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18章 鬼医到访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席煜离开的时候,静止的风似乎才开始慢悠悠的吹。

    他的身材高大而瘦削,不同于容玄的,而是带着一种伪装的孱弱。

    看起来不堪一击,方朵朵知道,真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

    他有着能够和容玄匹敌的脑力和体力,同样有着不输给容玄的气度和精神。

    只是……

    即便是他在各个方面,都和容玄一样好,甚至超越了容玄,在方朵朵的眼里,却只能看得到那么一个男人。

    从他出现开始,他就深深的吸引了她的目光。

    无法自拔,只能任由自己,越发的深陷其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席煜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化成夜色中的最后一团黑影。

    再也不见。

    方朵朵转身的时候,觉得心里面空落落的。

    她明白这种情绪到底来源于哪里,她不想压抑,走到容玄跟前的时候,脸上已经是一片濡湿。

    容玄无奈的将她拉到怀里,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后背,一下又一下,动作十分缓慢,

    “朵朵。”

    低沉的声音,风里面夹杂着的,都是他的气息。

    方朵朵没有回话,只是手指放在容玄的腰上,一下又一下的打着圈。

    “回去吗?”

    容玄没有问别的,没有问她和席煜说了什么,没有问她到底为什么哭泣,没有问她在他和席煜之间,是不是后悔做了选择……

    他总是这样。

    没有发生事情的时候,吊儿郎当的各种吃飞醋。

    真正发生事情的时候,他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将她稳妥的保护着,不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方朵朵的眼泪,再次汹涌而下。

    她深深吸了口气,在容玄的衣服上,狠狠的蹭了蹭,抬起头来,眼神晶亮亮的,“回去。”

    大手拉着小手,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秋初的夜里,往帐篷里走。

    月光很淡,星星都躲了起来,地上拉长的影子,时隐时现,静幽幽的,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方朵朵这晚是在容玄帐篷里度过的。

    在他们离开之际,有关于方朵朵的身份,已经被李清臣坦白告诉众位将士,省的他们做出点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到时候惹毛了容玄,那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情。

    被打了预防针的众位,自此后,对方朵朵虽然明面上还是称兄道弟,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到底心里头有些念头不一样,偶尔说话时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一些恭敬和讨好。

    方朵朵察觉到,也没说什么。

    其实说白了也好,她反而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只是在这种身份几乎透明的情况下,她依旧厚着脸皮顶着一身士兵的模样,跑前跑后。

    渐渐的,在驻扎等待排兵布阵,攻打边城的将士,对方朵朵的注意多了。

    对她的关注一多,众人更是觉得王爷的女人好牛逼。

    首先要说的是,王爷的女人,体质非常好,分明是女人,干起活来却丝毫不拖泥带水。

    就算是打拳,最开始一遍,她看了一遍,就能一丝不差的表演出来吗?

    人果然做到了!

    他们这些跟了容玄有一段时间的兄弟,都做不到。

    从那时候开始,众人看向方朵朵的目光,虽然依旧是带着畏惧的,但是这一次,不是因为容玄。

    之后过了又没多久,众人再次错愕的发现,王爷的女人,不仅体质很好,就连意志力都很好。

    极其残酷的训练,她之前一直吊车尾,成绩是差的可怜。

    看在她是女人,且是王爷女人的份上,他们自然不敢嘲笑。

    谁知道她日夜刻苦训练,很快见了成效。

    厉害厉害。

    跟着容玄出生入死的,都是一些糙汉子们,汉子们没什么讲究,喜欢和讨厌分的相当清楚。

    他们简单,交朋友全凭喜好,惜英雄更是不问出处。

    如此一来,方朵朵很快就和容玄下面的士兵们打成一片。

    方朵朵和士兵们相处的融洽,让容玄感到意外之后,细细一想,又觉得情有可原。

    那些汉子们,向来都敬佩有本事的人。

    方朵朵的那些念头和精神,积极向上的性格,很难让人不去喜欢。

    可喜欢……也不能成天到晚的霸占着他媳妇啊?

    容玄简直欲哭无泪,握着兵卷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收紧。

    他在计算,已经有多少天没有好好的抱着方朵朵睡过觉了。

    不想还好,仔细想想之后,觉得特别想骂人。

    半个月前,驻扎在了边城外,期间有过几次小小的对边城城内的试探,都是一些小冲突。

    似乎就是从第一次的试探开始,他和方朵朵就……

    容玄觉得特别可怜。

    他最后气鼓鼓的把桌子上的兵叔扔掉,闷头走出了帐篷。

    帐篷外面已经是星光璀璨,入了秋之后的夜,带上了几分寒凉,容玄一边走,一边四下查看。

    他在寻找方朵朵。

    死女人浪起来,根本不着边际,容玄找她都要费一番功夫。

    走了约莫有一会,容玄渐渐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声音,竖着耳朵仔细的聆听,越走越近,听到了一群人闹哄哄的在开玩笑。

    方朵朵笑的咯咯作响,大老远的就能听见她的声音。

    容玄蹙眉,走过去,最先发现他的士兵,一个个赶紧站起身来恭敬的行礼。

    渐渐的,有不少人发现了这边的动静,转过头来,就见容玄阴沉着脸。

    众位士兵起初还有些疑惑。

    毕竟他们最近的几次和敌军试探对抗,都十分的成功,算是赢得了小范围内的胜利。

    容玄不应该生气才对。

    随后众人便注意到,容玄自从进来后,视线就一直落在方朵朵身上。

    顿时恍然大悟。

    “过来。”容玄低沉的道,目光灼灼的看向对面的方朵朵,“你是自己走过来,还是我过去抱你?”

    “……”

    人群中没有人吱声,一个个的把脑袋低到了胸前,恨不得自己是只鸵鸟。

    方朵朵对容玄的这个反应,很是无语。

    她轻咳了声,快速的走向容玄,目光中少不了一顿责骂,容玄只当做没有看到,等她一靠近,立刻揽住了她的腰身。

    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亲昵,方朵朵觉得不太习惯。

    她刚想动弹,就被容玄给勾的更紧。

    见他动了动唇瓣,方朵朵以为,他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跟他说,不想他却是对着大伙说的,“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叫夫人来参加。晚上的时间,是给我的。”

    “……”

    懂懂懂懂懂。

    不就是嫌弃我们,占据了你宝贵的时间吗?

    王爷啊欲求不满,你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的。

    方朵朵被容玄给带回帐篷,她还没反抗什么,就被仍到了床上,一阵狠命的蹂躏。

    到最后容玄低吼着释放了自己,她累的浑身发软,连句话都不想说,倒头就睡。

    第二日醒来后,查找了一圈发现容玄不在。

    稍稍打听之下,才知道他率领着一群人又去挑逗边城的那些守卫了。

    这是近期的主题。

    容玄美其名曰骚扰敌方君心。

    方朵朵骂他玩心眼,容玄大言不惭的接受,“打仗靠的就是这些东西,光靠士兵人数取胜的话,那还打什么仗?不如直接把士兵的数量报出来,然后宣布数量最多的获胜就行了。”

    “……”难得听他讲什么大道理,讲出来之后,却让方朵朵震惊非常。

    说的真是让人无法反驳。

    知道了容玄的下落,方朵朵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她又绕着帐篷转了会,觉得双腿之间还是难受的很,打算回去歇着。

    哪里知道,前脚刚刚进了帐篷,后脚就说遇到一个奇奇怪怪的疯癫女人,就在他们的驻扎地范围内,还说什么萧景玄容玄之类的,大呼王爷的名字。

    小兵之前说的那一大堆,方朵朵都不感兴趣。

    唯独对最后这几句,有了想法。

    她让小厮把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请进来,女人进来之后,看到方朵朵,呀的尖叫一声,“我们又见面了!”

    “见面?”方朵朵摇摇头,看着这个身材发胖,脸上的肥肉堆在一起,芝麻大的绿豆眼,骨碌碌转着的女人,实在没印象,“抱歉,我不认识你。不过听说你认识萧景玄?”

    “或者是容玄。”

    那肥胖的女人,嘿嘿一笑,凑着身子往前,立刻引得身后的小兵们一阵激动。

    “切!”胖女人冷哼,“你们紧张什么?我要是想杀人,早在刚才你们都死掉了!姑奶奶我现在心情好,不想看到血腥的,就原谅你们的无礼!”

    小兵们心中厌恶又不服气,无奈方朵朵跟前,还轮不到他们造次。

    等胖女人发泄完了这一通,方朵朵呵呵笑,“那个……你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你是真不记得我了?”胖女人使劲睁大了眼睛,试图让方朵朵看见她真诚的目光。

    无奈眼睛太小,方朵朵只看到了她脸上的肥肉,不由得往后退了退,“真不记得你了,请问您是?”

    “容玄之前一直在派人找我,所以我来了。”那女人挺了挺胸脯。

    方朵朵努力回想,半晌后,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胖女人,“那个…你该不会是烟姨吧?”

    烟姨是容玄的一个姨娘,之前容玄提了两嘴。

    “烟什么姨什么?我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鬼医!”胖女人用手擦了擦鼻尖,满脸倨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