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32章 再给我生个孩子吧

北京赛车网上投注

    方朵朵没有睡,相反,此时此刻,她异常清醒。

    夜里面人的感官,十分敏锐。

    她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之后,看清了来人。

    他隐在黑暗之中,身形高大威猛,只需一眼,方朵朵的眼眶就热了。

    太熟悉了。

    熟悉到几乎立刻认出来他。

    方朵朵没出声,抿着唇,定定的看着他,看着他走进来,看着他把房门关上,看着他沉默的到跟前。

    居高临下。

    她面无表情,看过去。

    入了深冬,月亮都变得更加寒凉,皎洁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从外面照进来。

    容玄的脸越发清晰明朗。

    他比之前瘦了很多,五官显得更加立体,眉眼间的风流和多情,消失不见,换之以坚定和沉稳,他的目光笔直的,带着压迫性。

    他的鼻梁和以前一样高挺,清俊的脸上,轮廓宛如刀削,一笔一划,刻着的是那些过往的痕迹。

    容玄紧抿着薄唇,对视许久,他率先开口说话。

    他叫她的名字,“朵朵。”

    方朵朵轻笑,扬起眉看过去,她没回应。

    “我回来了。”容玄继续道。

    方朵朵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此刻的内心。

    情绪太过复杂,感动、想念、深爱、渴望、怀疑、失落、还有……

    明明那么想念他,真的见到了他的面之后,反而不懂该从何说起。

    说那些梦到他的夜里,惊醒后她是如何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还是说在他离开后的每一天,她都无比期待着他的消息,就算是每天上街,看似不关心,实际也是在到处搜寻有关于他的事情吗?

    只要有人提到容玄的名字,她就会愣愣的站好,竖起耳朵听。

    听到他好,她会高兴,听到他不好,她会失落。

    她想过要去找容玄,可她被自己否定了。

    容玄没有告知她去向,容玄没有给她写过信,容玄没有回来看过她。

    所有的所有,她想,大概容玄不想告诉她吧。

    既然如此,那她又何必再跑那么远的过去,自取其辱呢?

    别人都说,容玄很喜欢她,她隐约知道,可是记忆找不回来,容玄对自己的喜欢,就像是无根之水,她担心那随时会失去。

    那些一起经历过的事情,她忘得一干二净。

    她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她,和容玄想要的,是不是一样的。

    方朵朵自卑,胆怯,方朵朵承认她是个懦夫,可即便这样,即便在如今的感情里,她谨小慎微,她战战兢兢,她患得患失。

    还是不想离开他。

    所以,她笑了,接过容玄的话音,“你回来了。”

    “嗯。”下一秒,容玄上前,不由分说的把她压在床上。

    方朵朵闷哼一声,突如其来的他,让她招架不住,她皱了皱眉,然而火热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落在她的眼角眉梢,落在她的下巴,落在她的脖颈。

    她像是着火了一样,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都在熊熊燃烧着。

    纵火的人是容玄。

    他让她生,让她死,让她欲罢不能。

    两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彼此之间唯一的交流,是粗重的喘息,和沉沉的低吟。

    长久没碰过彼此,技巧生涩,身体紧致,容玄忍得头皮发麻。

    他急切的探索,前进,征伐,占有,一遍又一遍,不知餍足。

    方朵朵无声承受,只是用力的勾着他的脖子,配合着,渴望着,沉沦着,最后迷失着。

    一直折腾到天亮,她浑身都散了架,眼皮很重,她不肯睡。

    容玄帮她清理完毕后,抱着她躺好。

    他动作十分轻盈,长臂长手搭在她的腰身上面,修长的手指有一些没一下的点着她的肌肤。

    方朵朵眯着眼睛,昏昏沉沉。

    她觉得腰身有点痒,难受的动了动,刚想翻身背对着容玄,就被他捞进了怀里。

    他再次把她压在身下。

    方朵朵摆摆手,“不…不要了。”

    容玄这半年来,变化很大,整个人更加硬朗,他身前的肌肉,坚硬的跟石头似的。

    不仅如此,浑身上下洋溢着浓重的荷尔蒙,他很强,很性感,很迷人。

    可…

    随便这么压上来,方朵朵实在受不了。

    容玄看她累的眼睛都不睁,闭着眼睛求饶的模样,惹他心情大好。

    他没再来,只是俯身在她脸上亲了口,“朵朵,想我没?”

    方朵朵不吭声。

    她现在不知道容玄,是什么意思,不明白容玄,是什么心意。

    凭什么他不说想她,反而先问她啊!

    “这么久,怎么不跟我写信?”

    方朵朵默默的想,你走的时候,连跟我说一声都没有过,我反正什么都不知道。

    “王爷你去哪里了啊!”她故意这么说道。

    “……”

    容玄嘴角抽了抽,只想一巴掌拍她屁股上,小东西就是故意来闹他的。

    他低头咬住她的脸颊,轻轻的,十分呵护,之后含糊不清的问,“没有想我吗?我每天都在想你。”

    “谁信。”

    男人就会甜言蜜语,要是想她的话,怎么都不给她写信,怎么也不回来看看她。

    “朵朵,我真的好想你。”

    “……”方朵朵哦了声,淡淡的道,“我感觉不到你想我。”

    “我不敢给你写信,不敢回来看你,就算是你写信,我也不敢看。”容玄的额头抵着她的,“因为我怕你告诉我,你想我了。你知道的,我对你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一旦你表现出来一点不舍,我就会回来。”

    我根本不想离开你。

    我所认为的,最好的生活,就是和你在一起,做点什么事情,或者什么事情都不做。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感到满足。

    细密的吻落下来,容玄的话,像是一记重重的炸弹,在她的心上绽放。

    他的心思……

    又何尝不是她的……

    不敢去看他,不敢写信,因为怕写了,怕见了,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忍得久了,似乎忍忍就过去了,大概就是那么回事。

    可一旦找到个缺口,就像是找到了一个理由,仿佛再也无法容忍下去,无法坚持下去。

    方朵朵深深吸了口气,感受着他真实的心跳,这么多天以来的担忧害怕猜测,似乎都被治愈了。

    容玄回了边城,对其他人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对于方朵朵来说,唯一的改变,就是下不了床。

    容玄在她身上挥汗如雨,嘴里念念有词,“朵朵,再给我生个孩子吧!”

    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在这件事上面,热情相当高涨,尤其是从外面回来后,几乎每天和她形影不离,热衷于运动。

    不仅如此,有次吃饭的时候,容玄特意问了问安安。

    “安安,想不想再要个弟弟或者妹妹?”容玄问道。

    安安正哄着小鱼儿睡觉,听见声音后,懒懒的看过来,“弟弟或妹妹?”

    “对。”容玄循循善诱,指了指一旁的小鱼儿,“就像是小鱼儿一样。”

    方朵朵被他直白的话,问的满脸通红。

    安安听完后,却不干了,瘪着嘴巴道,“不一样的,小鱼儿是我媳妇。”

    “……”

    现在他已经把小鱼儿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了。

    方朵朵无语,容玄笑意更深,点头道,“对,小鱼儿是你的,那你想不想要个弟弟或妹妹?”

    “还是要个吧。”安安郑重其事的思考过后,托腮说道,“我以后是要娶媳妇,和媳妇一起生活的,那个时候就不能和爹爹娘亲一起生活了,到时候还可以有弟弟妹妹陪着你们。”

    “……”

    说的好像很贴心的样子。

    容玄赞同无比的点头,“那儿子你说的非常对,既然你这么想要个弟弟妹妹,那么最近这段时间,没事不要来敲门,我和你娘亲,要全力奋战,这样你才能有小妹妹小弟弟。”

    “好的。”安安一听有弟弟妹妹,立刻一口答应。

    他伸出小手,举着胳膊道,“那爹爹,娘亲,要加油哦!”

    方朵朵恨不得拿眼神杀死容玄。

    他们在边城,生活的越发顺心,容玄和方朵朵在奋战之余,商量过,决定就在边城落户,不再迁移。

    于是没过多久,容玄差人把以前家里的一些东西,都打包运往边城府上。

    各种各样的衣服,家具,盆栽,还有两只大老虎。

    第一次见到大老虎的时候,方朵朵吓坏了,僵硬的站着一动不动,却没有想到的是,那两只老虎见到她,居然朝她走过来。

    方朵朵嗷的大哭,心都吓得快跳出来了。

    容玄却站在旁边笑,越笑越开心,方朵朵觉得,容玄估计跟她有仇。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那两只大老虎到了跟前,只是绕着她转圈,时不时的蹭一蹭她,各种亲昵。

    咬她吃她这种事,不存在的。

    如此试探了几次之后,方朵朵很快和大老虎玩在一起。

    边城定居后没多久,有天早上,忽然来了个不速之客。

    当时方朵朵正在睡觉,醒来后要去找容玄,到了书房门口,意外的被人给堵住了。

    “夫人,老爷在里面会客。”侍卫恭敬的说道。

    “什么客人?”方朵朵问。

    大概是两个人的说话声,传了进去,容玄很快回应道,“让她进来。”

    方朵朵推开门走进去,意外的眨眨眼。

    房间里除了她认识的席煜,还有一个男人,对方长相沉稳,恰似翩翩佳公子。

    见到她后,那公子起身,笑着道,“七嫂嫂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