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30章 安安会心痛的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担惊受怕之后,总算上了马车。

    方朵朵靠在容玄怀里,他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手心温热,动作轻柔,十分舒适。

    “累的话先睡一会。”容玄低声说道。

    方朵朵点点头,大概是气温高的缘故,她总觉得热和乏。

    闭上眼睛,没多大会,她就睡着了。

    梦里面的容玄,是个开天辟地的英雄,他强势的闯入她的世界,带给她全新的体验。

    恍恍惚惚之中,她看到了以前的很多事情。

    她记得最初相见时候的那头驴。

    还记得那十二个美妾。

    她记得容玄夜里狂奔几十里地,只是为了回来看看她。

    还记得他一笔一划写下她的名字,还有那深情缱绻的信件。

    这些事情,她并不陌生。

    虽然记不清楚,但她听容玄说过,那是他们的过往,她很乐意接受那些回忆,并允许它们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再次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眼睛。

    平静而冷漠。

    方朵朵一怔,她的手下意识的动了动,细小的动作很快被容玄察觉到。

    容玄抿了抿唇,随后那双冷漠的眼睛,变得温柔起来,像是微弯的月亮。

    这才是她熟悉的容玄。

    方朵朵眨眨眼睛,一双微凉的手伸过来,在她脸上轻轻的摩挲着。

    他声线低沉,好听的很,“醒了?”

    都睁开眼睛了,难不成还是睡着?

    方朵朵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不过懒得跟他抬杠,点了点头。

    “到了没?”

    “到了。”容玄托住她的腰身,把她扶了起来,方朵朵刚想说下车吧,结果发现自己是在床上。

    “……”

    方朵朵看见衣服完整,莫名的松了口气。

    “怕我把你怎么样?”她的小动作,容玄都看在眼里,微微倾身过来,在她耳朵旁边,低声的笑着说道。

    “…没有。”方朵朵说,“我们两个之间,又不是没有…那什么过。”

    “那什么过?”容玄故意逗她。

    方朵朵脸颊通红,她看向容玄,气鼓鼓的道,“什么都没有过!”

    推开容玄,做出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方朵朵昂首挺胸,拔出来双腿就往外跑。

    “过来。”容玄长臂一伸,就把她抱了个满怀。

    他笑着贴上去身子,“跑什么跑?这么多天没见,不想我吗?”

    “还好。”他的气息很好闻,挨的距离这么近,每次一说话,他的温热都洒在她的肌肤上面,让她避无可避,只能被迫承受。

    “不想我的身体吗?”她红彤彤的耳朵,让容玄起了坏心思,故意拿话欺负她。

    方朵朵被这么直白的问话,刺激的脸颊增加火热,她偏过头来,见容玄笑意盈盈的模样,知道自己被耍了,气鼓鼓的瞪着他。

    正在这时,房门被人拍的砰砰作响。

    “爹爹!娘亲!”是安安的声音,“你们回来了吗?在里面吗?”

    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安安,方朵朵十分想念,听到声音,就忙不迭的回应道,“安安!”

    她挣脱开容玄的臂膀,小跑着跑到门口。

    房门刚刚打开,一个小肉球铺面而来,直接抱住她的双腿。

    小家伙抱得紧,简直像个挂件一样,在上面又是蹭又是摸的,嘴里还念念有词,“娘亲!娘亲!好久没有见你!想死安安了!”

    奶声奶气的话,让方朵朵整颗心都快融化了。

    她拉住安安的小手,自己蹲下来,将他抱在怀里,“娘亲特别想你,每天做梦都能梦到安安呢!”

    “安安也是!”安安梗着小脑袋的看向她,“安安做梦也梦到娘亲!还梦到了小鱼儿。”

    “小鱼儿?”方朵朵好奇。

    她第一反应是,小鱼儿是安安捡回来的那个童养媳,她听容玄说过,不过容玄告诉她,童养媳叫萧安遇,这小鱼儿是哪里跑出来的?

    难道又捡了一个?

    可以的,她儿子是捡媳妇能手?

    “对啊!”安安见她好奇,拉过来她的手,一边往外面扯,一边跟她解释说道,“前几天,我…我在外面捡了个小妹妹……我给她起名叫萧安遇,可是别人都说,小孩子都有小名的,安安也有小名,所以我又给妹妹起了个小名,就叫小鱼儿。娘亲,小鱼儿好听吗?”

    “好听!”方朵朵立马竖起大拇指,“那小鱼儿在哪呢?”

    “我带你去看!”

    小东西在前面领路,方朵朵紧随其后,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交流,把容玄完全当成了空气。

    容玄表示很绝望。

    他看着他们两个的身影,越来越远,无奈的揉了揉眉心,站起身来提步跟上。

    小鱼儿被安安放在自己房间里。

    在得知容玄和方朵朵回来之前,他一直都在耐心的陪着小鱼儿玩耍,尽管小鱼儿跟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会,除了吃就是睡,但安安却能自得其乐。

    有时候,他只是盯着小鱼儿的脸看,都能乐上一整天。

    安安觉得,小鱼儿是他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小妹妹。

    小鱼儿长得很白净,小脸肉嘟嘟的,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颊,又软又滑还很香,安安爱不释手。

    她大多数的时候只是在睡觉,吃饱了就睡,长长而浓密的睫毛,像是可爱的小蒲扇,安安无聊的时候,会开始细数她的睫毛到底有多少根。

    反正他也数不清,就瞎数着玩。

    小鱼儿也有醒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睛大大的,又圆又亮,相当漂亮,每次安安说话,那双眼睛就会看着他,骨碌碌的转,偶尔消停下来时,漆黑清澈,深情又温柔。

    安安觉得,小鱼儿很好看,他很喜欢小鱼儿。

    “娘亲!”他走在前面,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还有些放心不下的叮嘱方朵朵,“娘亲啊,小鱼儿还在睡觉,等下你进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声点。”

    “……”方朵朵木着脸,“知道了。”

    她感受到了被儿子抛弃和嫌弃的滋味,心中有点难受。

    眼角的余光扫见容玄也跟着过来,她的那些不开心,似乎消散了些许。

    三个人走了进来,安安打头阵,方朵朵本来是在中间,没走两步,就被容玄勾住了腰身,半拥着往床旁边去。

    到了跟前,安安一回头,见到容玄,惊的眼睛都睁圆了,“爹爹?你什么时候到的?”

    “……”

    对于被儿子无视,容玄已经不想说话了。

    他点了点头,领着方朵朵到床旁。

    方朵朵见到了,传说中的小鱼儿。

    小鱼儿在睡觉,不过五官却是十分的精致,看样子她似乎有三四个月大,小小的一团,被裹得严严实实的。

    安安见她的被角被踢开了,赶紧奋力爬上床,把被子往小鱼儿身上盖。

    方朵朵挑眉。

    “小鱼儿乖,要把被子盖好,这样才不会着凉。”

    “……”说的倒是有模有样的。方朵朵瘪瘪嘴,她儿子都没这么关心过她!

    看来容玄说的一点都没错,安安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接下来短暂的相处中,方朵朵深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因为小鱼儿醒了。

    没醒的时候,安安还拱在她的怀里,各种撒娇讨巧的,一听到床上有了动静,安安腾的就从怀里出来,眨眼冲到床上,撅着屁股,趴在小鱼儿跟前,又是哄又是疼的,“小鱼儿醒了!饿不饿?是不是想嘘嘘?”

    容玄面无表情,显然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

    方朵朵呵呵呵呵。

    安安各种又是当妈又是当爸,方朵朵和容玄提出来要帮忙,全部被他否决了。

    “我自己来照顾小鱼儿就可以了。”安安抱着小鱼儿,“娘亲,我已经跟奶娘学了很多本领呢!”

    “……”那你很厉害。

    小鱼儿还在哼哼唧唧的哭,安安叫仆人去把奶娘请进来,然后一只手托住小鱼儿的屁股,结果脸色变了变。

    尿布湿了……

    要换尿布。

    他从一旁的架子上,拿出来洗干净的尿布,皱着小脸返回来,看见方朵朵后,脸颊居然红了。

    “你脸红什么?”方朵朵疑惑,却见安安高高的举着尿布,朝她递过来。

    ???

    搞什么。

    方朵朵受到了惊吓,她挑眉看向安安,“你做什么?”

    “娘亲,你帮小鱼儿换尿布吧。”安安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耳朵也一并被染成粉红色,十分可爱。

    方朵朵看看他,再看看小鱼儿,挑眉。

    小鱼儿赶紧把尿布塞到她手里,“娘亲,小鱼儿是妹妹,我是哥哥,男女…男女授受不亲,我不能看她的屁屁的。”

    “……”方朵朵无语,转而又嘴角勾了勾,他们家的儿子,好像还挺心细的。

    给小鱼儿刚刚换好尿布,安安推门迈着小短腿就跑了过来。

    容玄懒洋洋的跟在身后,对他们说,“朵朵,我们去吃饭,把你儿子的童养媳还给他,让他自己照顾。”

    “娘亲,我想抱抱小鱼儿。”安安仰着头看她。

    方朵朵把小鱼儿放到床上,说道,“你就这样看着妹妹,不要把她抱下来,千万不能把妹妹摔坏了,知道吗?”

    “娘亲放心,就算是摔到我自己,我都不会摔到小鱼儿的。”安安信誓旦旦的说道,“摔到小鱼儿,安安的心会痛的。”

    “那娘亲摔倒了,安安的心会痛吗?”方朵朵故意说道。

    “娘亲那么大的人,怎么还会摔倒?娘亲笨笨。”

    “……”方朵朵无语,这位小兄弟,你的重点是不是搞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