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19章 除非他爱上别人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有关于鬼医的名号,方朵朵听说过。

    容玄最近一直都在派人找鬼医,为的自然是帮她恢复记忆。

    只是长时间以来,每回派出去的人回来都说,没有见到鬼医。

    一无所获的次数多了,他们渐渐便放弃了希望。

    都知道鬼医喜欢云游四海,神出鬼没,一时之间,找不到很正常。

    只是没有想到,眼下的情况,应了那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方朵朵惊讶的打量着她。

    传说鬼医长得有点抱歉,将鬼医和容玄口中的那个相比较,果然都能对上号。

    心下渐渐变得欢喜,方朵朵乖巧起来,她看着对面的阿娟,微笑,“原来您就是鬼医!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呵呵。”阿娟挑眉,“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方朵朵咂咂嘴,心说,您有什么地方能够让我夸奖的?

    不过到底是有求于人,她要是真敢那么说的话,求人的事情,估计就泡汤了。

    方朵朵换上了谄媚的笑脸,老实巴交的道,“当然是夸您的!都说您医术难得,可起死回生!”

    “那是当然。”鬼医坦然的接受,“三年前萧景玄就是我一手救活的,没有我,就没有如今的容玄!”

    方朵朵忙点头称是。

    “哦,对了,”鬼医倒是个自来熟的,“我听说这回容玄是让我来帮一个人找回记忆。”

    她挑眉看着方朵朵,忽然倾身上前。

    肥胖的脸立刻占据方朵朵的视线,她吓了一大跳,后退几步,讪讪的道,“那个…怎么了?”

    “该不会是你丢了记忆吧?”

    方朵朵无辜的眨眨眼睛,她难道表现的很明显?

    见她反应,阿娟猜出十之**。

    她伸出手,在方朵朵震惊的表情之中,捏住她的下巴,左右看看,沉吟着嗯了声,“我说你怎么不记得我了呢!当初我还跟你抢过男人,你那护犊子的模样,吓死人了!”

    跟她抢过男人?

    容玄吗?

    方朵朵呵呵笑,“我忘记了。”

    “来,我给你把把脉,看看你是为什么会失忆。”鬼医说完,不容方朵朵拒绝,一下子抓过她的胳膊,手指按在了上面。

    成吧。

    方朵朵反抗不得,坦然的选择接受。

    阿娟的手和她整个人完全不搭,她身材臃肿,可是一双手却十分玲珑,手指纤细。

    搭上她脉搏的时候,肌肤微凉,意外的舒服。

    方朵朵侧头看着她,阿娟的表情有些不以为意,然而很快,她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

    方朵朵有点紧张,该不会是什么不治之症吧?

    她一直盯着鬼医,鬼医的眉头还是皱着,约莫过了有差不多一刻钟之后,阿娟松开了她的手,说道,“换另一只手过来。”

    方朵朵不敢怠慢,连忙听话的送过去。

    这回把脉,比之前要快得多,只是阿娟的表情,十分严肃。

    她收回手之后,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一言不发。

    方朵朵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她开口,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上前,“鬼医,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容玄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方朵朵摇头,“估摸着快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一阵脚步声,方朵朵熟悉容玄,立刻站起身,不等她往门口走,帐篷的帘子就被掀开。

    容玄清俊的脸,露了出来。

    他一眼先看到的是方朵朵,随后见到一旁端坐着的鬼医。

    “容玄……”方朵朵走过去,搂住他的胳膊,“这是鬼医。”

    容玄上前,难得的鞠躬行礼,“好久不见。”

    “嗯。”阿娟一反刚才见到方朵朵的倨傲,对着容玄,态度好了些许,“你之前一直派人找我,是为了她?”

    “正是。”容玄不掩饰的点头,“她的失忆可有办法解决?”

    “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我替她诊脉。”阿娟说道,“有了一些新发现。”

    “哦?”容玄走到阿娟对面坐下,手一挥,立刻有小兵走出去,不多时有人奉上热茶,他做了个请的姿势。

    阿娟对此并不在意,目光停留在方朵朵身上,淡淡的道,“她的失忆,并不是简单地失忆,而是中了一种蛊虫。”

    “蛊虫?”容玄和方朵朵,不约而同的道。

    “正是。”阿娟凝眉,手撑着额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根据你之前跟我说过的症状,我大概猜得出来,这种蛊虫又是我师兄的手笔。我师兄你应该知道的,就是当年把你从火场救出来的人,他总是喜欢背着一个大箱子……”

    意识到自己跑题,阿娟叹了口气,再次把话题拉回来,“大多数的时候,他做事很偏激,不过有一点,他对于蛊虫的研究掌控却炉火纯青。这种蛊虫,我之前隐约听他说过,那还是很多年以前了。”

    容玄关注的重点是,“这种蛊虫,对身体有没有危害?”

    方朵朵也好奇的问,“我中的是什么蛊?”

    “其实算不上蛊。”阿娟解释说道,“通常我们知道,中了蛊的人,都会对身体有极大的危害,但是有一种蛊虫,对于宿主的伤害确实很小的。”

    “还有这种?”方朵朵惊讶,当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阿娟点点头,“这种蛊虫通常是双蛊,传说中的夫妻蛊,或者母子蛊,母蛊中在施蛊人身上,子蛊种在另一人身上。就算是受了伤,蛊虫反噬,子蛊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只会反噬在母蛊身上。方姑娘中的就是子蛊,情蛊的子蛊。”

    听了这么多话,方朵朵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下蛊的人,不想伤害你,只想让你忘记前尘往事,和他在一起,如果不能,你离开他,他就会受伤。”阿娟说到这里,特意强调了下,“我说的受伤,是蛊虫的反噬。你身体里的是子蛊,母蛊在他身体里。啧啧,看得出来,这个人很喜欢你,就算是那么强烈的渴望得到你,还是不忍心让你受伤,哪怕有丁点可能会受伤的机会,他都不肯。”

    帐篷里只有阿娟喋喋不休的声音,方朵朵和容玄都陷入沉默。

    “对了,母蛊在谁身上?”阿娟问道。

    方朵朵坐在椅子上,双手捂脸,一句话都不想说。

    她猜得出来,这个世界上,这么爱她的人,除了容玄,还有一个。

    是席煜。

    方朵朵该怪他的,可是眼泪却流了出来。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因为他心生生揪得很疼。

    阿娟被容玄给请了出去。

    隔着帐篷,方朵朵听到他们的谈话,他们谈到了蛊虫的危害,甚至还谈到了这种母子情侣蛊的解决办法。

    “没有办法。”阿娟叹息着说道,“除非他爱上别人,否则就会一直受到反噬。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方朵朵身体里的子蛊,基本上已经死了,至于母蛊,和你们没关系。”

    方朵朵收回思绪。

    容玄后来和阿娟,还谈了很多,方朵朵听着听着,觉得疲惫无比。

    她倒在床上,没多大会就睡着了。

    容玄回到帐篷里,就看到她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模样各种可怜。

    走过去将她抱起来,低头在她眉梢亲吻,方朵朵沉沉的睡着,对他的亲吻毫无知觉。

    她眼角挂着泪痕,容玄眸色深沉,将她紧紧的抱着,什么都没说,却又像是什么都说了。

    之后几天,几个人默契的没有再提失忆这一茬。

    鬼医大老远的跑过来,尽管是军营,她就这么大喇喇的住了下来。

    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指点指点那些士兵,于是经常看到闲下来的士兵们排成长长的队伍,等着让鬼医看病。

    方朵朵闲来无事,会在旁边托腮观看,却总是被鬼医支使着去做各种各样的杂活。

    她虽然嘴上嘟囔,每每还是完美的完成任务。

    除此之外,筹备了将近半个多月的一场恶战,悄无声息的拉开了帷幕。

    近半个月来,容玄时不时的就会率领一拨人出去骚扰一下边城,而边城被骚扰的没了脾气,却始终不敢轻易的来进攻。

    方朵朵发现,容玄开会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候整整一天都会泡在帐篷里。

    剑拔弩张的气氛,越来越浓重。

    就连空气中,都氤氲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这天刚刚吃过午饭,方朵朵被容玄压在怀里,说是许久没有陪他一起睡觉,今天正好有机会。

    他的手抱在她腰间,不怎么老实。

    容玄磨蹭了几回,两个人的身体开始发热。

    而就在这时,帐篷外忽然传来慌慌张张的呼喊声,“报告!边城城门大开,从中涌出了不少将士!”

    容玄立刻起身穿衣、

    方朵朵顿时清醒过来,她匆匆忙忙的起身,一抬头见容玄脸上都是笑意。

    “我跟你一起去。”方朵朵道。

    容玄挑眉,“好。带你去看一出好戏。”

    “好戏?”

    方朵朵的问话,没有得到回答,容玄扣住她的手腕,拉着她一起出了帐篷。

    赶到两军阵前,再次见到了席煜。

    不由自主的想到鬼医说的,所谓的蛊虫,方朵朵打量席煜的神色,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

    她悄悄的松了口气。

    “席煜。”容玄骑在马上,他低沉好闻的声音,打断了方朵朵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