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34章 崭新的生活

高频彩网上投注

    晚饭的时候,关于回京与否这个问题,众人进行了一场深刻的交流。

    就连小小年纪的安安和小鱼儿,都一并被算在内。

    关悦和李清臣,相依相偎,两个人对回不回京城没什么意见。

    本来他们都不是京城的,羁绊之类的东西,对他们而言,几乎是不存在的。

    安安和小鱼儿,则一一表示,都听你们的。

    不过安安的言辞之中,还是隐约透露出来,他其实想回京的。

    方朵朵托腮看着容玄,两个人视线相撞,容玄的目光深邃,看着安安,半晌后才说,“那就回京。”

    回京城的计划,就这么定下来。

    很快,远在京城里的萧景淳得知了消息,特意派来了一大堆士兵,前来帮忙搬家。

    路途漫漫,少不了是一番折腾。

    因此,有几乎半个月的时间,方朵朵都在忙碌着收拾家中东西。

    要带走的东西挺多的,到底是生活了近一年的地方。

    家具都是下人帮忙的,方朵朵主要收拾的是一些书画小玩意。

    她从书房里翻出来不少书信,仔细一看,居然都是容玄写的。

    方朵朵激动,以为抓住了容玄的小辫子,她打开看了眼,然后愣住了。

    紧跟着又打开了第二封,第三封,第四封…

    清一色的,都是容玄写给她的。

    上面有署名,有落款,落款的日期,让方朵朵陷入了沉思。

    稍微动了动脑子,就知道,那段日子,正是容玄不在边城,带兵四处征战的那半年。

    几乎是每天一封,上面仔仔细细的汇报了他的生活。

    大多数都是枯燥的军旅生活,偶尔会写一些自己的心得,方朵朵注意到,容玄挑到信上给她讲的,都是一些有趣的事情。

    只是这封信,从来没有送到她手上过。

    方朵朵动作缓慢的,把这封信一一的收好,然后放到了一个木匣子里,抱着回了卧室。

    晚上的时候,容玄在她身上奋力耕耘之后,两个人抱在一起,沉沉的喘息。

    方朵朵软绵绵的趴着,看见容玄的脸,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他曾经写过的那封信。

    眸色渐渐暗沉下来。

    她抿了抿唇,将他抱得紧了几分。

    有下人来帮忙,历经半个月,边城家中的东西,几乎都收拾妥当,容玄和李清臣挑选了个时间后,然后启程返回京城。

    浩浩荡荡的队伍,从官道行走,有侍卫保驾护航,一路没有大碍。

    到了京城,意外的在城门口,看到了萧景蓝。

    萧景蓝和之前两年相比,常年驻守边关,风吹日晒后,身材高挑健壮,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大将风范。

    “七皇兄!”萧景蓝笑着跟他们打招呼,阔步上前。

    容玄从马上跳下来,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萧景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十二。”

    “七皇兄!七嫂嫂呢!”两个人才说了一句话,在一旁等待多时的纳兰雪就有点等不及了,她挤到前面来,巴巴的眨着大眼睛问道。

    容玄扫了她一眼,指了指身后的马车。

    “谢谢皇兄告知!”纳兰雪笑着谢过,提步快速的走到马车旁边,其余下人看她穿衣打扮,纷纷行礼问好。

    纳兰雪走到马车前,喊道,“七嫂嫂!七嫂嫂!”

    舟车劳顿,这奔波的十几日里,方朵朵简直快要死了。

    颠簸的屁股疼就不说了,马车摇摇晃晃的,吃点东西都会被晃出来,搞得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短时间内迅速消瘦。

    好不容易她找到了一项打发时间的娱乐活动,现在睡觉都不让了?

    到底还要不要人活了?

    早知道回京城这么遭罪的话,她就乖乖的待在边城了。

    “七嫂嫂!七嫂嫂!”

    外头呼喊的声音,依旧在耳边盘旋。

    方朵朵睡是睡不成了,叹了口气,坐起身来,她看看车厢里的另外两个小不点,用脚踢了踢安安,“我好像听见有人叫我?”

    “……”安安无语,“娘亲没有听错,的确是有人在叫你。”

    “哦。”方朵朵点点头,打开窗户朝着外面看去。

    她看到高高的城墙,看到来往的行人,还看到了一个不断放大的女人的脸……

    “七嫂嫂!”

    那张脸张开血盆大嘴,声音近在耳畔,方朵朵啊的尖叫,连连后退撞到了车壁上。

    “娘亲?”安安皱着小眉头,一脸老成的模样,“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有个大嘴!”方朵朵惊魂甫定的说道,担心安安不相信,她指了指外面,“突然来了个女人,女人嘴巴好大,血盆大口啊,吓死了!”

    “七嫂嫂?”

    车门被人敲了敲,紧跟着从外面打开来,露出一张俊俏的脸。

    “……”

    方朵朵无语的看着这张脸,这不是刚才吓唬她的人吗?

    “你是谁?”方朵朵皱眉。

    纳兰雪原本满心欢喜,听到这句话,顿时有些傻眼了,她端详着方朵朵,“我是纳兰雪啊!七嫂嫂!你怎么把我给忘了?”

    “我把自己都给忘了。把你忘了算什么!”

    “……那七嫂嫂很厉害。”纳兰雪嘴角抽抽的道,“难不成王妃是失忆了?”

    “你怎么知道?”方朵朵意外,“我就是失忆了!”

    纳兰雪无语了。

    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之前七王爷就闹过一次假失忆,这王妃是不是也觉得好玩,特意来玩一玩?

    既然是玩一玩,肯定不喜欢被人拆穿。

    纳兰雪决定,不管方朵朵要玩什么,她都奉陪到底。

    没有方朵朵在京城的日子里,别提过得有多么无聊了,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了她回来,想怎么玩都可以!

    “啊……”纳兰雪打定主意后,笑着朝她伸出手,“七嫂嫂失忆了也无妨,不如让我跟你讲讲以前的事情?咱们两个以前可是无话不谈的好友!”

    就在这时,方朵朵听见容玄的声音,“先回府,到了府上再叙旧。”

    纳兰雪和萧景蓝一样,对容玄十分敬重,知道他以前的事情,除了钦佩外,还有更多的是心疼。

    因此,对他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

    一行人回到了京城,奴婢们早早的等候着,收到那些家具之后,纷纷忙碌起来。

    容玄和萧景蓝有话要说,纳兰雪自然缠着方朵朵。

    方朵朵对纳兰雪的热情抵挡不住,尽管困倦的很,还是听她讲起了以前的事情。

    没想到越讲倒越是来了精神。

    她都不知道,以前的她居然那么能干,不仅有成衣铺子,还有赌坊!

    “我这么厉害?”方朵朵惊讶。

    “是啊。”纳兰雪提起来这些事,同样的喜上眉梢,她说,“七嫂嫂回了京城,真是太好了!以后又能在一起了!”

    大概是由于她听完了以前的事情,对纳兰雪亲近了很多,赞同的点头。

    “只是七嫂嫂,你的这些记忆是找不回来了吗?”纳兰雪问道。

    方朵朵一怔,半晌后摇了摇头,“找不找的回来,又有什么意义?过去的已经成了过去,现在拥有的才是最好的。我没了过去,从现在过得每一天,都更加的弥足珍贵,我也会更加珍视,永生难忘。”

    之前她曾私下找过阿娟。

    这种蛊虫其实还有一个破解之法。

    那就是用席煜的心头血做药引,服用七七四十九天后,那些被尘封的记忆会重新回来。

    只不过那样做的话,席煜就会每个月都要经受蛊虫的反噬,不仅如此,在他下一次爱上一个姑娘的时候,这种反噬仍然会持续,一直持续到他这一生结束。

    她不能那么对他。

    这一回,她想对席煜温柔点。

    搬回京城没多久,萧景淳下令,封容玄为玄王爷,住的仍然是以前的府邸。

    有关于玄王的坊间传闻很多,有关于他和方朵朵的,还有关于他和席煜的,更多八卦的是,容玄和当今圣上,那玄而又玄的关系的。

    容玄对此不在意,方朵朵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她每天最乐意做的就是,拉着纳兰雪两个人跑到茶馆,听各路说书人一顿编排容玄。

    听到好笑的地方,她记下来,然后回府就讲给容玄听。

    有时候讲的是容玄的身世之谜,抑扬顿挫十分投入。

    有时候讲的是容玄和席煜的爱恨情仇,人民群众脑洞特大,竟然能把他们两个想成一对。

    她跟容玄讲起来,声情并茂,无奈扭头看见容玄,满脸阴沉的盯着她,那模样似乎是要把她给吃到肚子里。

    方朵朵猜想的没错。

    熄灯之后,容玄几乎快把她折腾的散架了。

    王八蛋,臭流氓,纵欲过度的色胚!

    方朵朵发现,容玄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节制了,自打回了京城,他偶尔去上个朝之外,剩下的大把大把时间,都是和她在床上度过的。

    这种不计较节制的后果就是,在回了京城的第三个月,方朵朵发现,她的月事有很久没来过了。

    抱着忐忑的心情,让丁香请御医过来。

    “御医,怎么样啊?”方朵朵忐忑。

    御医的眉头时而皱着,时而又舒展开来,看的人心头砰砰的跳。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正好赶上容玄下朝回来,他刚到府门口,就听说方朵朵叫了御医过来,当即大步流星的赶过来。

    “御医!”容玄发问,“王妃怎么样?”

    御医是知道这位玄王的,春风得意,号令天下,有才有能,关键是…宠妃狂魔。

    幸好他今天诊断出来的是喜脉。

    御医带上了笑意,缓缓的勾了勾唇,行礼过后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这是有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