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77章 试着接受席煜

苹果彩票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接下来的几天,向来忙碌的席煜,开始在家办公,美其名曰为了多陪着她。

    方朵朵没什么意见,只是偶尔会想起来,那天惊鸿一瞥的男人。

    他说他叫容玄,还说他还会再来的。

    只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方朵朵有时候都会恍恍惚惚的想,碰见那个男人,会不会就是一场梦?

    不然的话,为什么他的触碰,他的亲吻,都会和梦里的一样,那么熟悉,那么深情。

    意识到自己开始思念他,默默期待他时,方朵朵皱了皱眉。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什么都不受掌控,情绪都变得不是自己的。

    当然,之所以不喜欢,甚至上升到讨厌的程度,怪那个男人,也怪自己。

    怪容玄不遵守许下的诺言。

    怪她明明和席煜在一起,却总是精神出轨的想到容玄。

    为了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方朵朵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做衣服上。

    十套衣服,就算是放在成衣店里,都得用上两个月。

    她一个月的功夫,就做完了。

    席煜作为模特,不厌其烦的被她支使着去试衣服,一件又一件。

    方朵朵询问他哪件最好看,他就会说,“苏苏做的都是最好看的。”

    这个痴汉!

    多相处了一个月,方朵朵逐渐相信,席煜是真的相信她。

    对她是打心眼里的好,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种疼爱。

    不仅如此,无论她说什么,提出什么要求,他都记得,甚至有些只是随口一提,席煜却放在了心上,并且照办。

    记得有天,大夏天的她说想要去吃哈密瓜。

    哈密瓜只有吐蕃的那个地方才会有,京城里面这会还没有,甚至是整个皇宫里面,都难以吃到。

    方朵朵只是感叹了句,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在十几天之后,吃午饭时,她在饭桌上看到了哈密瓜,被放在冰盆里面,用来保鲜。

    诸如此类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从来都是默默地做,说的很少。

    这是个寡言但暖心的男人。

    方朵朵很庆幸自己,能够嫁给他。

    如今两个人晚上还是在一起睡,只不过席煜从来不勉强她,做的最大程度,可能就是抱着她亲吻,再进一步就没有了。

    方朵朵一直都觉得,男人是视觉性和下半身的动物。

    不在床上把他们喂饱的话,下了床铁定要闹脾气。

    席煜打破了她的认知,照样是该怎么对她,还是怎么对她,异常的呵护,呵护到方朵朵本人都因此而愧疚,觉得对不起他。

    两个人晚上有时候,会并排躺下说说话,方朵朵鼓起勇气, 询问了他,“我不让你碰,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席煜坦然,“你迟早是我的。我不慌。”

    轻飘飘的一句话,分量却很大,足以表明他的态度。

    席煜真的很好。

    好到方朵朵,做了决定要努力让自己去喜欢他。

    因为抱着要和他相处一辈子的念头,虽然对他无感,被他这么对待,也能活下去,甚至活的很好。

    可到底心里寂寞,所以她才准备做出改变。

    席煜的触碰她不再躲避,偶尔会主动亲吻他。

    有了她做出的小小改变,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比以前融洽亲密很多。

    方朵朵本想再接再厉,在席煜办公的时候,偶尔去陪陪他,让他感受到自己浓烈的爱意,然而不得不说的是,席煜在家待着办公的日子,并不轻松。

    她几乎每天都看不少形形色色的人,在书房门外排队等着进去找他汇报事情。

    然后她才知道,席煜的业务是真的很广泛,几几乎每天都是从早坐到晚,一天结束后,他从书房出来,都是满脸疲惫。

    这种状况几乎都快持续一个月。

    方朵朵担心他的身体出问题,还担心他要是挂了他的钱会不会留给她,要是不留给她,那她岂不是要由奢入俭。

    真是那样的话,她还不如去死来的痛快。

    为了不让这种可怕的结果发生,她逮住席煜,关切的问,“那个你最近为什么这么拼命?很忙吗?”

    “嗯。”席煜说,“下个月我要出趟远门。”

    “哦。去哪里?”方朵朵的注意力被转移,好奇的问道。

    “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席煜拉了拉她的手,让她坐到他旁边的位置上,“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我会想你的。所以这回我自私点,带着你一起去,要劳累你辛苦点了。”

    “不辛苦不辛苦。”方朵朵摇头,“我也想多多和你相处。”

    席煜像是没有料到他会说这种话,十分意外,“真的?”

    “当然。”方朵朵郑重其事的点头。

    话是实话,只不过还有一层原因,自打她睁开眼睛,就是在这山庄里,都没出去透过气。

    本来席煜不带她去,她都会自己跑出去。

    现在正好,求之不得。

    一起出行的计划就定下来了,之后几天,席煜开始往外面跑,说是还有一些需要亲自拜访的,于是经常不在家。

    方朵朵能够习惯,自己也能傻乐。

    又是席煜不在家的一天,她睡醒后,发觉外头阳光高照,显然已经不早了。

    慢腾腾的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然而却触碰到微凉的肌肤。

    她吓了一跳,心说席煜难道回来了?结果睁开眼,见到了一个很久不见,她几乎都快忘记的人。

    容玄。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

    这一个半月里,他没再出现过。

    “我又做梦了。”她嘟哝一声,自觉闭上眼睛,停顿两三秒后,睁开。

    容玄还在那里,躺着,漆黑的眼睛盯着她看。

    方朵朵蓦地伸出手,狠狠捏住他的胳膊,然后拧了一圈,扬着下巴问他,“疼吗?”

    “……”容玄老实点头,“疼。不过是朵朵拧的话,就不疼。”

    “贫嘴!”方朵朵呵呵笑,松开他,“我再提醒你两件事,第一件事我叫方苏苏,不是朵朵,第二件事,你赶快走,不要逼我动手打你。”

    “不走,你打我吧。”容玄死皮赖脸的道。

    方朵朵皱眉,“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打你!”

    她说完,虎着脸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起身从床上下来。

    双脚刚落地,又被容玄拉回去,把她压在床上,他整个人罩下来,低声问,“生我气呢?这么久不来找你,是因为出门调查了件事情,事关身世,关系重大,走得匆忙没有亲自跟你说,但我给你写的信,找人送了过来,你没收到吗?”

    “……”方朵朵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你在开玩笑?”

    什么信,她根本没收到。

    看她神色,容玄猜出来大概,信可能是被人截了。

    “朵朵。”

    “是苏苏。”

    “好的朵朵。”容玄说,“上回匆忙没结束的事情,我们今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