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04章 求姻缘

苹果彩票幸运农场网上投注

    那是一张上了年岁的纸张,边角都已经皱皱巴巴,甚至有些泛黄。

    不过却被保护的很好。

    看得出来,安安很重视这张纸张。

    小孩子的眼睛是最纯粹清澈的,方朵朵看着那双眼睛,像是看到了碧蓝的天空。

    没有一丝丝的杂质。

    她笑了笑,歪着头看安安,“那我们打开一起看看吧?”

    说这话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方朵朵看向了容玄。

    他表情一如既往的淡,好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觉得有所谓。

    安安点了点头,十分的缓慢和矜持,随后他的小手将纸张一下一下的打开,安静的在桌子上铺平。

    画卷上的人,彻底暴露在视野里。

    那是一个很俊美的男人。

    一双桃花眼潋滟含春,长眉入鬓,高挺的鼻梁,显得眼睛多出几分深邃,最下面的那张薄唇,似笑非笑,带着上扬的弧度,却偏生多出了几分疏离和清浅。

    安安托腮,盯着画中的人,看了半晌说道,“娘亲,爹爹是不是很好看?”

    方朵朵这才回神。

    她发觉,自己刚才居然被画中的人给吸引到了。

    讪讪的点了点头,“好看。”

    “那必须的,那是我的爹爹,娘亲你的男人。”安安嘻嘻一笑,小嘴一张一合,说不出的可爱。

    方朵朵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对于小孩子,如果在这种热闹的场合里忽然哭出声来,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目前而言,只能各种顺着他。

    小二的吆喝声再一次越来越近,原来是他们的饭菜要上桌。

    安安忙手忙脚乱的要把画收起来,方朵朵看他紧张兮兮的小模样,主动说道,“娘亲来吧。”

    “娘亲真好。”安安抱住她的一只胳膊,小脸蹭了蹭,嘻嘻的笑。

    方朵朵的视线再次落到那张图上,停留在那画像上的人。

    和容玄长得不像,怪不得安安没有认出来。

    萧景玄如果是容玄,容玄如果就是萧景玄,两个成年人的容貌,怎么会不同呢?

    说起来不同,也不精准。

    容玄的眉眼,比画上的男人,更深邃更细长一点,因此看起来少了几分多情,多出几分冷然。

    鼻梁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别,嘴巴最像。

    都是似笑非笑,淡淡的勾着。

    大多数的时候,给人一种嘲讽漠然的感觉,然而笑起来的时候,又撩动人心。

    蓦地脑海中浮现出容玄的脸,竟然出奇意外的和这画像上的能对上!

    方朵朵大惊!

    她一定是魔怔了!

    匆匆忙忙的收拾好画卷,小二的饭菜正忙碌着上桌,安安把画卷宝贝似的放到了自己的袖子里,随后问方朵朵,“娘亲,你还记得席煜爹爹吗?”

    “……”怎么又跑出来一个爹爹?

    席煜她是知道的,想起来心口有点疼,不过席煜怎么成了安安的爹爹?

    方朵朵点点头,“席煜怎么是你的爹爹?”

    “之前三年,亲爹爹坠崖了,生死未卜,那时候安安还小,娘亲陷入悲痛之中,是席煜爹爹把我们带到他的山庄,我们和席煜爹爹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安安看到桌子上面,上来了大包子,拿着筷子就要去夹。

    容玄已经先一步的给他夹到了盘子里。

    安安看着大包子,笑嘻嘻的跟容玄道谢,“谢谢容大哥。”

    “不用喊我大哥的。”容玄又一次不厌其烦的纠正。

    “要的要的。”安安坚持,随后道,“娘亲说要懂礼貌,别人帮了我,我要说谢谢的。”

    容玄勾了勾唇,不置可否,又给方朵朵夹了一个包子放到碟子里,“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她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将收集到的所有消息,细细分析后,再慢慢重组。

    如果安安说的是真的,那么就是说,之前她和萧景玄在一起,两个人相爱,生下了安安。

    之后出了事情,萧景玄坠落山崖,她带着年幼的安安,无处可去,席煜收留了他们母子。

    母子二人和席煜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安安称呼席煜为席煜爹爹。

    这个称呼耐人寻味。

    萧景玄坠崖的时候,他们被席煜接到山庄里那会,安安应该年纪很小。

    按照她的性格,倘若和萧景玄真心相爱过,是很难重新接受一个人的,尤其是在对方生死未卜的情况下。

    方朵朵几乎可以肯定,在萧景玄不在的三年里,她和席煜保持着原来的朋友关系。

    因此安安称呼席煜为,席煜爹爹,而不是爹爹。

    方朵朵把包子蘸了点醋,咬了口,继续想。

    而后来……她看向容玄,试图从他脸上找到答案,容玄察觉到她的视线,笑了笑。

    笑靥如花,让人迷了心智。

    方朵朵呼吸一滞,紧跟着跳开视线,专心的看着眼前的包子,张大嘴巴咬了口。

    她想,容玄一定是故意的。

    一顿饭吃的很平和,容玄和安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安安很喜欢容玄,不管他说什么,他都听得津津有味。

    而方朵朵畅游在自己思绪之中,渐渐的把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全部都整理清楚。

    隐约猜出,萧景玄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回来的是容玄。

    容玄亲口承认过,他就是萧景玄,并且在面对兆淑仪的时候,那种痛苦不是假装。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容玄换了脸。

    换脸她有听过,想也知道十分痛苦,萧景玄原本的脸相当出色,根本没必要再去换脸。

    可现在的他,分明就是另外一张。

    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不得已而为之。

    “吃好了吗?”容玄低声问,安安揉着滚圆的肚子,从凳子上爬下来,来到方朵朵跟前,“娘亲,我的肚子好饱。”

    方朵朵放下筷子,莫名的松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缕清了那些过往。

    她低头看向安安,笑着伸手给他揉揉肚子,“娘亲给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

    “娘亲真好。”

    他们之后待了没多大会,看到外头华灯初上,越发热闹,熙熙攘攘的人头从眼前经过时,容玄把安安抱在怀里,另外一只手,伸过来拉住方朵朵的。

    察觉到她要挣扎,他扭过来头低声说,“人多,不要走丢。”

    “娘亲,听容大哥的哦!”安安趴在容玄肩头,“你可不要走丢了!走丢了安安是很伤心的!”

    方朵朵哭笑不得,任由他拉着。

    男人的大手,很大很厚,手心干燥温热,恰好能把她的小手包裹其中。

    方朵朵抿了抿唇,闷头往前走,男人却不安分,伸出手指在她掌心轻轻的刮了一下。

    她假装没有感觉到。

    而后又是轻轻的刮了下。

    方朵朵皱眉,轻咳一声。

    容玄低低的笑,惹得安安好奇心大发,“容大哥,你笑什么?”

    “没什么。”容玄道,“有人害羞了。安安,不用叫我容大哥。”

    “谁害羞了啊容大哥?”

    “……”

    听着两人的对话,方朵朵噗嗤笑出声来。

    真逗。

    有了安安这个开心果,一路的行程不再沉闷。

    方朵朵阴郁了一个月的心情,都渐渐拨开雾霾见日月。

    说是庙会,更像是个热闹的集市,不过这个集市上,不单单是小商小贩卖东西的,还有不少表演节目的,有唱歌的有跳舞的,还有喷火的,胸口碎大石的,应有尽有。

    快走到西边尽头的时候,途径一个戏台子,戏台子上有人咿咿呀呀的唱戏,听来竟然很有感觉。

    方朵朵立着听了会,安安跟着摇头晃脑,哼哼起来。

    瞧着他的小模样,方朵朵没忍住,笑出声,倒是惹得安安哼哧哼哧的吹胡子瞪眼睛。

    赶在他发火之前,连忙拉着他离开了戏院。

    方朵朵小跑着,打算回头看下戏院里有没有人追出来,反而看到了容玄,正沐浴在一片暖黄光芒之中,温柔宠溺的笑着。

    她的心跳了下,倔强的偏过头。

    “快到头了。”安安嘀咕着,“容大哥,前面有个寺庙。”

    “嗯,我们就是来这里的。”容玄笑着捏捏他的小脸,“等下安安有什么心愿,都可以跟佛祖许愿。今天很灵。”

    安安立刻兴奋的道,“那我要跟佛祖许愿,让我能够早日见到亲爹爹。亲爹爹已经离开我三年多了,安安想要告诉他,安安很想他。”

    容玄的眸色暗了暗,笑着嗯了声,“佛祖会听到的。”

    三个人进了寺庙,寺庙里的人果然超级多,几乎都是摩肩擦踵,安安坐在容玄的肩膀上,颇有一种睥睨天下的豪气。

    他仰着小脸,指挥着方向。

    好不容易在人挤人的环境之中,到了正殿,安安下来,拉着方朵朵要去烧香拜佛。

    他一个人去,方朵朵自然不放心,只能随他一起去。

    容玄紧跟其后,懒懒的笑着,心中前所未有的满足。

    方朵朵带着安安排了很长的队,磕了三个头,上了三炷香,然后捐了香火钱,才从里面退出来。

    容玄在门口,自然而然的勾住她的腰,把安安从她怀里接过来。

    从正殿出来,正好撞上几个年轻的女子,叽叽喳喳的凑着笑闹,三个人本来不想听,无奈女子的笑闹声很大,她们要去求姻缘。

    安安听完后,若有所思,被抱着走出几步远,忽的拍了拍容玄。

    容玄顿住,只听安安对方朵朵说,“娘亲娘亲,你也去求个姻缘吧,你的姻缘是爹爹,你去求的话,或许会知道爹爹在哪里呢?”

    “……”还有这种逻辑?

    方朵朵表示,“既然我已经有了姻缘,不必再求。”

    “去求嘛!看看能不能知道爹爹的下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知道了呢?”安安小嘴巴,喋喋不休的劝着。”

    见方朵朵没什么动静,安安眼撅着嘴巴,似乎又想掉泪。

    “……”一个男孩子家家,眼泪怎么这么丰富?

    方朵朵无奈,叹了口气,哄着他说,“好好好,娘亲这就去求个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