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89章 别逼我动手

聊天室44836.com

    大夫的这一声咦,不轻不重,听在两个大男人耳朵里,却紧张的要命。

    他们不由自主的上前,席煜抿了抿唇后,出声问道,“怎么了大夫?”

    大夫没说话,盯着方朵朵的脸色看。

    过了会,他又伸出手,摸上方朵朵的脉象,蹙眉,“有点麻烦。”

    这话不等说完,容玄没什么耐心,直接问道,“到底什么事?”

    大夫被他这一嗓子吼得有点蒙,好在他活了大半辈子,当大夫救死扶伤的次数多了,见过这样的场景。

    无非是担心病人。

    大夫捋了捋胡须,“她中毒了。”

    “中毒?”

    席煜皱眉,脸色骤然寒了下来。

    方朵朵要是中毒,他和容玄是绝对不会下手的,那些侍卫自然不敢,这样一来,只有和她在同一辆马车山的赵曼柔,不仅有动机,而且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容玄的脸色显然也不是很好。

    席煜能够想的到的,他很快也联系到了。

    两个人面色寒着,大夫兀自从容,“这个毒我想办法解解。”

    “大夫,你这是什么意思?”容玄蹙眉,什么叫做想办法解解?这毒是什么毒?致命还是不致命?

    大夫见两个人心急如焚,倒是不再卖关子。

    “这种毒还是在五年前出现过,近几年很少见到,此毒名叫十日散,顾名思义,十日内若是得了救治,那么便会康复,若是十日内没有的话……”大夫点到即可,又继续道,“这种药是一种慢性毒药,不会立刻让人死亡,而是会渐渐消耗人的精气神。一般到了第十日,起初中毒的人会像现在这样浑身乏力,但尚且会有意识,到了后来,渐渐失去意识,陷入昏迷,再之后上如下泄,黯淡无光,骨瘦如柴……”

    大夫的视线若有所思的看向方朵朵,叹了口气,似乎是不忍再说下去。

    毕竟眼前如此鲜活的生命,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几天后她就要香消玉殒的结局。

    容玄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心里自然是恨的。

    早知道在看见赵曼柔的那天,就应该干净的把她给杀了!

    这样的话,她哪里来的机会去害方朵朵!

    容玄的拳头死死捏着,嘴唇一阵阵的翕动,似乎是想要压下心中巨大的伤痛。

    “大夫。”他稳下心绪,询问道,“那这种毒药的解药……”

    “解药不容易。”大夫叹了口气,“这种毒目前所知的有三种制毒方法,且三种制毒方法大相径庭,解药自然也是完全不同。”

    “那怎么办?”容玄对此一无所知,他不敢拿方朵朵的性命去冒风险。

    大夫捋了捋胡须,“老夫倒是记得曾经看过的一本医书上,有一种逆向解毒的办法。只不过,若用此法有几点要先说明。”

    房中两人,感受的出来,大夫的口吻十分严肃,不约而同的将后背拉的笔直。

    “此法较为冒险,这是其一。”

    “即便是冒险,此法老夫还需要去求证。”

    见两个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大夫轻咳道,“此乃鬼医写的一本书上,鬼医你们应该听说过,原本就是制毒的,但偏巧她擅长制毒又擅长解毒,老夫没有那么高的造诣,只在书上见过,如今印象已经模糊。”

    “需要几天?”席煜当机立断的开口。

    大夫微微一怔后,竖起了两根手指头。

    “好。”席煜点头,表示应允,“你去吧,我会找人看着你,这两天内,希望你找到解救的办法,如若不然的话,大夫您应该懂得。”

    大夫被那个冷冰冰的眼神给吓到了,忙不迭的点点头,“好好。”

    说完话之后,他就要讪讪的离去。

    临走前,留下一个药方,是处理方朵朵左肩胛的伤口的。

    席煜看了眼,找人去抓了药,然后让人把药罐子都端到房间里来。

    他一边守着方朵朵,一边给她煎药吃。

    有席煜照顾她,虽然容玄心中很不是滋味,特别的想跟席煜打一架,可现在不能。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回头,重新踱步到方朵朵跟前,容玄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脸色果然惨白,正如大夫说的那样,她唇瓣的颜色已经深了一点点。

    他蹙了蹙眉,只觉得内心无比的疼。

    再也看不下去之后,容玄提步走了出去。

    稍微打听,就知道赵曼柔住在哪里。

    容玄目不斜视的走到走廊尽头,面上的表情,宛如十二月的冰雪,等到了门前,他没有丝毫犹豫,一脚踢开房门。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浴桶,不断升腾的雾气袅袅,使得整个房间都恍如笼罩在仙雾之中。

    赵曼柔背对着他,啊的一声尖叫,等看清来人之后,面上的神情几经变化。

    “玄?”她红唇微张,性感的叫出他的名字。

    容玄的内心毫无波澜。

    他走了进来,寒意依旧,猛地把房门给关上。

    赵曼柔的心越来越紧张,她下意识的要往水下隐藏自己的身子,然而想到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又悄悄的让胸口浮出水面。

    对于自己的魅力,赵曼柔始终有着谜一般的自信。

    容玄到了跟前,微微俯下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饶是赵曼柔几经人事,有过不少男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鲜嫩的她,可容玄,永远是她最想要得到的那一个。

    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容玄。

    人大概都是这样的心理,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怎么都觉得是最好的。

    现在,眼下有一个机会。

    赵曼柔不想放过他,于是伸出手,哗啦啦的水声在安静的房间里面,显得特别暧昧。

    她搭着**的胳膊,勾住了容玄的脖子,没有把他往自己这边拉,而是借着他的力气,缓缓的站了起身。

    直到完全站起来。

    赵曼柔大腿以上完全暴露在空气里,暴露自他的眼皮子底下。

    只要他想要,她就可以完全交付给他。

    两个人就这么站了一会,赵曼柔轻轻的将身子贴的更近了点。

    如此一来,容玄的衣服都被沾湿了。

    可他没有推开她!

    难道是有戏?

    虽然赵曼柔不敢相信,不过转念想到,如今的方朵朵躺在床上,她下的毒又很微妙,就算是发现,也不会现在就发现。

    那么容玄这个时候来找她,无非就是担心方朵朵,心灵脆弱。

    男人一旦脆弱,是最容易趁虚而入的时候。

    赵曼柔的手,轻轻的放在容玄的胸前,指尖刚刚想使坏的在他身前打转,却感觉到脖子被人狠狠的掐住。

    “唔……”

    突如其来的变化,快的让人不敢相信。

    赵曼柔想要发出来声音,可是她越是恐惧,脖子上的力道,就越是想要要了她的命。

    空气一点一滴的流失!

    她浑身都开始疲软,眼前男人英俊的脸变得越来越模糊,赵曼柔试图挣扎,然而容玄只一只手,就死死的钳制住了她。

    所有的一切反抗,此时此刻,根本就是小打小闹。

    无法自救。

    要死了。

    赵曼柔内心无比恐惧,她想着眼前的男人,是她最爱的男人。

    谁会想到,最后竟然是他,要亲手杀了她。

    她闭上眼睛,只觉得眼眶温热,似乎有什么液体流出来。

    “赵曼柔。”就在她觉得所有的希望,都被毁灭了之后,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他的声音。

    以前听是天籁之音,然而此时此刻,她却打心底里觉得恐惧无比。

    赵曼柔忙用尽最后的力气点点头。

    “十日散是你给她下的。”容玄居然是万分笃定的口吻。

    十日散!

    赵曼柔脑中轰的一声响,怎么被发现的这么快?

    “解药。”他说,“自己拿出来,别逼我动手。”

    赵曼柔想笑,她就说容玄怎么会忽然来她房间,原来还是为了方朵朵!

    “放开我。”赵曼柔深吸口气,和他谈判。

    容玄厌恶的甩手,她的身体不受控制摔倒在浴桶里面,紧跟着她又站起来,就那么光着身子站在容玄跟前。

    不为所动,目光都平静的可怕。

    “你就这么对我没感觉?”赵曼柔挡在他跟前,“萧景玄,是不是?”

    “解药。”他重复道,口吻里面多出了威胁的意味。

    赵曼柔忽然笑了,“没有。”

    容玄的倏地看过来,哪知赵曼柔还是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她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说话间就要往她自己的胸上带,“玄,想要解药也可以,你摸摸我亲亲我,给我一次好不好?”

    “只要你给我一次,我一定把解药给你。”她凑过来,胸前的两团,要往容玄手里送。

    容玄反手就是一巴掌,落在她脸上,直打的赵曼柔两眼发昏。

    “我嫌脏。”容玄站起身,“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你不要,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我告诉你,方朵朵活不成的话,以后有你受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求生不能,求死无门。”

    他早该猜到是这样的结果。

    毫无留恋的扭头就走,然而在快要到达门口时,忽然听身后传来一阵癫狂的笑。

    “哈哈哈哈!她死了才好呢!我主要她死了就开心了!”赵曼柔咬牙切齿的道,“我告诉你容玄,解药你别白费心思了!既然我存了要让她死的念头,绝对不会收下了留情。你会看着她一点一点的在你眼前消失,看着她最后只剩皮包骨头!哈哈哈!容玄,这就是你给她的爱!你给她带来的都是痛苦!”

    已经快要走出去的容玄,脚步微顿,忽然转过身来,拔剑朝她走过来。

    赵曼柔挑衅的说,“你杀了我啊!杀了我你的方朵朵可就更没救了!”

    容玄冷着脸,剑已出鞘,他挥舞着利剑,把剑耍的绚烂夺目,最后抽出剑时,上面已是血迹斑斑。

    扑通一声!

    赵曼柔跌倒在地,手筋脚筋被挑断后,鲜血流个不停,她失声尖叫痛哭,趴在地上,愤怒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萧景玄!”

    “我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慢慢享受吧!”他冷笑着将剑收回剑鞘中,这次再也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