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74章 你别哭,我不碰你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方朵朵胡思乱想,洗完之后席煜还没有出现。

    她麻溜的钻进了被窝里,刚刚躺好,就听见房门被人轻轻推开。

    下意识的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席煜走过来,坐在床边看了眼,倾身压下来。

    他的气息带着酒香,靠近之后,绵延甘甜的醉人。

    方朵朵没敢睁开眼睛,但即便如此,还是能够知道,他就近在咫尺。

    呼出的气息,温热缓长,细细密密的喷洒在她的肌肤上,方朵朵听见他的声音,很低的叫她,“苏苏……”

    她抿了抿唇。

    席煜的吻落下来。

    起初是额头,而后跟着落到了她的鼻梁,每一个吻都很珍视。

    方朵朵甚至还能够感受得到,他放在旁边的手,都是颤抖着的。

    该来的躲不掉。

    这种事情,自从知道她和席煜快要成亲之后,方朵朵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她自己私下里偷偷摸摸的检查过,好像的确是被破了,席煜既然敢那么说,那她的第一次肯定是给他的。

    方朵朵把现在的紧张不已,都归结为失忆了。

    对于她来说,席煜就像是一个全新的人。

    和一个才认识几天的陌生男人做那个啪啪,难为情能理解。

    她握紧了拳头。

    坚持坚持!坚持一下就好了!

    这种事都是头一次害羞,有了第一次,之后就不会这么害羞了。

    给自己洗脑期间,等再次回过神来,席煜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方朵朵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伸手想要阻止。

    她轻轻的动了动,席煜抓住她的手,让她无处可逃。

    紧跟着吻越来越急,越来越迫切,他的大手滚烫,一一的落在她的身上。

    从脸向下,划到胸前,轻轻解开她的衣服。

    鲜红的喜服,渐渐被剥开,露出里面洁白的亵衣。

    方朵朵在发抖。

    “害怕吗?”席煜残存的理智,让他问出声。

    视线落在她紧紧闭着的眼睛上,眼角摇摇欲坠的泪光,是对他的抗拒吗?

    席煜忍不住抿了抿唇。

    方朵朵点点头,“怕。”

    不等席煜再次开口,她又深吸一口气,一脸无比悲壮的样子,仿佛下一秒要她英勇献身。

    “来吧。”她咬牙说道,“我做好准备了!迟早要有这么一次的!”

    如果真的是和他说过的一样,他们是夫妻,不同床肯定不行。

    虽然现如今,从心里深处升出来的抗拒,她也说不上为什么。

    席煜嗯了声,继续低下头。

    他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着去解她的亵衣,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指尖触碰到那温热的肌肤,似乎有什么电流,瞬间从四肢百骸经过。

    席煜原本平静的下身,蓦地就肿胀起来。

    两个人距离近,他紧紧贴着方朵朵,与此同时,身下的小人儿忽然身子一僵。

    席煜面上微热,伸手去揉她的腰。

    方朵朵起初躲闪,被他抓到怀里后,轻轻的皱眉,身子依旧抖的很凶。

    “可以吗?”席煜问她。

    “嗯。”她咬牙,“可以。”

    席煜想要让她放松下来,实际上,他自己本身也很紧张,于是便耐着性子做前戏。

    他吻她的脸,吻她的额头,吻她的眼睛,吻她的鼻尖,她都乖乖的一动不动。

    唯独要吻她的唇时,她有明显的抗拒,脸颊微微偏过去。

    席煜深邃的眸子,变得幽深无比。

    为什么明明已经全部都忘记了,身体还有记忆?

    他捏住她的下巴,汹涌的吻上去,大手更是毫不留恋的撕开她的衣服。

    哪想方朵朵低呼一声,一个巴掌,狠狠的落在他的右脸上!

    他跟着睁开眼,看见上一秒还在他怀里的女人,缩着脚丫子躲到了大床的角落里去。

    泪眼婆娑,哭得眼睛都肿了。

    “我……”她哽咽的道,“我…我做不到……我还没准备好……”

    席煜心头特别不是滋味。

    他不知道,她说的做不到,她说的没准备好,是不是因为对象是他,所以一切才显得那么艰难。

    换成对象是容玄呢?

    不想比较,不想嫉妒,不想陷入痛苦的沼泽中。

    想要被救赎。

    席煜沉默的看着她,闭上眼睛。

    “过来。”他说,“我抱抱。”

    方朵朵不听,眼泪不停的流下,就是不肯朝着他挪动一点点。

    “过来。”席煜无奈,“过来我抱抱,我答应你,你没准备好就不会碰你,你不要哭。”

    方朵朵抹了把脸,还是没动。

    席煜只好坐过去,抱着给她擦眼泪,心疼她,心疼自己。

    外头的夜空,漆黑一片,像极了华贵的墨色长袍。

    万里长风穿过树梢,带起枝丫之间的哗哗作响。

    怀里是她的体温,耳边是她的哭泣。

    绝望如同洪水,悄无声息的漫上来,起初是漫过了他的脚踝,后来是腰身,眼看着要没顶。

    有人告诉他,放下执念,放下方朵朵,就可以挣扎着出来。

    他拒绝了。

    坠入冰凉的海底,陷入永夜,后半生都因为爱她,欢喜着,疼痛着,忍受着,绝望着。

    多年以后,席煜时不时的会想到这个不同的夜。

    至少,他拥有着她,能拥有就是幸福。

    而不是像之后,无数个漫长日子里,他们两个长剑所指,兵戎相见。

    他成了她生命中不能提及的注脚,而她成了,插在他心口的一把刀。

    ……

    方朵朵哭到后半夜,在席煜的柔声安慰中,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了三天。

    高烧不已,整个人陷入昏迷。

    席煜自然是慌了神,请来大夫看病,说是心力交瘁,所以病倒了。

    他日以继夜的守在床旁,端汤送药,从来不肯假手于人。

    上天垂怜,在第五天的时候,方朵朵醒了过来。

    “席煜……”她瘪瘪嘴,“我…那天晚上……”她纠结着,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说这件事。

    席煜嗯了声,打断了她,“朵朵,我们来日方长。不急于这一朝一夕的。”

    听他这么说,又仔细盯着他的脸,终于确定的确没有什么异常,方朵朵才笑着放下心,“那就好。你再给我一点时间,你再等等我,好吗?”

    “好。”席煜温柔的捏了捏她的脸。

    方朵朵立刻讨好的,撒欢蹭了蹭。

    她抱住他的胳膊,“席煜,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你问。”席煜放下手中的书卷,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要说实话哦!”方朵朵强调。

    “好。”席煜笑。

    方朵朵嗯了声之后,就开始皱着眉头,似乎在想怎么开口。

    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我问你的话,你不许生气,我就是好奇。”

    “好。”

    方朵朵抱着他的胳膊,把玩着他的手,无意识的道,“在你之前,我真的没有喜欢过别的男人吗?”

    “没有。”席煜想都不想的道。

    “那就奇怪了。”方朵朵挠了挠头,“我生病的这段期间,好像是做了个漫长的梦。梦里面有个男人,和我一起做了很多事情,我记得我和他一起过年,一起骑马,一起去看桃花喝桃花酒,他还带我爬上屋顶看星星,哦对了,他还会唱小星星给我听。是你吗?”

    席煜嗯了声,“那是以前的事情了。你想起来了吗?”

    “没有呢。”方朵朵气鼓鼓的,“梦里面的你好神秘哦,我想看看你的脸,可你就是不给我看!真是气死我了!”

    她吧唧抱住席煜的脸,仔细端详,不让他动弹,“现在可以给我好好看了吧?”

    这个话题揭过去之后,席煜抱住她,“给你看,都是你的。”

    “那你给我唱小星星好吗?”方朵朵哼哼着调调,“梦里面你唱的好好听哦……”

    “等你好了,再带你去骑马,去看桃花,看星星,给你唱小星星。”席煜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

    方朵朵兴奋的鼓掌,“好!”

    她嘻嘻一笑,窝在他怀里,“我教你唱小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席煜跟着她唱。

    “哎哟!”她拍了拍脑袋,“好像还有两句来着,我给忘了。”

    “那就等记起来了再唱吧。”席煜道,“你刚恢复身子,要吃点东西吗?”

    方朵朵不疑有他,没再多想。

    在家里调养了将近半个月,有天早上,席煜早早的就去京城了,她正窝在房里睡觉。

    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响声。

    紧跟着房门被人推开,似乎是有人进来了。

    “席煜?”方朵朵闭着眼睛道。

    没有人回应,她轻哼了声,继续睡,那脚步声靠近了,坐在了床边。

    她拱着身子朝着床边的人靠过去,结果闻到似曾相识的味道。

    不是席煜,但也熟悉。

    睁开眼,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

    “你……”她眨眨眼睛,“你是谁?”

    眼前的男人长得十分好看,眉眼都是她的菜,席煜长得就已经很好看了,哪想眼前这个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方朵朵揉揉眼睛,冲他发笑,“你是出现在我梦里的美人吗?”

    她笑的太美,刺痛了容玄的眼睛。

    “朵朵。”他几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这道声音,然后眼眶温热,他伸出手,将她狠狠的按进怀里,“朵朵…我的朵朵……”

    方朵朵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瓮声瓮气的道,“你…你轻点……美人…虽然这是在梦里,你好歹轻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