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85章 今晚可是你主动的

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pg999.net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可容玄的呼吸声却很清浅。

    方朵朵紧紧的盯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两个人此时此刻的姿势很危险。

    她的腿轻轻的抵着他的腰身,再往下是危险的禁区。

    方朵朵整个人浑身都僵硬了,手足无措,她不敢动弹,半晌后,张了张嘴,“你……”

    “嘘。”

    身上的男人笑着眨眨眼睛,一双漆黑的眸子,在黑暗之中,却是那么的摄人心魂。

    他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方朵朵不受控制的噤声。

    看她乖巧的睁大圆圆的眼睛,容玄忽然屈胳膊。

    上一秒钟还是撑着身子浮在她身上,下一秒钟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他的唇瓣擦过她的脸颊,激的方朵朵唔了一声,手忙脚乱的就要推开他。

    黑夜里,容玄发出一声暧昧的啾。

    “……”她惊呆了,忙伸出手去捂住脸,气的从牙缝骂他,“臭流氓!”

    “嗯。”容玄不以为意,点点头,“臭流氓现在在你上面。”

    “你!”方朵朵瞪眼睛,而容玄居然再接再厉,又凑过来,在她的脸上亲了口。

    他抬起眼来,带着浓烈和揶揄的笑,落在她小脸上。

    这种笑容太蛊惑人心。

    方朵朵发现,面对着容玄的无赖,她段数太低,竟然完全招架不了。

    打也打不过他,斗嘴还斗不过他,简直是被他全方位的碾压。

    可恶。

    “你到底要做什么?!”方朵朵动了动腿,哪想这么一动,却见笑意满满的容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痛苦的神情。

    紧跟着他缩了缩身子,眉头紧紧蹙着,满含委屈的看着她。

    怎…怎么了这是?

    她什么都没做啊,难道现在她不用发大招就可以轻松制服他了吗?

    容玄花样多,保不齐是在捉弄她。

    方朵朵留了心眼,木着一张脸说道,“你在做什么?我可什么都没碰你啊!”

    “你碰到了我的命根子!”容玄斜她一眼,那表情别提有多难看。

    如此一来,方朵朵倒是明白了。

    她刚才双腿一直都是曲着的,后来容玄没打招呼直接压上来的时候,她也吓了一大跳。

    刚才她只是悄悄的动了动腿,当时觉得似乎是撞到了一个什么硬邦邦的东西,没有多想,反正她又不疼。

    原来……

    刚擦撞到的是他?

    方朵朵白皙的脸上,多出来几抹粉红,脑海中想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顿时之间,两个小粉颊烧成了火红。

    “问你话呢!”容玄看她害羞的模样,故意追着道,“你打算怎么样啊?”

    “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容玄抓住她的手腕,贴的更紧了,几乎是嘴唇碰在她的嘴唇上面,“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

    “是啊!”

    “你!你个小没良心的!”容玄像是伤心了,竟然松开了她的手,各种可怜的往旁边一倒,“我就知道是这样。或许对你来说,这不是什么大事,但对我来说,这可是影响到我终身的幸福和以后家庭的和谐。”

    说的好夸张。

    方朵朵得了自由,坐起身来。

    月色透过窗户照进来,落在他的身上和脸上,容玄闭着眼睛,眉头蹙着,而两只大手则覆盖在两个大腿之间。

    只看了一眼,方朵朵就觉得要长针眼。

    那个地方……鼓囊囊的一团,看起来十分雄伟壮硕。

    呸呸呸!

    她一个姑娘家,怎么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方朵朵忙摇摇头,只当什么都没看见,见容玄不理她,她现在决定偷偷离开。

    再待下去,鬼知道事情会朝着哪种可怕的结局发展?

    她原本是看到那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气的没了分寸,气鼓鼓的冲出来。

    冷静下来想想,这事情到底做的不妥当。

    关于容玄,现在的她属于了解的十分少的,二人又没有什么关系,他爱和谁一起和谁一起。

    关她屁事。

    打定主意后,她打算悄悄离开。

    甚至一句话都不跟容玄说。

    哪知她屁股还没有动一下,就被人给勾进了怀里。

    闷闷的,带着极其不悦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你又想跑?不想负责就不负责,我又不会逼着你负责,不过眼下,你多少得安慰一下我这颗受伤的小心灵,还有我这个受伤人员。”

    屁大点的伤他说的信誓旦旦。

    方朵朵见他如此执着,挣脱不掉他的束缚,只能伸出手抵住他的胸膛,“安慰你。”

    一句话之后,她朝他看,“安慰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还能再认真点吗?”容玄蹙眉,“你刚才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让我感觉不到一点被爱的感觉。”

    我看你是想感受一下被打的感觉!

    方朵朵吧唧一下子打在他胸前,容玄趁机托住她的屁股,拽过她的手,把她抱在怀里。

    “既然从你的话里听不出来你的歉意,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跟前,你只要好好表现,我就放你一马。”容玄冲她眨眨眼睛。

    她总觉得没有好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当容玄拉着她的手一路往下时,方朵朵似乎在隐约之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居然要让他做出来这种事情?

    不不不,她不要。

    想要把手拔出来时,容玄握的更紧,方朵朵挣扎不过,最后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她的手,轻轻的放在上面。

    坚硬又滚烫。

    “安抚它。”容玄的声音带着沙哑,听起来格外的性感。

    方朵朵的脑袋中一片空白,不知道此时身在何年何月。

    虽然隔着一层布料,可那触感太过真实。

    她完全能够感觉到,在自己的触碰之后,那玩意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容玄发出闷哼声,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在宁静的夜里清晰可闻。

    “握住它。”

    头顶传来他的声音,容玄低沉的吩咐她。

    方朵朵摇摇头。

    他不允许她退缩,强迫的拽过她的小手,抱住她,让她去做出自己想要的姿势。

    “我……容……容玄……你不能这么对我……”她吓得声音都软了, “我和席煜……”

    容玄一顿,轻轻的笑了,“今晚可是你主动来找我的。来之前就应该做好觉悟。”

    “我没有想到你……你会这样!”

    “你没有想到的多了。”容玄乐,索性解开衣衫,彻底没了束缚。

    他带着方朵朵的手,做出那羞人的动作,方朵朵不肯,他就下嘴咬她。

    从耳朵一路咬到脖子,她抗拒着,身体里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逼得她头皮发麻。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朵朵只记得她双手酸乏,似乎要断掉一样,容玄终于结束。

    他擦干净自己,又拿衣服给她擦了擦手。

    方朵朵气红了眼,不领情,哪想容玄抱住她,双腿压在她身上,“睡吧。”

    她把容玄骂了一顿,什么话都往外说。

    容玄就静静的听着,等她终于沉默,他才开口。

    当时的方朵朵,心潮难平,又身体酸乏,迷迷糊糊之中,记不得他说了什么,竟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睁开眼,当看到外面天色大亮,身边没有人时,方朵朵吓了一跳。

    糟了糟了。

    席煜发现她不在,肯定要满世界的找她。

    到时候岂不是两相尴尬?

    低头看了眼衣衫,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她松了口气,赶紧跑出去。

    冲回房间看,没有见到席煜,等跑出来,就被农家院的大嫂叫过去吃饭。

    方朵朵坐下后,看到昨晚那个讨厌的女人,顿时眉头皱的老高。

    她悄悄打量了她几眼,大约昨晚是哭过,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她旁边的那个小孩,也是一张哭丧着脸。

    方朵朵没兴趣继续猜测,她心中想着席煜。

    没吃几口,迫不及待的询问大嫂,知不知道席煜去了哪里?

    大嫂摇摇头。

    结果过了没多大会,就看见席煜从远处的田间回来。

    方朵朵连忙站起身,朝着席煜小跑过去,她原本嗫嚅着要解释昨晚的事情,可等席煜靠近,蓦地发现,他腰上和胳膊上不停的往下滴血。

    鲜红的血滴,在一身白衣上,显得特别扎眼。

    “怎么了这是?”方朵朵惊讶的走过去,“席煜!你怎么受伤了?”

    席煜漆黑的瞳仁看了她一眼,像是有无数的话要说,然而最后只是张了张嘴,“苏苏,别离开我。”

    “……”方朵朵抬眸。

    他有太多的情绪,复杂又深邃,她却敏锐的捕捉到了其中的疼痛。

    大概是知道,昨晚她去找容玄了。

    “走,我先带你去包扎。”方朵朵心中无奈,一手来拉他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小心的扶住他的腰。

    两个人往前走了没多大会,听见身后又有脚步声传来。

    方朵朵扭头看,见到容玄。

    他同样弄得也是满身伤,右胸膛和肩膀上的血迹更重。

    “玄!”赵曼柔娇呼着,一阵风似的跑到容玄跟前,捂住嘴巴眼泪滴答答往下落,“玄!你怎么弄成这样?我来帮你吧!”

    赵曼柔去拉他,容玄不动声色的躲开,骂了句,“滚开。”

    之后他再也没看任何人,径直的进了屋子。

    方朵朵收回视线。

    容玄和席煜,两个人做了什么,昭然若揭。

    在士兵给席煜包扎伤口的时候,方朵朵内心纠结,托腮看着。

    半晌后,士兵离开,她问席煜,“你和容玄打架了吗?”

    席煜没回。

    “是因为我吗?”

    席煜这次抬眼,他的眸子冰冷,目光像是最寒的剑,紧紧的盯着她,“是。”

    “席煜,我……”

    “苏苏。”他打断她,“你我二人已经成亲,你是我的,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你要分的清楚。如果你无法做出选择,那么我替你做选择。”

    “在我和他之间,你只能选一个。”

    方朵朵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她看着朝她走过来的席煜。

    片刻后到了跟前,他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把她拎起来。

    方朵朵被他扯得生疼,席煜没有松手。

    一直到她迫不得已踮起脚尖,他才低下头俯视她。

    “苏苏,我纵容你宠着你,但是你要乖。不然,他就得死。”席煜自嘲的笑了笑,在看到她眼中的慌乱时,疼痛隐忍的说,“或者是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