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03章 爹爹名叫萧景玄

苹果彩票网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小孩子哭起来特别吓人,眼泪鼻涕一大把,没多大会,整张脸上都是泪痕,脏兮兮的,看起来相当可怜。

    起初的震惊之后,方朵朵只剩下疑惑和不知所措。

    她看着安安,想要安慰,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说错啊,怎么就惹得这个小家伙鬼哭狼嚎了?

    方朵朵捂住的搓着双手,指尖轻轻的掐着掌心。

    安安干嚎了一大会,又继续开始嘀咕。

    “呜呜呜……安安好可怜……安安的爹爹没有了……安安的娘亲也不要安安了……”

    方朵朵听到这里,挑了挑眉。

    她以为安安是容玄的孩子,可安安刚才说,爹爹没有了?

    没有了是几个意思?去世了吗?

    心中起了疑惑,她下意识的看向容玄。

    容玄蹙眉,看着安安的表情十分不忍。

    是啊, 这么小的孩子,看起来好像只有三四岁左右,大热天里,他连哭带嗷嗷叫的,满头大汗,满脸是泪。

    “安安。”方朵朵鬼使神差的开了口。

    那小家伙立刻朝她看过来,眼角还带着晶莹的泪珠,像是随时都会掉下来。

    方朵朵嘴角尴尬。

    她十分确定,一旦自己说出来的话不合适,安安再哭起来,只可能比现在更凶残。

    小孩子真的好麻烦。

    心里面这么想着,方朵朵却不自控的蹲下身。

    她的视线和安安持平,看着小家伙红红的眼眶,委屈的嘴角,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脸,“你哭什么?”

    “呜呜呜……”安安哽咽,带着哭腔道,“娘亲…你怎么不认安安,是不是安安做错了什么?安安很乖,安安以后再也不惹娘亲生气了!”

    “……”方朵朵揉了揉眉心,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哇!”

    就在她犹豫的期间,安安察言观色后,又嗷的哭出声。

    确实和她猜想的一模一样,小孩子哭的更凶了,几乎是撕心裂肺,方朵朵的心尖尖都跟着颤抖。

    意识到这种奇怪的感受后,方朵朵深吸口气。

    她伸出手把安安一下子拉到自己怀里,小心翼翼的拿出手绢,温柔的给他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低声安抚道,“不要哭了,你不哭的话,我抱着你,跟你说说话。”

    安安立刻睁圆了眼睛看着她,迟疑的道,“真的吗娘亲?”

    “我…我真不是你娘亲。”方朵朵闷闷的道,说完后都不敢看安安。

    安安又哭了。

    好不容易才哄住的,这回哭起来简直是上气不接下气。

    方朵朵好无奈,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好好好!”方朵朵道,“不哭了,我是你娘亲,只是我有点记不清楚了。”

    她给他温柔的擦干净眼睛,抱着他起来,小家伙十分懂行,双手勾住了她的脖子,将小脸贴过去,在她脸上蹭了蹭,“娘亲娘亲……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你要是不要我了…安安就成了没有人爱的孩子。”

    明明只是一句无心的话,方朵朵却怔在原地。

    她看向容玄,容玄看着安安,似乎没注意到她的视线。

    容玄的眼神很温柔,就像是看向她的时候,一样绵软,一样亲昵。

    方朵朵记得不久前,容玄的身世,爹不疼娘不爱的,喉咙间就像是梗着一根刺。

    “娘亲?”安安的小脸在她肩膀上使劲蹭了蹭,抬起头看她。

    方朵朵嘴角抽抽,瞅了眼肩膀上的衣服,新衣服皱巴巴的好像还挂着眼泪,濡湿一片。

    算了。

    跟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方朵朵嗯了声,抱着他朝容玄看过去,哪知道安安突然在她脸上吧唧一口,得逞的笑嘻嘻的,“娘亲好香哦!”

    “……”你开心就好。

    “娘亲你怎么不对安安笑呢?以前娘亲经常笑的!”安安瘪瘪嘴,“娘亲是不是不喜欢安安了?”

    “……”见他颇有大哭一场的趋势,方朵朵忙摇摇头,“没有没有。”

    她冲着安安笑了笑,发自肺腑的。

    安安也跟着笑,搂住她的脖子,在她怀里跟容玄说,“容大哥,我们不是要去逛庙会吗?我们带娘亲一起去好吗?”

    容玄不厌其烦的纠正他,“不用叫我大哥的。”

    “要的要的。”安安跟方朵朵介绍,“娘亲,这是我容大哥。容大哥,这是我娘亲。”

    “……”容玄点了点头,伸手将方朵朵的腰身勾了勾,她不动声色的等他一眼,拉开点距离。

    容玄没再坚持,三个人出了府邸,朝着庙会的方向走去。

    南湾洲位于南方,现在正值夏末秋初,这里依然郁郁葱葱。

    街头巷尾挂起来一串又一串的灯笼,暖黄的光芒照在红艳艳的罩子里,发出的光亮暧昧而温和。

    一路行来,经过的百姓们各个脸上都喜笑颜开,沿途的小商小贩更是鳞次栉比,店铺林立,即便入了黄昏,眼看着夜色蔓延过来,这条街道上却依旧繁荣热闹。

    看来那些婢女们说的没错,容玄接管了这座城镇,虽然是反了,可根本没有所谓的大肆屠杀。

    当时她们说的时候,方朵朵就不曾怀疑。

    奇怪得很。

    明明那天在宫殿里面,她亲眼看到他很多手下在眼前死掉,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他那样的人,不会拿无辜的老百姓来泄愤来消遣来献世。

    方朵朵身上的小家伙,拱来拱去的,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娘亲!”安安叫她,“我想吃包子!”

    他指着不远处一家包子店,眼睛冒光的说道。

    方朵朵看向容玄,容玄点头,一行人走过去。

    小二是个热情好客的,远远的就冲着他们打招呼,又是老爷夫人的叫,还一个劲的夸安安。

    “小少爷长得真俊!这嘴巴倒是学了夫人!眼睛和鼻子和老爷的像!”小二乐呵呵的给他们倒茶,“小少爷现在如此英俊,长大了肯定又是个撩动姑娘芳心的主子!”

    周围很热闹,有汉子粗声粗气的说着话,有酒肉穿肠过的畅快笑声,还有女子和男子窃窃私语的嬉闹声。

    “夫人尝尝咱们的茶!新上的茶!夫人和老爷吃点什么?”小二寒暄大半天,拐入了正经事。

    方朵朵看向容玄,“你点吧。”

    容玄点头,她继续低下头,抿茶的间隙,想到小二刚才说过的话。

    安安的眉眼…方朵朵看向容玄。

    他正低头,长眉入鬓,神色平静,白皙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寡淡疏离,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文弱书生。

    方朵朵知道并不是。

    仔细打量,再对比安安的样子,的确是像。

    安安的嘴巴……

    她下意识的抿抿唇,将热茶一饮而尽。

    因为喝的有点急,她呛到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四周有人注意到这边,好奇的看过来,方朵朵脸涨得通红,偏偏咳嗽个不停。

    就在这时,容玄自然而然的,把手放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抚顺。

    一下又一下,温柔而深情,尽管没看他的脸,她脑海中同样能想象到他的表情。

    安安从凳子上跳下来,凑到方朵朵跟前,小脸上皱巴巴的,写满了担忧,“娘亲你怎么了?有没有事?”

    方朵朵摇摇头,容玄递过来一杯茶,低声的说道,“慢点喝,别着急。”

    “……”

    她刚才不过是走神而已。

    方朵朵又小口的抿了抿,不再咳嗽。

    容玄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偏过头来看她,方朵朵看向安安,见他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满是担忧。

    “娘亲,你真的没事了吗?”奶声奶气的,听在心头,让人没来由的心情都舒适了几分。

    方朵朵摇了摇头,“真的没事了。”

    “那就好。”安安把凳子搬过来,距离方朵朵很近,他费力的自己爬上去,坐好后,开始喝茶。

    方朵朵想到什么,好奇心越发强烈,看着安安,低低的开口。

    “安安,娘亲跟你说件事情,你不要伤心。”她刻意把声音放的很柔很软。

    “娘亲你说啊!”安安歪了歪脑袋,“你说什么我都相信,谁让你是我的亲亲娘亲呢!”

    “……”

    方朵朵点了点头,“娘亲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之前没有认你,就是因为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打量着安安的神色,见他皱了皱眉,随后小脸转过来,看着她说道,“那娘亲还记得什么?”

    “……”她摇了摇头,“什么都不记得了。”

    “好吧。”安安叹了口气,把小手伸过来,拍在她手背,“没事的,娘亲,安安不会嫌弃你的,现在你知道,安安是你的儿子就可以了!”

    “那安安的爹爹呢?”方朵朵小心翼翼的问出来。

    绕了这么大一圈,这个问题其实才是她最想要知道的。

    安安抿了抿唇,“娘亲,安安从没见过爹爹,不过以前安安小的时候,听娘亲说过。”

    方朵朵不动声色的哦了声,她知道安安会继续说下去。

    “娘亲说,安安的爹爹名叫萧景玄,是大梁朝的七王爷,爹爹长得好看,诺!安安还有一副你画的爹爹的画像呢!”

    方朵朵惊讶的不知说什么好,她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

    安安说,他的爹爹叫萧景玄……

    萧景玄这个名字,很熟悉,她看向容玄,容玄的面上波澜不惊。

    她分明记得,在席煜的宅子里,面对着兆淑仪的时候,容玄就是萧景玄,萧景玄就是容玄!

    安安的爹爹是他?

    不,不对。

    如果是他的话,比对画像,安安应该认出来容玄,两父子早早相认。

    可……安安为什么要叫容玄为容大哥呢?

    就在这时,她听见身边有动静,随后见安安居然从怀中拿出来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张。

    他深吸一口气,十分郑重的说,“娘亲,这就是爹爹的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