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08章 不后悔

苹果彩票网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

    李清臣在旁边看的心惊胆战,现在两军即将交战,几乎是一触即发,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可能放她单独一个人出去见敌军?

    赢了输了,对谁都不好。

    虽然说对面有席煜,他也知道席煜和方朵朵,以及容玄之间的那点恩怨情仇。

    可……

    到底这里是战场,几万万将士的性命都在他们身上押着。

    万一对方搞个什么小手段,把方朵朵扣压住,或者趁机攻城……

    李清臣不敢想,代价太大了。

    他抿着唇,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紧紧的盯着容玄,心里揣测着他的做法。

    方朵朵倔强的看着他,眼神执着犀利,不曾后退一步。

    蓦地,他笑了。

    伸出手将方朵朵搂在怀里,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深吸口气说道,“我给你安排,但不是现在。”

    “什么时候?”

    “安排好告诉你。”容玄顿了顿,察觉到方朵朵抗拒的情绪,低声的说道,“就在今天,我等下就去安排。”

    “好。”

    李清臣在旁边听得眼珠子都快掉了。

    就这么同意了!?

    他不相信,以容玄的能力,会考虑的没有他周全!

    此行一去,分明是变数太多,豺狼虎豹都在虎视眈眈,容玄轻飘飘的同意了?

    李清臣轻咳一声,想要说话,比他先一步的是容玄投递过来的眼神。

    城门下风阵阵呼号,分明才是秋初,怎生如此的寂寥凋敝?

    容玄把方朵朵打横抱起,径直下了城楼,李清臣在身后又是咬牙又是跺脚,最后只能无奈的抓了抓头发。

    他就知道是这样!

    方朵朵这个女人,太可怕了,简直就是容玄命里的克星!

    如果谁能在一句话之前彻底毁了强大的容玄,李清臣丝毫不怀疑,就是她。

    气归气,李清臣倒不是真的就能丢下容玄不管,而让他胡来,他必须得守着点,看容玄要怎么做。

    如果他脑子不够清醒,他就直接把他打晕,省得他做出来什么糊涂事。

    李清臣小跑着跟上去,好在容玄走得慢,两个人并没有消失。

    他尾随其后,看着他们进了房间。

    房门关上,他决定就守在外头,这样容玄一出来,他就能知道,他的动静。

    而房间里,容玄把方朵朵放在床上,让她歇息会,他自己则是研磨开始写信。

    信是写给席煜的。

    内容只说下午要约见席煜在阵前一叙,自然提到了方朵朵。

    信写完,方朵朵凑过来看,容玄大大方方,她看了几眼后,说道,“叫人送出去吧。”

    “嗯。”

    容玄拉开门,就见到了李清臣,于是直接把信给了他,“送出去。”

    “……”

    李清臣嘴角抽抽,就又被关在了门外。

    他招谁惹谁了这是?

    李清臣拿着信出门,偷偷看了眼,确定没有泄露什么机密,这才差了小厮快马送出。

    两军交战,还是可以有书信来往的,这信送过去,倒也没什么,或许他可以使些手段,让对方窝里斗,互相怀疑?

    李清臣心下思量着,越发觉得可行。

    他把离开的小厮又叫回来,附在耳边嘀咕两句后,催促着他离开,“就这么办。”

    房间里的容玄,写完了信,就坐在椅子上,沉默的看着方朵朵。

    她倒在床上,没有形象,用手挡住眼睛,似乎想要隔绝整个世界。

    “朵朵。”容玄看了会,觉得有些燥,他舔了舔唇瓣,视线从她傲然的胸部移开,“我可以放你去找他,但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方朵朵轻哼着笑了笑。

    她就知道,容玄不会这么轻易。

    不过好在熟悉他的人,尽管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猜到他的行为,她没挪开胳膊,眼前还是一阵黑。

    “你说。”

    “第一,在两军阵前和他见面。”

    “自然。”方朵朵顿了顿,“我不喜欢麻烦,也不喜欢给别人带来麻烦。”

    “第二,记得回来。”容玄口吻很淡,声音却有点抖。

    方朵朵笑,“你在紧张什么?”

    下一秒钟,她坐起身,双目变得清明,看向容玄,“你不会给我离开的机会,不是吗?”

    “可我更希望,你能愿意留下来。”

    方朵朵不置可否,吊着眼角问道,“第三个条件呢。”

    “等你回来再说。”

    她轻巧的切了一声,懒懒的靠在床头,手里面抱着的枕头,翻来覆去的看,半晌后答,“知道了。”

    不多时,李清臣就回来了,带过来消息,说是下午申时,两军阵前相见。

    容玄看了眼方朵朵,点头表示知道了。

    李清臣临走之前,说会准备准备,容玄没有出声。

    方朵朵对于他们说的准备准备,不感兴趣,大概应该是一些确保她安全的措施吧。

    她笑了笑,不以为意,觉得其实没必要。

    吃中饭的时候,小安安特意赶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容玄跟他说了什么,全程他都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自己。

    起初方朵朵假装没看见,到后来,见他嘴巴觉得越来越高,碗里面的饭都没吃两口,才耐下性子问他,“怎么了?”

    “容大哥说你下午要去打仗。”安安说哭就哭,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娘亲,娘亲可以不去吗?”

    “不是打仗。”方朵朵纠正道,朝着容玄瞥了眼,有些埋怨,“只是去阵前跟人说点事情而已。”

    “什么事情?”

    “以前的事。”方朵朵从来不知道,小家伙都这么难缠。

    “既然是以前的事情,为什么以前不说清楚,现在打仗了才想起来要说?”安安仰着小脸,哭的气喘吁吁的道。

    “……”好像有点道理。

    方朵朵一时语塞,想了下才道,“以后不会了,这是最后一次。”

    安安还是不放心,“那娘亲还会回来吗?安安不想失去你。”

    “……”方朵朵舌尖抵着后牙槽,把他抱在怀里,擦干净他的眼泪和鼻涕后,“会回来的,你乖乖等着。”

    “那我要和娘亲一起去。”

    “不行。”想也不想的拒绝,话说出口后,方朵朵看到安安吓坏了的小脸,才想起来自己刚才的口吻很是严厉。

    略带心疼和歉意的凑过去,方朵朵亲吻他嫩嫩的小脸,“娘亲不是要凶你,只是那边很危险,你不要去,好不好?”

    “再亲下。”

    “……”方朵朵照做,然后看到小家伙摇头晃脑,“那我和容大哥在城楼上等你。”

    “好。”

    吃过午饭,哄着安安睡了会,他窝在怀中蹭来蹭去的,实在不老实。

    后来还是容玄有经验,他躺到床上后,长胳膊长腿压在他身上,小孩子动弹不得,没过多大会,就沉沉睡去。

    安安夹在二人之间,方才只注意着哄他入睡,没觉得尴尬。

    现在他睡着了,小小的一团,方朵朵看过去,发现和容玄的距离很近。

    近到几乎她一开口,好像都能够碰到他的唇。

    她往后蹭了蹭,后背贴上了墙,凉凉的,好不容易拉开点距离,再一看,容玄靠了过来。

    “……”

    方朵朵选择闭上眼睛,下一秒,容玄的吻落在她嘴巴上。

    揪住她的唇瓣,轻舔了两下,似乎还要再进攻,被方朵朵推了推胸膛。

    他推开后,低声轻笑,声音喑哑,“味道太好了。”

    “……”

    方朵朵换成背对着他的姿势,容玄的手搭上来,放在她腰上,方朵朵只当不知道。

    睡了一觉醒来后,收拾妥当,前往城门。

    从城楼上向下看,千军万马的前面,只有一个人一匹马,遗世独立。

    他穿着天青色的长袍,头发束起来,风吹动长袍,衣袂翻飞,墨黑的长发也跟着飞扬。

    方朵朵发现,席煜似乎很喜欢穿天青色,他大部分的衣服的都是这个颜色的。

    这个颜色是好看,只是似乎她见过的太多了,蓦地,她看向容玄,了然的笑了笑。

    容玄也喜欢这个天青色。

    她不知想到什么,耸了耸肩,心说两个男人的喜好倒是真的有点类似。

    一切都打点结束后,方朵朵下了城楼,骑马从城门缓缓走出去。

    南湾洲不比北方,没有浩瀚的黄沙,没有一望无际的苍漠,马蹄一下一下的踏在枯黄了的草上,随着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也看清了席煜。

    一个月之后的再见,他肌肤更白了,近乎于惨白。

    瘦削的五官,显得眉眼更加深邃。

    “瘦了。”她说,“最近吃不好睡不好吗?”

    “你不在。”席煜点头,“很难很好。”

    方朵朵笑了笑,靠得近了点,席煜忽然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你也瘦了。”

    “嗯。”她没打掉他的手,歪着头看他,“我在想事情,一直想不明白。”

    “你问吧。”席煜的手在她脸上摩挲着,声音轻的像是羽毛,“想知道什么,不必拐弯抹角。”

    方朵朵了然,她早该知道,眼前的男人和容玄一样,心思沉的很,她在想什么,他们两个大概都知道吧。

    只有她傻乎乎的,以为掩饰的很好。

    “我就问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你让我失忆的吗?”

    “是。”

    方朵朵点点头,“为什么?”

    席煜凑的近了点,唇瓣擦在她脸上,他低声的说,“因为想得到你。”

    你那么爱他,把他刻在了骨子里,不这么做,我怎么挤得进去?

    “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吗?我得知这一切的这一天。”

    “想到了。”席煜笑,“但不后悔。”

    不后悔这么对你,不后悔所做的一切,至少在那么一段时间里,你曾整颗心都是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