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78章 她的事轮不到你管

北京赛车网上投注

    容玄不提还好,提起来方朵朵就来气。

    上次两个人初次见面,他居然就那么欺负她。

    简直太过分了!

    没跟他算账就是饶他不死,现在他居然还敢主动提出来?

    方朵朵呵呵笑,见他要靠近,忙不迭的把手放在身前,双掌朝外的推他。

    推是真的用力在推,只是结果令人悲伤。

    方朵朵细胳膊细腿,根本不是容玄的对手。

    他存了心思要压下来,两个人稍微抗衡两三下,容玄就把她完全抱在怀里。

    方朵朵挣扎不休,没有停歇。

    容玄无奈的皱眉,在她耳边低声威胁着,“你动静这么大,不怕把人招过来?”

    他的话起了作用,方朵朵一怔,吓得不敢动了。

    很好。

    容玄很满意她的反应,同时心里又暗暗不是滋味。

    现在和以前的待遇,实在是天差地别。

    从想抱就抱到必须得用威胁吓唬,才能让她在怀里安稳上几分钟。

    正出神想着,方朵朵的声音恶狠狠的传来,“喂!我告诉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要是再不离开的话,我跟你没完!到时候大不了就把人给招过来!这是在我家,看你还能怎么办!”

    自以为掐住了容玄软肋的方朵朵,神色之间,不由得染上了几抹得意。

    “你是说真的?”容玄拉开二人距离,询问道。

    “当然!”方朵朵挑眉,“怕了吧?识相的话,就赶快把我放开!然后麻溜的滚蛋!打哪来往哪去!”

    她的嘴巴带着水润的光泽,看的容玄很想亲一口。

    心思一动,身体便不受控制,低头攫取住她的唇,初步几分的靠近,方朵朵防不胜防,被他占足了便宜。

    他咂咂嘴,“你说的,我真的好怕怕。”

    “……”方朵朵翻白眼。

    容玄的口吻,摆明了就是在调戏她。

    这个男人,软硬不吃,你跟他硬的,他就给你来软的,你跟他来软的,他就更加得寸进尺。

    方朵朵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缠的家伙。

    “朵朵,怎么办,我好怕怕啊……”他声音里带着笑意,边说边靠过来,抱住她的腰身,“只有抱着你,才能感到安全感,朵朵……”

    “怎么不吓死你?”她没好气的说。

    “这不有你在么!”

    “贫嘴!”

    “你来尝尝!”说着就要凑过来,方朵朵被他恶心吧啦的,慌忙躲开,几经劝说都挡不住容玄的攻势。

    眼看着他又要抓着她一顿亲,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道,“那个!你让我问的名字我问出来了!”

    本来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思,哪想容玄居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她,脸上虽然还是笑着,然而眼底已经有了些许寒意。

    方朵朵感到莫名其妙。

    不过是问了一个名字而已,他怎么一脸凶巴巴的样子,搞得好像要把她给吃了。

    “你说。”容玄缓缓的道。

    尽管他克制着激动,方朵朵心思剔透,敏锐的察觉到是声音里微微的颤抖。

    容玄的反应,越发让她好奇。

    难道说,他其实只是戏弄一番她,其实对她的婆婆安生爱意?

    还是说,他和她婆婆是仇敌,这次来就是为了解决她婆婆。

    毕竟她婆婆一年有部分时间,都在外边,据说是游山玩水,保不准会得罪什么人,然后人家来寻仇了。

    ……

    她狐疑的看着他,短短功夫里,脑海中的戏已经这么多。

    虽然还猜不透,到底是情人还是仇家,不过容玄和她婆婆有关系,这件事情是板上钉钉的。

    “我可以告诉你。”她嘻嘻一笑,“但是在我告诉你之后,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打听这个名字?”

    “好。”容玄点头,郑重其事,“我答应你。”

    他几乎所有的秘密,她都知道,况且容玄本身就不打算隐瞒她。

    如果……

    如果真的和他猜想的一样,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是他记忆中的那个…

    容玄只是想想,就觉得头脑中乱的很,等稍微理理思绪,便觉得就算知道了她是她,他还能怎么样?

    他在纠结思考的时候,方朵朵一直都在打量他。

    “喂!”见他神色几经变化,方朵朵呵呵鄙视,“一个名字而已,你怎么吓成这个样子?”她兄弟一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婆婆名叫兆淑仪,你……”

    方朵朵的话戛然而止。

    容玄眼眶居然红了,她眨眨眼睛意外极了,等看过去,他深深吸了口气,“朵朵,谢谢你。”

    “不用。”方朵朵摆摆手,“只不过你答应我的事情,现在可以兑现了,为什么要让我打听这件事?”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容玄情绪不是很高。

    “很快是什么时候?”方朵朵无语,“说好的要告诉我的!”

    “等明天……”容玄抽空回了一句,便陷入沉思。

    似乎在得知兆淑仪的名字之后,他就彻底宁静了。

    方朵朵连连赶他好几次,都不吭声。

    后来拿枕头丢他,容玄才蓦地回过神来。

    “你给我滚!”方朵朵被晾了大半天,不知道到底从哪来的情绪,心里难受烦闷。

    容玄哦了声,沉思着转身,准备离去,到了门口忽然顿住脚步,对她说,“朵朵,我很快会再来找你。”

    “不要再来了。”她咬牙。

    每次她都快要把他给抛在脑后的时候,他就会跳出来刷一波存在感,这人怎么这么闲?故意逗她玩的不是?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容玄忽而勾了勾唇,笑意很浅。

    才没有!

    方朵朵讪讪的辩解,看着容玄迅速的开门出去,很快消失不见。

    这件事情,她又压了下来,秘而不宣。

    至于容玄说的,再来找她,她以为又要在好久之后,没有想到,过了两天,他就来了。

    这回不是偷偷摸摸的来,而是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的。

    方朵朵听说来了贵宾,让她和席煜一起去接待,到了客厅,看到的就是容玄。

    他穿着一身白衣,潇洒出尘如谪仙,那双长的过分的腿,好看的翘起来。

    比起来之前两次,这回他头发梳得越发一丝不苟,让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加清朗。

    方朵朵心尖跳了跳。

    抬起眼,对上容玄笑意盈盈的目光,顿时吓得低头。

    席煜还不知道她见过容玄,千万不能露出来什么马脚。

    方朵朵嘀咕着,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现在的心思,好像偷了情……

    明明不是!

    “苏苏。”席煜拉着她的手,“我们谈事情,你坐在一旁就好。如果觉得无聊的话,等下可以跟我说。”

    “嗯。”方朵朵乖巧无比,对席煜笑了笑,走到了挨着他的椅子旁坐下。

    三个人落座。

    容玄看着方朵朵,哂笑着,话却是对席煜说的,“这位苏苏姑娘,和我的女人长得很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不知道煜爷是从哪里找来的?”

    席煜四两拨千斤的道,“苏苏是我发妻,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长得相像的人很多。难不成见到一个,容公子都要说是你的女人?”

    就是就是!方朵朵在心里默默的附和。

    容玄笑了笑,不以为意的道,“容某只是嘴上说说,比不得有些人,堂而皇之的做出横刀夺爱的事情,甚至不惜用欺骗和自欺欺人的方式,妄图蒙混世人。煜爷,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扭曲如臭虫?”

    这就有点过分了啊!方朵朵听容玄的话,就事论事的想。

    她看看席煜,他没说话。

    全场三个人,除了方朵朵,另外两个人心知肚明。

    容玄意有所指,席煜也不是吃素的,明白清楚就是不接他的招。

    “容公子,既然今天你是代表皇上来的,那么我们就谈正事,苏苏乃我的家事,不牢你费心。”席煜眼风微扫,开始说起正事。

    其实方朵朵还挺喜欢看他们两个斗嘴的,正看的津津有味,被打断后,有点悻悻的。

    她没什么精神,恹恹的旁听。

    原来容玄和席煜说的,正是要出远门。

    听他们的口吻,好像是要去找个地方,如果没猜错,那个地方有不少的宝藏。

    方朵朵来了劲,兴冲冲的眨眼睛,恨不得现在就拉着他们两个往外跑。

    还聊什么聊啊,先去找宝藏最重要!

    旁边俩人都没注意她,神情严肃认真,十分投入。

    不知不觉到了正午,容玄没有要走的意思,席煜还算坦荡,命人待客。

    围着饭桌落座,正吃饭之际,听说去了京城逛街的席夫人回来了。

    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方朵朵去就去看容玄。

    他面色平平,好像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致。

    装的!

    方朵朵努努嘴,不多时,席夫人就进到正厅里,在看到容玄的那一瞬间,微微皱眉,笑着道,“这位是?”

    “容公子。”席煜淡淡的道,扶着席夫人坐下后,跟容玄介绍,“容公子,这是我娘亲。”

    容玄的态度有点怪,他没回应,而是捏起酒杯轻轻的抿了口,放下酒杯后,才缓缓的开口道,“席夫人,我们总算见面了。”

    此话一出,方朵朵又惊又气。

    惊的是,容玄居然胆子这么大?当着人儿子和儿媳的面,就要调戏兆淑仪?

    气的是,果然是采花大盗呵呵呵呵。

    而被称呼到的兆淑仪,好奇的看向容玄,“容公子,此话怎讲?我们之前认识吗?”

    “不仅认识,而且很熟。”他笑的神秘,让方朵朵看了,都觉得心里发毛。

    整个饭桌上,陷入一种诡异的氛围。

    只有席煜在若无其事的吃饭,像是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早就猜到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