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95章 我带你去睡觉

苹果彩票网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

    容玄出发去寻找太攀蛇之前,方朵朵曾经做过一个梦。

    梦里全部都是和他的过往。

    后来她询问容玄,容玄答应过,等他回来后就告诉她。

    如今方朵朵活蹦乱跳了许久,是时候,把这件事情处理下。

    况且,容玄一点都不乐意,方朵朵和席煜待在一起。

    他拉着她的小手,轻轻的揉捏在大掌之中,两个人爬到半山腰,容玄抱着她,让她坐到了凸起来的一块巨石上面。

    随后他和她并排。

    登高所见,视野广阔很多。

    天空瞬间低垂很多,远处的船舶、房屋、田地,都变成小小的一团。

    万丈霞光,让一切显得温柔。

    大概是夜晚将要来临,有风吹拂过面颊,吹乱了她的发,方朵朵伸出手稍微整理后,偏过头来看他,“容玄,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

    “夫妻。”

    “……”方朵朵瘪瘪嘴,“我没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有。”容玄的侧脸格外英俊,五官立体,他说完后,顿了顿,转过头来,强调,“我们是夫妻。”

    “……”方朵朵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这和她猜想的有点对不上号啊。

    一时之间,场面略微尴尬。

    方朵朵对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猜测,有无数种,就是没想到,两个人居然成亲了。

    那这么一来,席煜说的就是假的。

    她挠了挠头,心中烦躁,“那你就把以前的事情,挑着讲一讲吧,我反正不记得了,纯粹当故事听。”

    “好。”

    容玄对她,似乎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他低沉的嗓音,抑扬顿挫,都把握的很好,方朵朵听着听着,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放在了他身上。

    偏过头来,看着他的样子,方朵朵抿了抿唇。

    容玄的唇瓣很薄,唇形很好看,他的鼻梁高挺,俊俏清朗,一双眼睛深邃细长,眼尾微微上挑。

    要命。

    像是怕被人发现她的目光,方朵朵下意识的低下头。

    满脑子想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事情,至于容玄讲的那些事情,她都没怎么听进去。

    不过,听他的声音就是一种满足。

    天色渐渐暗了,太阳落下去,月亮和星星爬了上来。

    不多时,漆黑的夜幕上,由原来稀稀疏疏的星星,如今变得璀璨繁茂。

    方朵朵双手撑在身后,整个人的身子微微朝着后面仰去,看到满天繁星,她用胳膊撞了下容玄,“喂!你看,是不是很漂亮?”

    容玄顺着她的视线,抬头看了眼,笑了,“嗯。”

    “你这人,忽然笑什么啊?”方朵朵蹙眉,“笑的让人心里头发慌。”

    “慌什么?”容玄随她动作一样,往后靠了靠,像是想到什么,又点了点头,“哦,你还记不记得有次我们看星星?”

    “不记得。”她老实的道,“其实你下午说的,我都不记得。”

    “没关系。”容玄偏过头来,冲她眨了眨眼。

    万千星光为背景,他那一眼,促狭又邪气,方朵朵瞬间有些晕头转向。

    男色误人!

    心里默默腹诽,她翻白眼没好气的哼哼,“你到底想说什么?”

    话音未落,下一秒钟,容玄凑过来,在她耳朵旁边,低声的笑,“上次一起看星星的时候,我们是在屋顶。”

    知道他说的是以前的事,方朵朵点点头,赞同无比,“屋顶看星星,是很浪漫啊!”

    “那时候还在做一件事。”容玄坏坏的笑,“你猜是什么?”

    “……”

    看你笑的那么春心荡漾,我还用猜吗?

    方朵朵不接这一茬,转过头看星星,半晌后才道,“我要是一直不恢复记忆,你准备怎么办?”

    “没准备怎么办。”容玄道,“我守着你,恢复记忆与不恢复记忆,你都是你。”

    她听不出情绪的道,“你倒是想得开。”

    容玄不置可否。

    他没有说谎,没必要。

    对于他来说,方朵朵记不记得都没关系,顶多她不记得的话,他会觉得有些遗憾。

    遗憾归遗憾,左右他还会把她放在身边,以前的日子珍贵,以后的日子更加值得期待。

    “不。”他顿了顿,提醒她,“是我对你势在必得。”

    方朵朵没吭声了。

    一直到方朵朵有些困了,夏日的蝉鸣叫的人心头烦躁,二人才打算回去。

    路上他一直拉着她的手,尽管他手心里面起了细汗。

    容玄腿长步子大,走在前面,方朵朵有点跟不上。

    她本来就走得慢,紧跟慢跟,十分慌张,走了约莫有半刻钟,忽然就生气了,用力甩掉他的手。

    月光之下,容玄扭过头来,定定的看着她,蓦地忽然笑了,“上来。”

    “嗯?”

    方朵朵生气,还有些不解。

    只见容玄背对着她,缓缓的弯下腰。

    这个姿势……

    方朵朵挑挑眉,站着没动,等容玄完全蹲下去,他回头看她一眼,“上来。我背你回去。”

    “我自己能走。”她说道。

    “这天快下雨了,你倒是能走,磨磨唧唧的走到猴年马月。”

    “……”方朵朵反驳,“你怎么知道就会下雨?”

    “我就是知道。快上来。”容玄蹙眉,“还得我去抓你?”

    方朵朵没吭声,也没挪步子。

    像是为了配合容玄的话,就在两个人僵持的时候,天边忽然闪了一下。

    容玄笑出声,“小东西,这回信了没?”

    嘴上不饶人,行动上倒是往她这边走了走,抓住她的手腕后,这回没有背她,换成了抱着。

    突然的一抱,来的猝不及防。

    方朵朵怕自己摔倒,忙不迭的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慌乱之中,彼此贴的更近,她不小心撞上了他的胸膛,惹得满脸通红。

    男人低沉的笑,很暧昧,偏偏什么话都不说。

    方朵朵觉得,她被调戏了,气鼓鼓的哼了声,抓着他肩膀的手却没松开。

    两个人回了客栈,远远就看到席煜在夜色下站着。

    夜风微凉,吹起来他的衣角,席煜的表情很淡,像是一座雕像。

    不等他们靠近,他就率先提步走过来,挡在容玄跟前,疏冷客气的道,“朵朵交给我就可以。”

    他伸手要接过来方朵朵。

    容玄绕开他,抱着她往客栈里面走,“都抱了一路,不在乎这么点路程。”

    “容玄。”席煜在身后叫他的名字。

    方朵朵听得出来,席煜似乎是有点生气,转念一想,这样的情况下,他是应该生气。

    记得上次在土房子那边,席煜说的话。

    方朵朵轻轻叹了口气,推了推容玄的肩膀,想要挣扎着下来。

    偏巧男人像是和谁对着干,双臂紧紧箍着她,不让她动弹。

    她可不想他们两个人再去打一架。

    ”放我下来。”方朵朵说,“容玄。”

    容玄抬头,看到她眼睛里的不安和反感,微微沉吟,松开了她。

    方朵朵跳下来,谁也没看,直接进了房间。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心中各自有思量。

    接下来的两天,方朵朵在房间里闭门不出。

    不管是容玄还是席煜,她都不见,只说自己想要好好休息。

    好在两个人对于不久后的事情,都有各自的计划,纷纷很忙碌。

    两天后,一行人再次朝着目的地出发。

    藏宝图上的地点,是在逍遥镇。

    逍遥镇是个神奇的地方,这里居住的人,来自五湖四海,各个种族,是个别具一格的江湖。

    这里没有官兵,没有县衙,维持着逍遥镇正常秩序的是镇长。

    镇长是逍遥镇的灵魂人物,很有威信,几乎所有的人都崇拜他,敬仰他。

    方朵朵坐在一旁,看着高高的逍遥镇牌匾,听着容玄讲这些,瘪瘪嘴,“看出来了,这镇长是挺装逼的。”

    他们在这里等了有两个时辰,愣是不让他们进去。

    席煜被请进去也有两个时辰了,不知道在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喂!”方朵朵从地上薅起来一根狗尾巴草,拿在手里去拍容玄,“咱们不是奉皇上的命令来的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算逍遥镇是个特别的江湖,也得给皇上几分薄面吧?难不成我们走这么远的路,竟然进不去?”

    她挠了挠头,“进不去那岂不是白来?”

    “会进去的。”容玄看她晒得满脸通红,环顾一周,见不远处有郁郁葱葱的大芭蕉叶,他走过去,折了一片,回来挡在方朵朵跟前。

    “干嘛?”视线忽然被阻止,她挑着眉看他,“想怎样?”

    “晒不晒?”容玄笑着问。

    被他这么提醒,方朵朵反应过来,容玄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她抓过他递过来的芭蕉叶,笑着挥了挥手,“谢了啊!”

    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等了没多大会,城门缓缓打开。

    席煜从里面,从容不迫的走出来,方朵朵立刻站起身,小跑着到他跟前,“怎么样?我们能进去吗?”

    “嗯。”看她晒得满脸通红,席煜心疼的给她擦了擦汗,“别动。辛苦了。”

    两个人距离很近,他的动作更是轻柔。

    方朵朵微囧,不好意思推开他,等他擦过汗之后,她才赶紧退后一步道,“只要能够进逍遥镇,怎么辛苦都是值得的!走了走了!进去之后,咱们找个地方先歇息歇息,我快累死了!”

    “好。”

    进了逍遥镇,席煜把他们带到一个大宅子前,“接下来一段时间,暂时住在这里。直到我们离开。”

    方朵朵打量了眼,觉得这大宅子甚好,她欣喜的表示,“我没意见,我想睡觉!”

    “走,我带你去睡觉。”席煜拉过她的手,往后院走去。

    容玄看着他们的背影,缓缓勾了勾唇,在他身后,一个侍卫模样的人上前,轻轻附在耳边,“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席煜……”

    “嗯。等我命令,先暂时按兵不动。”容玄说完,目光深深,提起步伐,同样朝着后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