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26章 她的盖世英雄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贺兰悠碰了一鼻子的灰,没有不高兴,反而越发的喜上眉梢。

    在他看来,刚才方朵朵那娇羞的关窗,无不泄露了她内心的情绪波动。

    贺兰悠勾了勾唇。

    他对自己的外貌和人格魅力,还是相当自信的。

    要容貌有容貌,有钱财有钱财,除了没有什么权力,无疑是许多女人的梦中情人。

    就不信方朵朵不动心。

    结合刚才她的反应,只要自己再多多努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成功抱得美人归。

    贺兰悠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哼着小曲,接下来的后半段路,死皮赖脸的跟着马车。

    他的声音,传到方朵朵耳朵里,气的她直翻白眼。

    男人自恋起来,比女人还要吓人。

    不想理会贺兰悠,方朵朵索性闭上眼睛睡觉。

    大概是因为有了容玄在身边,她放松下来,即便是颠簸的小路,居然也能睡得香甜。

    一个时辰后,到达终点。

    不等小厮和车夫献殷勤,贺兰悠从马上跳下来,英姿飒爽的走到马车前,打开车门,恭敬的做了个请的姿势,“朵朵,请下车。”

    “……”方朵朵无视他的手,直接跳了下来。

    “朵朵!”贺兰悠吓坏了,赶紧抓住她的胳膊,惊魂甫定的劝道,“朵朵啊,下车可不能做这么危险的动作了,万一你要是把自己摔倒了磕到了碰到了,那你让我怎么办啊?我还要不要活的啊!”

    “……”太夸张了吧。

    方朵朵抽出来胳膊,指了指马车,跟贺兰悠比划,“就这么高的距离,我如果再跳不下来,你当我是小孩呢!”

    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贺兰悠差点破功。

    那距离还不到小腿高,恰好马车停下的位置不错,下面有个大石头,如此一来,只有一掌的高度。

    贺兰悠讪笑着给自己解围,“朵朵,不管高度是多少,我都很担心你。你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

    “不明白。”方朵朵面无表情,担心贺兰悠又说出来什么惊世骇俗的表白情话,她抢在他跟前,赶紧说道,“这就到了?不是说水上乐园吗?我怎么只看到茂密的树林。”

    “水上乐园就在这树林里呢!”贺兰悠笑着道,“你跟我来。”

    轻而易举的被转移话题。方朵朵默默吐槽,贺兰悠的脑子也是…挺迷幻的。

    大部队浩浩荡荡,行进了差不多一刻钟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山庄。

    山庄四周都被丛林包裹着,树木参天蔽日,毒辣的日光照下来,被各种层层叠叠的树叶覆盖住,落到地上的,至于透过树叶空隙而形成的,斑驳的影子。

    一朵朵一片片,像是被人揉碎了一般。

    方朵朵托腮看了眼,挑剔的评价,“看门头,倒像是还不错的样子。”

    “那是。”贺兰悠赶紧讨好的道,“朵朵,身为世子爷,既然是要带你过来,又怎么可能带你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呢?”

    方朵朵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嗯,走吧。”

    “走走走。”

    贺兰悠伸手,二话不说的直接勾住她的腰身。

    方朵朵先是被吓了一跳,本能的要跳出来,哪想贺兰悠极度富有风情的冲她眨眨眼睛,“别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想要。”

    “……”我想要你个大头鬼啊。

    怎么还会有这种不要脸的男人?

    “我没有。”

    “女人,不要口是心非。”

    “……”方朵朵一口气差点被噎死。

    她对着贺兰悠,露出一个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你能好好说话吗?你这样我很害怕。”

    “女人,不要怕我,要爱我。”贺兰悠将她拉的更近了几分,在她脸上吹了口气。

    “……”她选择死亡。

    方朵朵整张脸耷拉下来,脚下的步子却格外的快,她只想早日摆脱这个神经病。

    刚进山庄,迎面就有两排穿着暴露的女人。

    见到他们后,女人纷纷弯腰行礼,露出那让人流鼻血的凶器。

    方朵朵嘴角抽抽。

    贺兰悠神色自然,“带路吧!”

    “是!”那两排女人挥动衣袖,转身往前走。

    方朵朵吸了吸鼻子,只觉得香气逼人,她几乎要窒息。

    梗着脖子朝后面看了眼,正好对上容玄的视线。

    他冲着她笑了笑,口型说道,“有我在。”

    有我在,你放心。

    容玄就像是有着神奇的魔力,哪怕只是一句话,就能够让她浑身暖暖的,充满安全感。

    “在看什么呢?”贺兰悠注意到她的动静,扭头往回看。

    担心容玄被发现,方朵朵木着脸转过身,没好气的道,“你管呢!”

    她越是对贺兰悠没什么好脸色,贺兰悠反而上赶着往前凑。

    “我不管你谁管你呢?”

    方朵朵挑眉,心说,容玄管我啊!

    这话她没敢说出来,心里盘算的却是,等下得找个机会,和容玄沟通沟通,看看他是怎么打算的。

    看样子,似乎这回他是单枪匹马过来的。

    可贺兰悠对她看的很严实,只有他一个人,到时候怎么把她安全的带出去呢?

    胡思乱想之间,就被一排漂亮的女婢引到了换衣室。

    方朵朵看着偌大更衣室,只有她和贺兰悠两个人。

    “喂!”她走过去,抬头询问贺兰悠,“这是干嘛的?”

    “换衣服。”贺兰悠说着,拉住她的手腕,把她带到柜子旁,拉开柜门,从里面拿出来一套衣服,“等下穿上这个。”

    “穿这个干嘛?”

    “……叫你穿你就穿!反正你又不懂,全程听我的就行了!”贺兰悠说道。

    方朵朵怕惹毛了贺兰悠,心里还惦记着容玄,决定暂时先给他顺顺毛。

    “那你出去啊!”她督促贺兰悠,“你站在这里,我怎么换衣服啊!”

    “反正迟早都要看你的。”

    话音还没落,贺兰悠就别方朵朵狠狠的捶了一拳。

    后背有点疼,他龇牙咧嘴,相当夸张的扭脸看向她,“朵朵,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什么?我刚才谋杀的明明是头猪。”方朵朵伶牙俐齿,气的贺兰悠想吐血。

    想他如此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男人,居然被骂成猪?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深吸一口气,打算和方朵朵好生理论一番,然后却对上她笑靥如花的俏脸。

    “贺兰悠,你赶快去换衣服吧!等下我们一起玩。”

    “……好啊。”贺兰悠笑眯眯的道,“那我听你的,去换衣服。”

    方朵朵摆摆手。

    直到贺兰悠幸福的晕乎乎走出去,大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原本是要找方朵朵算账的。

    美色误人。

    算了。

    他长得如此英俊,暂时就不跟方朵朵计较了,况且她还是自己的女人。

    方朵朵换好衣服出来,意外见到的是容玄。

    容玄同样换了一身衣服,据说是要下水伺候的。

    他光着上身,露出白皙的肌肤,健硕的胸膛,还有那宽广的后背。

    下身穿着一条四角裤,比较宽松,视线再往下,立马看的她脸颊发热。

    方朵朵艰难的撤回视线,脑海中却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东西,不由得喉咙发甜。

    “朵朵,我带你过去。”容玄道。

    她点点头,悄咪咪的抬眼,对上了他深邃的眼睛。

    漆黑,神秘,一个眼神里,有无数的情绪。

    注意到贺兰悠不知道去哪里换衣服了,方朵朵立马意识到,正好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她掉头就跑到容玄前面。

    “……”

    容玄看着她的背影,寸步不离跟上去。

    方朵朵闷头跑半天,意识到把容玄给落下了,扭头看,顿时笑了。

    还好他没丢。

    两个人现在所处的位置,分不清是哪里,反正她头回来,哪都不认识。

    头顶上是各种树木,厚重的看不到天空和阳光,反倒成了绝佳的避暑胜地。

    方朵朵注意到,就在不远处,有两棵交缠生长的树。

    她拉着容玄走过去,到跟前,才注意到,树和树之间,居然恰好能够容纳两个人。

    “进来这里面。”方朵朵说,两个人先后钻进去,可以说是相当隐蔽了。

    “你是怎么过来的?”方朵朵嘀咕,“怎么成了小厮?不会被人发现吗?你是一个人过来的,还是有别人?其他人呢?是要带我回去吗?来多久了?”

    她一口气问出这么多问题,小脸上丝毫不掩饰她的着急和担忧。

    容玄看着她喋喋不休,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跟前,伸出手将她的小脸捧住,低头吻她。

    她的手不经意的划过他身前,脸更红了。

    容玄吻得深,方朵朵忍不住发出细碎的轻哼。

    没多大会,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容玄拉开段距离,额头抵着她的,“我来带你回家,再给我三天时间,等一切布置好,我们就离开这里。”

    “好。”方朵朵重重点头。

    他说什么,她都是信的。

    她没有一刻怀疑过,他是她的盖世英雄。

    方朵朵和容玄,不敢耽搁太久,没多大会就分开行动。

    左拐右拐方朵朵听见有人呼喊她的名字,她赶紧应了声,“我在这里!”

    约莫过了半刻钟,就见贺兰悠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他担忧的拉住她的手,“朵朵,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知不知道,你不见了差点吓死我!”

    这就吓死了,回头她真不见了,打算怎么办?

    她斜晲了贺兰悠一眼,“我迷路了。这就回去吧。”

    贺兰悠看着她的神色,总觉得有些地方怪怪的,他挥挥手,立刻有个小厮悄然上前,贺兰悠半眯起眸子, 冷然道,“去查查刚才她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