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02章 我没这么大的儿子

运飞艇网上投注

    方朵朵最终把那碗银耳粥吃完了。

    在和容玄的这段关系里,她占据着有利的上风,容玄把剑放在她手里,只要她想,似乎随时都可以夺取他的命。

    他付出太多,对此却丝毫不以为意。

    把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别人,方朵朵不知道,该说他是过于自负还是过于愚蠢。

    她收回心绪,意识到容玄影响了自己太多。

    “我想去你的军营。”方朵朵说道,她把碗筷放在桌子上,“我要找到席煜,如果他死了,我就光明正大的杀了你,你这种类似于施舍的方式,我不屑要。”

    “好。”

    这是她这一个月以来,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尽管口吻还是那么冷硬,容玄却很满足。

    接下来的几天,容玄吩咐她养好身子,等身子恢复的差不多之后,再带她去兵营。

    方朵朵对此没有异议。

    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何,自己最清楚。

    之前赵曼柔给她下毒,就受损不少,后来长期奔波劳累,身体长时间的处于一种紧张状态下。

    和席煜分开那回,爆炸的轰鸣声给她造成不小创伤,前两天电闪雷鸣,她吓得躲在床角浑身发抖。

    后来还是容玄冲进来,抱了她一整晚,她才逐渐平静下来。

    既然他说要修养身子,方朵朵从善如流,养好身子对她也有很多好处。

    在这段期间,少不了听说喝多,有关于容玄的事情。

    容玄的身份背景,她很清楚。

    梁安帝的第七个儿子,先皇帝的皇弟,当今皇帝的皇兄。

    当今皇帝是梁安帝的第九个儿子,名叫萧景淳。

    据传当初萧景淳和容玄,关系很好,两个人还有萧景蓝一起,把先皇帝给推翻。

    之后萧景淳登基帝位。

    萧景蓝成了赫赫威名的边防大将军,常年驻扎在外地,手握重兵。

    而容玄摇身一变,成了搅动朝堂风云的背后人物。

    他私下里给萧景淳做事,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容玄和当今皇帝之间的矛盾,逐渐加深,信任濒临危机。

    方朵朵听婢女说到这里,冷冷的笑了笑。

    她不笑还好,婢女伺候她的这段日子里,已经摸清楚了她的性格,是个要命的冰山美人。

    可她忽然又这么轻哼出声,婢女觉得有点难搞,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怯意。

    毕竟前几天,她可是亲眼见过方朵朵要把容玄给杀了的人。

    “姑…姑娘……?”女婢小心翼翼的说。

    方朵朵哦了声,敛了笑意。

    她刚才在想,容玄这样的人,到处算计别人,就连她这个据说他曾经万分喜爱的女人,他为了达到目的都算计在内,皇帝不怀疑他怀疑谁。

    至今她还觉得,容玄最初是为了那些宝藏,才来接近她。

    接近了她,她又对席煜熟悉,从她这里了解席煜的秘密,是捷径。

    莫名的有些心烦意乱。

    方朵朵换了个姿势,整个身子都靠在椅子里,她懒懒的闭上眼睛,骄傲又矜持的启唇,“你接着说吧。”

    婢女愣愣的,好在听话,继续讲起来。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叫南湾洲,南湾洲里的百姓,也没有像是外界传言的那样,尸横遍野。

    这里一切如常,所有的人都有条不紊的生活着,唯一的变化,大概是从原来的县衙变成了如今的容玄。

    那些可怕的流言虽然和事实大不相符,不过方朵朵却没兴趣,去替谁澄清什么。

    她现在自身难保。

    南湾洲里据说驻扎了很多士兵,除却那可怜少数的百姓,全部都是穿着铠甲的高大军人。

    “听说皇上派来的士兵已经朝着这边围过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把我们团团围住……”婢女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其实我觉得,容公子来了也挺好,我们和以前的生活没有差别,我常常看到容公子去镇子里的其他人家帮忙,据说送菜送米的都有。”

    “不久可能就会大战,到时候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我挺怕死的…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弟弟,小小的年纪才刚刚睁开眼看这个世界,就要面临这样的时代……”

    “昨天公子回来的时候,买了些小孩子的玩具,一大袋,被我看到后,他送了我一个,说是给我弟弟玩…其实公子人还不错……和传言中的那些根本不一样……”

    婢女在耳边絮絮叨叨,方朵朵没吭声。

    夏季的风,和着蝉鸣,丝丝缕缕吹拂过面颊,方朵朵沉沉睡去,梦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容玄。

    悠悠湖水旁,青青绿草前,一簇又一簇的桃花树下,男人眉眼细长勾人,无声胜有声。

    深切的情感,如同涓涓流水,她皱眉,想要看清楚那个人的脸,无奈怎么都看不到。

    梦里面气急了,她冲过去,强迫那人转过身来,再抬头看去,居然是容玄。

    梦醒了,她慌张的睁开眼睛,随后注意到脸颊有风缓缓吹来。

    扭过头去,扇子拍打着空气,容玄坐在旁边,一下又一下的给她扇着风。

    方朵朵重新躺回去,没有说话。

    “今天晚上有庙会,我带你去看看。”容玄说,“你在家里待了很久,一定闷坏了,出去散散心。”

    “不去。”想也不想的拒绝。

    “朵朵。”容玄道,“去看看,听话。或许你能发现些什么。”

    “你倒是为我想的周全。”方朵朵阴阳怪气的说了声,“席煜的尸体找到了吗?”

    “暂时没有。”容玄道,“不过快有消息了。”

    “你总说快有消息了,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有?”方朵朵没好气。

    对着容玄,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然而在发完脾气之后,看到他那张无论何时都极度宠溺的脸,方朵朵的心里没有丝毫痛快。

    她莫名的更难过。

    容玄的手伸过来,轻轻捏了捏她的脸,“很快。”

    方朵朵没有躲开他的触碰,反正也躲不过。

    酷热的夏天,他的手却格外的凉,两相触碰之下,其实感觉很舒服。

    临近黄昏,容玄特意吩咐人给方朵朵梳妆打扮,换上了新衣服。

    方朵朵兴致不高,给她穿什么她就穿什么,只是在婢女给她上妆的时候,方朵朵表示拒绝,“不用上妆。我不喜欢。”

    女婢们都知道,容玄对于她算得上是掏心掏肺的讨好,没有人敢惹方朵朵不高兴。

    收拾妥当后,拉开门,容玄就在门外候着。

    他斜斜的靠在一根大柱子上,目光迷离而悠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见动静后,第一时间转过头,朝她笑了笑,招手,“朵朵,过来。”

    方朵朵站着没动,他无奈自己走过去,勾住了她的腰肢,把她的手也放在大掌之中,“先带你去别院,见个人。”

    别院里面有小桥流水,夕阳落下来,橘红色的霞光映照在红瓦上,显出几分庄重的富丽堂皇。

    “安安。”容玄站在院子里,轻声的道。

    旋即正对着他们的房门拉开,只见一个小小的黑色人影从里面冲出来,如同一阵风般的,眨眼就冲到跟前,抱住了方朵朵的大腿。

    方朵朵疑惑的低下头,看到那个黑乎乎的脑袋,正埋首在她的两腿之间,不停的蹭来蹭去,嘴里呜呜的念念有词。

    “……”

    奇怪的感觉浮上心头。

    她不喜欢人的触碰,却不反感容玄的,哪怕面上咬牙切齿。

    她不喜欢小孩子,却不反感眼前的这只,哪怕他好像把鼻涕都蹭到了她的衣服上。

    “娘亲娘亲!”脆生生的声音,让她猛地回过神来。

    方朵朵一脸吃惊的模样,无语的动了动腿。

    哪知那个叫做安安的孩子,竟然死皮赖脸的抱住她的大腿不肯松开。

    她往后退一步,他就黏糊糊的跟着凑上来。

    期间双手死死的叩着,生怕她跑了似的。

    “娘亲娘亲!你要去哪里?安安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了!你是又打算不要安安了吗?”安安呜呜的叫着说着,抬头看了眼方朵朵。

    方朵朵正好看过去,两个人的视线就撞到一起。

    小家伙的眼睛很亮很清澈,眉眼却像极了她午睡时候,梦中的那个人。

    方朵朵微微一怔,就是这出神的功夫,安安又开始说话了。

    “娘亲!你怎么瘦了这么多?”他抱住她的腿,蹭了把脸,“娘亲你腿都瘦了一圈半。”

    “……”方朵朵没想理他,可控制不住的说出来,“瘦了的一圈半,你是怎么测量出来的?”

    “我拿手测量出来的啊!”安安嘻嘻笑,“以前安安抱娘亲大腿,都抱不住呢!你看看现在,都能抱住了。”

    “也有可能是你长大了,胳膊手脚都长了点。”方朵朵下意识的继续说。

    她不清楚,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孩子认真讨论这个无聊的话题。

    “是哦!”被她这么提点,安安笑嘻嘻的挠了挠头,“还是娘亲聪明!娘亲,安安好想你的!你想你的宝贝儿子了吗?”

    “……”

    方朵朵看着他。

    安安长得很好看,唇红齿白,小小年纪就可以预见,长大了该是多么的妖孽,尤其是那双眼睛,如今已然是风华绝代。

    假以时日,一定会勾人心魄。

    不过,这和她好像没多大关系。

    方朵朵耸了耸肩,淡淡的道,“我不认识你,也没你这么大的儿子!”

    话音刚落,上一秒钟还笑嘻嘻的安安,嗷的一声叫之后,屁股一瘫往地上坐去,张开嘴巴,哇哇大哭。

    方朵朵整个人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