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11章 好,我答应你

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pg999.net

    小小年纪的安安,说的话很有道理。

    可方朵朵没有听。

    单独让安安在这里守着容玄,他不过才三岁多,虽然说和同年级的孩子比较起来,懂事不少,可实际上,方朵朵心里很想守着容玄,不想离开一步。

    一大一小的僵持之下,最后达成协议。

    方朵朵让婢女把晚饭送到了房间里来,她就坐在一旁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床上的容玄。

    安安趴在床边,捏着容玄的手,小脑袋则是拱在容玄胳膊旁边,不知道在蹭什么。

    小孩子的亲昵,有时候让人摸不着头脑。

    吃过晚饭后,容玄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方朵朵看天色已晚,让安安回去睡觉。

    安安自然不肯,“爹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是我和娘亲,安安想,爹爹醒来的第一眼,最想看到的一定是我们,所以娘亲,安安不能离开,安安也要守着爹爹。”

    “……”方朵朵无语,从来不知道自己儿子,居然懂这么多。

    “而且,娘亲,我想爹爹虽然是在昏迷之中,不过如果我们两个人都在他身边,他一定能够感受的到我们对他的爱的。”安安郑重的点点头,根本不是商量的口吻,“所以娘亲,最后的结论是,安安不能离开,安安必须守着爹爹。”

    “……”你逻辑思维这么条理清晰,那你很棒棒的哦。

    话都说到这一步,方朵朵还能说什么呢?

    她呵呵了两声,就算是同意了。

    “你先跟婢女一起去洗澡,洗完澡才能过来。”方朵朵担忧小家伙,再次跟自己讲道理,这回是板着脸下的命令,一副不能讲价的样子。

    安安耸了耸肩,“好的,听娘亲的话。”

    好不容易他松了口,方朵朵连忙喊女婢过来,把他带去洗澡。

    等人离开后,想着要跟容玄擦洗身子,方朵朵让女婢送来了热水。

    她把毛巾打湿之后,轻轻的解开他的衣服,动作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会触碰到他的那些伤口。

    方朵朵发现,容玄身上,除了那些新鲜的伤口,还有一些已经结痂的疤痕。

    不知道是做什么弄的。

    她叹息了口气,等给容玄洗漱完毕,自个后背都是热汗。

    一来是因为天气热,二来则是因为太紧张了。

    方朵朵必须得去洗个澡。

    她本来是想等着安安洗澡回来,吩咐个女婢过来看护着的。

    然而等来等去,一刻钟都过去了。

    身上的汗混着水,黏在身上十分难受,方朵朵回头看了眼容玄,估摸着他今天应该醒不过来了,不如就在这边洗吧。

    想到就做,方朵朵叫了大半天,才有人送来一桶热水。

    等下人出去后,她把房门反锁,脱衣服的时候还有点担忧,眼睛盯着容玄看了半天,确定他躺着一动不动之后,彻底放下心来。

    温热的水将她包裹着,雾气升腾,劳累了一天的身体,像是终于得到了舒缓。

    方朵朵仔细的洗了把脸,放松下来。

    放松就容易犯困,她倒是没睡,就是胡思乱想的走神了。

    想想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恍然如梦,而梦醒了,她的男人从席煜变成了容玄。

    这么说,好像并不贴切。

    她的男人,一直都是容玄,至于席煜……

    方朵朵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对席煜的感情。

    明明从各个方面来说,席煜和容玄,其实是伯仲之间,面对着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并且这个优秀的男人对她深情专一又体贴,换成任何一个女人,可能都会动心。

    方朵朵从来没有过心动的感觉。

    她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感觉不讨厌,相处起来很舒服,偶尔会有开心的事情,但也不至于那种开心到无以复加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程度。

    和席煜之间,终归是差了点什么感觉,他更像是一个亲密的朋友。

    方朵朵知道,这个说法,可能会有些伤人心,只是,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感情,都无法做到忠诚的话,那么还有什么是不可以背弃的呢?

    她想起来事情,总是会很专心,以至于身后的容玄悠悠醒过来,她都很久没有发觉。

    容玄脑中一片空白,而后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他试图睁开眼,眼皮重的可怜。

    好在努力了两下,眼前不再是一片漆黑,一大片白光涌进来。

    突如其来的光明,让他有点不适应。

    如此反复了好几下,才渐渐看清楚四周。

    床顶、床幔,床帘、烛光、还有萦绕在耳边的哗啦啦水声,以及女人身上才会有的清新香味……

    这种香味,他有印象。

    想到可能是方朵朵,容玄迫不及待的搜寻,他扭动脖子,有些僵硬。

    稍稍循着水声看过去,见到一张漂亮的裸背。

    在昏黄暧昧的暖光之下,她的后背更加诱人,嫩滑而白皙,容玄的喉结上下滚动一番。

    他在猜想,摸上去的手感一定很好。

    顺着后背视线渐渐往下挪,一条好看的脊椎,延伸到纤细的腰间,然后没入水中。

    容玄的呼吸有几分凝滞。

    即便视线看不见,可他仍记得,她的身体有多么的**。

    想到火热的场面,目光变得灼烫。

    猜想着会被方朵朵发现,容玄尽量克制着自己。

    然而小女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侧过来的半张脸,隐约可见其皱着的眉头,微微撅起的唇瓣,之后是一阵无奈的摇头。

    容玄无声的咧着唇笑。

    他这回受伤,不亏。

    睁开眼就能看见,他的女人在他跟前沐浴,如果不是因为受伤了,只能干巴巴的躺着,他一定把持不住。

    容玄时不时的朝她看过去,不知道瞄了多少下之后,方朵朵总算有了察觉。

    大概是做贼心虚,容玄下意识的赶紧闭上眼睛。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装睡。

    眼睛看不见,听觉更灵敏。

    哗啦啦的水声,似乎沿着她没好身体的曲线,滑溜溜的往下落。

    他听见方朵朵起身的动作,还听见她光着脚踩在了地板上,之后是毛巾摩擦身体发出的窸窸窣窣声,再之后她穿好了衣服……

    只是这么听着,身体就不受控制的热起来。

    容玄懊恼的想,她真是要命,他在她身上真是没出息。

    没出息就没出息吧。

    耳边的动静忽然大起来,容玄才意识到,就在刚才短暂的时间里,他居然又走神了。

    房间里几个下人走进来,将浴桶抬出去,还有个婢女在擦拭地上残留的水渍。

    “姑娘,头发要擦干,我再给你拿一条毛巾。”婢女临走的时候,见方朵朵就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床旁,低声的提醒。

    方朵朵摇了摇头,她这个人时不时的就犯懒,“没事,不擦了。”

    “这天别看是夏天,头发不擦干尤其是晚上,还是会容易感染些风寒的。”婢女不屈不挠。

    方朵朵听着这话只觉得熟悉,可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

    她勾了勾唇,算是被婢女说服了,“你的话倒是和以前一个人说过的有点像,那你去拿条毛巾过来吧,顺便帮我看看,安安怎么还不过来?”

    “好嘞!”

    婢女转身离去,方朵朵则握了握湿漉漉的头发,用手指梳成一绺一绺的。

    她没注意到,那些飞起来的小水滴,落在了容玄的胳膊上。

    肌肤上凉凉的,心里头痒痒的。

    容玄很喜欢她在身边,尽管心里头对她在这里,感到意外。

    他没想到,睁开眼会看见她。

    毕竟两个人之前,因为席煜,因为宝藏的事情,闹出了误会。

    哪怕经过庙会一事,关系有所缓和。

    他只希望方朵朵能够正眼看自己,时不时的说些话,至于两个人重新相爱,他甚至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娘亲!”稚嫩的声音,差点吓得他跳起来。

    容玄强迫自己,千万不能露馅,却把耳朵竖了起来,生怕错过二人的谈话。

    方朵朵回头,见安安两个小脸蛋红扑扑的,笑着朝他招了招手,安安扑进她的怀里,甜甜的道,“娘亲,我洗好澡了,你也洗了吗?”

    “嗯。”

    “怪不得香喷喷的。”安安笑嘻嘻的道,“娘亲,我们今晚怎么睡觉呢?我想跟爹爹一起睡!”

    可以啊!

    容玄几乎都要脱口而出了。

    安安三岁,这三年里来,别说他们爷俩一起睡的机会,就是他抱着安安的机会都很少。

    “不行。”方朵朵想也不想的拒绝。

    安安挑眉,“为什么啊?!”

    “因为你爹爹受伤了,等他恢复了,我们再一起跟他睡觉。”方朵朵软声细语的解释道。

    安安听了激动的道,“娘亲也一起睡吗?”

    “嗯。”方朵朵点点头。

    安安立刻高兴的低声欢呼,容玄也高兴的在心里欢呼。

    “所以你高兴的话,现在就去那张床上睡觉。”方朵朵指了指屏风后面的另一张床,“去吧,娘亲等下去陪你。”

    安安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颠颠的走到床旁,垫着脚尖在容玄脸颊上亲了口,心满意足的去睡了。

    方朵朵陪着容玄又坐了会,实在是有点困,起身,离开前在容玄的额头上亲了口,又鬼迷心窍的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容玄,你快点醒过来。”方朵朵说,“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如果听到了,就快点醒过来好不好?”

    她的声音很低,贴着他的唇瓣,带着点乞求的意味。

    容玄的心再也控制不住,在她即将起身离开之际,伸出手,压在她的后背上,往自己怀里一按,方朵朵还来不及低呼,就被他吻住了。

    “你刚才说的话,我现在答应你,你不许反悔。”他声音里满是笑意,“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