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17章 没有做朋友的必要

北京赛车pg10开奖结果

    对我越狠,我会越强。

    容玄骑在马上的时候,还在回味这句话。

    为了让他不走后门,方朵朵真是用尽了各种办法。

    他自然知道她说的是对的,可是……

    容玄抿了抿唇,他狠不下心来,平日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他都觉得是在委屈她。

    如今却要看她受苦受累,还不能心疼,折磨的不是她,而是她的身心。

    好在行进了一夜,再加上一个上午,他们到达了目的地,边城。

    边城挨着南湾洲,在南湾洲失守之后,萧景淳的人马,大部分来了边城,还有其他几路人马,则是去了靠近南湾洲的另外几个地方。

    容玄和李清臣商量过,边城这个地方,是南湾洲周边的几个城镇里,最难攻克的。

    但是一旦攻克下来,对于萧景淳来说,再想反扑,几率几乎是零。

    边城不同于南洲湾,四处都是险峻的山峰,边城坐落在盆地里。

    乍一听,边城其实有极大的缺点,那就是地势太低,四周的山往往会被人利用。

    然而山势实在陡峭,几乎是垂直的直上直下,别说利用就是要爬上去,都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可容玄既然来这里,自然是有办法的。

    士兵们对于容玄,钦佩又崇拜,他做的决定,他们从来不问,相信并执行!

    所以,在容玄要带他们来边城的时候,没有怨言。

    在容玄吩咐他们驻扎下来,并告知有一场持久战要打的时候,没有怨言。

    看着士兵们忙碌的样子,方朵朵感受到了,他强大的威信力。

    同时不得不承认,男人们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力,她想她是懂得。

    因为一个男人,发号施令,立刻有人服从的执行,看着就相当的迷人。

    她擦了把额头的汗,和身边的两个士兵,一起合力把帐篷给搭起来。

    搭完了一个,又跑去搭另一个,偶尔会累的悄悄捶打小腿肚,却在有人喊帮忙的时候,立刻冲过去。

    容玄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李清臣小心的陪着,不敢开口。

    说真的,不意外是假的。

    毕竟一开始,他对于方朵朵的印象,就是一个娇滴滴的,需要宠着护着的小女人。

    似乎和别的女人一模一样,他也不明白,怎么容玄就一门心思看上了她,还宠上了天,在京城两个人硬生生成了说书人嘴里的常客。

    后来他私下里,曾经还暗戳戳的想过,或许方朵朵是某方面天赋异禀,让容玄无法自拔。

    这种拿不上台面的猜想,一直延续到,方朵朵和容玄一起被抓到关悦的山寨里。

    从山寨里出来,关悦被一并带了回去。

    是方朵朵献计,说要把关悦手上的兵马收为己用。

    那时候他有了改观,觉得这个女人脑子挺好使的。

    但对于她的改观,也仅限于此。

    然后就是她尽心尽力的照顾容玄……

    直到现在,才算得上是给予了他心灵上的震撼。

    方朵朵果然很有个性,果然是容玄看上的女人,果然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单说跟着容玄来打仗,就已经是很多女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了。

    更不要提,她强烈坚持自己不走后门,闷头一颗心锻炼自己提升自己,这高贵的品格,说一句内在美心灵美,都是对她精神的侮辱!

    “那个……”李清臣收回心神,朝着方朵朵的方向看了眼,立刻噗出声来。

    他看到了什么?

    方朵朵累的一屁股坐地上,然后有个小兵,居然亲自给她送了杯水,不仅如此,似乎还要擦汗。

    完了完了……

    这个小兵你很有前途啊, 大哥的女人都敢有想法?

    李清臣心中正惊涛骇浪,无法平静,就见不远处的方朵朵伸出手来,拒绝了那个小兵。

    余光扫见一旁的容玄,阴沉着一张脸,身体全部都在紧绷,直到这个时候,仿佛才有了一丝丝的松懈。

    可怕。

    李清臣暗暗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就看到容玄迈着步子朝方朵朵走过去。

    他又忍不住吐槽。

    早就知道容玄忍不住了,刚才还装什么装?

    男人啊,藏不起来自己的情感,行动就好了。

    方朵朵正在用袖子擦汗,随后感觉到周边的士兵,一个个都站起身来,十分恭敬的行礼。

    像是猜到了一些什么,她赶紧站起身来,抬头看到容玄,和大家一样。

    容玄瞧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心中叹气,还是无怨无悔的配合着她一起演戏。

    “你过来,我有点事情要交代给你做。”

    容玄说道。

    方朵朵忙点点头,跟着屁颠颠的往已经搭好的帐篷里面走。

    进了帐篷,里面没人,容玄转过身来,就把她给抱在怀里,方朵朵感受着男人的力气和气息,隐约的知道,他现在心里的一些想法。

    她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挑着眉看他,“怎么了?”

    “累不累?”

    “还好。”方朵朵说,“早上那会是累瘫了,不过习惯了,似乎也就好多了。”

    “是吗?”容玄淡淡的问,帮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先洗个澡吧。”

    “别的士兵……”

    “朵朵。”容玄皱眉,“在他们面前我已经很克制了,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现在没有人,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是不听话,就是在找|操。”

    “……”他过于直白的话,说的方朵朵面颊一红,听忍不住伸手拍他胸膛。

    容玄勾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使劲的亲,吩咐下去,让人准备了热水,要洗个澡。

    方朵朵就在他房里伺候着,容玄不准她出去。

    过了会,热水送来了,容玄把自己脱光光之后,三下五除二的把方朵朵也给脱了个一干二净。

    方朵朵羞耻难耐,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不敢抬眼看。

    容玄保证她进了浴桶,她靠在浴桶壁上,容玄于是伸手,主动帮她清洗。

    方朵朵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在容玄进入的那一刻。

    尽管知道这时候不合适,可她阻止不了容玄,只能跟着他一起沉沦。

    一场**结束,方朵朵晕了过去。

    容玄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种结果,把她抱出来,擦干净后放在床上,然后给她盖好被子。

    他伸手去揉捏她的大腿小腿,走了一天一夜的路,不好好按摩下,会痛的难以忍受。

    给她按摩完双腿后,容玄把她的小脚丫子拎出来,放在掌心捏了捏。

    果不其然,上面起了水泡。

    容玄皱着眉头,找李清臣送来了针,拿针给她挑破后,又涂了点药,之后小心翼翼的按摩。

    做这一切的时候,李清臣都在旁边看着,心惊胆战。

    他认识容玄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

    不过说来也是,这是人自个的媳妇,他自个当然要疼爱。

    方朵朵这一觉睡得很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晚上。

    睁开眼发现房间里面漆黑一片,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容玄,她掀开被子下床,双脚触碰地面,一阵疼痛。

    抬起脚来看了眼,在看到水泡被人挑破后又涂了药,心里浮现出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种事情,想也知道是容玄做的。

    她忍着疼痛,找到一身衣服穿在身上,走出帐篷,看到左右两边都有侍卫,侍卫见到她,毕恭毕敬的问好。

    方朵朵起初有点不适,她想到容玄,还是询问了他的去向。

    “王爷正在帐篷最前面,和李公子一起。”

    方朵朵找过去,容玄正在和人讨论地势之类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说来也怪,明明出发前,在南洲湾还是酷热的天气,到了这边,不过一两天的功夫,却已经入了秋。

    夜风吹拂而过,风中似乎都夹杂着一种萧条。

    她看见容玄的头发被风吹起,看到他的衣服也跟着翻飞,看见他俊朗的容貌,深刻的五官,在沉沉的夜幕中,越发明晰,越发迷人。

    方朵朵走过去,他像是早就看到了她,自然而然的伸出手,将她揽在怀里。

    “休息好了?”

    “休息好了。”方朵朵回答。

    “你啊。”容玄道,“睡了整整一天。”

    “什么?”这回方朵朵惊讶了,“我这么能睡?”

    “累坏了吧。”容玄笑,两个人正说着话,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道脚步声。

    那人到了跟前,见容玄搂着一个小士兵,眸子微微一动,不过想到这两日士兵在私下的谈话,算是了然。

    “回王爷,敌方席煜求见,说是要见夫人!”

    席煜?

    方朵朵疑惑的看向容玄,容玄抿了抿唇,挥手让那士兵下去,对方朵朵解释说道,“昨天我们在这边驻扎下来,席煜就派人来见你。你那时候睡了。”

    “我去见他。”方朵朵道,“他既然亲自来这里,你不用担心我。”

    见容玄不说话,方朵朵于是又说,“而且,还有给他做好的衣服和鞋子都没有给他,这些东西一直在我这里,总归是不好的。”

    当然不好!

    相当不好!

    容玄虽然大方的表示,能够理解方朵朵执意要把这些东西做完的原因,可他是正常的男人,会吃醋会有小心思会恨不得把自己的女人藏起来,不给别人看。

    还不是因为他惯着她?

    不舍得让她伤心难过不高兴。

    “好,那我陪你去。”

    “……”方朵朵扭过头来,“可以,你要站在二十米开外。”

    “难道你和他还要背着我说什么悄悄话?”容玄对她的提议,一点都不赞同。

    方朵朵觉得他的那股执拗劲又要上来了,她呵呵一笑,“那你不要去了。”

    “好!”容玄立刻换了口吻,“二十米开外就二十米开外,我反正要跟着你去。”

    “跟屁虫!”

    “对,就是你的跟屁虫!”容玄大大方方的承认。

    “……”

    方朵朵不想说话。

    回了帐篷,翻箱倒柜找出来给席煜准备好的衣服和鞋子,方朵朵跟着容玄一直往西走,走出了帐篷密集的地方,还是那片空旷的草地,再往前走了差不多一二百米左右,他们同时看到了一个人。

    形单影孤的一个人。

    站在巨大苍穹之下,身形瘦削,双手背在身后。

    看起来十分的孤单寂寞。

    方朵朵深吸口气,走过去,身后二十米处,是容玄越发幽深的眸色。

    “我就知道,你会跟着过来。”席煜率先开口,语气里满是无奈和宠溺。

    方朵朵一怔,起初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转念一想,耸耸肩,“嗯。”

    席煜朝着她身后的容玄看了眼,笑了,没做评价。

    方朵朵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想看看你。”他说。

    方朵朵有点尴尬,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下去。

    好在席煜并不觉得冷场,自顾自的再次开口,“手里的东西,是送给我的吗?”

    被他提醒,方朵朵立刻点头。

    她把准备好的鞋子和衣服递给席煜,低声说道,“这些都是以前答应过你的,现在总算是做完了。”

    “嗯。”

    席煜点头,“朵朵做的衣服很好看,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方朵朵刻意忽略前半句话。

    席煜笑了笑,“嗯。只是以后不会再有了。”

    夜风再一次造作起来,吹过她的脸颊,吹起席煜的衣服,她觉得,他的声音都因此变得缥缈了几分。

    “朵朵,以后再见面,就是敌人了。”席煜哂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出现,但这一天出现,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敌人?”方朵朵不解,“战场上你我各为其主,敌人自然可以理解,战场之下,我们之间,我以为算是朋友的。”

    “没有做朋友的必要。”席煜偏过头来,明明说的话很冷酷无情,可面上却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笑意,“我对你抱有的念头,一直都不单纯,以前不单纯,以后也不会单纯。你一靠近我,我就会幻想很多,你大概不会想到,像我这样的人,会在你看我的时候,觉得你会喜欢上我,会在你冲我笑的时候,幻想到我们已经成亲生孩子,甚至已经在考虑孩子的名字……”

    方朵朵微微讶异的张了张嘴巴。

    对面的席煜跟着耸耸肩,“就是这样的一个我,根本经不起你的一丁点撩拨。除非你告诉我,我们做朋友,我还有机会,那样的话,我愿意。可是你和他在一起了,会给我机会吗?”

    会吗?

    方朵朵很清楚这个答案。

    不会。

    听着席煜的问话,她忽然觉得很伤感,“席煜,我……”

    “不用抱歉,因为跟我说抱歉,并不能让我真正拥有你,我们都很清楚,关系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终点,就这样吧,朵朵,你狠一点,我才会痛快的转身。”

    你狠一点,才是对我的救赎。

    不然,我会贪恋在你给的丁点温暖里,难以自拔,不停的给自己假设,不停的给自己希望。

    就这样吧。

    让我假装潇洒的离开,欺骗自己,也欺骗你,如果这样,能够让你以后安心的话。

    我愿意去做,愿意去痛,愿意去给你,你所有想要的。

    这个世界上,爱你的人,不只有容玄一个,还有我席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