姐好可怜。”小鱼儿说半天,回头却见席煜还在处理文件,她颠颠跑过去拉他的胳膊,“席煜爹爹,你应该和蔺静姐姐道歉!”

    “为什么?”

    “不管怎么样,你把女孩子惹哭,就是你的不对!”小鱼儿振振有词的说道,“哥哥这么教我的!哥哥都懂的道理,爹爹怎么不懂?”

    小鱼儿把手中的账本藏起来,光着脚丫往外面跑,“爹爹,你先去道歉,道歉过后,我再把账本给你!”

    她挥了挥手,转眼消失不见。

    阳光悠悠然,轻盈如羽毛,落在席煜的睫毛上。

    他揉了揉脸,明明觉得没必要对那个愚蠢的女人道歉,可脚步还是不停的离开了宅子。

    算了。

    就当是讨好小鱼儿好了。

    他不是为了蔺静,而是不忍小鱼儿伤心。

    江南水乡的夜晚,静悄悄来临。

    席煜走在街道上,亘古悠久的风,拂面吹过,不远处的柳条轻轻摇曳,暖黄色的余辉跟着一并舒展。

    白日里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渐渐稀少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众人忙碌着收摊往家里赶。

    “石林他爹!又给你家媳妇买的桂花糕啊!”

    “是啊!”一个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憨厚的笑,他挠了挠头,额头上大汗淋漓,“她这两天嘴馋,总嚷嚷着要吃这个。”

    “我家那娘们也是,隔三差五就要吃点新鲜的。”

    “有身子的女人就是麻烦!”

    几个男人虽然嘴上都是嫌弃着,但脸上浓重的笑意却丝毫不减。

    席煜看着他们,直到他们一个个脚步匆忙的往家赶,再回过神来,发觉四周已然亮起星星点点。

    这一盏盏柔和的灯,没有一盏是为他点亮的。

    他勾了勾唇,不以为意的继续往前走,一路行来,他没有找到蔺静。

    鬼知道她消失在了哪里。

    席煜打算,再找半个时辰,如果还是没有结果,就此作罢。

    这么想着,这条狭窄的小巷竟走到了尽头。

    席煜拐了个弯,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酒馆。

    他不喜欢喝酒,醉酒让人变得不是自己,席煜是个克制冷静的人,不喜欢失控的感觉。

    抬头看了眼酒馆,不巧就在这时,从酒馆里面传来女人的喊叫声,“小二!小二!再给姑奶奶拿酒来!姑奶奶…姑奶奶我…嗝……姑奶奶有的是钱!”

    紧跟着啪的一声,手掌拍在桌面上。

    席煜的嘴角抽了抽。

    他面无表情的走进去。

    天色将暗,偌大的酒馆里,只有她一个女人,醉成死狗一样的倒在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