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14章 这比什么都重要

甘肃快3开奖结果pg999.net

    随着容玄身子的恢复,他变得越来越…流氓。

    偶尔方朵朵会在旁边看护,两个人接触的时间久,他说话从来随心,原先相处的小心翼翼不见了,多得的调侃她。

    容玄问的最多的是,朵朵你怎么这么香?身子怎么这么软?摸起来怎么会这么舒服?

    对此,方朵朵冷着一张脸的表示:你再乱动手动脚,我就让女婢来照顾你。

    容玄自然不肯,伸出手指对天发誓,再也不动手动脚。

    他动嘴。

    隔一会就要凑到方朵朵跟前,吧唧亲个嘴巴,偷个香。

    方朵朵被他烦的厉害,冲他吹胡子瞪眼睛的,容玄不以为意,笑的得意又张狂。

    他总是这样好看。

    习惯了他吊儿郎当的模样,方朵朵勉强能够应付。

    这会听他这么说,仍旧低头,继续做手中的活计,“后天过生日的时候,你打算怎么过?”

    “随意。”容玄轻笑,“已经许多年没有过生日了,对我来说,只是很普通的一天。”

    他记起来,上次过生日,还是在自己小时候。

    那会兆淑仪和梁安帝,还在一起,他那会以为自己拥有全世界,如今回过头来,才发现,他拥有的东西,屈指可数。

    方朵朵听出来,容玄的口吻里多出几分伤感,她顿了顿,抬起头来看他。

    “容玄。”她说,“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人总得朝前走,总得向前看。”

    容玄一怔,两个人亲密以来,见惯了她小女儿的娇态。

    乍一看她凶巴巴板着小脸,觉得挺有趣的。

    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方朵朵推他,容玄趁机直接抱起她,按在了自己怀里。

    “你!”

    方朵朵要从他怀里跳下来,现在像是什么样子?

    他们是在院子里坐着,时不时还有下人从旁边经过,要是被看到了,她不要面子的啊?

    她一动,容玄就箍的更紧,方朵朵瞪他,他立刻倒抽一口凉气。

    方朵朵一惊,“怎么了?”

    容玄凝眉,“没什么,就是伤口被你乱动,蹭到了,有点疼。”

    “那我不乱动了。”

    很好。

    小女人一骗就上钩,容玄丝毫没有觉得愧疚。

    他双手环抱着方朵朵,下巴放在她的肩窝里,她真的很香,身子也软的要命。

    每次抱她,好像什么烦心的事情,都会在瞬间烟消云散。

    “容玄,你的生日就交给我来吧。现在是战时,虽然不能大办,但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还是要过的。”两个人抱了会,方朵朵闷闷的声音传来。

    她靠在他的胸膛前,说道。

    容玄嗯了声,“好。”顿了顿之后,又继续说,“其实,朵朵,有你在,这比什么都重要。”

    我知道的。

    当天晚上吃饭,方朵朵就把容玄生日这件事情宣布了。

    安安,携带着李清臣和关悦,见容玄都点头首肯,自然是一个个的举手同意。

    容玄原本只当她是一时心血来潮,然而晚上沐浴过后,他发现方朵朵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软榻上,一本正经的在写些什么。

    他走过去,好奇的看了眼,只见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几个大字。

    “生日宴流程。”

    “……”

    容玄嘴角抽了抽,继续往下看,对于她的鬼画符,看懂需要些时间。

    “你看什么?”方朵朵后知后觉的看到有人过来,当即吓得把东西给收起来。

    她瞪圆了眼睛看着容玄,“不许偷看!这是我给你的惊喜!”

    “……”容玄无辜的点点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方朵朵不是很相信,她冲他吹胡子瞪眼睛的,“你去歇着吧,伤员病号要多多休息,养好身子,你下面的很多士兵可都是跟随着你的。”

    言外之意就是,你不能辜负他们。

    容玄笑着点了点头,却不听话的勾住她的腰身,不等她反应过来,就丢到了大床上。

    他欺身压了上去,两个人贴的很近,嘴巴几乎擦在一起。

    方朵朵觉得火热,不光光是嘴唇。

    “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好。

    完整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已经被他吻住,铺天盖地而来,带着他浓郁的气息,在她的三寸天地里兴风作浪。

    结束的时候,方朵朵喘了很久。

    “这么娇?”容玄捏住她的腰,顺着她的腰背给她顺了顺气,然后翻过身,将她抱在自己身上,“睡吧,今天太晚了,明天再来做这些。”

    方朵朵动弹不得,只能点头同意。

    容玄开了口之后,关于生日的安排,便全权交给方朵朵。

    次日方朵朵醒来后,就不见容玄,打听之后才知道,容玄去城里视察情况了。

    虽说南湾洲守住了,不过前段时间的那场战争,炮火的摧残下,损坏了不少东西,很多地方需要重建,不仅如此,还有许多的伤员病号需要安抚。

    之前容玄受伤,这些事情,自然都交给了李清臣来做。

    如今他已经恢复,不过去看看将士们,多少说不过去。

    方朵朵把给席煜做的两双鞋子,收工之后,规规整整的放在了包袱里面。

    现在他们两个人,各自在不同的阵营里面,想起来,以后见面的机会可能少之又少。

    甚至互相送东西,都会有点困难。

    关于这些鞋子和衣服,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送。

    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凄凉和伤感,她把东西收拾好放到柜子的一旁,专门腾出来一块地方,然后听见安安的声音,便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眨眼就到了容玄生日这天。

    自打那晚两个人一起睡觉之后,容玄就不肯她再回自个的房间。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做什么,单纯的就像是小学生,似乎躺在一起真的只是为了睡觉而已。

    容玄最多的时候,只是亲亲她抱抱她,过火的行为,一直没有。

    方朵朵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头却因为这个,悄悄的给他点过赞。

    这天,她睁开眼, 看到天光大亮,吓得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居然一觉睡到了中午!

    完了完了完了。

    今天是容玄的生日,她最后决定亲自给他做一顿好饭菜的,结果……

    睡觉坏事!

    方朵朵懊恼的挠了挠头发,赶紧让女婢们来给她收拾,梳妆打扮。

    她匆匆忙忙,刚刚收拾妥当,就开始忙碌的冲进厨房,有小厮要来打下手,方朵朵把他们推出去。

    开什么玩笑,今天是容玄的生日,都说好要亲手给他做饭吃,就一定不能食言。

    方朵朵简单的想了下,决定做个四菜一汤。

    拿出来锅的时候,才想到,她没怎么系统的学过做饭,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着强烈的自信。

    端出来锅,洗了菜,之后拿到砧板上的时候,反而十分轻车熟路。

    切菜,装盘,放油,热锅,直到最后的倒菜入锅,一气呵成。

    方朵朵把自己关在里面忙碌了好大一阵,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热汗。

    大热天的烧菜,原本就是种折磨。

    吩咐下人把做好的饭菜整理下,她问下人,“容玄回来了没?”

    众人摇摇头。

    方朵朵没多想,心说正好可以去洗个澡,她不想顶着一身臭汗,去和容玄过生日。

    到时候生日没过成, 倒是把容玄给熏出来了毛病。

    洗过澡,换过衣裳,方朵朵已经是一身轻松。

    她走出房间,得知容玄回来了,正和安安在别院里。

    方朵朵让下人把饭菜端出来,她则自己前往安安的别院,去喊容玄吃饭。、

    安安的别院距离并不远,方朵朵还没走到跟前,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咯咯笑声。

    她顿了顿,旋即便勾唇笑起来。

    血缘真是种奇怪的存在。

    自打安安得知容玄是他的父亲之后,除了最开始,容玄病着的时候,他没缠着,等容玄下地,他几乎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花式缠着他撒娇。

    对此方朵朵很是无奈。

    一大一小凑到一起,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可他们总是能够有话题聊,而安安总是能被容玄逗得哈哈大笑。

    方朵朵无奈的笑着摇摇头,走到别院门口,正打算推门进去的时候,忽然听到安安奶声奶气的问容玄,“爹爹,你以前跟娘亲是不是特别好啊?”

    “以后会更好。”容玄的回答。

    “那爹爹喜欢娘亲什么呢?”安安歪着脑袋问,“像安安一样喜欢娘亲吗?”

    “和你不一样。”容玄笑,“你是你,我是我。”

    “那爹爹是为什么喜欢娘亲呢?”安安坚持的问道。

    容玄低头看了他一眼,伸手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她很好,哪里都好。”

    安安似乎想不通,娘亲很好和爹爹喜欢娘亲有什么必然联系。

    容玄不介意,只是笑笑。

    他抬眼看天色,觉得这会方朵朵应该收拾完了,他站起身把安安不由分说的扛在肩头,立刻惹得安安哈哈大笑。

    两个人来到门口,容玄拉开门,就看见方朵朵。

    他意外的挑挑眉,“洗完了?”说着身子微微前倾,吸了吸鼻子,“真香。想吃。”

    “……”在安安面前,也这么不正经。

    方朵朵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把他推了推,容玄装出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看样子要跌倒。

    她吓得脸色变了,赶紧把他拉住。

    容玄于是就借机蹭过来,在她脸上啾了口,“吃到了。”

    “……”这个臭男人,方朵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容玄不依不挠,紧随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正厅,看到了满桌子的饭菜。

    李清臣和关悦早早的就等着开饭了,到现在可以说是饿坏了。

    见到二人回来,眼里都开始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