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301章 你就这么贱?

苹果开奖直播44836.com

    在身旁伺候的女婢们,见状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一个胆子大的,稍稍上前,想要给容玄清理一下,却被他给制止了。

    女婢讪讪的,只好把手中的手绢递给容玄。

    容玄没接。

    他看着方朵朵,半晌后忽而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温柔,仿佛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没关系。”他说,“是不是饭菜不合口?”

    方朵朵从来没想过,容玄的脾气会这么好。

    她都这么对他,居然还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可能他有病。

    方朵朵没说话,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要离开。

    哪想容玄忽然抓住她的手,紧紧的把她往怀里带,“还没吃饭,想吃什么?我让人再给你做。”

    “容玄,你没有尊严的吗?”她深吸一口气,说出的话,像是能够割破人的肌肤。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在不约而同的看向他们。

    或许方朵朵不知道,在别人面前,根本见不到这样的容玄。

    他是阴冷的,是残暴的,是无情的,是杀人不眨眼,弑父杀兄的的大恶之人。

    早在一个月前,从逍遥镇里面出来,有关于容玄的话就传遍了整个大良。

    说他其实是已经死掉的萧景玄,这番回来,就是为了夺走萧景淳的皇位,不仅如此,还有人说,之前梁安帝的去世,就跟容玄有关。

    民间百姓把容玄骂的狗血淋头。

    萧景淳更是下了命令,要把容玄赶尽杀绝。

    有人提供他的行踪,于是浩浩汤汤的军队,朝着容玄所在的方向冲过来。

    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将容玄抓回去复命,是死是活不重要。

    在这样的情况下,容玄突然反了。

    他带领一队人马,以少敌多,在南湾洲据说血战三天三夜,杀出了一条血路。

    更有传言,说他占领南湾洲之后,不分男女老少,只要见到人就会人头落地,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民不聊生的惨状。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以前那个花心浪荡的七王爷萧景玄,俨然成了人人口中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这些婢女大多都是李清臣花钱买过来的。

    她们见到的容玄,不苟言笑,浑身阴冷,犀利的眼神像是要把人凌迟,他像是最锋利的刀,最无情的刃,见血封喉,十步杀一人。

    可……

    每每在面对着方朵朵的时候,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收敛去所有的锋芒,藏匿起所有的尖锐,褪去了所有的血腥冷漠,鲜活而生动,像是一个真实的人。

    她们都知道,方朵朵对于容玄来说,是最与众不同的存在。

    只是没有想到,容玄能够容忍她到这种地步。

    沉默蔓延,几乎所有的女婢都下意识的认为,方朵朵的话太过分了,容玄这次一定会生气,就算不伤害方朵朵,也一定会转身离开,冷落她,漠视她,最终抛弃她。

    “朵朵。”他开口了,众人的精神为之一振,只听他继续缓缓的道,“不吃早饭肚子会饿,想吃什么,我做给你。”

    他的姿态更加卑微,口吻里没有生气,没有愤怒,甚至没有怨念。

    “你就这么贱?”方朵朵一把推开他,踉踉跄跄的回了房间。

    看着她的背影,容玄笑了笑。

    贱吗?

    世界上的人千千万,他只对她一个人贱,也只有这么一个人,可以让他卑躬屈膝,谗言媚骨的犯贱。

    “主子……”

    有婢女小声的提醒他。

    容玄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眼狼狈不堪的衣服,淡淡的抬眸,没什么情绪的道,“东西撤了。”

    “主子您也没吃早饭……”

    容玄没回话,恍若未闻的朝着厨房而去。

    他记得方朵朵以前最喜欢吃的东西,每次心情不好,他就会亲自下厨。

    容玄边走边想,两个人的关系,现在跌入了冰点。

    他有时候会厌恶她,就算是失去记忆,也不应该这么对他。

    但更多的时候他心疼她。

    方朵朵没什么错,因为什么都不记得,因为醒来后见到的是席煜,因为和席煜有了所谓的成亲,所以她护着他向着他。

    把席煜换成是他,站在同等的位置,她大概也会护着他容玄。

    这个认知让他心里稍微好受了点。

    最近他命人到处寻找治疗失忆的药方,甚至派出人手去找鬼医还有阿娟的那个师兄,那个当年和他订立契约的人。

    全都一无所获。

    容玄不会放弃,这么多年来,他唯一学会的是,不妥协。

    对自己不妥协,对命运不妥协。

    他会努力的去寻找找回记忆的办法,如果不成功,那也没关系,他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爱她。

    世界很大很广阔,他却只想有她在身边。

    从小到大,他没有体会过爱和被爱,遇到她的时候,她给了他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感受,这样的方朵朵,他无法轻言放弃。

    放弃她,就意味着放弃自己命中的温暖和阳光。

    容玄的睫毛动了动,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

    方朵朵离开容玄后,拼命的跑。

    她急切的需要找一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进到房间后,她把房门死死的关上,背靠着它,大口大口的喘气,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容玄没有跟过来。

    她蹲下身,抱住自己的肩膀,无声的抖动。

    感情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事,从爱里能够窥见大千世界。

    有人的爱,能够让人看见希望,而有人的爱,让人满是绝望。

    方朵朵看不懂容玄,她不想懂。

    两个人的关系,或许从他开始利用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回不去了。

    她现在只想知道,席煜的下落,然后离开容玄。

    很难。

    这件事情,对现在的她而言,很难。

    她什么都没有,甚至就连性命都是在容玄手下苟延残喘。

    不断地试探,她在他的心中到底占据了什么样的位置,他又能够为她做到哪种地步。

    每一次的试探,都耗费心神,每一次试探的结果,都让她沉沦其中,险些窒息。

    容玄的爱……

    她看不懂猜不透悟不明白。

    方朵朵不知道在房间里蹲了多久,直到身后有人叩响房门,她没有动弹,那人就坚持不停的敲门。

    一声一声,明明声声入耳,偏偏声声入心。

    她站起身,抹了把眼泪,打开了房门。

    不出意外,是容玄,他神色平静的笑了笑,在触及到她脸上的泪水时,眸中闪过一丝疼痛。

    “我做了你喜欢吃的银耳粥,甜的,你要不要试一试?”容玄手中端着托盘,托盘上有一个玉器小瓷碗。

    瓷碗晶莹剔透,好看的很精致。

    方朵朵的手动了动,却在下一秒被一双温热的大手握住,容玄捏着她的掌心,轻轻的按了按,“我刚换的衣服。”

    言外之意就是,不要再打翻碗了。

    她试图挣脱容玄。

    男人力气大,几下都是做无用功,方朵朵红了眼眶,气鼓鼓的瞪着他。

    容玄笑,舔了舔唇瓣,凑近了几分说道,“眼睛肿成了核桃,疼不疼?等下我找人送来冰块,给你敷一敷。现在先来吃点东西。”

    见方朵朵没反应,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他无奈叹了口气,拉着她走回房间里。

    “就算是你要跟我闹脾气,要折磨我,也要先填饱肚子。”容玄把托盘放到桌子上,勾住方朵朵的细腰,把她按进怀里。

    他让她坐在大腿上,“听见了吗?哪怕你很想杀了我,替席煜报仇,也要自己先活下去。”

    容玄看着她的脸,注意到在这句话之后,她的眸子果然起了波澜。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太熟悉方朵朵的性子,她有情有义,当时三年他没回来,她苦苦等了三年,那是因为爱。

    可在她的生命里,除了爱,还有别的东西,比如情义。

    方朵朵和席煜之间,他很清楚没有所谓的爱情,情义却很深厚,为了情义,她都不会原谅自己。

    这番话说出来后,眼前的场景,是他早就猜到的。

    有情有义的女人,他看着她的眉眼,无奈的笑了笑,这时候她心里想的应该是怎么杀死他。

    方朵朵嘴巴动了动,“我有话要说。”

    “你说。”容玄缓缓的道,对于她要说的内容,似乎早就猜到了一样。

    “我会吃饭,但我有条件。”

    “好。”容玄点头,“我答应你。”

    她意外的看着他,“你不问问我什么条件?”

    “你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容玄两指捏住勺子,轻轻的在银耳粥里面搅动几下,又继续说,“我心疼你,你知道的,你不吃饭,为的不就是要挟我吗?”

    容玄捏了捏她的下巴,凑过来在她唇角吻了下,“你成功了,可以提条件了。”

    方朵朵看着他,哂笑,她开始相信他果然是个很厉害的男人。

    拿捏人心,精准到位。

    “我要你的命。”方朵朵一字一顿,冷冷的道。

    下一秒,一把匕首放在她掌心,他的大手干燥厚重,微凉的指尖轻抚过她的肌肤,“好。”

    坦然、镇定。

    方朵朵没有犹豫,拔出匕首,照着他的心口刺过去,可却在还差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容玄还是保持着之前的表情,唇角勾起,邪魅轻狂。

    那双眼睛,亮的像是要把人给深深的吸进去。

    脑海中有什么场景一闪而过,似曾相识的眼睛,浮现在眼前,心神一慌,方朵朵把匕首丢掉,“疯子。”

    容玄闲适的笑,抓过她的手放在唇边,“我知道你不舍得杀我。”

    方朵朵嫌恶的皱眉,“我还有条件。”

    “想做什么,我都由着你。”容玄拉着她的手来到心口的地方,“这里都是你的,你想要来拿,随时都可以。只要你好好活着,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你的条件我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