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91章 我是不是快死了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就在她愣怔之际,口腔中的苦涩,让她难以忍受。

    方朵朵一时没注意,咕咚一下子,把药给喝了。

    听到这道声音,容玄的唇才离开她的。

    抬眼一看,方朵朵还是皱着脸,苦哈哈的,看起来十分的不情愿。

    “怎么了?”容玄若无其事的问。

    方朵朵听到这里,更是火大。

    这个男人真实太恶劣了!

    她现在可是一个伤员病号,伤员病号好吗亲,他不仅吃她的豆腐,而且居然还骗她喝药,到现在居然又装作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

    你|妈炸了!

    方朵朵恶狠狠的想,转念联系到容玄的娘亲,蓦地咽下口水。

    算了,不跟他计较了。

    不过药她可是坚决不再喝的。

    “我不喝药。”她抿着唇,脸上的神色比起来之前,更加寒冷了几分,“坚决不喝。”

    “不喝不行。”容玄根本不是和她商量的口吻,“你是自己乖乖喝药,还是想让我像刚才那样喂你喝下去。”

    “……”方朵朵无语的扭过头来,漂亮的眼睛,虽然没有以前的神采奕奕,可就是看的他心里荡漾。

    容玄歪了歪头,邪气的脸上,是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方朵朵当场就有点想暴脾气的问,这位仁兄,你是不是哪里有点毛病?

    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吗?你居然还对着我笑!

    再笑信不信撕烂你的嘴!

    这些话她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劲儿,软绵绵的跟做过什么似的。

    “我不喝。”

    “看来你是想让我吻你。”容玄自恋的道,“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喂喂喂???

    不等方朵朵拒绝,容玄就再度吻上了她的唇,以唇渡药,很快方朵朵又喝了一口。

    她闻到药的苦味,就想要吐,然而容玄抱着她,嘴巴死死的堵住她,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吐不出来,只能咽下去,实在折磨。

    被他喂了两次,感觉都不怎么美好,于是她说要自己喝完。

    哪知容玄不干了,“送佛送到西,况且,你现在拒绝,已经晚了。”

    满满一碗药就这么被他给喂完了。

    之后容玄从一旁拿出手帕,在她嘴角擦了擦,把她平稳的放到床上。

    “睡吧。”

    方朵朵是有点困了,只是耳边时不时传来的嘈杂声,让她心中烦闷。

    “这是什么声音?”她不耐烦的道。

    自打她醒来后没多久,就开始叫,到现在都没消停。

    “没什么。”容玄面不改色的说着,伸出手把她的眼睛盖住,柔声安抚,“睡吧。”

    容玄的手上,都沾染了独属于他的气息。

    方朵朵无处躲逃,偏又觉得很这气息很好闻,竟然无形之中,让她感到放松安静。

    不知不觉之中,方朵朵睡着了。

    容玄打了个响指,没多大会门口推门而入,进来的是李清臣。

    他是刚临近黄昏,才悄悄赶上他们的队伍,来和容玄汇合的。

    “主子。”李清臣如此称呼道,“什么吩咐?”

    “去把尽头那对踢出去。太吵。”容玄情绪淡淡的。

    李清臣领命而去,到了门口又问,“赵曼柔那里……”

    赵曼柔身上应该有解药,如果她肯交出来的话,现在把她给放掉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先丢柴房吧。”容玄看到方朵朵的鼻子上,冒出了热汗,动了动手指给她擦掉。

    房间里再次陷入一阵宁静。

    方朵朵以前睡觉的时候,很不老实。

    容玄至今还记得,有几次醒来他觉得心口压得慌,睁开眼发现,方朵朵的脚丫子居然翘了上来。

    反正他不明白,有人为什么睡着觉都能把方向给睡反了。

    然而,现在再看她安安静静的躺着,像是完全没有了生机。

    容玄的心抽了抽,暗暗决定,等天亮了,要跑大夫那里去一趟,看看有没有结果。

    胡思乱想,他竟然也眯了会。

    醒来是在房门被推开,容玄第一时间扭过头去看,见到了席煜。

    席煜见他趴在床边,眼底还有红血丝,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无端由的柔和几分。

    “她睡了一晚上?”席煜自然的坐下来,问道。

    容玄点了点头,“喝了点药,之后就一直在睡。”

    他看向席煜,席煜手中捧着一个大篮子,篮子里面是带着露珠的草莓,个顶个的红艳艳,十分好看。

    尝起来味道应该也不错。

    容玄心思通透,看到就猜到,昨晚肯定是方朵朵闹着要吃。

    她以前就喜欢吃这种东西,记得怀着安安那会,每天给她准备两大篮筐还不够吃。

    为此他没少担心,私下询问过大夫,吃太多凉的会不会对她身子不好。

    “你回去歇着吧。我来守着她。”席煜回来,就开会赶人。

    容玄倒是真有点事情,没有推脱,没给什么回应,就转身出了房门。

    脑袋有点晕,到底昨晚没睡好。

    他回房间,叫来小二吃了早饭后,又洗了澡,换好衣服,下楼去柴房。

    柴房里萦绕着一种欢爱过后的气息。

    容玄站在门口,神色鄙夷,“想好了吗?”

    赵曼柔此时此刻已经清醒过来,经历了昨晚的那些疯狂,她怅然若失,下身疼痛难忍。

    见到容玄,当真是咬牙切齿就要冲过来。

    她没有穿什么衣服,扑过来的时候,身上被掐出来的青青紫紫格外明显,可想而知昨晚有多么激烈。

    “容玄!”赵曼柔尖叫着痛哭,“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我给过你机会。”容玄冷笑,“昨晚是你拒绝的。”

    “我恨你!”赵曼柔到了跟前,还未近身,就被容玄一脚给踢到地上。

    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飘飘然飞起,又猛地砸到地上。

    女人啊的尖叫声,抬起头时目光中满是恨意,“哈哈哈哈!解药?我告诉你!没有没有没有!你不让我好过!方朵朵也别想好过!就算是我死了!能带着方朵朵给我陪葬我不亏!”

    “很好。”容玄保持微笑,“那祝你接下来玩的开心。”

    他刚转身离去,就又有两个健壮的男人冲进来,他们把房门关上后,就开始脱衣服。

    赵曼柔明白过来这是要做什么,想方设法的就要逃。

    再来几次,她非得死了不可。

    可柴房就这么大的地方,就算是逃,也逃不到哪里去。

    她很快被抓了回来,两个男人倾身而上,不由分说的将她压在身下。

    听到里面的尖叫声,还有男人的喘息声,容玄离开的脚步微微一顿,而后没有停留。

    他去了大夫那里,大夫正坐在地上看一本书,神情专注。

    容玄出声喊了一句,对方立刻回过神来,兴奋的说道,“找到了!找到了!”

    “是么!”容玄欣喜意外的问出声,阔步走过去,就见大夫粗糙苍老的手指,指着一个地方给他看,“就是这里。”

    容玄仔细核对,脸上的神色松了口气。

    “那可以准备开始救治了。”容玄催促道。

    趁着现在方朵朵的状况刚开始,距离十日还有些时间,早早的治疗结束,就不必让她承受那肿折磨的痛。

    容玄心疼她。

    然而他的喜悦,很快又被大夫的话给冲散了,“下面的三味药里面,有两味都非常不容易搞到。难度很大。”

    “什么药?”容玄凑过来看。

    “蛇毒还有雷公藤。”大夫缓声解释说,“蛇毒指的是太攀蛇的蛇毒,太攀蛇属于眼镜蛇,体长两米左右,攻击速度极快,毒性极强,而且这种蛇……居住在雪山上,也正是与一般蛇不同的地方。”

    “至于雷公藤,顾名思义,生长性极强,经常是在陡岩峭壁中,绝壁生存。”

    大夫摇了摇头,“如今知道了药方,还会难,这两种东西,缺一不可,是最重要的药引子。”

    “我去。”容玄沉声道,“这两种药材,我去帮你取来。你只管安心准备你的工作即可,等下我出发之后,你就给她做医治前的准备。”

    “这……”大夫似乎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一行人都不是普通人,个个锦衣华服,非富即贵。

    可那草药也是真的很难搞到,没准说不定还会丢了性命。

    于是大夫只好耐着性子,把其中的凶险跟容玄讲一讲,哪知讲到一半,就被容玄给打断,“我去定了。那里躺着的是我的女人,她如果不在了,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这……”大夫再次语塞。

    难得有情郎。

    他小声的叮嘱了注意事项后,又瑟瑟缩缩的起身,将一个小瓶子递给容玄,“这是驱蛇的药,吃下后身上会全天候的持续一种蛇会讨厌的味道,到时候他们自然不会主动靠近你,就算是攻击你,也是不得已的情况。”

    容玄觉得这个东西还挺有用,收起来装好,跟老大夫说了会话,便回去准备。

    他要准备的东西很少,没多大会就收拾完毕。

    末了,让李清臣和关悦带一队人去寻找雷公藤,他则带上一拨人去寻找太攀蛇。

    一切安排妥当,容玄出发前,拐了一趟方朵朵的房间。

    席煜不在,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头,却发现方朵朵正趴在床头,不停地咳嗽着。

    她用一张手帕捂着嘴巴,等看到他的到来时,有些激动。

    担心人生疑,胡乱擦了擦嘴,然后嘴上的血迹更加一塌糊涂。

    容玄立刻慌了,上前抓过她的手,仔细盯着她的嘴巴,“方朵朵,你嘴巴上这是什么?”

    极为危险又暴躁的,狠狠擦了擦她的唇。

    方朵朵累的喘气,听到他这么说,眼泪哇啦啦的就掉下来,“容玄…我是不是没救了,是不是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