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73章 洗干净点,等下一起睡觉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方朵朵在山庄里面呆了两天,彻底感受到了土豪人家的生活。

    一个字来形容,爽!

    两个字来形容,很爽!

    三个字来形容,爽翻了!

    从每天早上醒过来,不管是做什么,都有人好生伺候着。

    吃的好的都是最好的,她无聊了就会有人给她解解闷,席煜还专门请了唱小曲的。

    简直太奢侈了。

    方朵朵不知道以前的日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不过俗话说的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反正才不过将将两天,她对于这种豪门贵妇的生活,十分适应。

    白天的时候,席煜不在家,说是要去城里处理业务。

    方朵朵自然没意见,男人赚钱给她花,她举双手双脚赞同。

    到了晚上,席煜才回来。

    今天吃晚饭的时候,又是一桌子的好菜。

    她把嘴巴塞得满满的,席煜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为了配合席煜,方朵朵小脸在他大掌之中蹭了蹭,像只吃饱了的猫儿。

    席煜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

    只那一瞬间,熟悉的感觉涌上来,方朵朵脑海中飞快的滑过一个画面,似乎是有人,最喜欢用这样的动作。

    “苏苏。”席煜道,“吃的怎么样?”

    脑海中的景象一闪即逝,怎么抓都抓不住。

    她回过神来,心中怅然若失,看向席煜的脸,嘀咕的问道,“你以前就是喜欢这么抱我吗?”

    席煜微微一怔,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不然呢?你不喜欢吗?”

    方朵朵嘻嘻一笑,心说怪不得呢,她没再纠结这件事。

    席煜对她好,给她吃的,给她穿的,给她喝的,还有好多的钱。

    他很听她的话,无论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毫无底线的满足。

    女人嘛,找归宿找依靠,重要的是男人肯舍得为你花钱,除此之外,要是能够心疼人,对自个言听计从,更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男人。

    方朵朵觉得席煜好。

    好到不能再好的那种类型。

    她靠在席煜怀里,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的心口,“席煜,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呢?”

    席煜把她的手抓住,轻轻的放在唇边亲了口。

    没有说话。

    求之不得,百般辛苦才得到的,怎么可能不当成珍宝对待?

    两个人坐了会,说到了明天要举办的成亲,方朵朵跟席煜说,“我好紧张啊!”

    席煜笑了笑,“不紧张,明天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

    “只有我们两个吗?”她好奇的眨眨眼睛,“为什么啊!你不是有很多朋友的吗?怎么不请他们来?”

    “你之前说不喜欢。”席煜随口道,“这样的时光,只想和你一起度过。”

    “甜言蜜语。”方朵朵白了他一眼,对于这个说辞,还是挺受用的。

    次日醒来,方朵朵睡到自然醒,醒来后才开始慢吞吞的收拾。

    上妆,穿衣服,还有各种各样的习俗礼仪。

    方朵朵晕乎乎的坐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提不起精神来。

    似乎不久之前,刚刚经历过一样。

    可席煜说,她这是第一次成亲。

    应该是在做梦梦到过类似的场景吧?她闭目养神,暗暗的道,任由女婢们一顿摆弄。

    “夫人!你看看!”女婢甜甜的呼唤她。

    方朵朵闻声,看着自己。

    太美了!

    她居然可以这么美!

    方朵朵应该很高兴,可心头总是闷闷的,像是压着一块重重的石头似的。

    她摇了摇头,将不好的情绪赶走。

    不多时,女婢们退开,没过多久房门再次推开,走进来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

    眉目之间,倒是有点眼熟。

    “苏苏啊!”那中年女人开口,“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席煜的发妻了,诺,这是娘给你的传家宝,你好生留着,千万得收好。”

    说话之间,一个通体碧绿的翡翠镯子放到了她手上。

    方朵朵看的眼睛都直了。

    她虽然什么都记不得,好歹长了眼睛,乍一看就知道这玩意价值不菲。

    听这个中年女人的意思,方朵朵脑子转得快,心说这就是席煜的娘亲了。

    收了人家的礼,自然要讨好一番。

    方朵朵谨记着婆媳相处准则,乖乖的收下后,甜甜的道,“谢谢娘亲!”

    “乖孩子。”席夫人扫了她一眼,满意的点点头,“煜儿待你是真心实意的,你以后嫁给了他,好好跟他过日子。”

    “是。”

    “过几日你家姐就回来了。”席夫人道,“到时候你们肯定会投缘的,日子也不会那么乏。”

    “好。”

    不管席夫人说什么,方朵朵都规规矩矩的应下。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外面响起了闹哄哄的声音。

    席夫人站起身来,对她说,“行了,苏苏啊,吉时已到,现在你们可以去行礼了。”

    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席夫人走过去打开门,对着来人道,“看你这着急的,一分钟都耽搁不得,干嘛?怕我把你媳妇给拐跑啊!?”

    席煜低沉的笑,视线朝着方朵朵看过来,宠溺又温柔,“嗯。怕你拐跑她。”

    席夫人气的柳眉倒竖,上前就要扯着他的耳朵道,“你你你!你做什么!现在居然敢惹你老娘生气了!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儿子!”

    方朵朵在一旁看戏,笑的咯咯的。

    外头锣鼓喧天,有下人高呼吉时已到。

    席煜和席夫人闹了会,知道不能耽搁了正事,停下来。

    缓缓朝着方朵朵走过去,席煜的心尖都在颤抖。

    这短短的几步距离,他走的很漫长,很艰辛,现在总算得偿所愿。

    哪怕这得偿所愿,不过是偷来的。

    “苏苏。”他开口,每一个字在舌头上打转,落在方朵朵的心田,她害羞的低下头。

    “朵朵。”

    蓦地,脑海中忽然出现这么一道声音。

    方朵朵身体微微僵硬,朵朵,是在叫我吗?

    不,我叫苏苏,席煜对我这么好,不可能是骗我的。

    这个破脑子,不知道以前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记忆!

    “苏苏。”席煜再次开口。

    方朵朵回过神来,看着他伸出来的手,缓缓的将小手放上去。

    席煜紧紧的握住她的,等她走到跟前的时候,打横抱起,引得一堆下人艳羡的惊呼出声。

    “臭小子!你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席夫人又气又欣慰的道,“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废!”

    方朵朵听闻,挣扎着要下来,哪想席煜抱的她更紧,冲她眨眨眼睛,“搂住我脖子,听话。”

    他的笑容,让人沉醉。

    方朵朵嘻嘻一笑,抱得更紧。

    两个人到了正厅,席夫人紧随其后,她坐在高堂的座位上,右手边有一个仆人。

    仆人满脸严肃庄重,郑重其事的宣读流程。

    方朵朵还是觉得这种场景,似曾相识,不过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只是跟随着席煜,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最后夫妻对拜,她规规矩矩的行礼之后,就被送进了洞房。

    一群仆人,闹哄哄的要跟过来围观。

    席煜抱着她,任由他们闹,直到他走进了房间,把方朵朵放下来,跟在后面的仆人,才被隔绝在房门之外。

    “我饿了。”方朵朵自个把红盖头给掀了,看向席煜说,“肚子好饿哦,早上起来都没有吃东西。”

    “好。”席煜说完,拍了拍手。

    只见房门再次被推开,仆人们手里端着托盘,鱼跃而入。

    席煜亲自伺候她,耐心的等着她吃完。

    方朵朵饿得很,吃的很着急,三两下居然被呛到了。

    席煜给她顺顺后背,无奈的道,“你慢点,不着急。慌什么?”

    方朵朵嗯了几声 ,等缓过劲儿来之后,倒是有点饱。

    “不吃了吗?”席煜柔声问道。

    方朵朵点点头,稍稍远离了点,往窗外看了点,十分意外,怎么天黑了?

    时间过得好快啊。

    不过,天黑了的话,她和席煜岂不是要同床共枕?

    虽然说这几天晚上,二人都是并排躺在一起的,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说到底,今天可是个特殊的日子,不发生点什么,好像说不过去。

    “那个……”方朵朵提醒他,“天好像黑了。”

    “嗯。”席煜找人把桌子撤了,又吩咐人送进来沐浴需要的热水,他跟方朵朵道,“你先洗澡。”

    “那你呢?”

    见他作势似乎是要走的样子,心里头莫名奇妙的生出了一种放松。

    方朵朵害怕被席煜看出来她的心思,微微抿着唇,问道。

    席煜笑,“你希望我和你一起洗?”

    “……”太污了。

    方朵朵经不起逗弄,两颊顿时就被红云给覆盖了,她嗔怒的瞪了一眼席煜,“你赶紧出去!别胡说八道!”

    席煜嗯了声,脚步却是走上前来,惊得方朵朵立刻警惕的看着他。

    “做……做什么啊?”方朵朵小声的嘀咕。

    席煜俯身,低头攫取住她的唇瓣,吻了下对她说道,“洗干净点,等下我们一起睡觉。”

    “!!!”

    方朵朵连推带赶,把席煜给送了出去。

    她背靠在房门上,微微的喘着气,想到刚才的吻,伸手摸了摸。

    好像是这个吻,又好像不是这个吻。

    每次他吻她的时候,方朵朵全身都做好了迎接的准备,然而当触碰到那个轻飘飘的吻,处于准备状态的身体,开始紧绷,开始抗拒。

    她要的是激吻,似乎有人那么吻过她,无数次。