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21章 胖子都是潜力股

香港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边城一战后,休整了差不多三天,又开始新的一轮试探和冲突。

    容玄拿到了李清臣的消息,当晚派人把边城的粮草给烧了。

    席煜不甘示弱,隔天就派人来挑衅。

    双方在阵前骂了足足有两个时辰,起了小范围的打斗,但都没有伤及根本。

    男人骂起架来,同样唾沫横飞,睚眦欲裂,相当蛋疼。

    方朵朵那天听了没多大会,见双方都没骂出来新意,于是抱着书跑一旁啃去了,就连鬼医在旁边的骚扰,都恍若未闻。

    鬼医啧啧称奇,“可以啊,怎么忽然就奋发图强了?”

    方朵朵放下书,朝她看了眼,“因为想尽快摆脱二b。”

    “……”

    鬼医跳脚起来,“你居然说我是二b?方朵朵,你知不知道我用毒很厉害的!你这么调戏我,等下我就毒的你倒地不起!”

    “那你就等着容玄弄死你吧!”方朵朵得意洋洋的笑。

    容玄对她的纵容,岂止是一丁半点。

    现在的方朵朵,已经会熟练地运用他的宠爱。

    阿娟气的头上冒烟,冲着她龇牙咧嘴,却没有任何办法。

    她是不敢招惹容玄的。

    那个疯狂的男人,真把方朵朵怎么样的话,他第一个会和她拼命。

    想到容玄的德行,阿娟就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俗话说得好,宁可招惹坏蛋,都不要招惹疯子,毫无疑问,关于方朵朵的事情上,容玄简直走火入魔。

    “话说。”鬼医从思绪中出来,“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哪天容玄不喜欢你了怎么办?”

    阿娟的问话,让方朵朵一怔,抱着书的手轻轻一顿后,再次抬起头来。

    还是那副无所谓的口吻,“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他不喜欢我,我总不能按着他脑袋让他喜欢我吧?这种事情,强求不来的。”

    “那倒也是。”

    “不过,我觉得容玄会一直喜欢我的。”方朵朵最后作了结论。

    阿娟呵呵笑,“你哪里来的自信?”

    “反正就有。”

    自从失忆后,和容玄的再次见面,他就一直都是主动的围绕着她转圈。

    时间久了,方朵朵印象里,他就该是自己的,他身边不该有别的女人,就算有,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然而被阿娟胡乱提了一口后,方朵朵的心却动摇了。

    整个下午,都没怎么看进去书。

    到了吃晚饭时,她频频的向着门口看去,盼望着容玄回来。

    半刻钟过去了…

    一刻钟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方朵朵吃过饭,洗过澡,看完书,靠坐在床上,睡醒一觉后,猛的惊醒,才看见容玄满身疲惫的走进帐篷。

    她立刻掀开被子,作势要下床。

    容玄眼疾手快,几个跨步来到跟前,按住她的手,脸颊轻轻的蹭着她的脸,“还没睡着?”

    “今天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

    “明天再次开战,今天去布置了下。”容玄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低声说道。

    方朵朵点点头,“关于边城有攻克的战术了吗?”

    “不用操心。”容玄扭头,看到她一派严肃的小脸,猛地就乐了。

    他张嘴在她肉呼呼的脸颊上咬了口,“这几天一直都在布置,一切准备妥当,明天边城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听他这么说,她当然相信。

    容玄很厉害。

    她揉了揉被他咬过的那块脸颊,蹙着眉道,“你属狗的啊?”

    “汪!”他配合的汪汪叫,方朵朵被噎的气鼓鼓,伸手拍他,“快去洗澡。”

    “不想洗了。”容玄懒洋洋的,直接掀开被子钻进来,“我就抱着你躺一会。”

    “不行不行,不洗澡也得洗脸洗脚。”她强烈抗议。

    无奈的容玄,将手臂蒙在眼睛上,挡着光,同时遮去了部分的情绪。

    半晌后他被拖起来,嘴角挂着宠溺的笑,“好,听你的,这就去洗。”

    容玄洗的很快,回来后直接钻被窝。

    他身上有着不同于以往的味道,除了清冽的气息,还多了几分霸道的男性荷尔蒙,裹挟着往她鼻腔里面钻。

    方朵朵被他抱在怀里,她的小手,第一次主动搭上他的腰身,让闭着眼睛的容玄,意外的看向她。

    四目相对。

    他的眼神漆黑无比,带着几分说不清的意味。

    方朵朵和他对视,看了会后,听到他淡淡的说,“想要吗?”

    “……”

    她只是抱了抱他而已,他是从哪里解读出来,她想要这个信息的?

    方朵朵默默腹诽期间,容玄的手不听话的往她衣服里面钻,上衣被掀到了心口处,起初温热的大手,这会渐渐变得滚烫。

    知道他一折腾起来,没有个把时辰结束不了。

    方朵朵怕兮兮的抓住他的手,“不想。你明天还要打仗,还是养精蓄锐的好。”

    “没事。”他翻过身,恰好稳稳压在她正上方,“多运动后,神清气爽。”

    “……”

    他的吻落下来,方朵朵是真不敢让他乱来。

    这几天他的辛苦,她都一一看在眼里,拿下边城对他有多重要,她当然更清楚。

    深吸口气,眼看着容玄越来越走火,她抓紧他的手腕,平静的看着他,“不要。”

    容玄意外的抬起头来。

    半晌后笑了笑,在她嘴巴上吻了下,“好。我们今晚盖着棉被纯睡觉,什么都不做。”

    口吻分明还带着几分委屈,眼睛时不时的朝她眨了两下。

    这个男人……真是…幼稚。

    鬼使神差的想着,她伸出手,狠狠的挠了挠他的头发,“明天攻打边城,我有什么事情可以帮你做的吗?”

    “有。”容玄把嘴巴贴在她耳朵上,嘀咕了两句。

    方朵朵起初一怔,后来便笑了,“这种事情,就包在我身上。”

    两个人相拥而眠。

    一大早,外面就想起了口哨声,伴随着各种凌乱的脚步。

    容玄起身,方朵朵被吵醒,再也睡不着。

    她起来后,洗漱完毕,出门看见所有士兵,严阵以待,整装待发。

    容玄还是穿着一身黑衣,没有铠甲,但却立的十分笔挺。

    远远的看见他,双手背在身后,神情肃穆,正在对着他们做战前演讲。

    那些士兵,一个个的脸上,写满了兴奋激动跃跃欲试,眼睛里面都是闪烁着张扬的光芒。

    方朵朵靠在一棵树上,懒懒的想。

    他们都是崇拜容玄的人,即便什么都不说,大概为了容玄,都会拼了命的往前冲。

    有魅力的男人,那是她的男人。

    演讲进行到最**的地方,容玄端起一个碗,碗里面装的应该是酒,当着众人的面,他一饮而尽,而后将碗摔在地上。

    “必胜!”

    他嗓音低沉,却格外清晰有力,所有面对着他的士兵像是受到了鼓舞一样,同时将碗中酒喝完,气势如虹。

    大军出发。

    号角吹响。

    初升的太阳,照在每一个前进的脚步声,像是无声的鼓励。

    方朵朵看着那群人,浩浩汤汤的前进,他们每个人的影子,在地上拉出长长的一条,细细一看,上面铺满属于英雄的圣光。

    必胜!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也对容玄说。

    “喂!行了啊!”阿娟肥胖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她旁边,等人走了后,忽然出声,吓得方朵朵腿一软,转过头来冲她翻白眼,“你这么大的块头,能不能不要出来吓人?”

    “什么叫我这么大的块头?”阿娟同样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姐这是胖着玩玩的,想瘦随时能够瘦下来,我还真就告诉你,别看不起我们胖子,胖子都是潜力股!”

    “……”方朵朵对她说的话,一个标点都不相信,怼起来完全不带客气的,“是吗?那你现在瘦给我看啊!你要是现在能瘦的纤细苗条,我就承认你是个潜力股!”

    “方朵朵!”阿娟忽然严肃的道,“此话当真?”

    当真就当真!

    怕你不成?

    方朵朵歪着头看过来,嘿嘿一笑,“当真,不过前提是你现在瘦下来,办不到吧?哈哈哈我就知道!”

    “……”阿娟无语的呵呵,“你等着!”

    说着她就要转身离开。

    方朵朵没想别的,哼了声,在她渐行渐远中道,“你先去瘦着,我去后山抓野兔去!”

    吃野兔是容玄的想法,据他昨晚的描述,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看在他那么可怜巴巴的份上,方朵朵就勉为其难的,顶着大太阳出来为他奉献。

    她晃悠悠的来到后山,才刚刚入了初秋,树叶和草木都很旺盛,没有凋敝的样子,方朵朵蹲在草丛中,警惕的留意四周的动静,决定贯彻守株待兔的宗旨。

    随着时间的推移,脑袋上的日头越来越强烈,方朵朵几乎都要被晒蔫了。

    不仅如此,她还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着容玄的战况如何。

    这个地势,隐约可以听到士兵们的嘶吼声,听着便是一阵心惊胆战。

    方朵朵擦了擦额头的汗,将袖子放下来的时候,听见了附近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还伴随着脚步声。

    有人来?

    是敌是友?

    方朵朵惊讶,她捂住嘴巴,不敢动弹,生怕被人发现。

    是友军还好点,那她能够安然无恙的回到帐篷,万一是敌军,把自己给抓了,那可怎么办?

    越想越害怕,她屏气凝神,竖起耳朵,听到更加全神贯注。

    那脚步声距离她越来越近,而且,非常不凑巧的,就是朝着他的方向而来!

    方朵朵想哭的心都有了。

    她尽量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试图减少目标,然而……

    “哟!”一道爽朗的男声,笑呵呵的响起,“快瞅瞅我发现了个什么?一个小女人!”

    “不不不……”方朵朵抱着脑袋,连连摆手,“我不是…您您看错了……”

    “啊哈哈哈!”那男人哪里理会她的胡言乱语,大步上前,一把抓过她衣领,提起来一看,“哟呵!还是个认识的小家伙,方朵朵,你藏在这儿干嘛呢?”

    方朵朵听他这么一说,心下先是一惊,然后又是一喜,“你…你是谁?”

    那男人长的很英俊,又很邪气,更像是邪教教主类型的模样。

    他舔了舔唇瓣,麦色的脸上,挂着认真的笑意,“我?我是你男人,你居然不认识我了?”

    哈?

    方朵朵懵逼,怎么又跳出来一个我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