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47章 她对你念念不忘

快乐时时彩注册投注地址【pg123.net】

    小鱼儿觉得吧,容逾安今天特别不对劲。

    他不让自己叫哥哥,那她叫他什么呀?

    况且,他们本来就是兄妹的关系,总不能直接呼叫他的名字吧?那多不懂礼数。

    小鱼儿挠了挠头,见容逾安视线移开,她在他怀里挣扎着要下来。

    不懂的地方,要跟他理论理论。

    她一挣扎,容逾安更加不高兴,他快速的抱着她,走进房间,直接把她放到床上,沉默又吓人的看着她。

    小鱼儿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想要找被子把自己盖起来。

    刚悄悄摸摸的抽出来一条棉被,就被容逾安一把抓过,丢到地上。

    地上?

    小鱼儿不高兴了,你生气就生气,丢我棉被做什么?

    地上多脏啊!

    她愤愤的瞪了眼容逾安,“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不许叫我哥哥。”容逾安道,“以后叫我的名字,我们原本就不是亲生兄妹,我也没有把你当妹妹看。”

    “那你把我当什么看?”小鱼儿不解,“虽然我们不是亲生兄妹,可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不是亲生的,却是一起从小长到大的,这种纯真的感情,小鱼儿很珍视的。”

    容逾安瞥了她一眼,神情有点僵硬。

    纯真的感情?

    他对她的感情,可从来都不纯真!

    谁要跟她一个小丫头有纯真的感情啊!

    见她越说越离谱,容逾安皱眉,把被子从床下捡起来,他轻轻的拍打了下,放到床上。

    “睡吧。不早了。”

    “……”小鱼儿蹙眉,“你还没有说清楚呢!”

    容逾安仿若未闻,抓着被子,把她兜头罩住,小鱼儿的声音顿时闷闷的。

    她在棉被里面拱来拱去,好不容易露出个脑袋,就见容逾安近距离的贴在她的脸上,两个人的额头几乎靠在一起。

    眼神漆黑,呼吸温热。

    小鱼儿一时微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眨眨眼睛,觉得气氛不对劲。

    “哥哥……”

    容逾安的吻落在她额头上,顿了顿,又落在她的眼睛上,“睡吧,我等你长大。”

    他的声音温柔,带着极其强烈的蛊惑性,小鱼儿第一次感到有害羞的情绪,她瘪瘪嘴,闭上眼睛,乖巧的点头。

    看着她入睡,容逾安坐回床边。

    他托着腮,觉得时间对于他来说,过得还是太慢。

    …

    小鱼儿第二天睁开眼,再次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仍旧觉得容逾安怪怪的。

    她昨天没反应过来,早上忽然意识到,或许容逾安的心情不好。

    洗漱完毕过后,小鱼儿颠颠的跑去找容逾安,却被告知,容逾安已经出门了。

    “哥哥去哪里了?”她不懂的问下人。

    “似乎是去习武了。”

    今天应该不习武的啊,他们的师傅,这两天都不在京城。

    小鱼儿得到了一个一听就是假的答案,更加好奇容逾安的去向,她闷闷不乐的,想找人玩找不到,想到隔壁的席煜,拔起双腿,跟下人说了一声,就直奔席府。

    “席煜爹爹!”一只脚刚刚踏进席府,小鱼儿便奶声奶气的叫道。

    “席煜爹爹!”

    她从正门一路喊,喊到正厅,看见席煜正坐在正厅里等着她。

    小鱼儿跑过去,扑到他怀里,小脸胡乱的蹭来蹭去。

    席煜知道小鱼儿的性子,她平时撒娇惯了,于是便由着她来,过了会,小鱼儿抬起头,笑嘻嘻的看着他,“席煜爹爹吃饭了吗?”

    “吃了。”席煜放下手中的账本,温柔的看着她,“小鱼儿吃饭了吗?”

    有容逾安照顾她,小鱼儿每天一日三餐是必不可少的。

    容逾安原本也是被人宠着疼着的年纪,因为小鱼儿的关系,却早早地成熟稳重起来。

    他很会照顾人,正是因为如此,容玄和方朵朵,才放心的把小鱼儿给他看护。

    哪想席煜这句话问完过后,小鱼儿的嘴巴却难过的撅了起来,她摇着头,不高兴的说道,“没吃。”

    “嗯?”席煜微微皱眉,“怎么不吃呢?”

    一边声音温柔的询问原因,一边给站在身旁的管家使眼色,让他赶快准备早饭过来。

    管家领命而去,小鱼儿与此同时低沉着的嗓音开口,“哥哥一大早起来就不见了。”

    “去哪里了?”

    “哼!不知道!哥哥是骗子!今天根本不用习武,哥哥却跟婢女说是去习武了!他就是想骗我!”小鱼儿说起来这一茬,内心十分激动,话跟着多起来。

    她小拳头捏的紧紧的,漂亮的眼睛盯着席煜道,“我很生哥哥的气,反正这回哥哥如果不跟我道歉,我就不理他。”

    “好。”

    席煜不是很懂他们小孩子的思路。

    在他的记忆里,因为童年的不幸,逼迫他极其迅速的成长。

    娘亲兆淑仪被梁安帝的人带走那一刻起,他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幸好当时有好心人收留他,他跟着好心人学做生意。

    当然,所谓的好心人,只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好心人收留的男孩子,不仅仅只是他一个。

    好心人是个很英俊的男人,不过却终身没有娶妻,他不断的寻找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看中他们的天赋,然后培养他们,让他们互相竞争,从而在众人里面挑选出来一个 最优秀的人,继承他浩大的商业帝国。

    每一次的竞争,都是生死选择。

    那些失败的,大多数非死即残。

    越是往后,越是要攀登顶峰,竞争越残酷。

    他记得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和另外两三个男孩一起困在一座大雪山里,没有人前来救援,必须靠自己走出去,因为好心人说了,要想继承他的王国,不但要头脑聪明,更要有强健的体魄,他可不想让自己的继承人,随随便便就嗝屁。

    那次的考验,让席煜看清楚了人性的黑暗。

    他们原本是四个人,最后走出来的只有他一个。

    原本性情薄凉的他,上了山之后就独身一人,去寻找所谓的宝箱,另外三个人,在平时就是很好的朋友。

    他们一起选择了另外一条道,相互扶持。

    然而最初都是美好的,到了后来,席煜看到他们的时候,发现了两个人的尸体,还有一个人一半的身体。

    长久的饥饿,让他们互相残杀。

    他成长的很快,对好心人没有怨恨,他知道,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黑暗、失望、挣扎、痛苦、无法解脱。

    每一个活在里面的人,都要承受不同程度的痛苦。

    小鱼儿发觉,席煜好久没有说话,她转过头去,见他似乎在想什么事情,皱了皱眉。

    管家在这个时候过来,身后跟着一些端着饭菜的婢女。

    小鱼儿眼睛一亮。

    她早上起来,气都气饱了,哪里还会吃东西,现在看到这些吃的,肚子不由自主的饿了起来。

    “席煜爹爹,这些都是给我吃的吗?”她盯着那些吃的,咽了口水。

    小鱼儿稚嫩的声音,让席煜从悠远的回忆中抽身出来。

    他的眸子渐渐清明,略微迟缓的看向小鱼儿,顿了顿才回答道,“嗯。你没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席煜爹爹真好!”小鱼儿说道,“比哥哥好多了!”

    她嘟囔完了,用两只小短腿,跑到桌子跟前,开始大快朵颐。

    席煜收回心绪,走过去陪着她,他给她盘子里面夹菜,“吃多点。”

    小鱼儿心满意足。

    吃的肚子滚圆滚圆的,小鱼儿后背靠在椅子上,直嚷嚷肚子难受。

    席煜没辙,忍不住笑出声。

    记忆里方朵朵也有这种时候,不知道自己的饭量,傻乎乎的吃,然后难受大半天。

    小鱼儿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很多脾性倒是和她很像。

    “爹爹帮你揉揉。”席煜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乖乖的。”

    小鱼儿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笑的眼睛弯弯,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席煜爹爹真好!怪不得蔺静姐姐,会对你念念不忘呢?”

    好端端的提到了蔺静,席煜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其实对别的人,都不怎么上心。

    “蔺静是谁?”

    “……”小鱼儿一怔,嘴巴张了张,“席煜爹爹,你在和蔺静姐姐闹矛盾吗?”

    有时候爹爹和娘亲,闹起来矛盾的时候,娘亲也会玩这么一招,假装不认识爹爹,然后无论爹爹怎么哄,娘亲都不理会。

    反而是爹爹把娘亲扛到房间里,两个人打一架就好了。

    小鱼儿的脑袋瓜,想不通大人之间,是怎么回事。

    见席煜不说话,提起来蔺静就沉默,小鱼儿又继续道,“席煜爹爹,其实我觉得蔺静姐姐挺好的啊,蔺静姐姐好可怜的,昨天晚上从你这里离开之后,天色那么暗,蔺静姐姐无家可归,跑到我们家住着呢。我娘亲说她甚是可怜,于是便让她在我们家住下来了。”

    别的席煜都没听到心里去,后半句却是懂了。

    他的手微微一顿,看着小鱼儿,低头蹙眉,“你说什么?她在你家?”

    隐约记起来,昨天是有一个女人,至于叫什么,他不在乎。

    不过,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去打扰方朵朵的生活。

    席煜的情绪不高,眸子温度都降了下来。

    小鱼儿没有发现异常,只是道,“是啊。大半夜去的,席煜爹爹,你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对蔺静姐姐那么不温柔呢?”

    “我们去你家看看。”席煜心中反感,蔺静的做法,他提议道,不等小鱼儿答应,抱起来她就往容府走去。

    而此时此刻的蔺静,正和方朵朵坐在一起吃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