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35章 这里只能哥哥亲,知道吗

苹果彩票快乐时时彩开奖直播

    方朵朵有喜的消息,当天傍晚,就在整个京城传遍了。

    所有的京城人都哗然了。

    众人纷纷猜测,这宠妻狂魔玄王爷,不知道这回会把方朵朵宠到什么程度。

    男人们当然只是想八卦八卦,打发打发时间。

    女人们除了八卦,还有对玄王爷深深的爱慕和对方朵朵浓浓的嫉妒。

    大家都是女人,凭什么方朵朵的命这么好?

    容玄的样貌举世无双,不但如此,还有权有势有钱,就算成了亲,也挡不住趋之若鹜的女人。

    时常会有不少的女人,来自荐枕席。

    不过那会,都被容玄给打发走了。

    可眼下方朵朵有了身子,这是一个好机会。

    容玄没有任何的侍妾,只单单有一个方朵朵,有了身子的女人,十个月都不能有那什么生活。

    说到底,就算是再隐忍的男人,都会有那方面的需求。

    京城里那些未出阁的女子们,得知这个消息后,再次变得蠢蠢欲动。

    次日第二天,容玄下朝回府的路上,不止一次的遭到女人的围追堵截。

    他感到厌恶,每次都是面无表情的让侍卫打发,却不料这天回府的时候,遇到个难缠的。

    那女人一上来,就栽倒在他的轿子跟前,说什么是他的轿子冲撞了她,必须要容玄抱抱才能起来之类的。

    典型的碰瓷。

    容玄对方朵朵宠爱,并不意味着,对所有的女人都温柔。

    他看都没看地上的女人,直接丢了一大锭银子,“这些钱足够你去看病,从脚到头,全换一遍都够了,别挡本王的路。”

    侍卫们清楚容玄的脾气,赶紧的把女人给拖到一边去。

    再不拖走,恐怕女人会更惨。

    容玄回到府上,照样对着方朵朵嘘寒问暖,端茶送水。

    他最喜欢贴身伺候她。

    哪怕给她安排了丫鬟婢女,姨婆子们也都鞍前马后,可他总觉得,不是自己照顾的,终归有点不放心。

    况且,就这么一个女人,就算亲手照顾她一辈子,他都觉得不够。

    方朵朵怀了身子之后,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圆润的很快。

    不过她之前太瘦了,现在胖一点,反而手感不错,就连人都看起来精神很多。

    容玄担心下人们嚼舌根,提前吩咐过,谁都不许说方朵朵胖,否则的话就会被送出容府。

    容府待遇好,主子亲,哪一个进来的下人,都觉得自己像是进了天堂,哪里敢忤逆他们。

    不过,下人们到底是人,闲下来多多少少会说一些听来的八卦。

    于是方朵朵便知道,每天容玄上朝下朝的路上,都会被美人相堵。

    她气的不轻,决定给容玄重振一下妻纲。

    老虎不发威,还真当她是hello kitty咋滴!

    方朵朵让下人送了些瓷器到房间里,价格自然不会多贵,因为她要用来摔。

    摔贵的,作为财迷,她很肉疼。

    命下人在门口守着,容玄一进来就赶紧通知她。

    小鱼儿和安安在院子的大树下乘凉,看着那些婢女们忙忙碌碌,十分不解。

    如今的小鱼儿已经两岁多了,除了会叫个哥哥,其他的都不愿意开口学。

    不过,安安惯着她。

    就算她只一个眼神,他都能猜到,她想干嘛。

    小鱼儿扯了扯安安的衣角,指了指那些忙碌的下人,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不解,似乎是在问,“他们在干什么?”

    安安头也不抬,继续翻看手里的书,同时递给她一杯水,“喝水。”

    小鱼儿摇摇头。

    安安这才皱眉,视线从书上挪开,稚嫩的小脸上,带着宠溺,“喝口水,你已经一个时辰都没喝水了,天气热,不喝水会中暑的。”

    小鱼儿看着安安,心想,安安哥哥长得真好看。

    唇红齿白,眉目清明,不说话的时候,好看,说话的时候,还好看,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

    好看的人说什么,她都愿意听。

    小鱼儿笑嘻嘻的点点头,然后从椅子上一滑,两只小脚丫着地,颠颠的跑到安安怀里。

    安安被她扑的一脸懵逼。

    “怎么?”安安把小鱼儿拉出来,她脑袋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拱,让他的耳朵都飘上了几朵红云。

    小鱼儿嘿嘿的笑,蓦地,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上亲了口,“哥哥哥……”

    “……”

    安安脸红了。

    轻咳着看向别处,见到那些依旧忙碌的下人,慌乱之中转移话题,“那些下人搬东西,是为了给爹爹演戏。”

    小鱼儿年纪小,如今的心智,哪里比得上五岁的安安,他想换话题,小鱼儿毫无招架之力。

    她仰着小脸,继续眨眨眼,接着发问。

    安安轻咳了声,靠近了点说道,“娘亲又要开始表演了。”

    “……”

    两个人说话的间隙,看见容玄已经入了府,远远而来。

    安安拉起小鱼儿的手,站起身来,和容玄行礼,“爹爹。”

    容玄扫了他们一眼,竟然信步朝着二人走过来。

    “安安。”容玄低下头看他,“你年纪不小了,爹爹给你安排了学堂,过两日,你便到学堂去念书,和你的太子哥哥一起,你可愿意?”

    “孩儿愿意,多谢爹爹。”安安口齿清晰的回答。

    “好。”容玄嗯了声,看见小鱼儿红润润的脸,刚想蹲下身,去抱一下,却被安安拦在跟前。

    他沉着小脸,一本正经的道,“爹爹,娘亲似乎在房间里等你,好像很生气。”

    “哦?”容玄蹙眉。

    他是最宠方朵朵的,哪里能舍得让她生气,被儿子一提醒,小儿媳妇也不抱了,只是捏了捏小鱼儿的脸,“那你们两个人玩,我去看看你们娘亲。”

    “好。爹爹慢走。”

    等容玄离开后,安安把手中的书籍放下,转过身,看着小鱼儿憨笑的脸。

    蠢蛋。

    他小小的手指,在小鱼儿脸上擦了擦,正好就是容玄刚才碰过的地方。

    “以后不许别的人碰你的脸,还不许别人抱你。”安安严肃的道,见小鱼儿满脸不解,他戳了戳她的额头,“听见了没?”

    小鱼儿摇摇头。

    “有哥哥抱你就好了。知道吗?”

    安安说这话的时候,温柔极了,那双好看的黑眼睛,她见过的星星都比不上的好看。

    好看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小鱼儿点了点头,“哥哥…哥哥……”

    安安抱着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亲,“这里也只可以哥哥亲,知道吗?”

    两个人在外面坐了会,安安看完一本书,回过神来,却见小鱼儿不知何时,在椅子上睡着了。

    看着她的睡颜,他的整颗心都化了。

    他丢下书,轻手轻脚的把小鱼儿抱起来,送她回房。

    小鱼儿睡得不安稳,途中便醒了,不过却赖在他怀里不肯下地走,安安也没撒手。

    她勾住他的脖子,睁着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看他。

    安安觉得不自在,却很享受她这样崇拜的目光。

    他的耳朵再度红了红。

    小鱼儿的厢房,和他都在西边的院子,从娘亲房间经过的时候,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安安顿下脚步。

    尽管知道娘亲是演戏,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他把小鱼儿放下来,一大一小,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的听着。

    “容玄!你是不是觉得!我有身子了!年纪大了!所以就开始喜欢那些年轻貌美的!”方朵朵摔了又一个瓷瓶,叉着腰骂道。

    房间的地上,已经是一片凌乱。

    容玄被她吼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目光却停留在她的脚上,“朵朵,你别乱动,生气归生气,那些碎片会弄伤你,你千万别动。”

    “容玄!”方朵朵挠头,“我跟你说正事了!你别想转移话题!你跟我老实回答!那些女人是怎么回事!”

    “没有女人。只有你。”

    “我不信!”方朵朵委屈,说着说着,嘴巴就撅起来。

    自从她有了身子,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四个多月了,容玄除了尽心尽力的照顾她,其他时候,根本碰都没有碰过她。

    有好几次,方朵朵已经表现的够明显了,可他却呵呵呵呵,端坐如初,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甚至就在前几天,她特意把御医请过来,特意让御医提起来那方面的事情。

    御医说不要太剧烈便可,容玄当时分明是听见了,晚上的时候,又成了柳下惠。

    方朵朵把疑虑告诉了纳兰雪和关悦,结果被她们两个塞了一嘴狗粮。

    狗屁的不能有那方面的,人李清臣和萧景蓝不是男人啊?人的儿子闺女也没见有个不稳妥啊?

    容玄就是不想碰她。

    方朵朵算是看清楚了。

    她越想越觉得难过,越是难过就越是口不择言。

    到后来,她一屁股坐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你就是变心了!你不爱我了!你都没有碰过我!”

    “我没有。”容玄捏了捏眉心。

    他和方朵朵年纪都大了,他变得更加沉稳,他的朵朵却还是像年轻时候那样。

    甚至容貌都没有多大的差别。

    每次只要看见她,他都激动的不得了,哪里是不爱她?哪里是变心了?

    至于不碰她…他是强忍着的。

    她身子软,每晚一起睡,她就像是条鱼一样,在他怀里扑腾,他恨不得把她弄死。

    可她肚子里头有孩子。

    御医交代过,她之前身子中了毒,后来虽然调养,但相对而言,仍比起来其他人要虚弱。

    这一胎,容玄其实很担心。

    担心的多了,自然行事小心翼翼。

    倒是没有想到,他这边忍得辛苦,小女人反而怀疑他变心。

    “真没有。你身子不行,要好好调养,等这胎生下来,我天天宠你。”容玄上前,绕过那些破碎的瓷器,把她抱在怀里,“嗯?”

    方朵朵气鼓鼓的红着眼看他,“大夫都说了……你轻点就可以…”

    “你想要了吗?”容玄定定看着她, 蓦地笑了,“原来是这样。”

    !!!

    羞耻啊!!!

    方朵朵脸都红了,她推着容玄的胸膛,“才…才……”

    话没说完,就被容玄堵住了嘴巴,他吻得凶悍,方朵朵只觉得快要窒息的喘不上气来。

    这是坏了身子之后的第一次,容玄格外耐心,格外小心,格外轻柔。

    “可以吗?”

    “疼吗?”

    “那我进来了?”

    “……”

    安安听到后来,觉得不对劲,怎么听起来,像是爹爹和娘亲在打架?

    他要不要进去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