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88章 中毒!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没有经历过人事的人,听见腿酸不会乱想。

    经历过人事的人,很快就浮想联翩。

    容玄的脸在一秒之中,立刻变换了颜色。

    他盯着席煜,又盯着方朵朵问,“到底怎么回事?”

    哪里是腿酸?分明是来了大姨妈好吗!她肚子疼啊!

    方朵朵想说实话,眨巴眨巴眼,因为容玄现在的表情,实在可怕。

    仿佛只要她敢说是,他就能立刻冲上来掐着她的脖子,把她的头拧掉。

    她张了张嘴,余光扫见了席煜,想到昨天晚上,一向沉默寡言的他,居然无声落泪,顿时又心软了。

    夹在两个人之间,好为难啊。

    关键是,她还丢失了以前的记忆,要是能够把一切都想起来,联系了前因后果,那她自然而然的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摇摆不定。

    算了。

    席煜对她很好,而且两个人如今是拜过天地的夫妻,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她都应该帮着席煜。

    于是她深吸口气,伸手接过席煜送过来的早饭,放下车帘之前,对容玄道,“我的事情自然会有席煜上心,就不用容公子在意了。”

    容公子?

    她挺好的,简简单单一个称呼,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定位的死死的。

    容玄似笑非笑的半眯起眼睛,目光明明寒凉,轻柔落在方朵朵身上的时候,却让她觉得宛如火烧。

    这种灼烫感,不过持续几秒钟。

    伴随着容玄的转身离去,而最终消失。

    席煜走过来,揉了揉她的脸,低声嘱咐说道,“要是肚子难受了,就跟我说,马车里面准备了一些吃的,还有热水。千万不能喝凉的。”

    这些话从早上醒来,他就说过一遍。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可想到容玄离去时候的眼神和笑容,她就觉得心头烦躁拥堵。

    轻轻的应了声,算是敷衍了席煜。

    很快,席煜离开,她终于能够坐回马车里面。

    方朵朵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干了一样,她抿着唇靠在车壁上。

    坐在里面的赵曼柔,围观了这一场闹剧,忍不住唇角发冷。

    忽然,在马车开动的时候,起了小小的颠簸。

    本来就不剧烈,赵曼柔却朝着方朵朵撞过来,不仅如此,手还抓住了她的胳膊,十分用力。

    方朵朵怀疑她是故意的,目的是想要捏断她的胳膊报复她!

    “滚开!”原本那就在气头上,赵曼柔招人烦还不知道避嫌,偏偏凑上来。

    怪不得她骂她。

    很快马车又恢复了平稳,赵曼柔被骂了,要是按照以前,肯定会跟她斗嘴两句,今天反而安安静静的。

    方朵朵觉得有点怪,看了她一眼。

    赵曼柔立刻看过来,四目相对,她轻哼一声,不以为意的偏过头。

    见她不看自己,赵曼柔的唇角缓缓的浮现出一抹浓重的笑意。

    视线微微下移,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胳膊上面。

    如今正值夏天,十分酷热,衣服都很单薄,方朵朵更是把胳膊给折了起来,露出了里面嫩白的肌肤。

    赵曼柔低头看了一眼掌心。

    原本涂抹着毒药的那里,这会已经完全不见了,被她在刚才的接触之中,擦到方朵朵的胳膊上。

    看你还能嚣张几天。

    …

    一路行走, 方朵朵觉得烦,便开始睡觉。

    然而这回睡觉却不同于往常,她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境,时而是滔天的大火,时而是来势汹汹的洪水,等她终于历经千辛万苦,各种死里逃生之后,发现忽然到了悬崖旁边。

    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把她给推了下去。

    她尖叫着醒过来,当看到木质马车顶,当听到耳边隆隆的车轮声,当湿漉漉的汗水顺着往下滑时,她才恍恍惚惚的回过神,一切都是在做梦。

    方朵朵颓然的重新靠回去,伸出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刚才动静大,很快席煜就骑着马,从前面走了过来。

    轻轻敲了敲门,他低声询问她,“有没有事情?”

    方朵朵摇摇头,张嘴想说话,才发觉喉咙疼的难受。

    强忍着不适,她低声说道,“没有,刚才不过是做噩梦了。”

    “那就好。”席煜放心了,“等下找个地方歇息,你先喝点水。”

    “好。”

    席煜很快又离开,前面似乎有人在叫他。

    方朵朵找到一瓶水,喝了几口,好像还是有点难受,浑身没劲,软绵绵的。

    她闭着眼睛,胸口艰难的起伏着。

    方朵朵的一举一动,丝毫不落的入了赵曼柔的眼睛。

    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赵曼柔一清二楚,想必是毒性开始扩散了。

    看她现在的这个难受劲,才刚刚开始就受不住,接下来还有好几天,到时候她可怎么办?

    想着想着,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她恨死了方朵朵。

    所有的幸福,都是被她摧毁的。

    要下毒就不可能让她那么痛痛快快的去死,必须要好好的折磨折磨她。

    赵曼柔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拳头,神态越发的从容。

    而一旁的方朵朵,正沉浸在这种难受之中,她不是没有想过原因,估摸着可能是天气太热,加上大姨妈造访,整个人有点中暑了。

    只希望到了夜晚,难受的症状会减轻一点点。

    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方朵朵起初没在意。

    他们这一路走来,会遇到不少商队,偶尔也有一些难缠的,不过前面有两个大男人,用不着她管。

    直到外面传来剧烈的打斗声,方朵朵意识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拉开车窗帘要往外看,哪只对上一只十分严肃的脸。

    这张脸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方姑娘,请您在里面好好待着,外面的状况会有人处理!”

    方朵朵脑袋晕乎乎的,听到这声方姑娘没多想,只是问了句,“怎么回事?有人打斗吗?”

    “方姑娘放心,很快就处理好了!”那人信誓旦旦的说。

    看他这么有信心,她点了点头,只好重新靠回去。

    可一旁的赵曼柔却没有那么淡定,听完了话之后,不由分说的推开门,冲出去。

    然后便听到她尖叫一声。

    方朵朵心下狐疑,视线朝着那边看过去,只见飞舞在一群人之中的那两道白色影子,十分显眼。

    正是容玄和席煜。

    十几个黑衣人,围绕着他们,身形纠缠在一起,刀剑更是纷飞。

    距离的太远,依稀能够察觉到打斗的激烈和紧张。

    而近处的状况更是不容乐观,他们似乎早有所预料,故意将容玄和席煜隔绝在外,目的是……

    她们?

    方朵朵脑中昏昏沉沉的想,而后竟然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守在马车旁边的侍卫见状,顿时吓得冷汗直流。

    他低低的咒骂了句,随后朝着守在暗处的人吹了口哨,片刻之间,竟然跳出来十几个影卫,和那些穿着黑衣带着面罩的男人战斗在一起。

    守着马车的侍卫连忙去看方朵朵如何,察觉到还有气息,把她不由分说的背起来就撤。

    赵曼柔忙带着萧铭,跟上那个侍卫。

    到处都是打斗的,她可不想平白无故的就把小命交代在这里。

    就算是要死,她也要先看着方朵朵死了,才算死而无憾。

    侍卫背着方朵朵,朝着容玄和席煜所在的方向而去。

    那两个人很快看到了他们,皱眉,速战速决。

    原本就已经处于上风的二人,三下五除二的清理干净,而后齐齐跳下马,匆忙走到侍卫跟前。

    “怎么回事?”异口同声的问。

    话音出口后,两个人同时顿了顿,看着侍卫。

    “忽然晕倒了。”侍卫说,“那边也有人追杀。”

    “走。”容玄道,“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

    侍卫背着方朵朵就要朝着容玄走去,中途被席煜给拦了下来。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把方朵朵抱起来,放在自己马上,而后他纵身跳上去,将方朵朵圈在怀中,驾马前行。

    侍卫不敢去看容玄的脸。

    即便不看,也能够想象得到,现在的他有多么的愤怒。

    可就是有人天不怕地不怕,缓缓的走上前,声音颤抖的说着,“玄,我…能不能带我们一起……”

    容玄看都没看的转身就走。

    他跟上席煜,刚才看方朵朵的脸色不大对劲,容玄有些放心不下。

    席煜抱着方朵朵骑马走在前面,容玄跟在后面,而最后面的侍卫,无奈的带着赵曼柔和萧铭。

    至于身后那群来搞刺杀的,自然会有人处理干净。

    容玄和席煜并肩后,朝着方朵朵看了几眼。

    天色暗了下来,她的脸色却惨白的吓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远的从空气中发出一声颤动,那声音飞的很快,几乎顷刻之间就到了跟前。

    等众人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之后,利箭已经刺进了方朵朵的左肩胛!

    “不!”

    容玄一声怒吼,眼睛瞬间变得猩红无比,他朝着利箭射过来的方向,痛苦又仇恨的看了眼。

    下一秒钟,试图从席煜怀中夺过来方朵朵。

    席煜不给他机会,马儿骑得更快。

    一行人不要命的狂奔,不管不顾的冲进了一个城镇,马儿疾驰在道路上,引得一阵鸡飞狗跳,随后而来的是谩骂声。

    没有人在意。

    到了一家客栈,席煜抱着方朵朵下马,冲进房间,没多大会,大夫就过来了。

    事态紧急,大夫十分配合,跟着进了房间,查看了方朵朵的伤势,庆幸的说,“还好,伤的不是很深。”

    然而这话,并没有让两个男人轻松分毫。

    大夫坐下来给方朵朵把箭,之后上药包扎,之后伸手探上方朵朵的脉象。

    片刻后,奇怪的“咦”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